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人問我: 梵谷究竟好在哪?

2019-03-14 11:31:05


總有人問我:

梵谷究竟好在哪?

。。。

這次參觀巴黎的奧賽美術館

最重要的收穫就是

我對梵谷路轉粉了

。。。

我停留在那幅畫前

久久不捨得離去

以前在畫冊或螢幕上看梵谷的畫

真的不容易體會出它的好來

而站在原畫面前

用眼用心體會畫布上百年前定型的顏料

凹凸的筆觸、畫面的紋理、油彩的質感

讓人不由自主地推敲他繪畫的過程

那種一觸即發的情緒

撲面而來

其實構圖,筆法,用色這些基本要素

對於藝術大師而言

都屬於次要的東西

而透過畫作傳達出的精神世界

才是藝術偉大價值的核心所在

梵谷的畫正是如此

畫裡可以強烈感受到傳達的情緒思想

他內心的熱情、彷徨和掙扎

他對事物的看法

以及他獨樹一幟的世界觀

可以感到他耗盡生命所有熱情去體會生活

然後用藝術的方式呈現出來

倉促的筆觸中

可以感覺到那種近乎神經質的瘋狂

不能自抑的興奮和顫抖

好像所有情感就在繪畫的瞬間迸發

握住畫筆的似乎不是他的手

而是那顆激情澎湃的赤子之心

如果說

“古典主義”著重的是形體和輪廓

強調精確的素描和柔緩微妙的明暗色調

油畫如同照片般純粹寫實

如:

那么從“印象派”開始

繪畫強調不同光影對色彩的變化

用主觀的方式呈現客觀的自然

如同照片上加了不同效果的濾鏡……

如:莫奈的教堂

而以梵谷為代表的“後印象派

則不滿足於只是理性的“模仿事物形象”

而要藉助繪畫

“表達自我感受和主觀情感”

呈現“主觀化了的客觀

直接將藝術推入了

呈現純然心靈的全新境界

因此

心靈作畫的梵谷

用最直接而質樸的繪畫語言

感動無數

1880年

由於生活的抑鬱而不得志

27歲的梵谷搬去鄉下與父母同住

無業、窮困而壓抑

在給提奧的信中

他自嘲自己連條狗都不如。。。

繪畫他內心唯一的希望和寄託

當時的作品普遍灰暗,顏色單一

《吃土豆的人》就是這一時期的作品

“我想傳達的觀點是,借著油燈的光線,吃馬鈴薯的人用他們同一雙在土地上工作的手從盤子裡抓起馬鈴薯 - 他們誠實地自食其力”——梵谷

在自己被人厭棄之時

梵谷居然還有憐憫之心去同情他人

他畫著自己無法救贖的人

也救贖著自己

1886年

梵谷懷著惴惴不安的心來到巴黎蒙馬特

踏上了藝術這條不歸路

他開始經常出門去畫這個城市

作品中開始出現明媚的顏色
Bridges across the Seine at Asnières, 1886

Fishing in Spring, the Pont de Clichy , 1886

《麥田雲雀》正是繪於1887年夏天

雲彩清幽的天空下

一隻雲雀正從麥田奮力展翅

那隻屬於梵谷一人的金色麥田

透視了整個天空

也透視了精神的豐滿心靈的自由

那種從上至下揮落出的遼闊與自由

以及金黃色所透視出來的純淨美感

令人神暈顛倒

不論是來自於印象派的點彩還是透視法

都被他精神的狂熱帶動到了更遼闊的境界

1888年

厭倦了巴黎乏味生活的梵谷

來到法國南部城市阿爾勒(Arles)

並很快愛上這裡

猛烈的陽光和刺目的麥田使他 “瘋狂”

創作也隨之進入高峰

這是梵谷最重要的風格成形期

作品多是充滿陽光的明亮景物畫

《收穫的景象》1888

畫面籠罩在暖色調

精確的用色和幾何圖形似的構圖

賦予畫面令人難以置信的縱深感

將視線從前景一步步引遙遠的天際

夜間咖啡館1888

梵谷抵達阿爾勒早期一直住在這裡

咖啡館中間的門帘半開半掩

服務員站在燈光下面對著觀眾

房間中部有張檯球桌

咖啡館是流浪漢和妓女夜間出沒的場所

即使如此

在梵谷的筆下

也因為沐浴了情感的光芒

而呈現出與眾不同的燦爛魅力

1888年5月

因為旅館費用過於高昂

梵谷租下拉馬丁廣場2號建築一側“黃房子”

重新裝飾完成之後

他得意地寫信給妹妹:

“我的房子沐浴在廣場燦爛的陽光下,外面漆成鮮黃油般的黃色,搭配著耀眼的綠色百葉窗,花園種了梧桐、夾竹桃和洋槐。房子的上空就是耀眼的藍天。在這間房子裡,我可以生活、呼吸、沉思和作畫。”

“黃房子”就是畫作中街角的那幢房子,顏色較其他建築物鮮亮。梵谷稱之為“光之屋”,並將黃色命名為“愛的最高閃光”,房子前腳步匆匆的就是梵谷本人。

“黃房子”不僅是個避難所

而且是個文化意義上的群體畫室

“我想讓它真正成為‘一間藝術家之屋’

在阿爾勒的時光應該是梵谷最開心的時候

他畫下自己的房間給好基友高更

邀請他前來同住

Bedroom in Arles

1888年10月20日

高更搬來與他同住

梵谷甚至畫下了兩人分別坐的椅子

梵谷之椅 & 高更之椅

阿爾勒的時光

梵谷的作品色彩更加明亮

也更狂熱地去嘗試新的表現手法

甚至售出了平生唯一一幅畫

《收穫的景象》

寫實風格畫面籠罩在暖色調

遠景的處理突出了平遠的視覺效果

令人神往

也許是向日葵奔放的熱情打動著梵谷

在這期間他完成了系列《向日葵》

這是梵谷在黃房子裡面的最後一幅《向日葵》

整幅畫仍維持一貫的黃色調

只是較為輕亮

梵谷用簡練的筆法表現出植物形貌

充滿了律動感及生命力

這幅向日葵中筆觸不再短促

而是堅實有力,大膽恣肆

強烈的對比和厚重的色塊結合的天衣無縫

絢麗的光澤、飽滿的輪廓和婀娜的紋理

描繪的淋漓盡致

他大膽地使用最強烈的色彩

因為“歲月會讓一切變得暗淡

。。。

然而好景不長

天才總是難以相容的

梵谷高更碰撞結果就是

在1888年聖誕節前夕兩人大吵一架

於是發生了著名的割耳事件……

我想,人的情緒如同一碗水,寡情的人水少,怎么晃動也不會灑出,因此平靜。而梵谷這樣的瘋子,情緒太豐富,水已經要溢出,稍微一晃就一發不可收拾。和高更的爭吵一定讓他傷透了心,於是他想換一個方法轉移痛苦,然後……對,他就把耳朵割了。。。

這幅《割掉耳朵後的自畫像》1888.2

繪於割耳後一個月

作為內心探索的佐證性格特徵的反照

毫不掩飾的描繪揭示出

梵谷性格中令人意外卻又最為動人的一面

此刻的他

應該已經找回內心的平靜

1888年

梵谷為了紀念他去世的表兄莫夫繪製了

《盛開的桃花》

“他的逝世對我是一個可怕的打擊。但不要以為死者是死了,只要有人活著,死者就會活。我就是這樣認識問題的。”

“我把畫架擺在果園裡,在室外光下作畫——淡紫色耕地、蘆葦籬笆、玫瑰色桃樹,襯著明快的藍白色天空。這大概是我畫的最好的一幅風景畫。”

“我不知道人們會對這幅畫說什麼,但無關緊要。我以為一切紀念莫夫的東西,一定要既親切又愉快,不可以帶著絲毫悲哀的調子。

這段時間的梵谷

經常在晚上光顧附近的通宵咖啡館

煤氣燈照耀下的橘黃色的天蓬

深藍色的星空形成逆向的對比

朦朧的透著希望與幻想交織的複雜心態

《夜晚露天咖啡座》 1888

“對我而言,夜晚比白天更有活力,更有豐富的色彩。看天上閃爍的星星,地面明亮的燈光,很美也很安詳”——梵谷

然而鱗片狀排布的地面

又些微顯露出繁雜不安、彷徨和緊張

梵谷也將這夜的瞬間轉化為長久以來的信念

《羅納河上的星夜》

Starry Night Over the Rhone,1889

天空星光與岸邊燈光的倒影呼應

人間和天堂的邊界消弭不見

阿爾勒縮減為細長的一條

幾乎無法隔開藍色包裹的水面和星空

這畫布定格的的景象令人心醉神迷

是完全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感官陶醉

正如梵谷自己所言

“我希望自己可以捕捉內心的豐富與完全”

他做到了

正如《星夜》中如焰火般閃亮的星星那樣

梵谷對繪畫有著火焰般的熱情

忍飢挨餓對著他目之所及的單調景物

反覆練習和嘗試新的畫法

一生中畫了35幅自畫像

11幅向日葵

若干幅麥田

梵谷人生的最後的兩年

是在病魔的折磨下度過的

活動範圍很有限

就畫目之所及的景物

有什麼畫什麼

繪畫燃起他對未來的希望

他想快點好起來

將來可以畫更有詩意的題材

然而這樣的期待始終沒有實現

。。。

1889年6月因為癲癇發作

梵谷被送去聖雷米療養院

陷入對精神病的恐懼和對前途的迷茫

《鳶尾花》就是這一時期的作品

屬於梵谷的憂鬱藍色伴著生命而來

淺如海藍,深似墨團

凝結了無數愁楚的鳶尾花與野菊泥土呼應

躁動的情緒對話憂鬱的述說

白色鳶尾花特立獨行的孤傲身影

彷徨、躁動而憂鬱

但前方沒有路。。。

這便是1889年5月間的梵谷

他將心魂留在了畫上

令人驚嘆的是

在這樣的情形下

梵谷並沒有頹廢自棄

而是畫出了更令人震撼的作品

鏇轉的線條,粗獷的筆觸

充滿了強烈的情緒視覺衝擊力

讓人感到複雜強烈的感情表達的衝動

《星月夜》the starry night, 1889

大概是梵谷內心最純淨的顏色

陰鬱的藍色結合粗礦的筆觸

如同黑色火舌般的絲柏直上雲端

充滿了炙熱和躁動

又如同黑夜中燃放的焰火般炫麗

天空的紋理如同渦狀星系

而月亮則猶如昏黃的月蝕

底部的村落寧靜平和

與上部粗獷彎曲的線條產生強烈的對比

誇張的扭曲變形以及強烈的視覺對比

展現了躁動的情感迷幻的意象世界

此時的代表之作

《星空下的絲柏路》

Road with Cypress and Star 1890

延續著漩渦紋及火焰般向上燃燒的線條

梵谷自創的短碎筆法在此展露無遺

高而筆直的黑色絲柏猶如火焰般升騰

星星在青色天空中呈現玫瑰色的柔和光輝

《杏花》Almond tree blossom

是梵谷在人生的最後一年1890年創作的

他把這幅畫作為禮物

送給弟弟西奧剛出生的兒子

杏枝上白色的花瓣尤如珍珠般閃亮

藍色的天空襯出枝幹清麗的輪廓

留下綠松色的陰影

作為最早開放的植物之一

梵谷用杏樹的花枝象徵生命的怒放

。。。

就是這樣一個對生命如此眷戀熱愛的人

同年晚些時候畫下了這幅

《麥田群鴉》Wheat Field With Crows

沒多久

他就在這片麥田裡開槍自殺了

畫面特有的金黃色卻充滿不安和陰鬱

烏雲密布的天空死死壓住金黃色的麥田

沉重的透不過氣來

空氣似乎也凝固了

一群凌亂低飛的烏鴉

波動起伏的地平線和狂暴跳動的激盪筆觸

充滿了壓迫、反抗和不安

真實的畫作極度騷動

我能感受到梵谷狠狠地把油彩擠在畫布上

用力幾筆揉進翻滾的烏雲

黑線勾勒的烏鴉奮力掙扎

畫筆飽蘸著高純度的油彩短促地排線

極度掙扎的內心世界

孤獨與壓抑猶如被烏鴉壓住的麥田

而金色麥田的勃勃的生機

亦如梵谷內心升騰不覺的欲望之火

悲劇的情感在畫面肆意宣洩

大量短線條如同躁亂而激烈的內心

我甚至能感受到

他因為過於激動身體僵硬而微微顫抖

一直覺著

一件藝術作品的價值

要結合藝術家創作時的背景和心境

一個藝術家的成就

要看他對後人的啟發

“開啟不同於前人的藝術

啟發後人的藝術”

這就是梵谷作品的偉大之處

但更多的偉大

來自梵谷的作品能打動人

無論他的生活如何不堪和落魄

他的作品永遠是

明亮的,美好的,純真的,積極的

不是因為梵谷他偉大

你才要去感受他

而是因為你相隔百年的時空

感受到了他傳遞過來的美

梵谷才偉大

我愛梵谷

因為

他讓我見到了他眼中絢爛的世界

最後

獻上一段“知乎”上的評論

很有意思:

“我喜歡梵谷,不是因為感動他苦逼,相反,我覺得他是個把自己活得盡興了的人,一個窮光蛋,管你們覺得他沒天分,反正他想幹的事他都幹了,如果藝術是興奮劑,這傢伙就是HIGH了一輩子HIGH死的,他的作品中有一種狠勁,是多少人畫裡沒有的,那就是周雲蓬說的“直見性命”,就憑這就打動人,管你服不服氣。”

著作權聲明:【我們尊重原創。文章著作權屬於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時因種種原因未能與原作者聯繫上,若涉及著作權問題,敬請原作者聯繫我們,立即處理刪除。】轉載請註明:元浦說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