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中悟出和諧之道 賈伯斯用“禪”改變世界

2019-03-15 16:04:55

個性的佛教徒,賈伯斯的理想:“從事造福世人的偉大工作”。(圖片來源:資料圖)

賈伯斯似乎生下來就是一個“錯誤”,但是賈伯斯通過“禪”找到了本心,找到歸宿,並藉助心靈的力量頑強地改變了世界。

“我曾經說過,如果有一天我不再能履行作為蘋果CEO的職責和期望,我會是第一個告訴你們知道的人。不幸的是,這一天到來了。”

8月24日,蘋果公司共同創辦人、總裁賈伯斯宣布辭職。該訊息發布後,蘋果股票在當天晚上的盤後交易中暫停交易,在交易重啟後蘋果股價下跌6%,之後收復部分跌幅至5.2%,報356.30美元。

美國知名IT雜誌《eWeek》曾經預測賈伯斯離開蘋果後的10種結果,包括蘋果失去遠見,Mac市場份額下滑,iPhone陷入迷途等。賈伯斯一手締造了蘋果帝國,並且曾經挽救蘋果於危亡之中。他的位置無人可以替代。解釋賈伯斯的成功,就必須了解他的思想。“禪”這一源自東方世界的佛教宗派,構成了賈伯斯的思想核心。

“禪”是本心

沒有人可以選擇命運,賈伯斯同樣如此。他在生下不久就被父母送給別人收養,儘管養父母非常愛這個孩子,但是家境的困窘還是讓賈伯斯感到生存的壓力。賈伯斯不是一個美國社會公認的“優秀”的孩子。由於他愛搗亂、不服從老師的管理、不完成老師布置的家庭作業和課外作業,學校幾次勒令他退學。賈伯斯的個性也不合群,他的一位同學曾經這樣描述賈伯斯:他是一個孤單的、愛哭的男孩。在比賽失敗之後,“他會自己跑到一邊哭泣。他和別的同學也很難相處。” 所幸的是,賈伯斯對電子產品有著非凡的興趣,而且他會非常專注於自己喜歡的事情,以至於母親要叫醒他,必須要用鉛筆戳他的腦袋。

賈伯斯高中畢業後選擇了一家自己喜歡的大學——俄勒岡的里德學院,為此父母幾乎花光了所有的積蓄,為他湊齊了學費。但是賈伯斯不到一年就離開了學校。因為“已經看不到其中的價值所在”。他當時也很迷茫,“不能否認,我當時確實非常的害怕。”賈伯斯在2005年史丹福大學畢業典禮上的演講如此回憶。

賈伯斯一直是一個任性和叛逆的人,他對自己不喜歡的課程不屑一顧,當對學校生活不感興趣之時堅持退學,逼迫父母不得不搬家。他喜歡嬉皮士,喜歡聽鮑勃·迪倫的民謠和披頭士的搖滾,和狐朋狗友一起泡妞、酗酒、吸大麻……賈伯斯恣意放縱自己,以為可以掌控自己的命運。

然而這些沒能讓他真正“解脫”。最終賈伯斯發現,有些東西永遠是無法改變的,比如自己的出身,興趣,生存的社會以及必然走向的死亡。世界並不屬於他,他需要學著去適應世界。

在里德大學,賈伯斯接觸到了佛教里的禪宗,為之深深著迷。在禪宗的影響下,賈伯斯學著坦然接受自己的命運,並從中獲益良多。

禪宗是漢傳佛教宗派之一,始於菩提達摩,盛於六祖惠能,其核心思想是:“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禪宗認為“一切萬法,盡在自心中,何不從於自心頓現真如本性”,這使得賈伯斯開始擯棄外界的干擾,尋找內心所求,並因此找到心靈的寧靜。

“我跟著我的直覺和好奇心走, 遇到的很多東西,此後被證明是無價之寶。”禪宗“明心悟性”的哲學幫助賈伯斯找到了自己的本心,並從中汲取力量。

因為相信本心,賈伯斯不再畏懼死亡。2003年,賈伯斯的事業正處於巔峰狀態,卻被檢查出患有胰腺癌,其後雖然治癒,但是屢次休假,經常受到健康問題的困擾。但是面對死亡,賈伯斯卻從禪宗中得到頓悟:“死亡就是生命中最好的一個發明。它將舊的清除以便給新的讓路。”並因此告誡年輕人:“你們的時間很有限, 所以不要將他們浪費在重複其他人的生活上。不要被教條束縛,那意味著你和其他人思考的結果一起生活。不要被其他人喧囂的觀點掩蓋你真正的內心的聲音。還有最重要的是, 你要有勇氣去聽從你直覺和心靈的指示——它們在某種程度上知道你想要成為什麼樣子,所有其他的事情都是次要的。”

“禪”是方法

縱觀賈伯斯重回蘋果之後推出的一系列產品,iMac、iPod、iPhone、iPad等,共同的也是最鮮明的一個特點,就是簡約。最直觀的外觀、最簡單的操控方式、最直指人心的功能設計……這些都讓蘋果產品的用戶為之瘋狂。

而主宰這樣的設計方案的,不是所謂的市場調研或者消費者的意見,而是賈伯斯精神世界。賈伯斯相信通過內心的明悟,能夠找到一條終極的產品之道。這是禪給他帶來的啟示。

寧靜的心,質樸無瑕,回歸本真,這便是參透人生,便是禪。禪要求人們放棄已有的知識和邏輯,用源自內心的感悟去解決問題。所以,禪是一種方法論,它告訴世人,最簡單、最有效地解決問題的辦法,不是儘可能多地積累知識,而是通過禪定來獲得“證明一切事物的真如實相的智慧”。

奇虎360董事長周鴻點評賈伯斯“做了經典的減法”,也證明了賈伯斯從禪宗中得到的簡約理念。“我相信賈伯斯花了很多時間在內省,從過去的錯誤中吸取經驗教訓,只不過他可能不願意講出來。”“我想賈伯斯在做產品上有一種哲學的高度,他真的能夠做取捨。”

賈伯斯從禪中找到了自己的理想。在里德大學接觸到禪宗之後,賈伯斯曾經放棄一切到印度去尋找禪的真諦,尋找生命的意義。這種近似瘋狂的舉動當然不為世人所理解,但是賈伯斯卻從中悟道,產生了一個願景:有朝一日,要在美國——一個宗教世俗化的社會中,藉助人們迷戀消費和物質的享受的弱點,創造一家公司,把宗教和商業結合起來。也許這也是賈伯斯為他創立的公司命名為“蘋果”的原因,蘋果就是伊甸園裡的“禁果”,人們渴望得到它,即使不惜因此而犯下罪孽。

正因為產生了這樣的想法,賈伯斯從印度回來之後積極籌備自己的公司。賈伯斯的好友——史蒂夫·沃茲尼亞克答應與賈伯斯合作,於是1976年4月1日愚人節這一天,蘋果公司成立了。

賈伯斯或許是一個專斷的人,因為賈伯斯從來不認為顧客就是上帝。據說,蘋果早期市場行銷部門也包括了賈伯斯本人,他會看著鏡子中的身影問自己需要什麼。在處理客戶關係上,賈伯斯相信亨利·福特(Henry Ford)的名言“如果我問顧客想要什麼,他們可能會說自己想要一匹快馬。”所以,賈伯斯不相信客戶,他相信自己的內心。

但是內心裡,賈伯斯卻具有悲天憫人的情懷。賈伯斯每天清晨醒來時,總是會問自己:“假如今天是我的最後一天,我應該做什麼?”是的,賈伯斯每天做的事情,都是對他自己而言最有意義的事情,那些不太重要的事情,他的態度簡單而堅定“No”。賈伯斯在經歷過死亡威脅之後,悟道:“如果佛祖保佑我重獲健康,我將用餘生去從事造福世人的偉大工作。”

正是抱有如此熱烈的理想,賈伯斯才沒有在禪中沉醉,他將參禪視為一種途徑,通過禪找到造福世人的方法。這又和佛教“慈悲”的說法不謀而合。所以賈伯斯的佛教信仰不是“小乘”,而是“大乘”,他能由己及人,他比消費者更了解他們到底需要什麼。

“禪”是和諧

在事業上,賈伯斯製造了無數的敵人。在蘋果公司,除現任CEO蒂姆·庫克之外,歷任CEO都是他的敵人。他將自己視為蘋果的擁有者,不允許其他人對他的決策提出異議。賈伯斯之前,蘋果歷史上有五位CEO,沒有一位在蘋果善終。他們離開時,都公開批評蘋果的文化和賈伯斯的管理風格。

早年的賈伯斯就是這樣,他從來不是一個維持平衡的人,而從來都是打破平衡的人。跟他一起工作生活過的人都難免會受到傷害,而這樣的做法顯然與“禪”背道而馳。

禪宗的特點正是將諸法實相、真如之理,與眾生的自心、本性結合起來,強調“心、佛與眾生,是三無差別”,禪的世界是一個“和諧”的世界。

被逐出蘋果之後,賈伯斯開始反思。他意識到自己需要做出改變,於是他又從禪中尋找力量,試圖緩和自己與世界的緊張關係。

正如美國作家傑弗里·揚和威廉·西蒙在其著作《活著就為改變世界:史蒂夫·賈伯斯傳》中所言,賈伯斯“在被自己開創的公司趕出去之後,在‘荒野’之中整整待了15年,在他重新回來的時候,他的內心世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那是一種更加人性化的轉變。”

2005年,賈伯斯在史丹福大學的演講中贈給畢業生這樣一句話:“求知若飢,虛心若愚。(stay hungry,stay foolish)”顯然,一向自命不凡的賈伯斯也意識到“foolish”的重要性,認識到自己力量的局限性,而更願意與其他人合作。

賈伯斯將新的和諧理念擴展到對產業鏈和諧的認識上。他開始摒棄傳統的封閉做法,不再執著於絕對完美主義的美學,而是將大門向第三方開發者敞開,儘管審核依然嚴格,做法依然強勢,但是畢竟賈伯斯打開了開放之門。蘋果成為整個生態體系的一個環節,而不再是世界之外的“外星人類”。

正是在新的開放理念下,賈伯斯領導的蘋果真正將影響力擴展到全世界。賈伯斯曾經有一句很著名的話:“活著就是為了改變世界”。是的,賈伯斯的確改變了世界,不過不是用他的霸道和專橫,而是合作與開放。這也說明他對“禪”的領悟達到了一個更高的境界。

賈伯斯是否能夠像IBM的老托馬斯·沃森一樣幸運,有一位能繼承他思想的領導人繼續他的事業?在辭職信中,賈伯斯“強烈建議執行我們制定的接任計畫,提名蒂姆·庫克為蘋果CEO”。

此前蒂姆·庫克一直在蘋果擔任COO一職,曾在IBM供職12年,1998年年初,賈伯斯重返蘋果之後的第二年,他加入了蘋果,成為賈伯斯的副手。兩人性格和作風完全不同,賈伯斯脾氣無常,而庫克則溫和敦厚。幸運的是,賈伯斯沒有將這位CEO“掃地出門”,雙方密切合作了13年,蒂姆·庫克最終“修成正果”。

只能說賈伯斯改變了,變得更加注重整體的和諧,而不再只是“一廂情願”。賈伯斯成功地將蘋果融入整個生態體系之中,並進而成長為產業鏈的領導者。此時的蘋果“牽一髮動全身”,需要的是一位謹慎的、能兼顧各方利益的領導者,而庫克無疑符合這一要求。

賈伯斯沒有忘記自己的目標,“從事造福世人的偉大工作”。他從禪中找到自己的理想,也從禪中悟出和諧之道。禪改變了賈伯斯,而賈伯斯則通過禪改變了世界。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