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可不是放任不管

2019-07-13 07:56:25

張老師:

您好!

我兒子唐唐今年9歲,從出生開始就一直自由成長。自己玩水、玩沙子能玩很久,我們也樂得讓他自己玩。兩歲左右他對電梯著迷,每天姥姥給烙一個蛋餅當晚飯,我下班後就帶他去商場,坐扶梯上,再坐直梯下,反反覆覆直到商場關門,這樣持續了好幾個月。從小到現在,唐唐只要痴迷一件事,就什麼都不管不顧,別人叫他根本聽不見。

三歲上幼稚園後,老師反映他不怎么跟小朋友交流,上課老玩自己的,看起來心不在焉,不過輪到他唱哪一句的時候也都能唱對。我跟老師交流認為,每個孩子都是一顆種子,到時候自然就會發芽開花。老師並不反對,但也質疑:“別的種子到春天都發芽了,你們的還沒發芽,也不太對吧?”唐唐5歲左右時,有一天忽然會100以內的加法,還會看錶了。我去質問老師“為什麼要提前教算法”,老師很無辜地說“我們沒教啊”。

上國小開學沒多久,老師找我談話,認為唐唐基礎比較好,但是上課不認真聽講,學習習慣不好,這樣到三年級以後就成問題了。我跟老師解釋,因為上了4年公立幼稚園,沒正經學課程。現在唐唐上國小二年級,最近老師多次反映,他功課沒問題,可上課跟同學講話,玩自己的,有時候連課本都不拿出來。

作為家長,我一直崇尚自由生長,沒有太早立規矩,唐唐在接人待物方面比較遲緩,跟同齡小朋友相比不會察言觀色,但是跟小朋友交流、玩耍都沒問題。雖然成績還不錯,但是他不認為自己是好學生,可能是平時被點名的次數有點多。他在家怎么自由都可以,到了學校還是要遵守學校的規則。我希望能營造自由寬鬆的氛圍,但是又不能讓他生活在真空里,這個矛盾應該怎么解決?

焦慮的唐唐媽媽

唐唐媽媽:

你好!

我理解你的困惑與焦慮,對此我提出以下建議。

進行兒童神經系統方面的檢查,排除神經系統異常。

根據你所描述的現象,孩子很小就表現出不同尋常的對事物的專注度和注意力,建議你在適合的條件下給孩子進行兒童神經系統方面的檢測,以排除神經系統障礙等生理異常原因。

你對讓兒童自由成長的理解存在偏差。

你談到孩子“從出生開始就一直自由成長”,以及對自由成長的認識,但是,你的讓孩子自由成長更可能是“任性”成長。例如,孩子對電梯著迷就幾個月里天天帶他去坐,晚飯都不正常吃。從這些行為中看到的是放任、任性和溺愛,而不是真正的自由成長。所謂的自由成長應該是有規則、有約束、有塑造的成長,是在一定約束內的自由,而不是毫無約束的任性。孩子“從小到現在,只要痴迷一件事就什麼都不管不顧,別人叫他根本聽不見”,這些都是任性的表現,而不是真正的自由。

你也許放棄了孩子成長中那隻無形的手。

你特別地談到“我們也樂得讓他自己玩”。這個“樂得”是否告訴我們,潛意識裡你放棄了“孩子成長中那隻無形的手”,這隻手就是父母在孩子的成長背後看不見的影響。這種存在應讓孩子成長得很自由,但有規則。所以,要做到孩子成長中的那隻無形的手很不容易,過於明顯則干預過多,過少則成為“樂得讓他自己玩”的放任。

孩子成長中爸爸在哪兒?

通過你的敘述我感到,在孩子的成長中僅有你在操心,你是主力或者是一個人在做,沒有看到爸爸的影響。爸爸在哪兒?孩子成長中父母教育合力沒有發揮出來也容易走偏。建議重建父母教育合力。

如果堅信“自然發芽開花”還需要教育乾什麼?

孩子的成長是社會化的過程。社會化實際上是孩子習得規則、技能等的過程。如果認為孩子都是“到時候自然發芽開花”,還要教育乾什麼呢?“自然發芽開花”的觀點是針對不同孩子而言,而不適用於所有的孩子。當自己的孩子社會化遲滯、與一般孩子不同步時,就需要父母給予更多的關注、支持了。

你有時誤解了老師的意思,且需要提高與老師的配合度。

開學沒多久你與老師的談話,我認為你誤解了老師的意思。老師講習慣和自制力等問題,你用知識基礎來解釋。而且通常而言,公立幼稚園的知識教育基礎並不低。因此,建議要精準理解老師的真實意思,提高與老師的配合度。

對你的無意冒犯,你會顯得很敵意。

唐唐5歲左右的一天忽然會100以內的加法,還自己會看錶了,你去質問老師。一般家長看到孩子能力突然明顯提高會很高興,即使不贊成,也不會質問。你的“質問”,是否反映出你心裡對不按照自己意圖行事容易產生被冒犯的感覺?這種表現方式是否對孩子成長有負面影響?你是否應該放下敵意學會接納和包容、讓自己變得更強大呢?

你現在的主要任務是讓孩子學會遵守規則、形成規則意識與心理。

最近老師多次反映唐唐上課跟同學講話,有時候連課本都不拿出來,意味著孩子在幼兒階段沒有建立規則的後效已經開始顯現。所以當前你的親職教育的主要任務是讓孩子學會規則、遵守規則、形成規則意識與心理。

你的一些教育成長觀點存在偏差。

你談到“孩子在家怎么自由都可以,到了學校還是要遵守學校規則。”這個看法實際上存在偏差,一個沒有規矩的孩子怎么可能在另外的情境下突然就有了規矩?

回到現實,完成相應的社會化。

你既希望能為孩子營造自由寬鬆的氛圍,又不希望別人對他不滿、有消極的評價。由此看來,你意識到要讓孩子成長在現實而不是自我主觀世界中,這需要你現在就開始行動和改變。我們應該讓孩子回到現實,完成相應的社會化。

你說“作為家長,我一直崇尚自由生長”。如果真是這樣,你就不會焦慮了。孩子現在不是生長得很“自由”嗎?為什麼你感到焦慮?你的“自由”實際上欺騙了你。現在你意識到了,也許是改變的開始。世界上“沒有完美的父母,只有有意識的父母”。當我們成為有意識的父母時,我們就會關注孩子的真正成長,就能以寧靜的心態為孩子的成長服務。

(作者單位:西南大學心理學部)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