袁世凱如何用32個子女征服民國?

2018-08-05 20:59:34

1

稱帝前一年,1914年,為了給55歲的老部下馮國璋找個續弦的小老婆,大總統袁世凱可是絞盡了腦汁。

話說,當年在天津小站訓練新軍時,袁世凱手下最為得力的有王士珍、段祺瑞、馮國璋三個人,號稱“北洋三傑龍虎狗”。但“北洋之龍”王士珍對政治意興闌珊,不好籠絡。於是,袁世凱想出了法子,利用“北洋之虎”段祺瑞的大老婆病故的機會,於1900年,將自己的養女張佩蘅許配給了段祺瑞,名義上,將愛將段祺瑞收為了自己的準女婿。

在袁世凱看來,無論是籠絡愛將還是制衡對手,政治聯姻都是最佳的方法,為此,他心心念念著要為愛將、“北洋之狗”馮國璋找門婚事,已經醞釀了多年。

民國成立後,袁世凱的“愛婿”段祺瑞,留守在北京協助老袁掌管軍務,馮國璋(1859-1919)則率兵南下鎮壓“二次革命”,攻陷南京後被袁世凱任命為江蘇都督,成為北洋軍中首屈一指的地方實力派人物,為了防止手握重兵的馮國璋尾大不掉,袁世凱急得要命。

袁世凱(中)與自己的北洋系將領合影。

為此,一直熱衷於成為“太子”的長子袁克定,給父親袁世凱獻上了一個妙招,袁克定提出,不如把袁家的家庭教師周道如(周砥)嫁給馮國璋,通過聯姻把“北洋之狗”籠絡住。

周道如,是當時民國的頭號“剩女”,已經36歲了。

話說,出身書香世家的周道如,畢業於北洋女子公學,十幾年來一直被袁世凱聘請為家庭教師,為了教育袁世凱名下幾十號人的妻妾和子女讀書識字,多年來,她耽誤了婚事,一直待字閨中。

戰鬥力旺盛的袁世凱,一生娶了一妻九妾共十個老婆,共生了32個子女:其中17個兒子、15個女兒。本來,他是想弄個親生女兒嫁給馮國璋的,無奈,馮國璋年紀太大,再加上親生女兒如果嫁過去,頂多只能當個偏房小老婆,在那個年代,終究有點受歧視,所以多年來,袁世凱一直想“套狼”,卻又捨不得孩子。

所以,當大兒子袁克定提出,用為家庭教師周道如張羅婚事的名義,籠絡住馮國璋這位日益崛起的愛將時,袁世凱立馬決定了主意。

▲民國初年頭號“剩女”周道如與北洋將領馮國璋。

於是乎,大總統親自出馬,當起了紅娘。

出身河北農村的大老粗馮國璋,一看袁世凱親自說媒的雖然是位大齡“剩女”,但卻是位高級知識分子,心中也極為滿意,於是,1914年3月,江蘇都督,日後成為民國總統的馮國璋正式迎娶周道如,為此,安徽督軍倪嗣沖寫了副對聯祝賀道:

“將略褐輕裘,奪龍蟠虎踞,好作洞房,從茲兒女莫愁,想顧曲英姿,當不愧小喬夫婿

家風起蕪蔞,喜裙布荊釵,迎來瓊島,為報湖山罨畫,有執柯元首,始得歸大樹將軍。”

2

讀民國史,很多人對北洋軍閥紛繁複雜的關係,經常有點摸不著門道,然而,如果從婚姻的角度入手,親們可以發現,這是一個可以通過政治聯姻,來進行透視觀察的軍事集團。

而這個政治聯姻的始創者,自然是北洋系的老大:袁世凱。

話說在袁世凱看來,他一生共生了17個兒子、15個女兒,這么龐大的子女集團,足以拿下全國所有的政治山頭,為此,袁世凱一直很熱衷於聯姻。

袁世凱不僅權術了得,生育能力也非常強大。

親們且隨最愛君,看看這么一個關係表——

袁世凱的五子袁克權:娶了原兩江總督端方的女兒;作為政治交換,老袁的次女袁仲禎,則嫁給了端方的侄子;

六子袁克桓,娶了江蘇巡撫陳啟泰的獨生女陳徵;

七子袁克齊,娶了前清山東巡撫、民國總理孫寶琦的女兒;作為交換,老袁的六女袁籙禎,則嫁給了孫寶琦的兒子;

十子袁克堅:娶了民國陝西督軍陸建章的女兒;

另外,袁世凱的長女袁伯禎,嫁給了兩江總督張人駿的兒子;

十四女袁克度,則嫁給了後來的民國總統曹錕的兒子曹士岳(後離婚)。

通過這么一番介紹,親們大概可以知道,袁世凱的政治聯姻體系之強大,但老袁,可不滿足於此。

3

1914年,就在用家庭教師“搞定”馮國璋後,袁世凱又盯上了當時作為“副總統”、號稱革命派元老的黎元洪,也想跟他搞搞聯姻,緩和下和革命黨人的關係。

對此,黎元洪的大女兒黎紹芬在《黎元洪事略》中,有過這么一番回憶:

“1914年春,袁世凱請我們一家到他家做客。袁世凱把他的兒子、女兒都叫出來,見我父親。袁說:‘我們兩家要交換,你給我一個女兒做兒媳,我也給你一個。’我母(吳敬君)堅決不願意,他們多年的和睦夫妻,竟因此失和,一月之內互不理睬。不久袁家來要八字合婚,我父向我母詢問,她閉口不談,後來還是由嬸母口中探聽出來的八字。訂婚時,我母不出來招待親友賓客,後經眾人一再勸解,才勉強出來應付。”

後來,黎元洪的老婆吳敬君雖然勉強同意小女兒黎紹芳,嫁給袁世凱的第九子袁克久,但卻堅決不同意黎元洪的兒子迎娶袁世凱的女兒,對此,吳敬君嚷嚷著說:

“袁世凱的女兒要做我的媳婦,我這個婆太太吃不消!”

1914年雙方訂婚時,袁世凱的九子袁克久才11歲,黎紹芳只有8歲,日後,這起政治聯姻的悲劇,將證明黎元洪的老婆,是多么的明智。

黎元洪。

儘管號稱革命領袖,但通過政治聯姻,黎元洪這個政治山頭,也被袁世凱拿下了。

為此,袁世凱非常得意,他甚至突發奇想,提出想將三女兒袁靜雪嫁給已經退位的末代皇帝溥儀,在袁世凱看來,自己作為大總統,如果還能當上前朝皇帝的老岳父,那可就打通前清和民國兩朝的最高層,牛逼大了。

袁世凱一度想將女兒嫁給溥儀。

沒想到的是,此時已經落勢的滿清皇室,卻仍然記得袁世凱出賣光緒帝、在辛亥革命時期“逼宮”清廷的惡仇,因此堅決不肯同意;另外一方面,袁靜雪也對父親袁世凱的想法非常不滿,強烈反對,對此,袁靜雪後來回憶說:

“關於我父親是怎樣向清室提出來的,我們事先都不知道。他向清室提出以後,有一天,大哥袁克定向我半認真、半開玩笑地說:‘三妹,我把你送到宮裡去當娘娘好不好?’我聽了大為不滿,哭鬧起來,一直鬧到我父親的面前。”

滿清皇族不願“俯就”,女兒袁靜雪又強烈反對,為此,袁世凱這個驚世駭俗的聯姻計畫,才擱淺了下來。

4

但溥儀不買袁世凱的賬,天底下可有的是大把豪門,想跟袁世凱攀上姻親關係。

想想,如果跟袁世凱結上關係,那得是多么強大的政治資源啊。

為此,後來通過賄選當上民國總統的曹錕(1862-1938),就急得要命。

曹錕,原本出身自一個貧苦的造船工家庭;曹錕本人年輕的時候,是一個走街串巷賣布的小販。由於自己出身卑微,所以曹錕就一直想著,給子女們配上門好婚事,從而也為自己打造更高端的人脈資源,將自己與北洋系統更緊密地“團結”在一起。

於是乎,通過運作,在老袁的首肯下,當時作為北洋軍陸軍第三師師長的曹錕,讓自己的長子曹士岳,迎娶了袁世凱的第十四女袁怙禎

北洋軍閥的後進曹錕,一度也跟袁世凱搞成了親家。

沒想到的是,這曹士岳卻是個花花公子,他跟袁怙禎結婚不到一年,就鬧出了大事,看不慣曹士岳花天酒地的袁怙禎有一次跟他爭吵,沒想到曹士岳竟然直接開槍,打傷了袁怙禎的肩膀。

這一槍,直接就把曹錕苦心經營的與袁世凱家族的政治聯姻,給打掉了。

當時,袁怙禎的生母、袁世凱的八太太郭氏憤怒至極,堅持要將曹士岳告上法庭,最終經過調解,袁家才撤銷了對曹士岳的起訴,於是,雙方協定離婚,最終,曹家賠償袁怙禎醫療費、贍養費等共63000銀元,另外還將袁怙禎結婚時的陪嫁全部退回,才算了結了一樁豪門恩怨。

原本想著通過與袁世凱家族的聯姻,提高政治地位和打通頂級資源的曹錕,不僅賠掉了兒媳婦,還在民國的時政圈裡淪為了笑話,對此,曹錕仍然不死心。

為了締結強大的聯姻,曹錕,又盯上了新崛起的奉系首領張作霖

東北王張作霖。

作為綠林土匪出身的“後起之秀”,張作霖其實也想跟北洋軍閥攀上關係,於是,1920年,在曹錕和張作霖的操作下,曹錕答應將年僅7歲的女兒曹士英,許配給當時年僅4歲的張作霖的兒子張學思

可是長大後,張學思卻堅決不願承認這門政治聯姻,為此,張學思離家出走,再後來,他投奔延安,新中國成立後,張學思官至新中國少將、海軍副參謀長。

5

至此,親們也大概可以知道,以袁世凱為中心,北洋系中的袁世凱、段祺瑞、馮國璋、曹錕,以及民國初年的政要孫寶琦、陸建章,後來的張作霖,還有前清的兩江總督端方、張人駿,彼此之間所存在的錯綜複雜的政治關係網路。

對於袁世凱謀劃的這張超級網路,張作霖也是羨慕得很。

為此,同樣也是戰鬥力旺盛,一生共生下了14個子女(其中8個兒子、6個女兒)的張作霖,也想著學習袁世凱的那一套,搞搞政治聯姻。

張作霖的六個女兒,許多成為了政治聯姻的犧牲品。

經過一番謀劃,張作霖先是將大女兒張首芳,嫁給了北洋系出身的黑龍江督軍鮑貴卿的小兒子鮑英麟。沒想到1928年張作霖被日本人炸死後,認為老岳父靠山已倒的鮑英麟,就向張首芳提出了離婚,張首芳死活不同意。此後,夫妻雙方形同陌路。1949年後,張首芳靠著政府補助淒涼度日,一直到1954年病逝。

二女兒張懷英,則被張作霖作為政治工具,嫁給了蒙古王爺達爾罕患有精神病的兒子包布,婚後,由於經常被瘋丈夫暴打,張懷英多次自殺不成、也發了瘋。

三女兒張懷瞳,則被張作霖運作嫁給了前清東三省總督趙爾巽的小兒子趙天錫。

四女兒張懷卿,也被張作霖運作嫁給了擁立溥儀復辟的前清遺老張勛的兒子張夢潮,沒想到張夢潮也是個瘋子,雙方最終離婚。

五女兒張懷曦,原本被張作霖許配給皖系軍閥靳雲鵬的兒子,但是雙方還未成婚,張作霖就在皇姑屯被日本人炸死,於是婚事不了了之,張懷曦後來遠赴美國定居。

張作霖的六女兒張懷敏,由於當時年紀還小,所以並未被張作霖指定婚姻,後來,張懷敏去了台灣,嫁給了原奉天省長翟文選之孫翟元坤。

6

至此,通過一系列複雜的政治聯姻,北洋系也以一種盤根錯節的關係,穩固紮根在了清末和民國的政壇上。

只是袁世凱和張作霖們想不到的是,1927年,一個名叫蔣介石的小子,竟然通過與宋美齡的聯姻,一下子打入了宋氏家族,成了國父孫中山、財閥孔祥熙的連襟,從而將民國的政治聯姻史,推上了最高峰。

1927年,蔣介石與宋美齡實現了超級聯姻。

而回到袁世凱家族,早在1914年,當時僅有11歲,就被父親袁世凱指定,要迎娶黎元洪的小女兒黎紹芳為妻的袁世凱的第九子袁克久(1903-1973),在美國留學十年後,於1930年回到國內。

儘管當時袁世凱和黎元洪都已去世,自己則是留美歸來、風度翩翩的高才海歸,但袁克久卻始終堅持、遵守父親袁世凱當年許下的政治承諾,決定迎娶黎紹芳。

當時訂婚時僅有8歲的黎紹芳(1906-1945),則在民國初年風起雲湧的婚姻戀愛大解放的時代思潮中,多次向家人懇求、希望解除與袁家的婚約,無奈父親黎元洪生前一直不肯,後來,黎紹芳逐漸患上了抑鬱症、最終發展成了精神病。

鑒於黎紹芳的精神狀況,黎家向袁克久表示,黎紹芳已經“不太對勁”,因此詢問袁克久是否還願意成婚,沒想到袁克久,卻是個情義很重的公子哥。

袁克久說,以當時的時代環境,如果女方遭退婚,是一個奇恥大辱,更何況這宗婚姻還是當時他作為大總統的父親袁世凱,與當時作為副總統的老岳父黎元洪共同許下的婚姻,所以為了顧全黎家的面子,袁克久仍然堅持迎娶了黎紹芳。

後來,堅持“一諾千金”的袁克久對黎紹芳的姐姐、黎元洪的大女兒黎紹芬說:

“我是為我的父親,才答應和令妹結婚,犧牲我自己的。”

兩人婚後不久,黎紹芳就因為精神病發,被送入了北京香山精神病療養院,一直到1945年因病去世;後來,袁克久在無奈下,娶了小妾李熙,沒想到李熙是個交際花,竟然離他而去;後來,袁克久談了個女朋友張雅麗,但由於雙方文化差距過大,始終沒有什麼共同語言,袁克久也一直沒有孩子。

▲在歐美,擁有《大不列顛百科全書》是貴族的象徵;文革中被抄家後,學識淵博的袁克久憑藉記憶,自己編寫的百科全書詞條。

文革開始後,溫文爾雅、學貫中西的袁克久被發配去掃馬路,1973年,他在文革的風雨中淒涼離世,臨死前,他將文革期間所有接濟過他的人和別人接濟的錢款,一筆筆記錄下來,並囑咐張雅麗,用他臨死前終於被允許解封的銀行存款,一一還給自己的“恩人”。

在殯儀館火化前,袁克久身上僅僅穿著一件破中山裝、腳上裹著一雙破布鞋。這位為遵守政治聯姻的諾言、選擇“犧牲”自我的公子哥,以一種淒涼的姿態,告別了人世。

他的死,是一個政治聯姻時代的徹底結束。那些被政治和父輩所裹挾的無辜兒女,最終消散在時代的風雨中,哀逝得無影無蹤。

或許願如劉美君的粵語歌曲所唱:

“紅顏每多薄命,公子多情……願君相偕老白頭,永遠不負我柔情!”

參考文獻:

王碧蓉:《百年袁家》;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3年版

傅林:《黑白民國》;九州出版社,2016年版

環球人物雜誌社:《百年政治家族》;現代出版社,2016年版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