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2019-07-12 02:14:46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李奉先 原創

評情詩,讀史書,亦讀自己。評才子風情,更賞其天闊水長的愛情。賞析文風,見情見性。

談談中國史上最富有才情的十五大才子吧。

臨筆前,想想自己曾經的苦戀,任陣陣酸楚奔涌而來……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這是納蘭性德的滴血之作,就從他說開來。

一、納蘭性德: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納蘭性德,又名納蘭容若,死時年僅三十歲。他是正黃旗人,康熙十五年進士出身,明珠長子。他的詞,細讀起來,無不感觸其淡淡的哀愁。

“驪山語罷清宵半,夜雨霖鈴終不怨。何如薄倖錦衣兒,比翼連枝當日願”,道盡了他一生的酸楚。

難怪納蘭公子死的那么早,太痴情的人老天也不願意眷顧。

二、柳永: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柳永是一個浪漫詞人,一個江湖詞人,也是一個與詞共著生命的專業詞人。他一生混跡于樂工歌妓間,這些人都跟當時主要供歌唱的詞有著血緣關係,這種生活決定了他以畢生精力來寫詞。

直到他“偎紅倚翠”、“淺斟低唱”,而唱死在失足女的懷裡……

紅樓深院,春花秋月,這似乎也是一種活法,一種境界。“衣帶漸寬終不悔”,誠然可貴,如果你決定了一個追求的目標,你只有五分鐘的熱情,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你永遠追不到。

憔悴消瘦就是說你為了追求你的理想目的,來附上多少痛苦跟勞動。屈原說:“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

屈原做到了,為了國家投江而死。

柳永也做到了,只是死於一種玩世不恭而已。最慘的是,死後,還是眾妓女合資葬了他。

三、李白: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李青蓮的這句詠嘆,令多少痴情男女欷歔感慨?

“秋風清,秋月明,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又是一年深秋時。秋天的風是如此的淒清,秋天的月是如此的明亮;落葉飄飄,聚了還離散,連棲息在樹上的鴉雀都心驚。

很難想像一個看似浪漫灑脫的李白,居然以女子的角度來寫相思之苦。這首詞,與後世的元稹真有一拼了。

四、元稹: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這首詩,元大才子特為了紀念亡妻而寫的。此絕句,不但取譬極高,抒情強烈,而且用筆極妙。前兩句以極至的比喻寫懷舊悼亡之情,“滄海”、“巫山”,詞意豪壯,有悲歌傳響、江河奔騰之勢。

後面,“懶回顧”、“半緣君”,頓使語勢舒緩下來,轉為曲婉深沉的抒情。就全詩情調而言,它言情而不庸俗,瑰麗而不浮艷,悲壯而不低沉,創造了唐人悼亡絕句中的絕勝境界。

“曾經滄海”二句尤為世人所稱誦,賺足了世人的眼淚……

四、曹植:願為西南風,長逝入君懷。

且不論曹植的《洛神賦》,但就《明月上高樓》便可獲情種之冠。

你看此作如何描述他的情懷:“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上有愁思婦,悲嘆有餘哀。借問嘆者誰?言是宕子妻。君行逾十年.孤妾常獨棲。君若清路塵,妾若濁水泥。浮沈各異勢,會合何時諧?願為西南風,長逝入君懷。君懷良不開,賤妾當何依。”

讀曹子建詩,突然讓人想起了《周南·漢廣》語:“南有喬木,不可休思。漢有游女,不可求思。漢之廣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嘆樵夫的不作為,更賞其永久相望,明澈的目光,有如月光。

而曹植的這首就不是這么簡單了,他還有意象層面和意蘊層面隱藏在文字深處中的絲絲蒼涼!

五、梁啓超:相思樹底說相思,思郎恨郎郎不知。

誰也沒想到多面手梁任公先生,也會極盡煽情之風流。

梁啓超的《台灣竹枝詞》也是一絕。“郎家住在三重浦,妾家住在白石湖。路頭相望無幾步,郎試回頭見妾無?願郎摘花連葉摘,到死心頭不肯離。相思樹底說相思,思郎恨郎郎不知。樹頭結得相思子,可是郎行思妾時?”

在他遊歷台灣所創作的百首詩詞中,大多格調低沉,十有七八為噙淚傷心之作。其中,最有特色的便是他改編台灣民歌而成的十首《台灣竹枝詞》。其小序及詞文如下:

晚涼步墟落,輒聞男女相從而歌。譯其詞意,惻惻然若不勝谷風小弁之怨者。乃掇拾成什,為遺黎寫哀云爾。

真是可悲,光緒帝被軟禁瀛台,誰該最傷心?

六、張先:天不老,情難絕。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

此兩句節選他的《千秋歲》。這種極怨的氣勢下,受害者接著表示其反抗的決心。“天不老,情難絕”。

這是全詞“警策”之語。情思未了,不覺春宵已經過去,這時東窗未白,殘月猶明。如此作結,韻高而情深,含蓄且發越,言盡而味永。

可以說,兼有婉約與豪放兩派之妙處。

七、蘇軾: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這是一首悼亡詞。作者結合自己十年來政治生涯中的不幸遭遇和無限感慨,形象地反映出對亡妻永難忘懷的真摯情感和深沉的憶念。開篇點出了“十年生死兩茫茫”這一悲慘的現實。

王氏死後葬於蘇軾故鄉眉山,所以自然要出現“千里孤墳”,兩地睽隔的後果,作者連到墳前奠祭的時機也難以得到。時、空、生死這種種界限難以跨越,那隻好乞諸於夢中相會了。

難得蘇東坡還偶有痴情之時。

九、李商隱: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由於種種原因的阻隔,一對有情人被迫分離。要想衝破重重藩籬聚首相見,該是多么困難。即使終於相見了,那最終的別離又將如何承受?

春蠶吐絲,纏綿糾結;絲(思)盡身亡,自縛何苦!蠟炬自燃,痛苦煎熬;“淚”乾化灰,自毀何傷!愛意的纏綿悱惻,痴情的九死未悔,盡在“方”“始”中矣。

這種“明知不可為而為”的悲絕之情,早已超越了愛情海誓山盟的境界,遂成千古名句,令所有忠貞執著之人同感同悲。

十、李之儀: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時間一天天過去,我們還剩下什麼?

是啊,我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遇見正確的人,只是現實的殘酷讓我無法面對。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 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恨之無已,正緣愛之深摯。悠悠長江水啊,你給了我們多少的期許與守候?

十一、溫庭筠 :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

在這首詞中,“夜雨滴空階”的意境營造得有聲、有色、有韻味,沒有絲毫雕琢痕跡。可以說,溫飛卿的精妙之筆創造出了一個清新、空靈、濕潤而又幽深纏綿的藝術新境界,成為詩詞中一個影響深遠的經典意境。

陳廷焯《雲韶集》評此詞曰:“遣詞淒艷,是飛卿本色。結三句開北宋先聲”,誠如是。

“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 其實,那千年前的雨聲一直滴到了今天,滴到了我們的內心深處……

十二、白居易: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覺海非深。

是水長情短,還是情深於水?“相恨不如潮有信”,以君、潮相比。潮水已是變化不定的了,但潮漲潮落,畢竟還有其定時,而君之離去,渺無歸期,可見君不如潮,令人相恨。

由此可見,白居易詩並非只是如前人所批評的那樣直露無隱。

白居易不愧是白樂天,對女人總是費勁盡心思。

十三、曹雪芹:都道是金玉良緣,俺只念木石前盟。

“開闢鴻蒙,誰為情種?”一開始便是情字何其重要,那鴻蒙便是情。“都只為風月情濃,奈何天,傷懷日,寂寞時,試遣愚衷。”“因此上,演出這懷金悼玉的《紅樓夢》。”

這首曲和文中諸曲,都隱含著一種對命運不可知的唱嘆,說明作者有更深廣的寄託。特別是隨著封建家族的衰落,那么多無辜的女孩子隨著一齊毀滅,這是作者痛惜不已的。在這個意義上也可以說《紅樓夢》是一曲女兒們的頌歌和輓歌。

十四、歐陽修: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

這又是一句揪心之語。閨閣之幽深封閉,是對大好青春的禁錮,是對美好生命的戕害。

此可謂層深而渾成。何也?因花而有淚,此一層意也;因淚而問花,此一層意也;花竟不語,此一層意也;不但不語,且又亂落,飛過鞦韆,此一層意也。

情人薄倖,冶遊不歸,意中人任性冶遊而又無可奈何。

在淚光瑩瑩之中,花如人,人如花,最後花、人莫辨。

十五、劉禹錫:花紅易衰似郎意,水流無限似儂愁。

如果說劉夢得的“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還有晴”帶給初戀少男少女的是朦朧與彷徨,那么“花紅易衰似郎意,水流無限似儂愁”帶給女子的就是熱戀之後的憂傷與愁悵。

此詩中最為靈動和最為優美的是蜀江春水。那是愛的火熱,愛的死去活來,那是吸引眾多目光的愛戀。然而,那火紅鮮艷奪目的山桃花能形成山與水的持久印照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