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常對孩子冷嘲熱諷,等於在培養施暴者

2019-02-14 22:39:57

為什麼有些父母會對子女經常性冷嘲熱諷?

蜜柑醬,有風之日,無人之境。

這種父母經常性冷嘲熱諷的行為,我們可稱為“家庭冷暴力”或“家庭精神暴力”。

親職教育中的暴力,一般分為身體暴力和精神暴力,身體暴力(熱暴力)不在這次討論範疇,而家庭精神暴力是父母實施的經常性的傷害子女人格尊嚴的行為,分為情感虐待和語言暴力,情感上的虐待通常表現為父母的態度冷漠,缺乏與子女的語言交流和情感溝通,嚴重時子女在家庭生活時會產生嚴重窒息感。對家庭成員語言上的虐待則是精神暴力最常見的一種形式。例如,冷嘲熱諷子女的缺點和失敗,用言語傷害、打擊子女的自尊等,子女常常在心理上感到痛苦或傷害。

但我們要將這種“精神暴力”和“批評教育”區別開。批評教育也是教育中必不可少的一種模式。林崇德說過:“表揚是愛,批評也同樣包含著愛。”從我的教育教學經歷來看,過分溫和會有失教育者的威嚴,同樣不利於孩子的健康成長。無批評的教育是一種偽教育。但是,批評教育的根本目的在於引起孩子在思想上的變化,使孩子能夠端正態度,提高思想認識,從而避免犯錯。這樣的批評一般具備就事論事、具有合理性、公正性的特點,而且,藝術性的批評更能讓孩子心悅誠服,當然這需要父母高超和耐心的教育智慧。相比之下,“語言暴力”則是父母以孩子學習、生活中的不足或錯誤為突破口而實施的個人的情感宣洩,這與親職教育的基本要求和理念背道而馳。家長的侮辱和謾罵只能使處於成長期的的少年產生恐懼感、自卑感,壓抑感,叛逆感。因此,無論是在表現形式上,還是在效果作用上,二者有本質的區別。但是十分遺憾的是,很多家長並不能區分這兩者,“有多少罪惡是以愛之名”。

家庭身體暴力是顯性的暴力,而家庭精神暴力則屬於隱性暴力,傷害強度大,或者持續的時間長,或兩者兼而有之,這一點在你敘述中已經有所體現。

中央綜治辦和中國少年研究中心在全國範圍內對 1000 多名普通未成年人進行了調查分析,當問及“你認為自己性格有何特點”與“家裡人對你怎樣”,在家裡被“經常罵”的孩子不良性格特點最為明顯,有 25.7% 的孩子“自卑”,有 22.1% 的孩子“冷酷”,有 56.5% 的孩子“暴躁”。(徐景:“學生何以成暴君”,載《齊魯晚報》2004 年 3 月 23 日)。

孩子性格缺陷的形成主要是因為當以孩子為話題中心的家庭語言暴力發生時,缺乏辨別能力的兒童會吸收來自家庭成員對自我的消極評價,這種評價直接影響了孩子最初對自我心理和行為模式的判斷,從而心理上趨向於這種消極的評價。孩子被貼上消極的標籤以後,容易產生自我懷疑甚至自我否定,缺乏安全感和自信心,在人群前容易感到自卑或恥辱,導致抑鬱挫折的悲觀情緒。

一個人被打上標籤之後主要會產生兩種結果:一是烙印的產生,二是自我形象的修正。當標籤在孩子的內心被被動認可以後他就會在內心裡把這種標籤和自己在家庭和社會中被認可和接受聯繫起來,而且視這種標籤為自我價值的顯著特徵,對孩子來說,心理和生理的不成熟以及自我認知的不全面使其成為受害者,當沒有外界強有力的矯正因素的情況下,少年自我引導力量匱乏,他們渴望得到關注和尊重,渴望得到群體的認可和接受,但是家庭冷暴力的環境卻為他們帶來了扭曲的心理情緒和行為模式,一方面渴求被認同,一方面又不斷負面強化標籤,這種矛盾極其導致青少年產生嫉妒、憤怒、怨恨等不良情緒,遇到挫折時會難以控制自己的感情,易成長為人格不健全的人。

至於為何有的父母會採用“精神暴力”來教育小孩,有著複雜的成因:

就個人層面而言,完美主義人格傾向的父母更容易採用這種教育模式,他們有的自幼也是生長在這樣的環境,即使在成年後,他們對自身有著近乎苛刻的要求,尤其當有的人因客觀因素而限制自己理想發展的壓制,比其他父母具有更高的期待和更少的耐心。

另一方面,傳統家長的權威性並沒有在當今社會得到消解。兒女的不順從容易產生不孝等評價。而且家庭冷暴力與家庭成員的社會壓力相關。當你成為大人後,你會發現,父母不僅僅是父母,他們還是職員(教師),還是丈夫妻子,還是兒子媳婦,還是別人口裡的好同事好上司(好老師),尤其面臨經濟條件的壓力、工作上的壓力、家庭的變故、夫妻矛盾等等時,他們更容易選擇精神暴力作為情感壓力的宣洩口。所以,父母壓力的合理釋放和調節,在親職教育中十分重要。

從我個人經歷而言,還想補充一點,為人父母最困難的一點,如何成為好的父母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個人探索,而錯誤的經驗有時會強化錯誤的教育模式。例如你父母如果在苛刻的教育環境長大而有所成就,那么他很容易認同這樣的教育方式。我有一個成績極為優異的女學生,經常挨打,原因很簡單,她親姐姐也是這樣被打著考進北大的,所以無論怎樣和家長溝通,都無法轉變家長的教育理念。這真是一種悲哀。

至於你所問的,如何避免這種桎梏,我們要明白,改變父母,實際操作起來非常困難。我們永遠不能低估成年人的固執,尤其是作為權力下層(孩子)對他們提出建議時,只有民主型的家長才會順利接受,非常遺憾的是從你的描述來看你的父母並非如此。還有的就是當你出現很大問題時,或許你的父母會有所警醒,但那個時候為時晚矣,所以就成本和成效而言此路不通。

我能告訴你的,唯一能脫離父母給你的枷鎖的方法,就是儘快成為一個心智成熟,能依靠自己強大內心消解父母教育負面影響的人。了解這是他們行為的不當,體諒他們的不容易,改變不了就漠視它們的負面影響。

實際上我從小受到的教育和你非常類似,我印象里基本沒有得到過父母的正面評價,我拚命努力即使考到第一也只會得到你千萬不要驕傲,考到第二就是你看看你離第一名差距有多大,手工做不好就會被斥責笨手笨腳怎么生了你這個笨孩子等等,所以,我曾是一個自卑,很喜歡討好別人,性格隱性暴力,容易嫉妒別人的人。但幸好讀了一點書,有了一點點閱歷,努力將自己雕刻成另外一個樣子,雖然有時候這些負面的性格在逆境時會冒出頭來,但基本上我現在是一個溫和,寬容,性格開朗,容易滿足,愛笑,懂得欣賞的人。

《犯罪心理》里有一句話我一直記在心裡,被虐者,長大後,或成為施虐者,或成為抓這種人的人。

與君共勉。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