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說歐楷結體三十六法,附圖解說明(27)

2019-03-01 23:14:01

想要《歐楷九成宮險絕解析》的,請查看我的頭條號里的信息。

【原文】

謂如"園"、"圃"打圈之類四圍包裹者也;"向"、"尚",上包下,"幽"、"凶"、下包上;"匱"、"匡",左包右;"旬"、"匈",右包左之類是也。

【原意】

漢字中有不少字的書寫呈包裹的形狀,如"園"、"圃"是四周包裹的;"向"、"尚"是上包下;"幽"、"凶"是下包上;"匱"、"匡"是左包右;"旬"、"匈"是右包左。

【新說】

"包裹"包括包圍的框和被包圍的芯,兩者的形態和關係都比較重要。外框有粗有細,有正有斜,內芯也是如此。一般來講,內芯是被包之物,要小才對,但也有比較大的。外內外一般粗細、斜正、大小相對,一陰一陽,有對比反襯,也有相同的。內芯的姿態非常重要,一個外表端莊的人有一顆富有內涵的心,那是太美太美。內芯的姿態有多種表現手法,斜正、筆畫粗細、位置分布勻稱(不是平均,是既勻又稱)、形體大小安排等。包裹之字不寫大,所包內件畫清晰,通風透光是妙法。

道光十四年(1888年),陝西蒲城出土一個一字不損的墓誌,正書,三十七行,行三十七字,共一千二百九十二字,隋文帝仁壽三年(公元603年)立。

我們先看幾個高清放大的單字:此志書法結字謹嚴,用筆勁利,神采飛動,是隋代書法的代表作,與唐代的楷書十分接近,是唐代歐陽詢一派楷法的先驅。也是後世初學正書者的極佳範本。
​​​​​​​​​​

此碑筆姿秀潤兼剛勁,結體平實寓險絕,實開初唐楷書之先河。康有為在《廣藝舟雙楫》曰:“《蘇慈碑》初入人間,輒得盛名。”此碑名曰《蘇孝慈墓誌》。

我們看一整頁:此碑端整妍美,是為乾祿之資;而筆畫完好,較屢翻之歐碑易學。於是翰林之寫白折者,舉子之寫大卷者,人購一本,期月而紙貴洛陽。信哉其足取也!”足見此碑之影響力。

【原文】

《書法》曰,大字促令小,小字放令大,自然寬猛得宜。譬如"日"字之小,難與"國"字同大,如"一"字"二"字之疏,亦欲字畫與密者相間,必當思所以位置排布,令相映帶得宜,然後為上。或曰:"謂上小下大,上大下小,欲其相稱。"亦一說也。

【原意】

《書法》中說:"大字促令小,小字放令大,自然寬猛得宜",就是說寫大字的時候要將其當成小字來寫,寫小字的時候要將其當成大字來寫,這樣就容易寫得合適。比如"日"字很小,不能將其寫得與"國"一樣大。如果"日"寫得與"國"一樣大,就會顯得碩大無比,與"國"擺在一起會,"國"字反而顯得很小。這實際上是一種視覺上的錯覺,但對寫字十分重要。又如"一"、"二"等筆畫非常少的字,在書寫的時候都要考慮到這種視覺上的規律,筆畫少的字將筆畫寫得比較粗的同時要控制其大小,使其與其他字擺在一起顯得均衡協調。容易寫得上大下小或下大上小的字都要注意這個問題。

【新說】

寫大字的時候要將其當小字來寫,寫小字的時候將其當大字來寫,字不因小而變得渺小,也不會因大而顯得體積龐大,整幅作品裡的字就會大小相宜,擺在一起不會一個大一個小(行、草有別,不屬此類),整體協調、美觀。但是,大字終歸是大字,小字再粗重,體形也不能超過大字。那么,怎樣把小字往大得寫、大字往小得寫呢?必須通過筆畫粗細和疏密來實現,小字筆畫粗、稀疏,大字筆畫細、密集(根"小大成形"有點類似),這樣整幅字可以大小相宜。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