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永生理論和地球災難周期》

2019-03-14 04:33:52

《生命永生理論和地球災難周期》

(2009-03-04 14:29:42)

先摘錄網友趙自強的博文:《蒲城縣誌》記載了800年前化石之鄉陝西省蒲城縣堯山整塊巨石鑿開後,在空隙間,發現了‘枯骸一軀,印於石內’。學者們考察了廟址北側及東西兩側,發現岩層年齡已有四億年。古人類學家認為:人類歷史最多只有三、四百萬年(1)。【我認為山頂巨石有外來可能,未必是本地岩石。飛來峰不少見。印於石中的生物化石很多。人類不多見。“人類生於四億年前”,證據不足。】1981年10月至11月,考古隊發現連雲港東海縣山左口鄉南古寨村西南方向的路邊岩石上,有許多“大腳印”分布在白堊紀的紫紅色的砂岩層面上(也就是距今7000萬年—13500萬年)(2)。【一般認為6500年前人類的祖先出現。這一時代有類人恐龍完全可能。是人類的始祖。是否後來偽造的不好說。否則早風化了。什麼時候剝蝕出來的有待考證。】2001年6月,《成都商報》報導了西藏發現1.5億年前動物腳印的訊息。同時發現彭州市新興鎮獅山村的獅子山半山腰有一峭壁的“大腳印”是印在2億年前的晚三疊紀岩石上的類似人類的腳印(3)。【什麼時候剝蝕出來的有待考察。】 1993年4月22日湖南澧縣天供山森林公園最近發現一塊‘石包鐵’奇石。這塊奇石為泥質細砂岩,距今大約有3.5億年的歷史,裡面鑲嵌了一大一小兩個管狀金屬物。經檢測發現,該金屬物含有26種元素,專家認為:如果這塊岩石中的金屬物是一種在岩石生成之前就存在的高強度鐵質合金,它證明了我國湖南學者董妙先提出的‘多四季理論——關於生物、人類循環進化、生物圈星際循環轉移和存在上元地球人或外星人的觀點’是合理的又如,1996年9月10日,貴州松桃自治縣有兩名礦工在寨英鎮吊水洞錳礦吊水一號井310米深處發現布料一塊。它緊緊的夾在距地表110米深的礦層之中。礦洞周圍無天然石洞和住戶。【也可能是解放前地震,沉降造成的。】2004年12月7日,一顆深埋地下70米的牙齒化石,日前被一前往四川安縣作探險考察探險隊意外發現。從事古生物學工作近40年的西南師範大學教授羅倫德認為,不排除它是人猿超科(現代人即屬此科)古生物牙齒的化石的可能性。這種可能性一旦被證實,人類進化史將被改寫。經過隨行的地質學家證實,發現該“人牙”化石的地質層屬於上侏羅紀(距今2.03億年到1.35億年前)。而現代生物學認為,在上侏羅紀時代,地球上只有恐龍等原始生物,沒有人猿超科物種(5)。【關鍵是人牙的年代怎么沒說?】註:(1)向飛編《考古之謎》第113—115頁,武漢出版社,1994年版。(2)(3)汪敬東主編《神奇的地球》第117、142頁,新疆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4)徐好民著《地象概論·自然之謎新解》第209頁,北京圖書館出版社,1998年版。(5)雷升著《上一次文明》第11、1頁,中國社會出版社,2000年版。 1938年,德國考古學家威廉·柯尼希在巴格達城郊進行考古挖掘時,發現了另一組古代的卡維尼格電池。在距今2000年以前,古人是如何製造出這組電池的呢?(5)。【同意史前文明】1961年2月13日,邁克·麥克塞爾和華莢士·萊恩等人在加利福尼亞州奧蘭查爾北面的科索山發現了一個50萬年曆史的石球,石球裡面包含著一個六角形的象火花塞似的金屬物體(6)。【同意50萬年前史前文明存在】

1974年,在羅馬尼亞阿尤德以東2公里的地方。一夥工人在穆列什河的岸邊一個10米左右深的沙坑裡發現了一個金屬塊,被送到克魯日納波卡的考古研究所進行了分析鑑定。經化驗表明,該物體是一種複雜的合金,其中有89%的鋁,另外還有6.2%的銅等。鋁在自然界只能以化合物的形式存在,而且它的工業冶煉僅僅只有一百年的歷史。更何況該物件表面還覆蓋著超過1毫米厚的氧化鋁層,這說明它的年代已經非常久遠了(7)。【到底有多久遠?有無環境加劇氧化可能?】1786 —1788 年期間,法國普洛潘斯的一個釆石場距地面12至 15米的深處具有數億年歷史的泥沙和石灰岩下,發現一個超遠古的礦場,【多久遠】。更令他們驚奇的是發現了錢幣,已變成化石的鐵錘木柄及其它石化了的木製工具)。【文物具體年代?】1952年6月15日,在墨西哥的帕倫克一座壯觀的金字塔石棺中發現一幅精彩絕倫的浮雕顯現了出來!一個人正在駕駛著一個奇特的飛行器。駕駛員上半身前傾,騎坐在一個象火箭一樣的飛行器的座艙里,雙手握著操縱桿,飛行器的前端尖,後面凹,由許多管道連通前面的控制室和後面的推進裝置。據考證,墓主是公元83年去逝的瑪雅王巴卡爾。【看過,人像是躺臥在圖案精美的毯子上。】半個世紀之前,在南美洲秘魯的北部一個叫伊卡的小城發現了“伊卡黑石”。這種黑色石頭上雕有神秘的圖畫。從畫的內容來看非常豐富,有人遙望星座的圖案,有人乘坐鱷魚的圖案,有醫生解剖病人的圖案,有地圖的圖案,並且還有人駕馳飛船遨遊太空的圖案(10)。秘魯學者哈·凱勃雷爾收藏了大量有神秘畫面的“伊卡黑石”,他認為石上的畫面均採用雕刻方法雕刻而成,那上面記錄的是幾百萬年前的地球上發生過的事情。【有人說那石頭的刻痕有1000年之久。1000年前,華佗會手術。但恐龍發現的時間不長,1000年前的人不會想到人騎恐龍。被恐龍捉住。一種可能是偽造的。另一種可能是古代有人見過恐龍化石。沒做記載。所以,源於想像。認為人類與恐龍同時代。周圍的動物化石是幾百萬年的,不會有恐龍。但畫面上有恐龍人。有尾巴。直立行走。可見認為人類與恐龍並存是自古就有的。這一點我同意。但形象應接近恐龍。只是沒找到合適的證據。】在哥倫比亞和瓜地馬拉的博物館中,保存著一種兩千年前的古瑪雅人用過的黃金製成的隨葬品,其形狀酷似現在的噴氣式飛機的模型。瑪雅人的祖先可能掌握過航空技術(11)。在埃及登德拉神廟的牆壁上,我們可以看到三幅古埃及人使用白熾燈情況的浮雕(12)。 在埃及盧索伊城郊外,出土了一具2500年前的木乃伊,木乃伊身上黑色水晶起搏器使木乃伊心臟每分鐘跳動80下,跳動的聲音十分清晰(13)。【相信史前文明存在】考古學家克萊默和湯姆森的《考古學禁區》一書就列舉了500個確鑿的與進化論相背離的事例,那是幾萬、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甚至幾億年前的人類文明遺蹟。考古學家朱伊特在法國的一塊石灰岩層中發現了一些不同型號的金屬管,岩層的年齡是6500萬年。1891年6月9日,在伊利諾州的莫里森市,一個名叫科爾普的夫人在煤塊中偶然發現了一條金鍊子。1927年,英國考古工作者米希爾·海德吉茲和他的女兒安娜在英國杭特利城附近的盧巴·安吐姆古城廢墟進行考察,發現了一顆3600年前的,約5公斤重的,仿人頭製成的水晶人頭。一考古隊在非洲突尼西亞北部一處偏僻的森林裡,發現了一具史前穴居人的屍骸,竟然在他的胸膛里發現了一顆構造精密、由多件金屬配件組成的人造心臟。1898年,有人在埃及一座4000年前的古墓中發現了一個與現代飛機極為相似的模型。……這些間隔久遠的不同時代的物證,不正代表了不同時期的文明嗎”(14)?當我們了解了這些遙遠時代的“物證”之後,人們就會發規,英國化學家索迪說的:“人類曾有過幾次文明”的假說,是可信的!

如果我們對這個問題追根尋源的話,就會發現最早研究“人類文明循環”規律的人,其實是中國人。

因為中國古人不僅見過超史前文明的現象,還對它作過深入的研究,並把直覺上升到了科學理論的高度。如《雲笈七箴·劫運》中就提出了:地球上每隔6900年,就會發生一次小劫難;每隔19200年,地球上就會發生一次大劫難的災變規律;【要引述原文】《周易》又提出了:“物極必反”、“物大終也”、“日中則昃”的“周期性循環原理”,並且還在《陰陽太極圖》中進一步闡釋了這種含意。並在另一部中國古籍《拾遺記》中還準確的記載了地球上每隔“億萬年,山一輪,海一竭”的特大災變規律。歷史到了宋朝,周敦頤在《太極圖說》中又闡述了:“太極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靜極復動。一動一靜,互為其根。……原始反終”的科學道理。此外還有朱熹在《論太極圖》中用五峰的話說:“一氣大息,震盪無垠,海宇變動,山勃川湮,人物消盡,舊跡大滅,是謂洪荒之世”。宋朝還有一位大學者沈括,他在《夢溪筆談》中也記載了太行山的石頭上出現海貝殼的滄海桑田變化的問題。而這一系列的文獻記載,都說明了:“周期性文明循環說”的最早提出者,是中國古人。

從中國古人記述的“周期性文明循環說”來看,超史前文物的種種“怪事”,其實都不怪。因為中國古人早就反反覆覆說明了這一科學規律。故大冰期、大大陸、大物種,以及長壽、智慧的巨人祖先都會發展到最“大”、最“智慧”的時期,必然的走向他的反面!這就象太陽行至正中就要偏向西方,逐漸衰落下去一樣。這就是一切事物發展變化的科學規律!儘管中國古人早就知道這一科學規律,但最叫人痛苦的是,人類的智慧和力量對“大災變”來說,是無可奈何、無能為力、無法控制的。聰明的人類對“大災變”,只能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提前預防和搬遷,避免滅頂之災!

關於這一問題,許靖華在《大滅絕》一書中又說:

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但是直到我和同事在地中海碧波蕩漾的海水之下發現巨厚的鹽層之後,

才充分意識到萊伊爾教條的荒謬和錯誤。岩鹽一般都聚積於淺水區,小型瀉湖或鹽沼內,強烈的蒸

發作用使鹽水不斷濃縮,最後出現石鹽晶體的沉澱。但是地質證據確鑿無誤的證明,地中海的岩鹽

是在深逾5000公尺,廣達250萬平方公里的整個海區內的海水蒸乾以後留下的殘餘。(11)

我們從許靖華等科學家在地中海海底鑽探得到的準確的科學數據上看到,地中海在第四紀大冰期最寒冷的時代,乾涸到了現在海平面5000米以下的深處!由此可見,地質史上億萬年來持續嚴寒的氣候,具有人類意料不到的改天換地的“神功”!它給大自然,即陸地和海洋帶來了翻天覆地的巨變!

我們還必須知道,第四紀大冰期的嚴寒氣候,並非僅僅影響地中海一地的氣候;地中海曾經“乾枯”的事實,也不可能是孤立的事變。其實,它是全球海平面統一下降的一小部份。因為長期嚴寒的冰川氣候,不僅慢慢的默默無聞的把地中海里的水變成巨冰堆積在陸地上;同時,也把世界其它地方的海水變成巨冰堆積在陸地上。這就使大海逐漸乾涸了,陸地逐漸擴大了,一直演變到大海變成海溝,大陸上的四極連成一體,與今天的海陸7比3的格局完全相反的程度。這就是第四紀大冰期的嚴寒氣候,塑造了12000年前神奇的“海枯石爛”和“滄海桑田”的地理地貌!

通過這個例子,我們可以推知:地質史上其它“大冰期”對當時的海陸格局和地理地貌,包含了怎樣的歷史意義。現在地質學家發現,地質史上曾經發生過三次“大冰期”:即10億年至6億年前的震旦紀“大冰期”,3.5億年至2.3億年前的,石炭紀至二迭紀的“大冰期”,200萬年前至1萬年前的第四紀“大冰期”。這些“科學成果”,與地質史上的全部歷史真相相差多遠呢?其實,這個問題我們在前面已經研究過了:即45億年來,地球上已經發生過30餘次造山運動。而這一事實同時也說明,45億年來,地球上已經發生過30餘次“大冰期”。

然而,為什麼這樣理解這個問題呢?因為《周易》的周期性循環哲理告訴我們,“冰”和“火”是地球上一個對立統一的矛盾,它們是相互相成的關係。所以45億年來,有30餘次“大冰期”,也就有30餘次火山大爆發;同時也就有30餘次造山運動。這就是說,地質史的歷史真相,絕不象某些學者說的:僅僅只有“三次大冰期”。

我贊同地球有災難周期,文明在災難後一次次復興。我同時相信生命會永生於宇宙中。地球軌道上以前可能還有一個毀滅了的星球——生命的搖籃。與地球撞擊後,碎片落到地球上,和小行星環區。小行星環區的原有星球也可能有撞碎的星球。地球上有許多不解之謎。至少沒發現其他星球有大陸板塊。很象是被削下去,又落下的,或者外來星體碎片。我認為地球是從外太陽系穿越小行星環區闖入地球軌道的。占據了生命之星原有的位置。並將它擊碎。一部分被地球俘獲。可能包括海洋。和大陸板塊。各大山川。甚至上面的生命。因為大西洋底的“世界之窗”地殼象是被削去了一塊,只有小行星環能做到。金星存在這樣的人類文明碎片落入金星的硫磺火湖。但兩星撞擊的時間不知道。到底哪顆星球上有高等智慧型生命不好說。這次撞擊必造成物種的大滅絕。和新生命的誕生。地球歷史上至少有四次大規模的物種滅絕。顯示是冰川期,大洪水,海平面異常降低,高溫狀態。各種說法都有。高溫有可能是溫室效應,也有可能是星體撞擊,只有形體撞擊才會有那樣的高溫。這樣的撞擊事件發生過。至少6500年前恐龍滅絕源於小行星撞擊。也許是兩顆有生命的星球撞擊在一起,才造成恐龍的大滅絕和恐龍基因變異——人類的突然出現。甚至物種複雜多樣。原始狀態與高級智慧型生命並存。即使地球毀滅了。人類這種完美生物,在宇宙的適宜角落隨時可能復活。任何物種,環境適宜都能復活。就像胺基酸重組生成生命的過程可以隨時重演。生命可以“永生”!在地球存在以前就應該有生命。至少生命物質可能來自木星和外星空。不都是在地球上產生的。如果人類的基因物質或者其他生命物質來到地球後,又會重生!會復活!甚至可能歷經簡單生命的進化,一直分化成各種動物,包括恐龍,而後由恐龍進化成古猿。並與黑猩猩混血(基因研究證實人類曾與黑猩猩混血)從而進化成人類。而且這一過程是可以複製的。在宇宙的任何角落,只要條件適合,人類的基因物質就會復活,從而達到永生。有科學家認為人類是會隨著文明發展退化的,退化而後再重新進化。我認為這一變化應源於自然災害或者說宇宙大災難和電子污染,甚至機械化。如果是生活於叢林的原始部落,只要沒有宇宙大災難和巨大的環境改變,他們就不會退化。但地球是在不斷變化的,人類變好還是變壞仍是個未知數。但文明不會消亡。也許需要基因改良來延續文明!這應該是人類祖先曾經嘗試過的。至少黃帝娶四方之妻,就是改良基因,最佳化種族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