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為什麼總是反對“美歐親善”?

2018-07-27 06:43:44

最近幾天因為歐盟主席容克訪美而鬧的沸沸揚揚的“歐美結盟”事件在國內引起了不小的恐慌。在“貿易戰大文宣”的輿論氛圍下,世界各大經濟體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中國人的神經。

可是有一點我們還是要特別注意的,就是新聞不能只看標題。

其實25號歐盟與美國達成的協定就只是一個象徵性的宣言。雖然協定沒有公布希么具體的條款,但對比歐日簽訂的自貿協定(已經經過了四年的談判),這明顯就是一個倉促形成的、各取所需的象徵性決定。

這樣的象徵性協定最大的動機就是雙方的政治意圖,歐盟通過與日本結盟來穩定因“貿易戰”風險帶來的動盪,也因此給了美國一記下馬威(日歐貿易總額占了全世界的三分之一左右),而特朗普及他的幕僚肯定也感受到了歐日結盟帶來的威脅,所以才有緩和的意願。

·歐日自貿協定才是最近的重頭戲,也將在未來產生重要影響。

但是,這裡面有兩個大問題。

歐美之間的貿易逆差遠遠大於歐日,歐日之間的貿易基本上持平,還經過了四年的談判而沒有成功,這次只不過是在世界“貿易戰”背景下加速達成的協定。那歐美之間在存在這么大的貿易逆差之下怎么談?

·美國國務院的數據,歐盟在貿易逆差方面緊隨中國,達到1514億美元。

第二,緩和貿易戰就一定要直接進步到“自貿區”嗎?“自貿區”就是特朗普所追求的貿易平等嗎?那他為什麼要急於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區”呢?

法國第一時間“持保留態度”

即使雙方現在有暫停貿易戰,甚至推進自貿談判的意圖。歐盟內部對此的反對意見也不少。

法國總統馬克龍第一時間表示了不同意見。

法新社的報導:馬克龍26日在馬德里與西班牙首相桑切斯(Pedro Sanchez)舉行會晤,在會後的記者會上,馬克龍表示:

“一個好的貿易討論……只能在一個平穩、互惠的基礎上去做,任何情況下都不會受到任何威脅。”

言下之意,這一切都是發生在美國貿易戰威脅之下,歐盟的妥協行為。

“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我們將與我們的歐洲夥伴們一起澄清一些問題。”

這些問題就包括:不贊同歐盟應與美國就例如TTIP(《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定》,即美歐的雙邊自貿區談判)等這樣的大規模貿易協定展開談判,因為現在環境並不允許。

馬克龍還強調,農產品應該被排除在談判之外,“我認為,在環境、健康或食品方面,不應該壓制或降低任何歐洲標準。”

相比於德國在製造業上的優勢,法美之間如果實現零關稅,那么對法國經濟將是致命性的打擊,不管是法國的農業或是製造業都沒辦法承受來自美國商品的衝擊,這是法國堅定反對的主要原因。

當然特朗普的個人原因也很是重要,畢竟馬克龍深知他的不靠譜(特朗普曾在馬克龍訪美期間勸法國“脫歐”),法國不願冒朝令夕改的風險。

法國為什麼總是反對美國?

這次法國反對“美歐親善”,當然是事出有因,馬克龍也是考慮到了法國的現實。但回顧歷史,自從二戰以來,法國人好像對美國就不怎么感冒。

美國建國之初,因為要共同對付英國的緣故,兩國之間友好的就像兄弟之邦,又是共同戰鬥,又是送大禮,就差和親,成“秦晉之好”了。

·法美“傳統友誼”的象徵——紐約自由女神像,是當年法國人送的禮物。

·紀念諾曼第登入70周年的活動

二戰中要不是美國的“拯救”,法蘭西就早就完蛋了,根本不會有今天大國的地位。所以戰後一般法國人對美國人都是很友好的,這點大家有機會看看戰後一些美國記者在法國留下的記錄文字就會有很深的感觸。

然而也正是二戰之後,法國精英階層對美國的態度就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

其中有些是標誌性的事件:

戴高樂主政後,什麼都強調自主,不配合美國。一度退出了北約的指揮機構。

薩特等人引領的法國左翼知識分子圈子成為法國社會五六十年代的主流,反美意識強烈。

怎么會搞成這樣的呢?

戴高樂是右翼,在傳統的政治光譜中,他應該天然的傾向美國啊,可是他與美國之間的關係卻相當的複雜,其中又以負面情緒為主。

當年戴高樂的“自由法國”運動流亡在英國,戴高樂以一個低級軍官出身領導著這個流亡政府,其實一直沒有什麼存在感。特別是羅斯福總統很看不上他。很多事情都不讓他代表法國政府參加。

·雙方難得一次的會面。二戰中,包括英美,英美蘇等各方會議都常常把法國撇在一邊,連會議內容都不向法方通報。

甚至在戰後的安排上,羅斯福總統更傾向於在維希偽政權內尋找一位代理人而不接受戴高樂。戴高樂想去美國訪問,羅斯福也不搭理他。可以說如果不是羅斯福的去世,戰後法國的政治局面肯定不一樣。

這對於一個自信心很強的人來說是怎么也接受不了的。

當然,私人因素是一方面,但對整個國家層面來說,這也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美國在戰後一系列的行動讓法國很受傷。

用薩特的話來說:我們已經染上了可怕的自卑情結,而要擺脫這種情結,就應該強有力的捍衛這個殖民帝國。

對,法國本以為二戰結束之後,重振大國雄威的時候到了。可是偏偏美國所採取的政策讓他們感到失落。

一方面美國主導歐洲舊殖民體系的解體,鼓勵以前的殖民地獨立。這讓法蘭西帝國不管是在心理上還是人力物力財力上都沒法接受,所以在阿爾及利亞和越南等地選擇死扛到底。

之前我有介紹過這本《戰爭的餘燼》,作者對這段歷史做了詳盡的研究,是一本有分量的參考書。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