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搏命的大學:中國科技大學...

2019-03-02 06:51:40

最搏命的大學:中國科技大學

分類: 你不知道的中國科技大學

“不要命的上科大。”
今日的中科大有些今不如昔了,但其幾代人保持的刻苦學習的校風仍是中國高校中最醒目的風景線之一。它的學生是一流的,學風是最單純的,空氣中也有一股競爭的味道。這種校風就像熔爐,並使校友們因此而團結。
用“酒好不怕巷子深”這句或來形容中國的大學,沒有比中國科技大學更合適的了。
合肥在內地城市中不算有名,可謂偏於己於一隅,但中國科技大學的存在另這個城市有了更多被提及的藉口。
在中國高校的合併大潮中,中科大並沒有趕這個潮流;在各高校紛紛設立熱門院系以贏得考生青睞之時,中科大還是保持著原有的專業及專業精神;當出國留學成為新世紀更瘋狂的時尚,中科大在國外已有5000名校友,華爾街上就有500名。在加州理工學院讀研和工作的,北大有40多人,清華有70多人,科大有50多人,加州理工目前只認中國的這3所學校。
如果把北京大學比作中國哈佛,清華大學比作麻省理工,中國科技大學則更像是加州理工學院。
此話並非空穴來風。加州理工的課程中數理課特別多,所有的專業都要上相同的數學課,就是因為數理基礎打得好,所以能夠在其它高科技領域領先,與科大很相似。類似的地方還有:第一,首先是一個研究機構,做一流的科研項目,學生創造力都很強;第二,學校的規模小;第三,不趕時髦,不把課程變來變去。中國科學院作為中科大的堅實後盾,半優秀的學生無論用傳統方法還是現代化手段都能教好。
成為國內一流大學不是中科大的目標,早在1958年建校不久及70年代中後期,這個目標就已經實現了。今天的民間排行榜上,中科大仍然經常以老三的地位被學子們提起。
世界首創的中科大少年班創辦於1978年3月,有21名智力超常的少年被中國科技大學破格錄取。其後北大、清華、復旦等12所院校紛紛效仿。當時那可是中國學子最嚮往的地方。七八十年代,各省聯考狀元很多都考到科大來了。那個時候,通過CUSPEA考試的有一半是科大的學生。
90年代開始,中科大人心底里最敏感最隱痛的字眼是——沒落。比如83級是80年代最牛的一級,科大招了全國的狀元,其中近代物理系就有6個,而90年代最牛的一級是93級,共有6個狀元,但近兩年來,每年的狀元僅一兩個,有時竟然連安徽狀元都跑到清華了。
精英學生、狀元郎一直是中科大的驕傲,現在它缺失了:“今天我以科大人而自豪,明天科大以我為驕傲”注定著讓清高自許的中科大學子負有奇特的使命。
因為出國的人實在太多了,中科大就流傳著“做楊振寧還是做鄧稼先”這樣一個人生選擇的命題。楊振寧得了諾貝爾獎,鄧稼先回國造出了核子彈、氫彈。得失在個人心中不一樣。科大人中,既有文小剛這樣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當正教授、獲得“海外華人物理學會”之“亞洲成就獎”的77級校友,也有留在國內發展事業的科技精英。
進入世界一流大學行列,是科大人的新夢。年初,校方到美國十所一流大學考察取經。麻省理工學院、哈佛、康乃爾大學、普渡大學、諾特丹大學、威斯康星(麥迪遜)大學、南加州大學、加州理工學院、伯克利、史丹福大學。之後科大人成為中青年人才一生工作經歷中的閃光點。
現在科大招生中很少出現狀元或前幾名了,中科大的錄取平均分仍然高高在上。科大保持在招一批批平均來說是全國最好的學生。這些學生進了校,遲早會被這個最單純的大學所同化,拚命學,拚命占學習條件,玩電子遊戲機和吃飯館的風氣淡極。當然,他們所付出的代價也許是缺乏更綜合的社會素質和戰略頭腦。
以學為樂,以學為傲,以學為傳統,陶醉其中幸福地大煉鋼鐵,這就是中科大作為大學的單純。這是一所會讀書的大學。愛惜羽毛的科大人沒有炒作的習慣,他們默默地做給世人看——一流大學不一定要大操大辦大兼併,不一定要在中心城市使勁煽情,不一定要多么多經費和多么奢華的校舍。

相關圈子推薦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