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步驟,用寫作的方式來提升你的思維模式

2019-02-11 09:14:09

文/姜小喵

去年,人力資源部徵求2019年年度培訓計畫意見稿,小喵提了一個,教教如何寫作吧。

在場的各部門經理一臉狐疑,一時間搞不清楚寫作與工作場合有什麼直接聯繫。

小喵解釋道,不是正兒八經的教寫作,主要是教如何寫工作報告,如何做好文書載體的方式交流溝通。

因為大多數時候,我們在工作上的遞進都是依靠信息的互相傳遞和反饋,但很多時候當中的個體往往思路都還沒釐清,就急沖沖地發布指令、爭搶話語權,最終導致不單交流對象沒有聽進去,甚至一輪下來連自己都說糊塗了,造成進度滯後與資源的浪費。說到底還是因為沒有一套嚴謹周密的思維模式。

教寫作,歸根結底還是教導一種思維模式。

至少,文理通順的人都有邏輯支持。

1 什麼是思維模式?

為什麼說,寫作能鍛鍊、提升思維模式?

在這之前,我們先來了解一下什麼是思維模式。

據小喵了解,目前各類相關書報資料,培訓課程中最常會被提及的四種思維模式分別有:發散思維、水平思維、收斂思維以及系統思維。

發散思維有不少別稱,放射思維、求異思維或者是擴散思維等等。是我們大腦在思維時呈現出的一種擴散性的思維模式。發散思維是一種求異思維,儘可能地放開,把各種不同的可能性都構想到。像小喵介紹過的思維導圖、腦力激盪法等等都屬於發散思維。

發散思維常用來做創新驅動或者是舊知的突破改善。

收斂思維,也稱聚合思維、求同思維或是集中思維等等。其關鍵是讓思維收攏聚焦到具體的方向上。收斂思維是一種求同思維,要從不同的想法中提煉歸納以達到對問題的系統全面的考察,為尋求一種最有實際套用價值的結果而把多種想法理順、篩選、綜合、統一。歸納是從多個不同的事例中獲得普遍的規律。歸納和演繹是收斂思維常用的兩種思考方式。像小喵介紹過的“決策平衡單”便屬於收斂思維。

收斂思維是整個系統思維的核心組成部分。因為同一件事,無論我們用發散思維也好,水平思維也好,最終也都是為了得出一個可呈現的結果。

水平思維是指從多個方面看待同一個事物的思維方式。水平思維區別於看重“深度”的縱向思維,更側重於要看到事物更多的“可能性”;我們既要看到好的地方,也要看到不好的地方,靈活地轉換思考角度,在不同的思考方向上進行“水平”移動。水平思維中最重要的思考方式是逆向思考,就是站在對立面去思考。

從多個方面去看同一個事物,一切皆有可能,水平思維區別於看重“深度”的縱向思維,而更看重事物更多的“可能性”和“可能是什麼”。

系統思維是以系統論為基礎的思維形態。能夠將一系列零散的問題進行有序整理,並以全面的、整體的視角分析問題的思維方法。整體性原則是系統思維方式的核心。這一原則要求我們的思考要立足整體,從整體與局部、整體與另一個整體的相互作用過程來認識和把握全局。

比方說,小喵在《思維導圖:讓你用牛人的思維高效完成工作》中例舉的“經銷商年會”。我們策劃活動的全過程就是一個系統思維的過程。

我們先定義活動的規格。如費用,人數,需要達成的目標。然後用發散性思維,即思維導圖分解各個模組,為了確保模組的完整,我們免不了要用水平思維去推導更多的可能性;最後用收斂思維總結出一套活動操作手冊。

那這四種思維模式之間的關係應該如何理解?

系統思維應該更像是一個作業系統,類似蘋果的IOS和Android。發散思維、水平思維或是收斂思維,甚至是文中尚未提及的其他思維模式都是在平台上開發出來的能提速、能實現多樣化的APP。

換言之,我們可以理解為,系統思維涵蓋了上述三種,甚至是更多的思維模式。

我們都知道,一台智慧型終端,如手機,電腦等,其運行速度很大程度依賴於系統的升級最佳化;如果系統存在BUG,即便APP再優秀,也無法發揮穩定、出色;但反過來,如果光有作業系統,沒有任何的APP,那就顯得刻板空泛。但總的來說,應該是先有系統思維,後有發散思維等。

系統思維如同一個框架,一個模型。如搭建積木,你應該是心中有了想要搭建的模型,如城堡,大樓等,然後要做的就是把各種積木像填空一樣放進去就可以了。但如果你心中沒有白宮,沒有萬里長城的框架,即使有再多的積木,無論如何也創作不出來。

所以,系統思維是造成個體思考差異的根本。同一件事情,別人比你想得更全面更精緻,更長遠更緊密,歸根結底是因為對方的系統思維更高級。

如此說來,系統思維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了。

2 何為系統?

上文說過,系統思維是以系統論為基礎的思維形態。那何為系統?

按照德內拉·梅多斯在《系統之美》中的定義:

系統不僅僅是一些事物的簡單組合,而是一個由一組相互連線的要素構成的,能夠實現某個目標的整體。從以上的定義,我們可以發現系統構成有三個關鍵:要素、連線、功能或目標。

要素是系統的基礎構成。要素通常都不是獨一的。比如說,一部電影,演員是其中的要素,道具是其中的要素,服裝也是電影這個系統的要素組成之一。而且要素不一定是有形的事物,比如一家公司的品牌也是公司這個系統的要素。就一篇文章而言,時間人物地點都是要素。

連線就是要素之間的相互作用關係。要素與要素之間是通過怎么樣的方式驅動銜接或者是發生關係的。

要素與要素之間必須互相帶動,進行能量傳導,才能發生向前的動能。

比如一輛車。

功能或目標:何體量的系統都擁有其固定的目標,最終實現怎么樣的效果。比方說,寫文章的目的是輸出一種思想,人體系統的功能就是確保生命的延續、繁衍。

系統思維是一種邏輯抽象能力,是一個複雜的過程。而系統是一個可具象的個體,將系統層層打開分解,有助於幫助我們找準問題的切入點。

上文說過,系統思維類同搭建一個框架,那就是影響我們系統思維形狀的關鍵有三個:要素、連線與功能。

3 寫作與系統思維的關係

現在會回歸到本文開頭提出的論點,為什麼說教導寫作就是教導一種思維模式?

如果你喜歡看書,或者你是一個有心的人,又或是你本身就是一個寫作者,總會發現不論文章類型,不論文章長短,基本都遵循這樣一個思路 “What-Why-How”

What:文章的素材有哪些,準備寫什麼。

Why:文章的目的,你想要講一個故事還是要表達一種思想。

How:這裡的how是指如何表達。包括材料詳略的處理,文章結構的安排,語言組織,案例的運用等等。

“What-Why-How”的次序是不是一成不變的,我們甚至可以用倒推法則得出“Why - How- What”。

Why:我為什麼要寫這篇文章?——文章的立意/目的是什麼?

​How:準備通過哪種文體,何種寫法,文章結構等等來組織文章。


What:這篇文章最終要形成何種結果?

無論是正向思路,還是反向推導, What、Why和How都剛好對應了系統組成的三個要素。

What——要素。

​How——連線。

​Why——目的/功能。

當你完成一篇文理通暢的文章時,其實也是完成了一個系統思維的全過程。而反過來,寫作也是一個檢驗你思維模式的一個好方法。

網上流傳著這樣一句雞湯文,“為什麼我們聽過這么多道理,依然過不好這一生?”

你用心想過這是為什麼嗎?

其實道理很簡單。

以前上學的時候,聽老師講解題目,在當下那一刻都覺得自己是懂了。但不久後獨自面對改頭換面的同類型題目時,往往卻又解答不出來。

所謂懂了,只是自己騙自己的淺層知識。還記得小喵在《費曼技巧:讓知識穿過你的身體》中說的淺層知識有三個特點:①被動接受。②記憶與複製。③容易忘記。

無論是道理還是解題方案,從來未曾真正穿透過我們的身體,變成深層知識。

想要道理能影響我們的人生,那就要將意識形態轉為實際行動;

想要真正掌握解題方案,那就要找同類型的題目多加練習,直至掌握規律,並且可以清晰明白地為同學講解解題思路。

一件事情,最有意義的狀態不在於你完成了,並且將它做得有多好;而在於一直堅持下去,並且遇見每一個堅持的階段性反饋。

很多時候,我們在思考一個問題的時候,就像是在一片漆黑中打著手電前行。手電的光照範圍是有限的,如果我們原地不動,那么光照的範圍永遠就是這么大。非得要往前挪動一步,讓手電往前多照一寸。但走著走著,後面又黑了,我們甚至分不清楚哪個方向才是來時路。而寫作,就是將我們這種行進的軌跡記錄下來。每走一段,我們便記錄一個標記,一旦我們想要回溯的時候,只需將手電往後一照,就能看到思考的過程。

如果小喵不寫《費曼技巧:讓知識穿過你的身體》這篇文章,我可能沒幾天就會忘記費曼技巧。而在寫作的過程中,查詢相關資料時,又額外掌握了“淺層知識”與“深層知識”,消除了以前總是不解為什麼有些東西總是很容易忘;又應該如何固化那些我們想要長久記住的知識。

寫作其實是一個思考的延續,也是一個系統化的梳理過程。平日我們的大腦中總是會閃過很多想法,當你坐下來要這些想法形成文字時,就等同於將抽象化的,雜亂無章的信息給結構化、具體化和實例化了。

一旦你發現遇到知識的盲點寫下不去,就會驅動你去獲取更多的知識去填充拓展文章的內容。

你看,寫作的好處就在於推動你不斷思考,然後不斷地讓思想走得更遠。

正如小喵的文章,前期多以介紹具體的方法,技巧為主,這些都是多年的經驗總結。但是這段時間我更偏重於跟大家說說這些經驗背後的核心驅動,也就是我在獲取總結這些經驗過程中的思考過程。

這不能說是就是一個進步,但至少是我想要進步的一個準備。

上圖是一座冰山。浮在水面上的是文章。但它只是表現形式,其實再往深處想,文章提供的是一種思想,而整座冰山的底層則是作者的思維模式。

4 總 結

上文說過,系統的組成有要素,連線和目的。而對於寫作這一個系統對象而言,你的知識就是要素,當你的知識越豐富,能填充進系統的要素越多,系統框架就會不斷被拓展、撐大,就等同於你的系統思維也能被撐大。

系統思維撐大,無疑就是拔高了你的思想高度。

世界首富亞馬遜的老闆傑夫貝索斯說過這樣一句話:很多人都在問我未來十年會發生哪些變化。他說這是我覺得這些事情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未來十年哪些事情是不變的。亞馬遜的戰略是要建立在那些不變的東西上。

什麼是不變的?

不是方法,不是技巧,而是我們的底層思維,我們的系統思維。

人生路上,我們會面對不同的場景,不同的挑戰,但是能支撐我們一路打怪升級的,就是思維模式。

還記得小喵曾經提到過一個經濟現象:飛輪效應。所謂“飛輪效應”,是指為了使靜止的飛輪轉動起來,一開始你必須用很大的力氣,一圈一圈反覆地推,每轉一圈都很費力,但是每一圈的努力都不會白費,飛輪會轉動越來越快。當達到一個很高的速度後,飛輪所具有的動量和動能就會很大,克服阻力維持原有運動變得很容易,而要使其短時間內停下來則需極大的外力。

寫作既是一個系統,同樣也是系統思維這個更大系統的一部分。當我們堅持寫作,讓這隻小齒輪轉動起來,達到一定速度就會帶動其他的子系統一起轉動;當系統裡面的每一個元素,等同於每一隻齒輪都轉起來,就會帶動整個系統做“履帶式的前進”。

小齒輪能帶動大齒輪,大齒輪能帶動更大的齒輪;當系統思維被帶動前進,同樣我們的人生也會被帶動著一路向前。

​——END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