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紹:成長的代價,就是殺死最好的朋友

2019-02-25 12:34:47

袁紹,四世三公,東漢的名門望族,殺宦官、斗董卓,曾經是最有希望問鼎天下的人:南據黃河,北守燕、代,兼有烏丸、鮮卑之眾,南向爭奪天下。可惜,遇到了天生的領袖,曹操。皇帝是沒的做了,當年,兩個同樣優秀的年輕人,終於在戰場上兵戎相見。

袁紹是哪裡人

袁紹,字本初,河南省周口市商水縣人,周口市這個地方在哪呢,周邊比較有名的城市有:南陽、許昌,再往前,三皇五帝的時候,伏羲在這裡建都,楚國的皇帝曾經在這裡定居過,那個時候這裡叫郢陳,再近一點,陳勝吳廣起義後,建立的張楚政權,總部也是在這裡。

袁紹出生在一個大家族,和蔡文姬的第一任丈夫衛仲道這種傳承幾百年的家族不同,袁紹的家族在整個東漢很有名,基本上全國人民都知道,因為袁紹的曾祖父叫袁安,高級中央幹部,從袁安開始到袁紹,一個家族中,有五個人都是中央常委,位列百官之首。

袁紹的老爸叫袁逢,官拜司空;叔父袁隗,官拜司徒、太傅,漢靈帝死後,袁隗和何進同為輔政大臣,後來因為袁紹在外面,建了個十三太保諸侯聯盟反對董卓,被董卓將京城裡所有袁氏家族的成員都殺了個乾淨。

袁紹曾經也是一位進步青年

或許是歷史只喜歡記住,身份特殊的人,袁紹的老媽不是袁逢明媒正娶的大老婆,而是個小丫鬟,袁老爺那天心情不錯,喝多了酒,看著旁邊的姑娘長的眉清目秀,就撲倒了,第二年就有了袁紹,按照慣例,繼承袁逢家業的是袁紹的弟弟,嫡出的袁術,在袁術成為虎賁中郎將的時候,袁紹只是一個有理想的憤青。

正因為袁紹在家裡的地位不高,深切渴望證明自己,袁紹比袁術顯得更成熟,日後的成就也更大。在袁紹還是青年的時候,當時社會的主流是反對宦官文化,作為一個讀書人,不罵幾句死太監,走在大馬路上,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漢靈帝時期,朝廷開始打壓這些反對宦官的勢力,太學生和士大夫集團轉入地下,開始秘密活動,這是一批當時的社會精英,而袁紹是他們當中表現最為積極的一個。作為社會進步青年,袁紹的好朋友在日後都是名震江湖的大人物:陳留太守張邈、謀士許攸,另一位就是曹操。

袁紹和曹操,曾經是一對好基友,據說兩人沒事的時候,就一起談談人生、聊聊理想,據路邊社的訊息,年輕有為的袁紹,長的特別英俊,又是出生在這么顯赫的大家族裡,袁紹是當時男女老少崇拜的偶像,而曹操由於出生不好(老爸是宦官的養子),在袁紹眼裡,兩個人都受到了命運不公正的對待,所以當時他倆的關係非常好。

偶像歸偶像,作為走在反宦官聯盟最前線的袁紹,人生迎來巨大轉折的是,黃巾軍起義(張角大仙,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因為黃巾軍的聲勢太大了,幾十萬人在全國各地忽然就冒出來了,包著頭巾唱著歌,見到當官的就殺,漢靈帝對於這群號稱刀槍不入的起義軍,有點慌,所以給了這群反對宦官的黨人,重新到朝廷做官的機會。

於是,袁紹和曹操第一時間,進入了八校尉,這是一支保衛京師的特種部隊,戰鬥力很強,袁紹為中軍校尉,曹操為典軍校尉,特種部隊的老大是宦官、上軍校尉蹇碩,就是那個暗殺兩次何進都沒成功,最後反而被何進幹掉的軍隊最高指揮官。

而袁紹進入八校尉,帶來的最大影響就是,與大將軍何進走的更近了,作為外戚集團的最高領袖,與公與私,都想要幹掉宦官,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就這樣,何進與袁紹手拉著手,走到了一起。

袁紹為什麼要討伐董卓

按照袁紹的計畫,何進召集了四路軍隊,集結在洛陽城郊外,靠武力強迫何太后妥協,清除所有宦官,沒想到四路軍隊,剛到,何進就被太監們咔嚓了。等不到主將歸來的何進親兵,殺入皇宮,同時殺入皇宮的還有虎賁中郎將袁術,都是當兵的,這時也管不了那么多,又殺又燒,而袁紹帶著人,看到沒長鬍子的就砍。

這是要對太監們趕盡殺絕啊,沒辦法,宦官們帶著皇帝從密道,逃出了皇宮,正好撞上了四支軍隊中能力最強的董卓,於是董卓就帶著少帝劉辯和陳留王劉協回到了洛陽,自此,何進和袁紹殺死宦官的勝利果實,被董卓給拿走了(等等,逃出皇宮的太監後來怎么樣了?董卓連少帝劉辯都要殺了,那幫引起公憤的太監,下場,你懂的~)。

這時候,最鬱悶的應該是袁紹,辛辛苦苦那么多年,終於把公司里的高層幹部都搞定了,而且運氣很好,老領導忽然不行了,袁紹整了整衣領,正準備接任總經理,登上人生巔峰的時候,忽然發現,CEO的位置上已經有人了,而且這個人還兇猛的很,自己乾不過他。天要亡我,袁紹一甩袖子,回到了自己的封地,渤海郡,就是現在的河北滄州一帶。

渤海郡只是冀州的一小塊地方,當時冀州的老大叫韓馥(讀 fu,中國人的難字讀半邊,還是蠻有道理的~)。冀州是古代九州之一,在歷史地位上,是九州中地位最高的一個州,它是中國第一個王朝:夏朝立國的地方。冀州物產豐富,是當時重要的產糧大省,十三太保圍攻董卓的時候,為軍隊無償提供糧草的,就是冀州太守韓馥。

自從袁紹來到渤海郡之後,冀州太守韓馥這幾天就過的很不高興,本來山高皇帝遠,這么大的地面,自己想怎么玩怎么玩,忽然有一天,來了一個中央特派員。而且這個特派員年輕、有為、背景很深,最重要的是上頭有人,以往,冀州的大小官員,韓馥放個屁也是香的,現在好了,都往袁紹那跑。

都說強龍壓不過地頭蛇,這袁紹一點都不當自己是外人,該幹嘛幹嘛,公元189年,也就是袁紹到渤海郡沒幾天,董卓正式公告天下,廢了劉辯,劉協繼皇帝位,就是後來的漢獻帝。袁紹一看,機會來了,對於暴發戶董卓,同為四路勤王軍的東郡太守橋瑁第一個站了出來。

橋瑁給中原所有諸侯,其實就河南和周邊地面發了封信,信的內容當然是說董卓大逆不道,要討伐他,但是橋瑁也就個太守,和其他諸侯是平級,說的話不能服眾,而且一個是太師,一個是名正言順的皇帝,就憑几句話討伐人家,師出無名啊,咋辦呢,橋瑁的手下謀士給出了個主意,勤王啊。

古往今來,能集合部隊,進攻京城的,唯一原因就是勤王。

“皇帝被大臣綁架了,現在皇帝說的話都是假的,你們都是大大的忠臣,快來救皇上。”

於是橋瑁就在信的開頭,以太傅、太師、太保的名義,向全國頒布勤王令,說是全國,其實主力還是中原地面,於是總共十三路諸侯起兵,討伐董卓。這么多人,大家官職都差不多,沒有老大啊,於是諸侯們開始提議立一個盟主,作為四世三公的袁紹無論身世、背景,當仁不讓的成為聯軍統帥。

正所謂槍打出頭鳥,袁紹成為盟主的代價,就是所有在京城的袁氏族人,包括袁紹的叔父太傅袁隗一家老小,都被董卓拉出去咔嚓了。

幹革命就要付出代價,曾經的四世三公,到了袁紹這一代,算是把家底就給丟光了。

袁本初的建功立業

這次董卓討伐戰看似誰也撈到好處:董卓跑到了長安、十三路諸侯大老遠折騰了一圈,回家繼續打群架,其實最大的受益人是袁紹,不僅沒損一兵一卒,而且作為十三諸侯盟主,聲望達到了頂點,老百姓一看,哇,這么多大官都聽袁紹的,這個白面書生肯定很了不起,於是找袁紹參軍的、當謀士的,隊伍都排到了大馬路上。

袁紹充分利用了這次機會,準備搶奪冀州,冀州是個大地方,兵精糧足,諸侯聯盟的時候,袁紹和曹操談起人生理想:“南據黃河,北守燕、代,兼有烏丸、鮮卑之眾,然後南向爭奪天下”,講的就是吞併冀州,然後占領整箇中原,最後爭奪天下的宏偉目標。

這至少說明了兩個問題,袁紹並不像三國里說的那么白痴,相反,袁紹對自己未來有很清晰的規劃,而且對曹操很看重。現在很多開始創業的人,尋找合伙人的時候,都喜歡找自己的朋友同學,因為至少你對他的能力和人品更熟悉。

但是,很顯然,曹操沒有認可袁紹,裝傻,拒絕了他。

當時袁紹雖然貴為盟主,但是屬於自己的兵還很少,單挑肯定不是冀州太守韓馥的對手,咋辦呢,袁紹身邊的逢紀開始出謀劃策了:與戰鬥狂人公孫瓚兩面夾擊韓馥,公孫瓚是河北遷安市人,後來作為中郎將跟著劉虞在幽州混。

這劉虞是皇親國戚,很多很多年之前,劉虞有個祖先叫劉強,是漢光武帝劉秀和郭聖通的長子,因為劉秀愛的只有女神陰麗華,所以東漢的第二任皇帝,劉秀傳給了陰麗華的孩子劉莊,就是漢明帝,而劉強被封為東海王,封地在山東,就這樣傳到了劉虞這一代。

劉虞和公孫瓚治理幽州的理念不同,劉虞土豪世家,講究以人為本,而公孫瓚是武將出生,依靠老丈人涿郡劉太守,才有今天的地位,所以公孫瓚信奉的是槍槓子裡出政權,一個要安居樂業,一個要亂世出英雄,但是劉虞是皇族,公孫瓚僅僅只是個朝廷命官,地位是不均等的,所以基本上有衝突的時候,都是劉虞說了算,為了增加談判籌碼,公孫瓚需要多占領幾個地盤,於是和袁紹一合計,就盯上了冀州。

韓馥原來也是中央幹部,官職是御史中丞,類似現在的紀檢委,董卓看著韓馥不錯,給韓馥升職,做了個冀州太守,論打仗和地區治理能力,基本都很差,於是和公孫瓚打了幾仗,沒贏過。

這個時候,袁紹出場了,連哄帶騙,韓馥最後很不情願的把冀州給了袁紹,韓馥最大的問題和劉虞一樣,野心太小,本想過幾年安心日子,可惜身處亂世。

冀州是袁紹真正意義上的根據地,現在要錢有錢、要人有人,袁紹開始走向實現夢想的快車道了:

第一戰,敗公孫瓚;

第二戰,敗黑山軍;

第三戰,大破袁術、公孫瓚以及陶謙的聯軍;

直到公元197年,袁紹占領了冀州、青州、幽州、并州四個州,實力達到頂峰。這期間,袁紹唯一錯過的,就是拯救漢獻帝劉協,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曹操,從李傕與郭汜手中,將漢獻帝奪走,迎回許昌,挾天子以令諸侯。

官渡決戰,袁紹VS曹操

在袁紹的三年計畫、五年目標中,並沒有和漢獻帝劉協有什麼聯繫,袁紹最初是希望找個傀儡,另立政府,而他的目標就是公孫瓚的頂頭上司劉虞,劉虞的身世上面已經說了,皇族,有田有人有錢,可惜劉虞並不是個笨蛋,也沒那么大的野心,他拒絕了袁紹,只希望可以繼續管好自己的幽州。

當時何進的幾個手下類如李傕與郭汜,正忙著內訌,而他們群毆的砝碼就是漢獻帝劉協,誰贏了誰就做老大,帶著皇帝回京城做太師,堂堂一國之君,就這么被人從長安兜兜轉轉,露宿街頭,曹操呢,自從兗州太守劉岱死後,曹操就擁有了兗州,就是現在的山東地面,曹操積極打聽漢獻帝的下落,終於從李傕與郭汜手裡,搶到了許昌。

有了皇帝,有了軍隊,有了地盤,曹操的生態系統就全了,於是曹操也自封為丞相,這是名正言順的東漢政治中心,皇帝在哪,中心在哪么,對外呢,所有的書信往來,都是以漢獻帝的名義。

這下好了,在外打仗的這些太守刺史,打贏了,兼併了土地,擴大了地盤,想要個更大的官,就向漢獻帝要,以前漢獻帝手裡也沒兵沒權,要個官還不是一句話的事,現在不行了,需要誰點頭?曹丞相啊!

自從擁有冀、青、幽、並四個州之後,袁紹的心態開始變了,已經不是那個急著想要證明自己的憤青了,現在已經是全國最大的軍閥,擁有人口、土地、糧草無數,功成名就之後,袁紹開始做著皇帝夢了。

這邊夢還沒醒,卻發現有個人,比自己的聲望更高,這個人就是丞相曹操。

一山不容二虎,實力更強的袁紹開始主動進攻曹操,這么大規模的群架,對主帥都是一種煎熬。打仗的時候,各種小道訊息、謠言,還有手下謀士的各種出謀劃策,海量信息,都需要主帥去分辨、快速的處理,很顯然,曹操和袁紹都是非常厲害的主帥。

人性是貪婪的,越是在這種重要的時刻,人性越禁不住考驗,呂布從丁原到董卓、再到王允,根本原因就是利益,誰給的待遇高,跟誰混,天經地義啊,但是如果要成為世界500強,人才很重要,網羅真正的頂尖人才,除了薪水,還有一樣更重要的東西:理想。

曹操比袁紹真正有優勢的地方是,曹操手裡有皇上,漢獻帝這個時候雖然只是個傀儡,但是畢竟是名正言順的皇帝,所以曹操這次出兵,代表的是正義,為天子抵禦袁紹的進攻。

這個理想太偉大了,這就是傳承了幾千年的東西,叫忠君愛國,正是為了這個偉大的理想,曹操的部隊雖然人數少很多,還是頂住了袁紹前面的輪番轟炸,袁紹的三板斧掄完以後,兩家開始進入消耗戰了。

你退我打,你打我守,誰也走不了,就這么耗著,這下曹操開始鬱悶了,袁紹有錢啊,地又那么多,還有很多糧食,不怕餓,但是曹操就不行了,再這么耗下去,地主家也沒餘糧了。

眼看著曹操快熬不下去了,救星出現了,他的名字叫許攸,曾經反對宦官的好基友,現在袁紹手下當軍師,許攸在袁老闆那當差,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袁紹財大氣粗,待遇好、福利好,油水多。

這么好的單位,許攸是不想走的,可是他的親戚在袁紹手下當差的時候出事了,本來只是許攸的一個遠房親戚,當初在許攸父母面前說夠了好話,才讓許攸在袁老闆那謀了個差事,可惜挪用公款,賭錢去了,這下不僅自己被扭送官府,許攸本人也只好引咎辭職。

許攸畢竟是個聰明人,這樣的人,到哪裡都餓不死,金飯碗丟了,許攸就準備再找一個,作為報復,許攸就去了袁老闆的競爭對手那,應徵上崗,而且許攸給曹老闆準備了一份大禮,就是戰勝袁紹的妙計:火燒糧倉。

你不是糧食多么,一把火給你燒了,當兵的就為了吃口飽飯,現在連飯也沒的吃了,袁紹的軍隊開始慌了,高手過招,勝負往往在一瞬間,你一慌,曹操的機會就來了,於是把所有軍隊都拉出去,決戰了。

一個是飯沒吃飽,餓著肚子,沒力氣,一個是把所有能吃的,這幾天都吃個了飽,養精蓄銳,就等這一天了,兩股軍隊,在官渡這個地方打起來了,結果當然是曹操大獲全勝。

袁紹是怎么死的

按理說,袁紹這么大的地面,輸個一兩場戰役,沒什麼打不了的,畢竟大本營還在,土地還在,回家好好養幾年,出來又是一條好漢么。這個時候,袁紹具體的年齡沒有說,不過他是先出來做官,因為父母去世,在家守孝了6年,184年黃巾軍起義的時候,才出現跟著何進混,袁紹死的時候,是公元202年。

按照14歲就開始做官來算,官渡之戰後,袁紹也是3-40歲的老男人了,從184年黃巾軍起義,袁紹擔任中軍校尉,到擁有冀州、青州、幽州、并州,一路走來,袁紹的路都走的太順利了,在官渡之戰後,又和曹操打了幾架,都是輸。

接連遭受打擊,袁紹扛不住了,最重要的時候,回顧官渡之戰,決戰前,身邊這么多謀士給自己的建議都沒有聽,包括沮授的、田豐的、許攸的、張郃的,袁紹很自責,再加上到處打仗,身體吃不消,這一病,再也沒起來,死了。

袁紹死後,就只剩下他的三個兒子,袁譚、袁尚和袁熙,袁紹死的很突然,繼承人沒選好,就死了,這么大的公司,仨兄弟第一件要做的,就是選好老大,要統一思想么,分股份。

這一分,誰都覺得不公平,分不均勻,咋辦,各回各的地盤,單挑啊,這邊正在搶地盤呢,曹操來了,袁氏仨兄弟,曹操一個個滅掉,公元207年,袁紹最後一塊地盤,終於被曹操給吞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