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小伙扶人反被訛10000塊:餘生,請做一個不好惹的好人!

2019-02-16 17:49:10

01

七叔曾經在知乎看到一個問題:你是從哪一刻開始決定不再善良的?

裡面有一個高贊回答讓所有人心領神會:在路上扶了一個摔倒老人被訛後。

而這幾天剛好又有個新聞,說的就是這個事。

9月2號下午,32歲的滕先生正在路上騎著電動車,聽到後面傳來一陣輪胎摩擦地面的聲音,回頭看到47歲的曹先生騎著電動車摔倒了。

他出於好心,幫曹先生把電動車扶了起來。曹先生還對他輕聲說了“謝謝”,結果!突然有個路人跑過來,質問他為什麼扶傷者的車,還說看到他撞曹先生。

誰想到,剛說完“謝謝”的曹先生立馬就變臉,還說要報警!改口稱“是滕先生撞了他。”

隨後曹先生妻子在交警隊見到滕先生後,開口就指責他:“沒良心,撞了人都沒說一句關心的話,也不去醫院看望”,並要求其墊付醫藥費一萬。

這劇情真是超出滕先生的理解能力,他有口難辯!

所幸的是,交警找到了案發當時的監控:

“根據監控視頻顯示,滕先生在前,曹先生在後,摔倒時兩車沒有碰撞,因此認定此交通事故為單方交通事故,曹先生負全責,與滕先生無關。

監控在這裡▽

事情這裡就已經真相大白了,只是沒想到曹先生妻子還不罷休。

“你好人做到底,去醫院看看我丈夫吧!”

滕先生終於忍不了了,他決定起訴曹先生,不僅要求他道歉,還要賠償1元精神損失費。(沒錯,你沒看錯,就是 1 塊錢。)

滕先生說,“如果這件事到此就結束,那訛人的成本太低了,扶人的成本太高了,好人因扶人受到的損失誰來賠?我想為自己討個公道。”

沒想到的是,當地警官說出了這樣一番話:

“滕先生的扶人行為是值得稱讚的,其實無非是摔倒的家屬這邊出面道個歉,或者給他報銷掉路費,你說要是起訴的話,我覺得個人想法是有點過了……

過了???七叔覺得,滕先生這種做了好事還要被人污衊,想要討回公道,抗訴維權這種行為一點都不為過!!

正是因為有太多上面這種“中國式寬容”的想法,才助長了社會上各種歪風邪氣,“訛人碰瓷”才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

沒有原則的寬容,就是對惡的縱容。

難道非要等到哪天訛到自己頭上,或者自己摔倒了沒人敢救助,才來後悔嗎?

02

捫心自問,現在在街上看到老人摔倒,你還敢上去扶嗎?有一絲猶豫嗎?

如果有一絲猶豫,不就是因為我們見過了太多的惡性訛詐事件嗎?

電影《讓子彈飛》里有這樣一個情節:

小六子吃了小攤上的一碗涼粉,黃四郎命手下人污衊其吃了兩碗涼粉,卻只給了一碗的錢,然後對簿公堂。

小六子為了辯誣,開膛驗粉,看肚子裡有幾碗粉,最後活活死於非命。

七叔原來覺得只有電影裡才有這個情節,但在2013年12月31日的廣東就發生了一起惡性訛詐事件。

河源東源漳溪46歲街坊吳大哥,扶起了一位摔倒在路邊的老人周老漢,沒想吳大哥反而被老人家屬訛上,要求賠償幾十萬元。

吳大哥一氣之下選擇投塘自殺,以證清白。

你永遠不知道一句污衊會給人帶來怎樣的傷害,同樣,你也永遠不知道下一個被傷害的,是不是你。

而只有善良的人開始有了鋒芒,才會有更多人願意善良!

之前四川達州發生一件“三個兒童扶老人被訛案”,家長在被訛詐之後選擇報警。警察取證的時候,有7名目擊者表示願意站出來作證。

“不能助長這種歪風邪氣,不然以後哪個還敢做好事嘛。”其中一位願意出面作證的女士說出了這樣的話。

也正是因為這些目擊者的證詞,案件最後,老人及其兒子被敲詐勒索罪處罰,而三名兒童則被中國好人網獎勵了5000元“正義獎”獎金!

03

就像柏邦妮在《奇葩說》上的一次演講:善良是很珍貴的,善良沒有長出牙齒,就是軟弱。

崑山龍哥案,最後當事人被判正當防衛為什麼會全民歡呼?

就是因為大家知道自己開始有了牙齒,自己如果遇到侵害可以去反擊!

那些善良無辜的人本就應該被社會善待,罪惡的人則應該受到應有的懲罰。

同樣的,只有我們更多人去支持這種反擊的行為,社會不良風氣才會變好,犯罪份子才沒那么猖獗。

所以,七叔不僅支持被訛的滕先生起訴,而且認為,1 元的賠償費簡直太低了!

要知道,打官司本就耗費大量人力、時間成本,1元賠償對於自己並不彌補損失,對於惡人也不造成實質懲罰,更沒有增添犯罪成本。

維護自身合法利益,談錢要賠償沒什麼可恥的。難道精神上的正義補償就一定要以物質上吃虧為代價嗎?既然自己的利益收到了侵犯,就該最大限額的要求賠償。

因為對於訛詐、碰瓷來說,如果不讓他們付出足夠的代價,那種“訛到血賺,沒訛到不虧”的想法會永遠根植在腦海里。

愛默生曾經說過: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否則等於零。

在如今這個社會,帶有一點鋒芒的善良,對於我們來說,很有必要。

善良的人不退縮,不畏懼,壞人才沒有膽量為所欲為。

讓善良帶上鋒芒吧,在這個世界,去做一個不好惹的好人。

作者:七書先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