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同事的女友用一晚!

2019-02-23 09:42:54

館友“灤水鍾靈”:
您好!您的文章“借同事的女友用一晚!深受廣大館友的喜愛,於2012年2月19日進入“閱覽室”頻道的“情感/婚姻”下“真情故事”類別的精華區。四方文章網代表全體館友感謝您的辛勤勞動和慷慨分享!
四方文章網個人圖書館

我一直想把自己的這個故事,講給大家聽。我想讓大家明白一個道理。我想通過自己的文字,讓大家一起與我分享這份感受,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個故事。我並不是讓大家感動,或是以獵奇的心理,想知道我和同事的女友發生了什麼。我想大家能夠明白我所表達的情感,會產生一些共鳴的東西,這才是最主要的。
我的名字叫康,我的同事名字叫輝,我們是2002年6月,通過公開招聘進的公司。輝的年齡比我大一歲,今年是28歲,我們在公司最好的銷售部門工作。我們公司是有一定規模的民營企業,是屬於從事半導體電子行業,朝陽型行業。我們的老闆比較重視年輕的人才,把我和輝這樣的本科生,安排到了公司的重點部門。
老闆也是知識分子出生,才35歲左右,通過對市場機遇的把握和自己的打拚,終於有了今天的成就,老闆今年的銷售目標是2個億。我們銷售部一共5個人,3男2女,都是年輕人。我和輝的銷售業績,是銷售部內做的最好的。銷售業績第一名,不是我,就是輝,老闆讓我和輝各承擔5000萬的指標,老闆對我們很有信心,老闆計畫公司在明年上市。
公司在深圳,我和輝都是外地人。由於工作比較忙,我沒時間談戀愛,至今孑然一身。而輝不同,他長得高大帥氣,女朋友早搞到手了,還是深圳本地人,他的女朋友名字叫穎,今年23歲。穎性格活潑,身材不錯,跟輝真的是天生一對,同事們都很羨慕。我們銷售部的年輕人經常聚會,大家也很熟。銷售部的兩個女同事,一個叫春,今年剛結婚,我們喜歡稱呼她春姐,為人比較隨和。另一個叫潔,還是姑娘,平時話不是很多,聽說是老闆的什麼親戚。對了還有我們銷售部的王經理,他早成家了。我們大家對穎的印象不錯。穎常常是大家談論的對象,比如穿一件新的衣服,都可能成為大家的話題,大家都羨慕輝,真的好福氣。我的內心甚至有些嫉妒,工作不比輝差,但怎么就沒有女孩愛呢?穎簡直成了我們眼中美女的代名詞。
我跟穎有過一次誤會,雖然是誤會,但令我很難忘,我把自己的這種感受一直深埋在心裡,穎後來因為這件事也很不好意思。那是一次我們大家一起聚會,穎也參加了,大家都是年輕人在一起,比較投入,那一次氣氛也很好,連平時基本不喝酒的潔,情緒也被調動起來了,穎更是喝了不少酒。穎喝的是紅酒,紅酒喝時不容易醉,但紅酒的後勁很足。穎喝過酒的臉,泛著紅潤,多了幾分嫵媚。我記得那天輝也是醉得成了爛泥。我印象中,那天我是酒桌上唯一清醒的人。我只好收拾殘局,把他們一個個送上計程車回家。
我記得先是將穎送上計程車的,輝當時基本不能動,他的塊頭又大,所以索性讓他在酒店多睡一會兒。穎路走起來已經搖搖晃晃,在這裡我聲明一下,我並不是喜歡揩油的人。我是不讓穎摔倒,我才慌急之中,伸出自己的手,挽住了穎的細腰。要知道穎踩空了一級台階,如果我不伸手,後果不堪構想,事後也不知輝如何責怪我呢。真的,當時我的腦中一片空白,我只想早點把穎送到計程車上去,穎的腰真的很柔軟,我挽住她腰的時候,她的身體重心居然壓到我的手上,讓我不得不摟著她,摟著穎這樣的美女,真的是美差,是我20多年修來的福分。
但穎是我同事輝的女朋友,我怎能這樣?就是當時我對你穎有想法,也不能這樣做,何況穎喝多了,頭腦不太清醒。穎真的是喝多了,紅酒的後勁真的是太足了,穎把她的臉慢慢地靠在了我的肩上,並不好意思地對我笑著,穎的微笑令人難以抗拒,穎的嘴角散發出酒氣,但一點都不難聞。酒氣完全被穎身上散發的香氣所控制,我不知道穎用的是香水,還是她身體散發出的清香。
我害怕自己犯錯誤,我的身體已經不自覺地有了反應,我怕我控制不了自己,我做不到美女坐懷不亂,時間一長我肯定亂,我加快了腳步,終於出了酒店的大門。但是那天,計程車就是少,等了5分鐘,還是沒有車來。穎居然靠在我的身上,睡著了。是的,穎的整個身體都充滿著誘惑,尤其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更是如此。穎結實的胸部頂著我,讓我的心裡好癢,我看到穎因為歪著身子,把她的乳溝暴露無疑。
仿佛在她那裡有一股熱氣升騰上來,我真的很想看到她胸的全部,是她赤露的部分,完全誘惑又刺激了我,我還沒女朋友,我沒接觸到女人,這種誘惑是致命的,但是我不得不控制自己,當時我完全可以用手去摸穎的身體,但是我沒有這樣做,在別人看來,我們就是一對情投意合的情侶。但穎是我同事的女朋友啊,我的理智戰勝了我的衝動,我把自己身體部位能控制的能控制了,不能控制的只是我身體的下面,我感到有一股暖流,積鬱了20多年,象火山爆發一樣,噴射出來,瞬間我感到無與倫比的快感,從沒體驗到的,在那一刻居然發生了,就是在穎靠在我身上的時候。我想這跟穎一定有關,是穎的身體,打破了我20多年保持的平衡。還好是我的褲子,將我的衝動很好的掩飾起來,我只看到褲子有些濕,而在我褲子內面排山倒海的一切,沒人看見,只有我自己知道。
車在10分鐘後,終於來了。這時,我覺得車來了太快了,我再也沒有挽著穎身體的理由了,我輕輕推醒了穎,我問穎沒事吧,可不可以回家啊。穎睜開惺忪的眼,連說了幾個沒事,我正準備把穎扶上車的時候,穎突然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這讓我很意外,也很。穎還是那樣笑著,對我說,謝謝你,車子就開走了,不容許我多想,我不知道穎親的就是我,還是她把我當作輝,才親的我。這對我來說,其實並不重要,我被穎的小口親了一下是事實。我知道這不是穎的初吻,但是我被初吻了一回。這種感覺真的很新鮮,我不知道這是誤會,還是穎對我照顧她的感激,我不能多想了,我還是撥了一個穎家裡的電話,讓穎的父母到她家樓下接穎,因為穎喝多了。好了,穎終於被我送回家了,我要去照顧輝了,也不知他現在怎樣了。
我有時還不經意地摸,被穎吻過的地方,是不是跟別的地方有什麼不同,那天,我把輝安頓好的時候,我沒洗臉,就爬上床睡覺,也許是我累了,也許我還不想這么快,把穎的吻痕洗掉,其實穎只是在我的臉上靠了一下,其實沒有任何痕跡,就是有痕跡,也早被我身體的臭汗衝掉了,睡眠一直很到的我,那天居然失眠了,我居然在想著穎,是的我對異性產生了好感和強烈的需要,穎只是異性的代表,我沒想過會和輝爭穎,穎是不錯,我要找女友,就應該像穎這樣的。
我摸了摸自己數小時前,曾經衝動的身體,又恢復到跟以前一樣。我是不是不是處男了,對於處男的定義是什麼?我這是不是廣義的失身,我不知道?這居然也跟穎有關,穎這個女人我一輩子也得不到,也一輩子讓我忘不了。不過我要感謝穎,是她帶給我一些讓我一直需要的東西,她就這樣輕易地征服了我的潛意識。我真不知道,下次類似的事情發生在我的身上,會怎么做,也許永遠就沒有下次。
後來,輝跟我打招呼,說要謝謝我,謝我照顧了他和穎。輝對我說,穎還誇我細心呢。還知道打電話讓她的父母接她,這點我比輝強。我說太見外了,我們大家很熟,不需要這些客套。
我把我和穎的誤會講完了,大家不要以為故事,就結束了,其實我真正要講的還沒開始呢,因為這並不算我借用同事的女友用一晚吧。
我也想找女朋友了,這是我跟穎有了那次誤會後,最直接的結果。有人說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是的,這個理論在我身上,得到了證明。我時常會感動身體的性衝動,我能理解滿就要溢出的道理,以前我是用夢遺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的,不刻意最為自然的那種排泄的方式,但是現在好象不滿足這些了,好象是穎讓我知道還有其他更好的方式,當然這不能成為要找女友的原因,如果是這樣的原因,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我只是說我渴望愛情了,我的身體應該讓愛情做主了。人身體的欲望,如果沒有精神的指引,必然會走向邪惡。有時情人之間的擁抱,比直接的性接觸,來得更為讓我憧憬。我是這樣想的。
先說說我周圍的女人吧,我不是個羅嗦的人,穎說過了,我就只說說春和潔,平常我們總在一起,大家也熟,我是有發言權的。春已經是少婦了,男女之事,她是最清楚的了。她說一個好男人,給人感覺要穩重、踏實,長相其實在其次。她的話,的確讓我很震撼,我就是她所說的這種人。春的先生是個公務員,收入不是很高,工作不是太辛苦,但是職業的原因,缺少一股衝勁,春說過於謹慎,往往會束縛自己,往往會喪失機會。
春明明說的是工作上的事,我怎么覺得在愛情方面也很受用,也許道理總是相通的。潔,是我們的小妹妹,平時不怎么愛說話,屬含蓄型的女孩,為人也不錯,雖然她是老闆的什麼親戚,但我們的談話,潔從來沒透露出去過,所以我們對她還是比較信任。她不知道有沒有談戀愛,但她肯定跟男生有接觸,她的QQ上總不停閃動,簡訊也多,這就是一種最好的證明了。現在我剩下我一個人孤孤單單的,我的愛情到底在哪裡?
大學的同學要聚會,說是大家要把自己的男友或女友帶上。我在大學一直是好強的,現在在深圳工作,收入也不錯,同學們也羨慕,但是要帶女友,我還沒談呢?怎么辦?如果真的不帶,多沒面子。我真想去租個女友,就租一晚,不會花太多錢。但是租來的女友,我又怕和我不合拍,還有租的女人往往俗氣和過分老練,我喜歡清純一點的。看看周圍的熟人,也不知道誰會幫我,實在不行,我就只好一人去參加聚會了。
到了關鍵時候,大家知道是誰幫助我了嗎?是我可愛的同事輝,輝說他可以幫我,我說不要亂起鬨了,只有女人可以幫我啊。我說如果他是女人我會考慮的,但是輝不是女人。輝說,穎是女人嗎?穎幫你還不滿意?我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輝真的是這太偉大了,穎是輝的女朋友啊,他怎捨得?他不是和我開玩笑吧。輝說他不是開玩笑的人,他說他可以把穎借給我用一晚,只要完璧歸趙就行了。
我不知怎樣感激輝,輝真的是我的好哥們,我問輝有沒有要特彆強調的,我的借用範圍有什麼禁區,或者我們是不是簽個契約,明確借用責任和要求等等,輝說看我平時挺老實的,現在聽我說這些,他還真的不放心了。我對輝說,不要勉強借你女朋友給我啊。輝說跟我開玩笑,答應我的事,就這么定了,我說不知道穎是否答應呢?輝說沒關係,穎的工作由他來做,他說穎一定會樂意的。
我總覺得欠了輝一個大人情,我不知道怎樣去償還。事實也如輝所說的那樣,穎好象是很高興地答應了我,穎說在聚會的時候,會讓我風光的,而她也可以好好演一回戲。記得同學聚會的那天,穎穿了一身潔白的連衣裙,穎的長髮,也好好收拾了一番,穎真的好美,165CM的身高,配上她的高跟鞋,簡直是高不可攀的公主,但是穎一點不高傲,我跟穎在一起沒有任何壓力,那天我也穿著整齊的西服,我有一種要和穎共同步入婚姻殿堂的感覺,穎很大方,也很自然,穎輕輕挽著我的手,真的象一對戀人,到是我不自然,我不知道我的手指該不該碰穎的手指,有時我不小心碰著了,又很快縮回,我不敢太多正視穎的眼睛,太美了,睫毛忽閃忽閃地,始終微笑著,而這一切注定了我們會是大家注目的人。
又是一個盡興的夜晚,同學對穎讚揚不已。穎很友好地和我的同學一一敬酒,大家又喝了不少,穎說她酒喝多了,臉上會生逗。我想穎為了我,才和我的同學喝那么多酒,我很感激,我說了一句,就是生逗也好看,青春美麗逗,我的話讓穎有點不好意思。我的突然大方,使得穎不再大方。我想只要兩個人不要同時大方,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也不會出事。不過,我說的是實話,穎被我誇獎後,她略帶害羞的臉,真的很美,像含羞草,一碰它的葉子就合上了,一會兒,它的葉子又開了,美得自然,不是矯情,穎就是我所喜歡的女孩子的類型,我要找就找穎這樣的,真想把穎給複製一份,永遠地留著,然後再把穎還給輝。
但是我不能複製穎,我只能把她美麗的印象存放在我的記憶里,我對穎說,為這個美麗的夜晚乾一杯,穎的酒杯跟我的酒杯碰了一下,發出清脆的響聲,我們彼此身體的力量,通過酒杯在傳遞,我們相互之間都能感覺到這種力量。我真的想這一刻能夠靜止,讓我好好體會這種獨特的感受,讓我好好看看穎的眼睛,我想我不去想她是輝的女友,穎只是我眼前的一個女人,讓我靜靜地聽她的心跳,讓我好好地跟她守在一起。
吃過飯,同學們又去跳舞。平時我真的不會跳舞,我只會最簡單的四步、三步。看到同學們的舞姿,很令我羨慕。穎一直坐我的傍邊,陪著我,到舞廳前,她跟輝通了一次電話。具體說什麼我不知道,但看穎的表情,很輕鬆,看不出有什麼。我說穎要不要早點回去,穎說不是讓她陪我一晚嗎?她說晚上才剛剛開始,同學們還興致很高,她怎能這時離開呢?穎還說結束了她自己回家,不要輝來接她了,她說輝讓她放心,說我會照顧好她的。真的,我還沒想到穎要陪我這么久?我為穎的熱忱再一次被打動。
舞廳里的燈光偏暗,只有燈光閃動的時候,我才可以看到穎的臉,穎的臉上沒有倦意,穎還跟著音樂在哼唱,她完全陶醉在音樂聲中了。我估計時間不早了,但我不想知道時間,所以我也沒看時間,有時覺得跟穎這樣靜靜地坐著,聽聽音樂是莫大的享受。我的舞步不行,所以沒有勇氣請穎跳舞,看著同學們跳四步的時候,心裡更是產生想請穎跳舞的衝動,但我通過拚命喝水,來打消這個念頭。四步正常是情侶們跳的,放四步音樂的時候,舞廳里的燈光很暗,而我和穎是假冒的“情侶”,我們不能假戲真做啊。
不知是我的念頭被穎識破,還是穎的舞勁被音樂聲調動了,穎貼著我的耳朵說,我們跳一曲吧,我說我不太會跳。穎說,沒關係,我可以教你,只要會簡單的走步就好了。就這樣,我和穎走到了舞池的中央,我知道肯定有很多同學在看著我們呢,說實話,我內心很緊張,我只有臨場發揮了,穎似乎看出我的膽怯,穎說有她在怕什麼?這倒是真的,穎曾參加舞蹈大賽,獲過獎,以前我聽輝提起過。
音樂響起了,是四步,放的是張惠妹的《我可以抱你嗎?》,一首很好聽又帶傷感的歌。我的一隻手抓住穎的手,而另一隻手,我不知放在穎的身體哪個部位?停靠在她的腰下,會不會太低?停靠在她的腰上,會不會太高,我來回試了幾次,穎笑了,這種笑不是嘲笑,而是對我的關切。穎對我說,“你真的沒怎么跳過舞啊。”我點了點頭,穎說,“你願意靠哪就靠哪,關鍵是自然就好。”坦白地說,穎的腰很細,沒有多餘的肥肉,我的手靠上去,就不想離開了。穎說我的步子還不錯,至少我沒踩到穎的腳。
燈光逐漸暗了下來,暗了什麼也看不見,看不到任何人。我只感覺到穎在身邊,感覺到穎的勻稱的呼吸。我們完全陶醉在音樂聲里,我感到穎的頭,明顯向我的身體這邊靠來,是張惠妹那沙啞的嗓音:“我可以抱你嗎?愛人,請允許我最後一次這樣叫你”,感動了我。我把一直抓住穎的手的手放下了,也許我的手累了,我把自己兩隻手會合了,我摟住了穎的細腰,穎沒有拒絕,我們仍在跳著,我的心也在不規則地跳,我的腦中空白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嗅了一下穎的秀髮,很好聞的味道。燈光亮了起來,我如夢初醒,我有點依依不捨地和穎一起走出了舞池。
我的許多第一次都是穎給的,但她是同事輝的女友啊。命中注定了我不會離開這個名叫穎的女人,無論是已經發生的,還是沒有發生的,還是我等待發生的,但我的內心不免有些酸楚,為什麼會是這樣?我難道在獲得愛的時候,同時要承擔良心的譴責嗎?
我對穎說,我送她回家,時間真的不早了,有的同學也開始走了。穎說好啊,穎還說她的使命結束了,穎說她表現好嗎?我滿意嗎?我說我不知道怎樣感謝她,穎說謝什麼啊,說不定下次她喝多了,還需要我照顧,我笑笑,哪輪到我照顧,穎有她的輝啊。穎說不要提輝了,她說輝有時只顧他自己。我很驚訝,我第一次聽到穎到輝的抱怨。在那一刻,我覺得有些對不起輝了,我想最好的辦法就是把穎送回去。穎陪我的一晚應該結束了,已經過12點了。
出了舞廳,才知道外面的雨是多么大,不知道什麼原因,我們等出租,一直等了30分鐘,也沒等到一輛。我看著穎被雨打濕的頭髮,看到穎冷得發抖,這讓我很心疼。我想這樣也不是個辦法。這時,我看到馬路對面有個賓館,我和穎說,我們就不回去了,我們就在此住一晚好嗎?穎同意了。
本來我是要訂兩間房間的,但賓館只有一間空了,我對穎說只能訂一間了。穎說可以啊。我對穎說,我睡大廳的沙發好了,你回房間睡吧。穎說哪能這樣呢?房間不是有兩張床嗎?何況一間房,幾個小時還要180元,我們應該把花的錢,體現到它的價值啊。穎是說的不錯,但我還是對穎這恐怕不合適吧。穎說沒什麼啊,我又不是外人。我只好跟著穎的屁股後面,朝我們的房間走去。我的心裡在琢磨穎說的“外人”的意思,可能是說我不是外星人,只要是地球人,女的這么大方,男的還有拒絕的理由嗎?還有一層意思是穎覺得我是個可靠的人,我不知道穎指的是哪一層意思,可能兩層意思都有吧。
到了房間,亮起了燈,燈光柔和,床鋪柔軟,真的很溫馨。但是我和穎的關係,不容許我進一步的想像。雖然當時我很想穎,但我不是那種人,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我還是知道的,雖然穎還沒和輝結婚的。但是輝在幫我的忙,才把他的女友借給我用一晚。我怎么能對他的女友有什麼不好的想法呢。
愛情不是一部美麗的童話嗎?童話總有離奇的,引人的細節。我的愛情童話什麼時候發生呢?一想到穎,就會想到我的愛情,穎似乎成了我愛情的代名詞。
我對穎說,今天讓她累了,晚上還沒能回家。穎說沒什麼啊,穎說她也玩了很開心。穎說話的聲音總是很柔和,很會關心別人,我想這也是穎吸引我的一個重要原因吧。我對穎說你先沖個澡吧,穎說好的。穎進入到衛生間洗澡了,她把門關上了,我打開了電視,一個台換到另一個台,我無心看電視的內容,我的腦中還是穎的身影,她一身潔白的連衣裙,簡直就是個天使,當我想到穎這時正光著身子,就是衛生間洗澡的時候,我的心幾乎要跳了出來,我拚命地想穎的裸體是什麼樣?但我沒見過,怎么能夠想出來呢?我真的害怕我控制不了自己。
我真的害怕我會衝進衛生間。我的手居然已經放到了衛生間門的把手上,我沒用力,居然可以鏇了動。這時,我才明白,穎只是把門關上,並沒有關死。我不知道是穎故意疏忽了,還是故意為我留著的呢?我對自己說,還是男人嗎?男人做事要想做就做啊,這時我又想到了春的話,有時過於謹慎,反而會失去機會。就是我做錯什麼,穎還是會原諒我的不是嗎?穎對我印象還不錯啊。我在經歷激烈的思想鬥爭,進還是不進?我知道只要瞬間我的某個念頭占上風,就會發生一種結果。
也許是我思考了太長了,我太不果斷了。這時,穎已經洗完出來。穎見我在門口,對我說等不及了是嗎?我連說沒有。穎身上只裹著浴巾,真的太美了,給我一種出水芙蓉的感覺。
我進了衛生間,我也跟穎學的,把門關上了,但也沒關死。我希望這時,穎能夠進來。我想我是多么無恥。這種事還要讓女人主動。犯錯誤的事也要讓女人主動,我還是男人嗎?我開始覺得自己的虛偽。明明是自己對穎有想法,卻不敢承認。也許我壓制自己是對的,至少讓穎覺得我是個值得信任和可靠的人。我想穎不是隨便的女人,她不會讓隨便什麼男人都可以和她同處一室。她讓我和她住一個房間,不就是看中我這一點嗎?我一定要挺過今夜,我想考驗我的時候到了。我想我的不自然,全是我的這些想法造成了,我應該放棄一切想法,安心洗澡吧。
我把洗澡水開到最大,在衛生間裡,我看到了穎的胸罩和內褲。那么別致,以前我沒見過女人的這些用品,看到這些,又讓我剛才的努力,成為泡影。我的心又開始激動起來,也許我是個好幻想的人。變態的我,拿起了穎的胸罩,在我自己的胸部,比劃了一下。啊,我驚嘆了一下,穎的胸部應該很大,很豐滿,我又為我自己的想法興奮不已。我想我反正是變態了,就變態個夠吧。我可以聞了穎的胸罩和她的內褲,仿佛我可以聞到穎的體香,上面還留著熱氣,我認為這樣可以間接聞到穎的身體,穎身體的關鍵部位。
借著水聲,我開始決定還是把原始的衝動釋放掉,這樣我才能保證自己不對穎起色心。我看著穎的胸罩和內褲,我嘴裡輕輕喚著穎的名字,我的屁股順著水流扭動起來,像條水蛇,我甚至發出了呻吟聲,我手淫一次,手淫時,我居然在腦中拚命想穎的身體,所有的一切,讓我有犯罪感,我覺得自己對穎的這樣感情,不能越陷越深,更為重要的事情,我的行為是對穎的不尊重。可愛的穎,今生今世,注定我們不能在一起,穎只會成為別人的女人。想到這裡,我有一種很傷心的感覺。
有人說,天涯何處無芳草?但誰讓我是個痴情的男人。除了穎,我就找不到愛的感覺了。是的,穎我接觸最近的女人,我對穎所產生的感情也是自然的。我為我的行為尋找合適的理由,我想對穎的感情有個合理的定位。是的,有誰見了穎就不愛了,我也是平常的男人啊,抵不過愛的誘惑,但我可以控制自己。
忘了穎吧,這是我和穎之間,只能有這樣的緣分了,我會把對穎的愛,深深埋藏在我的心裡。這種愛,是我心靈深處,可以安慰我的最好的東西。我不會寂寞,因為有穎在我的心裡,就不再空虛,是沉甸甸的。
事情並沒有就這樣結束,輝居然上次和他表妹一起,染上了性病。穎從輝的包里,發現了輝的病歷單。穎再也忍不住了,就去責問輝。輝明明理虧,但還是對穎發吼,輝對穎說,還不知是誰傳染誰呢?穎也生氣了,說她和我是清白的,穎承認她和我是在房間裡,坐了一晚,但穎說她沒ZUO任何對不起輝的事,而輝呢?如果輝沒有ZUO的話,怎么會染上這種病呢?但輝又能相信穎的話嗎?輝就是ZUO錯事,也要把錯誤分擔到穎的頭上,這樣輝的錯誤就可以減輕,穎才不得不原諒他。
但是我和穎,都可以發誓,我們是清白了,輝敢發這樣的誓嗎?
如果是金錢換來的愛,可能就是病毒。而輝的表妹就是病毒攜帶著。月不僅把病毒感染了輝,又通過輝,感染了穎。沒過幾天,穎的下體也開始發癢,甚至有股異味,穎很慌亂,她不知道怎么辦,她不知道到醫院,如何面對醫生的責問,醫生又會對她怎么看?
穎還是想到了我,在她和輝徹底鬧僵以後,穎撥通我的電話,沒說上幾句,穎就一直在哭,我不完全知道穎在哭什麼?我只是知道穎很傷心,她對輝已經徹底絕望。
我跟穎一起去了醫院,醫生問我和穎什麼關係,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我想說穎是我同事的女朋友,穎看了看我,仿佛是看我的表情,又好象和我商量什麼事,穎對醫生說,我是她的男朋友,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甚至用手掐了自己,是不是我在ZUO夢,我不知道自己這樣的夢ZUO了幾次,但我的夢已經或著快要成為現實的時候,我是多么激動和緊張。我的心裡一下子甜蜜起來,我可愛的穎,快要到我的身邊來了。
醫院裡的醫生,有這個權利,當病人生了病,總有問生病的原因,也許好對症下藥吧。醫生問穎是怎么染上的,穎的臉一下子很紅,還好我是跟穎一起過來,不然穎一定會被想像成什麼壞女人。我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也許是穎剛才的話,給我的勇氣,我說是我和穎沒注意衛生,才造成了,我不知道原因是不是合理,但是醫生不再問了,我也不敢正看穎的臉,我怕她不高興,但我還是偷偷看了,還好,穎的神色還算自然,沒有生氣。
我幫穎拿了藥,告訴穎每種藥的劑量,一定要按時服用,這樣很快就好了,然後我又把穎送回家。
事後,我一直琢磨穎說過的話,說我是她的男朋友,是不是穎的暗示,還是穎為了應付醫生,慌亂之間編造的理由呢?我多么希望穎的話就是真的。我終於忍不住了,我的心快要跳出來了,我撥通了穎的電話,我很直接地對穎說,因為我不想再錯過穎,我要把自己的真實感受表達出來,就是被穎拒絕了,至少我可以不後悔了。我要表明自己的態度,現在穎的身邊沒有輝了,我就可以追求穎啊。
我對穎說,我要把自己心中積累的愛,表達出來,我對穎說,ZUO我的女朋友好嗎?穎沒有想到我的態度如此堅決,但穎還是跟我說了實話,穎說她不是處女了,我難道不在乎嗎?我沒有任何時間停頓,我告訴穎我是不會在乎的。我對穎說,她是不是處女跟我愛不愛她,是兩回事。穎不是處女,並不影響我的愛。穎的處女之身,只有一次,而我對穎的愛是永遠的。
我的話,讓穎感動了,但我並沒要讓穎感動,我所說的就是我的真心話,我和穎確立了戀愛的關係,我感動我是這個世上最幸福的人,我也要讓穎成為世上最幸福的人。穎的幸福才是我最大的幸福。
過了大概一年,我和穎結婚了,那天穎窗著美麗的婚紗,美麗得就像個天使。我親手把一枚很高貴的鑽戒,戴到了穎的手上,並在穎的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婚宴我們也請了輝,因為輝畢竟是我的同事,出於禮貌我們也要請他,我也是通過輝才認識了穎,我在內心還是要感謝輝的,但輝沒有去。那天其他同事都去了,老闆也去了。那天老闆也很盡興,喝了不少酒。
我想輝並不是多么壞的人,至少我和穎都希望他很好,我真的希望輝還跟以前一樣跟大家是好朋友。
新婚之夜,我終於和穎可以一起躺在柔軟的床上,一起看電視,真的好幸福。這時電視畫面,正好播放新聞,說是最近破獲一個色情窩點,當場抓住一批M Y的小姐,畫面上有個小姐,居然就是輝的所謂表妹月。我不想讓穎聯想到痛苦的往事,我馬上就換了台。我發誓穎跟我在一起,就不會讓她再受痛苦,我很愛穎,穎也愛我,這份愛來之不易。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