咋整:高逼格“民國腔調”,指南!

2019-03-10 19:51:49

最近多部民國背景的電影上映,無論是匪氣十足的《智取威虎山》,還是風評不佳的《一步之遙》 ,都難免勾起許多人的民國情節。不過真正讓“民國范”登堂入室的,還是新晉上映的大片《暴走神探》!那裡邊的民國味道,足以讓文科生感嘆自己學識不足,理科生大罵文藝過頭!

須知道, 2000年左右的小資男女們將《再別康橋》的作者稱呼為“志摩”,或在傷春感月時默誦“你是人間的四月天”,不過現在因為泛濫,已成為一種低逼格的行為。高逼格的民國ber(ber指追求高逼格的人),需要在行動坐臥,一舉一動中貫徹“民國風”。如果能夠講一口標準的民國腔,無疑是最高逼格民國范。怎么才能做到呢?咋整君教您幾招。

民國國語?

“喲!介(這)不四(是)臧(張)三爺嘛?”

“爺爺爺爺爺。怎嘛咋兄弟,有音嗎?”

“我崴啦!他們仨一群倆一夥我乾不過!介回哎我是腳心長痦子——點太低啦!”

上面這段簡短的對話,是非常標準的民國口語的一種,高英培先生的相聲《說評書》里曾經引用過。這種語言非常好學,買一張火車票到天津和城區的老住戶聊上幾次,都能學個八九不離十。不幸的是,這樣的語言的使用者,只限於天津街頭的販夫走卒。一口流利的民國范天津話,在相聲愛好者中確實能顯出很高的逼格,卻不符合今日之小清新男女的審美,所以民國天津話不學也罷。

民國時期的中國社會,並無今日“國語”的概念。各地均將地方的方言,通用的語言,只限於受過一定教育、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人中使用。這種語言在正式的官方檔案,以及當時的電影、廣播中,被稱為“國語”。實際上,即使國語在當時也並沒有覆蓋全社會。比如,如果您在北京的皇城根遇到一位提著鳥遛彎的老人,跟他提起“國語”,他多半會講一口你絕對聽不懂的、兒化音和捲舌音多到讓北方人都受不了的語言。這些老人頭腦中“國語”的概念,實際上是滿語。

古代中國並統一的專業語言機構,所以“官話”也並無統一的標準。各地方的人在對話中,去掉地域性色彩最強的字眼,硬起舌頭儘量讓對方聽懂,就可以自稱講的是官話。所以清代不同地方的官話也是千差萬別。其中,北方因為長期處於中原王朝統治的核心,官話推廣最為普及,所以各地官話差異較小,形成了較為統一的北方官話。

清代滅亡後,民族熱情高漲,很多人開始提出構建較為統一的官方語言,為此還成立了國語統一籌備會。由於北方官話流行時間很長,所以當時社會各界的普遍意見,都是以北方官話為基礎,構建新的“國語”。由於當時的民國政府定都北京,所以國語中大量參考的北京的方言。這些都是當時社會各界的普遍認識,許多民國粉傳說中的廣東話、四川話差點成為國語的事情是從未發生過的。1913年,民國召開讀音統一會,決定將國語面向全社會推廣。

實際上,國語並非什麼稀奇神秘的東西,許多人在生活中都接觸過。比如北方的許多老人,至今將“白”稱為(bo 四聲),黑讀成(he ,同赫)。北京稻香村的白果月餅,一些老人至今讀為“bo 果”。評書、相聲藝人在表演中,也經常會說“亮如白(bo)晝”,“十指皆黑(he)”,這些都是“國語”的遺蹟。

如何成為北洋民國的高格Ber

從1912年清帝遜位,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民國的歷史只有短短三十幾年。而這三十幾年中,早期的北洋政府,和後期的民國政府,在制度、文化上有很大不同,對國語的影響也不盡相同。所以,想學一口標準的國語,您需要先確認,從哪個時代學起?

北洋時代的國語由於誕生時間較短,呈現兩個特點:一方面,儘管經歷了白話文運動,但它依然來不及完全擺脫古代文言文的影響,另一方面,由於歷史尚短,它來不及對許多新生概念進行消化和整合。

以下面這段話為例:

凡人到了天熱的時候,總要貪些涼的,如酸梅湯、汽水、冰水、瓜果等類。近日且有小販由藥房買來一種糖精,暗行摻入冰水售賣。這些飲食物都是人喜歡吃的,但潔淨與否,腐敗與否,大都不慎理會,稍一調查,不及售者,未肯拋棄,購者率爾以食,哪裡曉得人的臟腑裡頭本蘊蓄著有許多熱,這些飲食物一入了腸胃,是不容易尅化的,輕則腹瀉,重則成了痢疾各症。

這是北洋時期警察廳發布全社會的一份公告的一部分。其中,“凡”字不與後面的“人”字相連,是一個單獨的發語詞,類似“粵若稽古帝堯”中的“粵”,並無實際含義。從“這些飲食物都是人喜歡吃的……”後面一大段文字,全部省略主語,部分短句省略了定語和狀語,使得句意含混不清。比如“稍經(官方)調查,不及(被小販)售者,(小販)未肯拋棄……”括弧中的內容全部省略,作為口頭語言勉強可以聽懂,作為書面語言顯然是病句。使用發語詞和句式的省略結構,明顯是受到清代文言文的影響。

由於北洋時期社會文化水平不高,許多概念尚未被全社會接受,因此國語中的很多概念,含義非常模糊。比如上文中,“酸梅湯,汽水,冰水”屬於飲料,“瓜果”屬於水果,統稱為“涼的”,是因為當時普通百姓尚無“飲料”、“水果”的概念。至今一些北京老人,還將水果、點心統稱為“果子”,也是這一現象的遺存。

所以,如果您是一位北洋民國的高級Ber——想學一口北洋風格的民國“國語”,不妨這么來。

首先,要掌握一定基礎的古漢語知識,諸如“曰”、“且夫”、“嘗謂”之類的發語詞,是必須要記住的,必要時可以背下來。記住,“凡”可以作“大凡”;“且夫”基本等於“夫”。

其次要研究一下文言文的省略結構,不過這略為複雜、簡單的方法是,無論說多長的話,寫多長的文,一律一逗到底,而且全部取消主語。切記,切記!

再次,熟練使用“的”字結構。比如“男人”、“女人”必須要寫(說)作“男的”,“女的”。飲料、水果、冰激凌一律稱“涼的”,酒菜面飯一律叫“熱的”。如“她亦不過普通女子”這樣的句子是不夠逼格的,要改成“她亦不過普通女的”。但記住男友、女友依然是獨立的用法,更為流行的說法,是統一稱為“愛人”。

另外,記住一些固定表達方式。比如“她”一定要叫“伊”,水果、點心一律要叫“果子”。如果您是北方人,還要特別記住一切麵食,無論餃子、包子、麵包、提拉米蘇還是黑森林蛋糕,一律叫“餑餑”——這是老北京旗人的用法,但在天津、北京一代的報紙、雜誌中非常常見。“喜歡”要叫“歡喜”,介紹要叫“紹介”。如此等等,注意資料收集。

好了,可以作練習題了。把這句話翻譯為北洋時期的國語:

別吃完熱慶豐包子就喝涼汽水,當心拉肚子!這孩子,明天你二大媽怎么給你介紹對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參考答案:大凡人在少年,總是不安分的。剛剛吃罷熱的,又去喝那涼的。這冷的和熱的入了腸胃,豈不是要腹瀉?你這普通女的,總惹人不歡喜,讓人怎好給你紹介愛人?

南京政府Ber注意事項

至國民黨南京政府時代,特別是經歷了三十年代的所謂“黃金十年”的穩定期,國語的發展趨於定型。我們今日看三四十年代的小說,比如老舍、魯迅、曹禺等著名作家在那個時代的作品,基本已經毫無障礙。

但是且慢,無障礙,不等於沒有特色。那個時代的國語,還有著許多鮮明的特點,民國Ber不可不知——儘管這些特點在今天的人看來,未必都是好的。如果您是一位南京政府的高格Ber,在講話時要注意哪些問題呢?

首先,注意讀音。南京政府時期的國語在很多讀音上,繼承了北洋時期,而且更加嚴格。比如法國,要讀為“發(fa 四聲)國”。千萬不要以為這樣讀土鱉,實際上這很民國范的,而且無論北洋南京,一以貫之。此外還有滑(hua)稽,一定要讀作“古雞”,這可是正音,也就是古文中所使用的音。類似還有比(bi 四聲)鄰、心寬體胖(pan 二聲)、雌(ci 一聲)雄、鞠(ju 二聲)躬……等等。具體可以部分參考今日的台灣國語。

其次,要努力學習南方方言中的語法。北伐之後,南方成為革命的象徵,大量南方方言中的語法、概念被吸收進入國語,北方大漢也爭相使用以示其“革命性”。比如今日港台劇中常見的“吃過飯嗎?”“我有吃過。”“你去過xx嗎?”“我有去過。”這個“有”結構,就是比較典型的廣東國語。在今天這是軟綿綿的港台腔,當年這么說,其革命性不亞於紅衛兵背語錄。

第三,一定要使用繁體字,而且堅決不能叫“繁體字”,要叫“正體”——雖然這個詞的本意是指楷體字。不過千萬記住,類似“頭髮”“發展”這兩個fa字,今天都是發,過去卻是兩個字,千萬別搞混。而且,“國”“國”在南京政府時代是可以通用的,但在今日台灣卻不通用,所以,你懂的……

努力學好“租界腔”

僅僅作到上述三點,還不能算最純粹的高端Ber。想要出神入化,超凡入聖,您還需要努力學好當時的“租界腔”,尤其是上海的租界腔。

租界腔起源於清末,由於租界的出現,在中國境內,湧現出了一批西方僑民的聚居地,隨之而來的,是大量西方語言中的辭彙、概念進入中國,被吸收到中國人的語言當中。比如老北京話中“看”叫“嘍嘍”,這個“嘍”,就是look的租界腔表達。民國時期天津街頭混混打架之前脫個光膀子,一拍胸口“今兒個咱嗦(說)句膀大力的”,這個“膀大力”,就是英文boundary,意思是底限。“說句膀大力的”,意思是說句實打實的話。

不過民國的租界腔,是不包含上述語言的。前面提到過,國民政府時期,南方代表著“革命性”。高逼格的租界腔,自然要以南方,特別是以上海為準。掌握上海話,可謂高逼格民國Ber的必修課。

此外,想學好標準的南京政府時代的租界腔,還要注意以下幾個問題:

翻譯問題 民國時代的諸多外來譯文頗具特色,徐志摩把Cambridge譯為康橋,把佛羅倫斯譯為翡冷翠,被視為民國范的經典。但民國范並不總是那么高大上,特別是南京政府時期,由於高層多有留日經歷,所以許多名詞,都以從日文翻譯過來的為準。比如物理、化學、政治、國防等等概念,至今沿用。但有些就令人哭笑不得,比如伽利略,當時要叫“茄利略”。

很多辭彙,是租界,特別是上海租界特有的。比如人所共知的“紅頭阿三”,就是上海租界特有的辭彙。更為著名的是“羅宋湯”,羅宋,本是俄羅斯的上海話音譯,俄羅斯著名的紅菜湯,到了上海租界,就成為了羅宋湯,至今是上海菜的代表作之一。這些辭彙必須掌握。

如果說這些還是讓你能理解的翻譯,那么這兩個詞恐怕你會撓頭了。波爾法蘭特和格爾法蘭特?what the hell ?就是boyfried和girlfriend的翻譯!男票和女票啦!

洋涇浜英語 在口語中摻雜英語,也是南京國民政府時期的一種“摩登”——這是個非常民國范的詞,大致相當於今日說的時尚、流行。但是千萬記住,標準的美式英語或者倫敦腔,都是不夠民國范的。最民國范的英語,乃是上海租界的洋涇浜英語。

洋涇浜 原是上海的一條河浜,位於從前的公共租界和法租界之間,後來被填成一條馬路,即今天的延安東路。所謂“洋涇浜英語”,是民國時代底層洋人和中國人交流過程中,產生的一種半中半洋的英語,夾雜上海口音,非常有特色。

比如,一位洋涇浜附近居住的洗衣阿姨,有時會盛讚街頭一位妙齡少女“儂格顏面格老沙法身”,這個“沙法身”,就是英文“so fashion”,意思是稱讚女孩衣著時尚。轉過身,這位阿姨也許又會罵自己的丈夫“儂格愛吾槓勿托羅”。愛吾,是上海話“語言”的意思,托羅,則是英文true,這句話的意思是指丈夫滿嘴跑火車,一句實話沒有。

大媽也“沙法身”一把!

掌握租界“學堂愛吾” “學堂愛吾” 是指舊日上海租界中學校學生,特別是中國學生使用的語言。這一語言的特色,是上海話和上海腔英文混著說。和“洋涇浜”不同,學堂愛吾的特點,是前一句是中文,後一句是上海化的英文。比如放學之後,一對男女同學結伴回家,男生先到家,要回頭很“尖頭曼”的對女孩邀請一句:“歇歇來,康陪陪”。歇歇來是上海話,意思是進來坐坐。康陪陪,則是英文“come on,baby”。女孩要很淑女地婉言謝絕:“嚇嚇儂,三克油。”

在高等學校 男女學生都到了情竇初開的年齡,張口便要模仿歐美電影。無論男女,都要學歐美女性,大量使用嘆詞。男性多於“喔”,女性多用“嗷”,同樣也要加上“洋涇浜英語”。

比如,一對摩登的青年男女之間可能會有這樣的對話:

“嗷,密斯脫劉,儂好!”

“喔,密斯張,儂好。儂格顏面格老沙法身。”

“嚇嚇儂,三克油。嗷,密斯脫劉,儂格克利佛(clever)真的勝過了茄利略。”

“密斯張,儂的波爾法蘭特今天怎么撓授(no show 沒出現的意思)?”

“喔,我的波爾法蘭特今天有點西可(sick)!”

“儂作為格爾法蘭特,這真是個壞訊息,密斯張!”

“我要趕緊去帶都科特(doctor醫生)去看看他,古德拜“

“古德拜!”

此外說一句,南京政府時代女性的“摩登”表現之一,便是平胸扁屁股,短腿長身子。當時電影女明星的摩登造型之一,叫做“西子捧心”,就是手捂胸口作出病歪歪的樣子。所以您要是有著九頭身加36D的兇器,如不減胸削臀,再努力讓腿變得短點,說什麼也沒法作(念:zuo)出民國范的。

當然,由於文字沒有音律和影像,你也許理解不能。不過不要緊,電影《暴走神探》幾乎原汁原味的展現了民國文藝同志的對話方式,看完除了讓你逼格瞬間提升之外,還足以笑倒在地。想想阮經天拿出郁達夫的《沉淪》高聲念叨“祖國啊,你趕緊強大起來吧!“這種違和感,咋整君真是醉了!

黑白漫話 吐槽天下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