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甘南自駕之旅D3-2 茶卡鹽湖——天空的鏡子

2019-02-10 15:56:06
【原創】文/攝影:孫成崗

從青海湖的二郎劍景區向西前行大約150多公里,就是茶卡鹽湖。這一段路是省道,叫京拉線,限速較多,所以用了2個半小時。前一半路是沿湖前行,透過右側的車窗,還能看到青海湖那道神秘的湛藍。行至一半,便是傳說中的黑馬河鄉,因為中央台曾在這裡拍攝過青海湖日出的風光片,使這裡一下子出了名,遊客趨之若鶩,於是得這裡的住宿貴得反常,旺季時,四、五百也難以找到一間普通的房間。我們在小鎮的加油站給汽車加滿了油,便匆匆離開。回來後整理照片,才發現這么有名的地方,居然都沒有留下一張照片,不免有點詫異。順便說一句,在西北旅行,要養成隨時加油的習慣,哪怕油箱中還有三分之二的油,也要加滿,因為前方不知多遠才有加油站,即使有加油站,也不一定有油。

過了黑馬河,道路開始險峻起來,彎道明顯增多,離公路很遠的山嶺,也開始向公路逼近,漸漸把道路擠壓成一條狹長的絲帶。途中翻越了海拔3800多米的橡皮山,從達坂向下看,山坡極其陡峭,一輛不知何時墜落的卡車殘骸靜靜地躺在山谷之中。從橡皮山的峰頂一路向下,再走60多公里,就到茶卡鹽湖了。

從二郎劍出發時,天空還有些陰沉,等我們到達茶卡時,竟一下子通透起來,大朵大朵的成片白雲低低地垂著,把天空映襯得越發瓦藍。

茶卡鹽湖位於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烏蘭縣的茶卡鎮。它是古絲路上的重要站點,是古代商旅進疆入藏的必經之地,被稱為柴達木的東大門。不過,“茶卡”的“茶”與茶葉並無關聯,它是藏語“鹽池”的意思。這裡海拔3070米(本人實測),比青海湖大約低了200多米,氣候溫涼,乾旱少雨,蒸發量是降水量的10倍以上。獨特的氣候使湖水有著極高的含鹽量,大量的湖鹽結晶析出,在湖面形成數米厚的鹽板。鹽板上有一層薄薄的滷水,如同巨大的鏡子,倒映著藍天白雲和遠方山巒,如詩如畫,如夢如歌。所以它便有了“天空之鏡”的美譽。青海有大小鹽湖100多個,茶卡鹽湖顏值最高,它與塔爾寺、青海湖、孟達天池一起被稱為“青海四大景”,國家旅遊地理雜誌說它是“人生一定要去的55個地方“之一。

進入鹽湖,張開雙臂歡迎人們的便是“天空之鏡”廣場。拾階登上一處高大的平台,四周壯觀的景色盡收眼底。那座4.5米高的漢白玉雕像是鹽神穆瑤洛桑瑪,它的形象取自230年前繪製的唐卡,面容慈祥、豐腴端莊。廣場上有一個大型滷水池,部分性急的遊客已經耐不住性子,赤著腳在這裡體驗與滷水親密接觸的歡愉。從這裡到湖邊還有1公里的路程,這段路程,可以步行,也可以乘車。我們乘坐景區的電瓶車,沿途欣賞了用鹽製作的群雕。這些鹽雕線條粗狂,造型別致,栩栩如生,屹立在鹽層上面。

到了湖邊,一條銹跡斑斑的複線鐵軌向湖心延伸。這是當年鹽業生產中運鹽的小火車軌道,現在它把遊客運向近4公里以外的湖心,依舊繁忙。鐵軌兩側是枕木鋪成的步道,枕木的鋪法跟鐵道類似,每隔一步橫向排列一根,下面全是閃著淺淺藍光的大青鹽的結晶。

我們沿著鐵軌向湖的縱深走去。越往裡走,湖面的反射率越高,風景越是秀麗。剛開始淺淺的滷水下,鹽層還帶有一點泥巴般的灰黃,但隨著湖心的接近,漸漸泛白,接近湖心時,幾乎變得雪一樣的純白。這讓人感到一陣虛幻,仿佛置身於冬天的雪地之中了。

沿途不少地方都有禁止下湖的警示,一方面是出於環保考慮,另一方面也是安全的需要。厚厚的鹽板上常常會有濃度更高的滷水蝕出的溶洞,掉進溶洞,輕則衣衫皆濕,重則危及生命。不過,接近鐵道盡頭的湖心地帶,有一處似乎是刻意選擇的湖面,水平如鏡,泛著幽蘭,連著雲朵,含著遠山。這裡允許人們下湖戲耍。大家有的穿著從景區租來的鞋套,有的乾脆赤腳,走進湖中,盡情享受著“水上飛“的快感。女人們展開鮮艷的絲巾,擺出各種pose拍照,在這天神使用的梳妝鏡前尋找最美的自己。說來也怪,這裡的自來水冰冷刺骨,但湖中的鹽水卻是溫溫的,腳底下的鹽細細地,踩上去有一種綿綿的感覺。當然也有一些地方是青鹽堅硬的結晶,會把光著的腳板硌得生疼。這裡的湖面也有溶洞,但無一例外都用氣球做了標誌,只要避開,就不會有問題。

“天空之鏡”最佳的拍攝時間是早晨9點之前和下午5點之後。我們下午3點半到達茶卡的,轉眼到了5點,此時,湖面出現了最佳的反射效果,人在湖中走,雲在水中游。遠山的峰巒,湖上的人群,全都倒映在蒼穹的魔鏡中,在鏡像的絕倫絕美里定格。

返程時我們乘坐了小火車。途中下起了一陣小雨,而遠方的天際依然瓦藍,這讓我們體驗了晴天飛雨的奇觀。小火車快要進站時,東邊的天際出現了一道彩虹,把鹽湖又一道美景定格在我們的心中。

下了火車,回首看了一下當年的鹽工禮堂,現在它已經變成了天空之鏡演藝中心,用華麗的轉身默默地告訴人們鹽湖的過往。

出了景區的大門,來到停車場,時間已過7點。這裡到烏蘭縣城約80公里,到德令哈市區190多公里。因為西北的天黑得晚,所以果斷決定前往德令哈。

這一路雖說是高速,但西北的高速不像內地高速那樣完全封閉,到處都有允許掉頭的U型拐彎,而且還有供牛羊通行的牲畜通道,所以需要格外小心。經過兩個半小時的奔波,終於在晚上9點半進入了燈火闌珊的德令哈市區。

這天恰逢陰曆六月十五,洛陽的月亮又圓又大,朋友不知我到青海,發來微信要我拍攝月亮。我抬頭看了一下德令哈的夜空,這裡的圓月並不清朗,朦朦朧朧地低低地掛在半空。我忽然想起了海子那句詩——“這是雨水中一座荒涼的城”……【待續】

【原創】文/攝影:孫成崗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