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過孩子,“童星”的成功,是個偽命題

2019-02-17 22:29:29

“我只願,送你好風好水,讓你好花生長。”

伊姐原創的親子&婚姻私房話

點擊題目下方藍字關注伊姐看電影

你如此特別,我又怎會失望 ?

文 |伊 姐

1

流量時代,父母們的新夢想

如今各種選秀綜藝節目,能把不溫不火的明星一夜之間炒火,把已經火了的明星身價炒翻倍,還能夠把“普通人家”的孩子捧成萬眾矚目的小明星。

去年爆火的小羋月也好,萌翻天的阿拉蕾也好,包括那些明星帶娃上陣的親子檔,給了坐在電視機前望子成龍的家長們造了一個童星夢。

“如果我的孩子能被星探發掘,能有機會接受相關培訓,是不是也有可能從路人甲變成熱搜榜上的誰誰誰?”

前不久,我的一個朋友帶著女兒在家附近的商場玩,“偶遇”兩個年輕姑娘,自稱自己是來自某某演藝公司的星探。一上來就圍著她閨女換著花樣地夸,喜愛之情溢於言表。閨女確實比同齡人稍微出眾一些,從小到大也逢人就受誇獎,她沒太留心就匆忙間留了電話。

沒過兩天就接到“星探”來電,通知可以帶著女兒去公司面試,機會千載難逢,這一批計畫推出的小童星僅剩最後幾個名額云云。

女兒平常就喜歡唱歌跳舞,有演出機會也會爭取,於是她就帶著閨女“面試”去了。這家公司地理位置不錯,占地不小,一家逼格還可以的公司應該有的面貌看起來都有了。

接待她們的所謂經紀人沒有問孩子任何問題,而是眉飛色舞地介紹他們目前的造星項目,今年的宣傳計畫,隨口說出幾個壓根兒沒聽過名字的小童星,說是參演過哪部影視作品,裡面還有哪個一線大咖。

然後她就被告知,今天就可以簽約,接下來一年孩子先接受培訓,第二年參加商演,而且培訓費和宣傳費公司一併承擔。

朋友覺得簡直人生時來運轉。

但緊隨其後的就應該是“But”了。 沒錯,人家總監說了,但是,孩子的個人包裝費用要自掏腰包,按年齡劃分費用不等,4歲到12歲,少則七八萬,多則三四十萬。

很多時候錢能看出真情,也能讓人看到真相。

後來她托熟人打聽這些所謂的童星培訓公司,才知道,那些“星探”和“經紀人”都是業務員,他們與孩子家長溝通的一切內容里透露的細節:家長的家庭住址、開的車的品牌、孩子衣服的品牌,在腦海里匯成了一張“家庭經濟狀況表”,目的就是抓住時下家長甘願為孩子未來砸錢的心理,最大程度以“童星”這個幌子變現。

事實,童星製造已經成為一個產業,騰訊娛樂針對童星培訓機構的一次調查披露了這個市場的亂象:

有的機構誘騙家長“帶資”(承擔電影製作費用)讓孩子拍片,影片按角色收費,主角15萬,明碼標價;還有的要求家長交上幾年簽約費,或者乾脆小演員成了劇組的免費勞動力,但拍出的影片卻粗糙不堪。

而那些允諾的商演,節目,砸錢多的,能讓孩子露個臉就謝天謝地了,與真正意義上的童星之間還差了一萬個林妙可。

說到底,還是成年世界叢林法則下的一場顏值、金錢和包裝遊戲。

(00後版《白蛇傳》里的小演員)

2

別把自己的夢想和欲望安放在孩子身上

很多家長被問及為什麼要帶孩子參加童星培訓,甚至還有不少家長丟掉自己的工作陪著孩子天南地北趕通告的時候,他們大多會說,不為別的,就是想鍛鍊孩子。

在歐美,兒童戲劇班,是了解孩子心理,讓孩子自我認知、學會合作的重要方式。學習戲劇本身沒毛病,戲劇培養其實是國外了解孩子心理、讓孩子自我認知的重要方式。學習表演本身沒有問題,問題出在目的上,造星的目的,無疑是功利的。

有一部分的家長,是把孩子當成賺錢工具,用孩子一去不復返的童年,換看似來得更加容易的金錢。

還有更多的家長,未必是主觀的刻意,但潛意識沒有宣洩出來的表現欲望,最終被寄托在孩子可能的萬人喝彩,父母卻不自知。

所有體面、有著自己追求和人生重心的父母,斷然不願意讓孩子連軸趕場,為了一個演出台下冷板凳風餐露宿,濃妝艷抹。

童星其實是一件看似萬人矚目,其實辛苦不已的工作。

大家都看到TFBOY今天的輝煌,不知道當初公司只有他們三個人,每天練舞20個小時,三個男孩彷徨的抱頭痛哭的心酸。

當年台灣超級童星“小彬彬”,紅遍整個東南亞,但還是沒能逃過大多數童星長大後長殘、戲路受阻的魔咒,帶著發福的身材退出演藝圈。

後來子承父業,他的兒子“小小彬”繼承了他的衣缽。小小彬的確俘獲了大批觀眾的喜愛,卻因為小小年紀卻要頻繁拍戲趕通告,導致過度勞累被送到醫院。小小彬疲憊的狀態和打點滴的照片被曝光後,作為爸爸的小彬彬多次被媒體質疑過度消費孩子,忽視兒子的健康成長。

台童星小小彬 發福明顯不再萌

演藝圈是個巨大的染色缸,孩子白紙一樣的底色,會變成提線木偶,童星其實是一個很殘酷的職業,孩子們並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是被挾持,操控,扭曲成成人想要的樣子。

只有片場的童年,是沒有真實世界裡歡笑、感動和眼淚的童年,是不值得一過的。

3

把童年還給孩子,
別把他們過早拖進成人的遊戲。

打造童星這條路並不好走,在資源有限的演藝圈,除了星二代們生來自占資源,其餘可瓜分的真是少得可憐。童星需要跟時間賽跑,有年齡的限制,相貌的阻礙,別說那些未被捧出來的,就算曾經耳熟能詳的童星們,在長大之後有幾個逃過了“長殘”和“崩壞”的糾纏。

國內,一代功夫童星釋小龍發胖變形不再古靈精怪;國外,《哈利波特》主角至今沒有走出這部神劇的陰影,男主丹尼爾·雷德克利弗為了扭轉形象,在舞台劇《戀馬狂》全裸求突破,卻被詬病用力過猛。

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時間是童星的宿敵,能成功轉型跨越“童星”定位的,終究鳳毛麟角。

但所有的精力都投資在學習表演,孤注一擲後,這條路走不通,文化素養沒有積累好,會進入非常尷尬的狀態。

而萬眾矚目到泯於眾人的失落,也會讓他們提前嘗到人生的殘酷和心酸。

大部分童星的人生,會停留在童年。他們是被揠苗助長催熟的,並沒有自己好好成長的機會。

美國著名影星秀蘭鄧波曾說過“我六歲時就不相信有聖誕老人了,因為媽媽帶我去商場的時候,他竟然問我要簽名”。

失去成長機會後,他們只能在繼續表演父母或是成年人的發聲器。想想今年北影落榜、一段採訪視頻中搖頭晃腦被網友狠批的林妙可。

在小時候努力演大人的結果是,該長大的時候,再也無法長大。

宮崎駿:童年不是為了長大成人而存在的,它是為了童年本身、為了體會做孩子時才能體驗的事物而存在。童年時五分鐘的經歷,勝過大人一整年的經歷。

成人最刻骨銘心的所有精神創傷,基本都是在這時期形成。站在這角度想想,父母實在應該多用智慧去幫助孩子生存下去。可是曾幾何時,童年竟然成了為了長大所做的一種投資。

其實想一下,一個孩子長大的過程,就是不斷學會表演、在成人世界掩飾真實自我的過程,就像薛之謙唱的《演員》。如果是這樣,為什麼不讓他們在童話里呆久一點?

孩子,你的天真,我想珍惜。

老天給我們的任何一件禮物,背面早就標好了價格。那么,我不願用你還可以任性天真的童年,去換那張童星夢工場的門票。

我只願,送你好風好水,讓你好花生長。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