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雙層意思的罵人語錄,太強悍了

2019-03-14 14:46:59

騷是個性嗎?那我承認你很個性。

我不想打你。因為我今天沒錢去買濕巾。

你他妹的吃了多少勇氣果子敢這么跟我說話。

你整個人和畢卡索的風格自成一派。

你沒必要每次說謊的時候,都強調你說的是實話。

您能站遠點和我說話嗎。我有潔癖。您口水要噴我身上了。

我真想親口管你爺爺叫聲:“爹!”

別張口閉口的就帶著你爹你媽,你那么孝順怎么不在家呆著?

別用你的智商來揣測我的行為。

每次我看你吃豬肉都萬分感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最近豬肉漲價了。您的身價也漲了。

太平洋,大西洋,南半球,北半球,以上我是對你胸部和臀部的描述。

看見你,我就有一種智商的優越感。

你出生時是不是被扔上去過3次而只被接住過2次。

我沒您那么大的勇氣,臉不帶洗,牙不帶刷的就奔去別人家表白。

千萬別跟我耍狠,如果你決定了那就拿出你堅持的勇氣。

姑娘,你那身時尚的行頭,尤其是那一雙套了涼鞋的黑棉襪,著實令人拍案叫絕!

您就說。您要臉。您真要臉,我就沒見過比你要臉的。

跟你這種人說話等於浪費我時間,但是我還是得讓你知道知道,不是誰都能讓你嚇唬著的。

要不要我借你鏡子照一下您現在的樣子?

婊子你知道嗎,你那禍國殃民的嘴臉,讓我的胃整三天都在分泌嘔吐物來以示興奮。

我這嘴皮子自己跟自己玩挺寂寞,你說是不?

您出來刷牙了嗎?牙齒上面是什麼?黃的?還是菜葉什麼的?

當你抬頭看著我的時候,我終於明白你為什麼一直低著頭了,沒事兒別自卑!

你左臉貼到右臉上了。潛台詞:一邊不要臉,一邊臉太厚。

有利有弊我分得清,無須總假惺惺的對我獻殷勤。

看著你那油乎乎的髒臉,我巴掌都下不了手,我怕我買洗手液買窮自己。

哪家的名門之後啊,你爹是天蓬元帥啊!

別總拿自己飽經風霜的臉說事,美的不突出,醜的不別致的。

不得不承認,你有著鳳姐般的自信,芙蓉姐姐般的身材,如花般的美貌。

都沒給你陽光你就燦爛了,你說你臉皮咋這么厚。

我也不想以貌取人,我也有努力看見你的靈魂呀,結果你的靈魂也沒有比你的外表美啊。

看到樹叢里鑽出一狗,我情不自禁的叫出了你名字。

你爸是731部隊的吧,研究病毒沒研究明白,把你研究出來了。

你是不是看到我們這樣身心健康沒有性病的市民就打心眼裡憤恨呢?

你玩心眼子玩的頭髮都花花白,最後不還是栽倒了我手裡?

我說孩er阿,你看我的時候能不能站高些,總是俯視你我脖子也是會酸的。

當你打下第一個巴掌的時候,請你想下,我是否會回你兩巴掌。

要想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重,喏!拐彎出有個藥房,裡面有個稱!記著,別給人家弄壞了。

瞅你那五官長的,那叫個藝術,都趕上恐怖片er了。

那些跑貼的,鳳姐給你們說了句實話,你特娘的長得真特么的缺德。

我看你國小都沒畢業,就知道罵人狗籃子。

和我說話要挺胸抬頭。不要自卑。哎呀呀。你還是不要挺胸了。再撐就一個小饅頭。

你罵我一句能咋的,我不是那樣就行唄,哪像我一語給你重傷了。

都說女人是一本書,姑娘,您這身材,是合訂本…

誰都可以默許被閣下抄襲模仿,但您能不能別把抄襲都整得那么令觀者糾結。

不要說別人腦子有病,腦子有病的前提是必須有個腦子。

恕我直言,你唯一出眾的地方,就是你那騷勁,小妞,背地裡勾引過不少男人吧。

狗叫囂有什麼用,真咬到我,才算你本事

讓新版紅樓小黛玉給你葬個花,我給你定個棺材是滑蓋的,怎么樣,前衛吧?

請問你有什麼好牛的。說出來給我樂呵樂呵。

這種極端的方式,反而讓我更加反感你,遇見你之前我還不以貌取人呢。

您的容貌的存在就是對市容城管的一種侮辱。

啊,你啊,我聽說過!見過,漂亮!大高個,大臉盤子,重眉毛大眼睛黑燦燦的。她是沒鬍子,要有鬍子跟張飛似的。

你出生時是不是被扔上去過3次而只被接住過2次?

我去炸學校,天天不遲到,一拉弦,我就跑,轟隆一聲學校炸沒了。

聽你說話,一種智商上的優越感油然而生。

麻煩你下回瓷粉多刮點,省得別人分不清楚哪是屁股哪是臉。

給老子擺正位置不要亂放屁,不要太把自己當回事兒。

遇到你之前,我的世界是黑白的,遇見你之後,哇靠,全黑了。

低下頭看看你褲襠里是啥,再和你哥哥說話。

你真是個地道的美人啊。就是說你只有在地道里才算美人,因為地道里沒燈。

國家怎么不拿你的臉去做防彈衣!

把你那衣服換成肚兜,褲子也開個襠吧,那樣比較符合您的長相和智商。

我感覺你像兩頭豬,因為一頭豬已經不能形容你的蠢。

你是哪裡來的母狗,春天都過了,還在這發情,得了,我家旺財最近死了老伴,明天你就過來吧,我不收費。

聽說你傍大款了,認二郎神當主人了。

上網,打牌,談戀愛,虛度三年光陰,考研,出國,找工作,生活豬狗不如。

太陽天空照,花兒對我笑,小鳥說,糟糟糟,你為什麼背上炸藥包。

看你這身打扮整的跟二戰前淘汰下來的慰安婦似的。

我在馬路邊,揀到一根煙,把它交給一位叔叔手裡邊,叔叔拿著煙,對我把頭點,我高興地說了聲:"哥們兒,給錢!"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