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才情萬古對》之蒲松齡奇聯巧妙對

2019-02-21 04:17:38

蒲松齡奇聯巧妙對

在中國,只要一提起《聊齋志異》,幾乎是家喻戶曉。然而它的作者蒲松齡,雖學識淵博,著述頗豐,但卻一生困頓,窮愁潦倒。卷帙浩繁的《清史稿》里,竟然沒有蒲松齡的傳。原因是由於他是個沒有功名的“小人物”,可謂一位名不見經傳的人。然而他的作品卻盛傳不衰,深入人心。因為他是一位真正杰出的大文學家。
明末崇禎十三年(1640年)農曆四月十六日夜晚,蒲做了一個非常奇怪的夢。他夢見一個病病歪歪的和尚,斜穿著袈裟,袒露著右臂,踉踉蹌蹌突然闖進屋來。這病和尚胸膛上貼著一塊圓圓的膏藥。蒲一下子驚醒了。新生兒的啼哭聲傳入他的耳中。他給這剛出世的孩子取名松齡,字留仙。蒲松齡的前胸上恰巧有一塊黑痣,因此,他後來常常懷疑那個病和尚就是自己的前身。蒲松齡在《聊齋自志》中,為自己的出生塗上了一層神秘的悲劇色彩,這究竟是一種確曾發生過的巧合,還是他有意自神其說,我們今天已不得而知。然而他的確是一生潦倒,他共在世75 年,從19 歲考中秀才直到63歲,幾乎每3 年參加一次鄉試。雖然他才華橫溢,但卻屢試不第。從康熙四年(1665年)他25歲時起,一直到70歲“撤帳”回家,為謀生計,蒲松齡幾乎一直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
蒲松齡( 1640—1715 年),字留仙,一字劍臣,自號柳泉居士,世稱聊齋先生。他的家鄉在山東淄川(今淄博市)蒲家莊。蒲松齡自幼苦讀經史典籍,學識淵博,才華橫溢,機智過人,早歲即有文名,為鄉人所稱道。當地一個姓石的鄉紳聞訊,心生嫉妒,想借出聯索對以顯示自己的才學,壓一壓蒲松齡的名氣。
這天,他找到正和小夥伴一起玩耍的蒲松齡,指著不遠處房檐上的一隻貓,吟上聯道:
貓踩貓頭瓦。
蒲松齡一眼瞥見一隻雞正在啄食花草,產生了聯想,脫口對道:
雞啄雞冠花。
石鄉紳聽後很不以為然。只見他搖頭晃腦地品評道:“瓦應與磚石相對,怎可與花草相對呢?不通!不通!”蒲松齡沒有和他爭辯。接著,石鄉紳又指著不遠處被倒塌的磚牆砸死的一隻小雞,吟上聯再命蒲松齡對:
細羽家禽磚後死。
吟畢,他自感不錯,頗有幾分得意。
聰明的蒲松齡雖然年幼,但早知這個鄉紳的為人,經過頭一回合的較量,也明白了石鄉紳命他對句的用意。他心生一計,佯裝初學不才,說:“我哪能對上先生的妙句? 既然先生非要我學著對不可,那我就一個字一個字地試著對一對看。”石鄉紳信以為真,更覺得意。蒲松齡又說:“不過,得請先生幫我記憶。不然,我對完後面的,前面對過的就會忘記了。”石鄉紳更高興了,他巴不得早點看到這個“神童”的笑話。便說:“好,你對我記! ”蒲松齡扳著指頭,一個字一個字地對開了:“粗可對細,毛能對羽,有家必有野,有禽則有獸,石同磚成對,先與後可聯,生與死相對自不必說。好了,總算湊出來了,請先生前後連起來看看怎么樣?”石鄉紳照著蒲松齡對過的字念了一遍,差點沒氣死。原來,這7 字下聯連起來竟是:
粗毛野獸石先生。
①關於這一對聯故事,民間還有一種傳說稱,一姓石的私塾先生與一學生所對。此外,民間傳說也稱,為清代“神童才子”紀曉嵐幼對塾師出句。
這個撈了一頂“粗毛野獸”桂冠的石鄉紳,自我炫耀未成,只好自認晦氣。而蒲松齡和他的小夥伴們好不開心,齊聲朗誦著對句,連蹦帶跳地跑開了。
蒲松齡的家庭算得上是書香門第,但上溯幾代,卻都沒有取得過什麼顯赫的功名。他父親蒲,字敏吾,幼時即鑽研經史,以求聞達,但直到20 歲,竟連個秀才也沒有考取。由於家庭經濟拮据,蒲便棄儒經商。經商之餘,他仍不忘鑽研,因而詩書經史無不精通。蒲共4個兒子,蒲松齡排行老三,因為沒有力量請教書先生,所以每到兒子長到十來歲時,蒲便自己教兒子們讀書。蒲松齡生性聰慧,經史子集一看就明白,深得父親喜愛並寄以厚望。由於受家庭的影響,蒲松齡從小就把“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作為自己的人生理想。在他生活的那個時代,出身貧寒的知識分子要想改變自己的社會地位,惟一的出路就是參加科舉考試。蒲松齡走的正是這條路。清順治十五年(1658年),剛剛19 歲的蒲松齡,第一次參加考試,便以縣、府、道三個第一考中秀才,真可謂少年得意。當時任山東學政的大文豪施閏章,是清初有名的文學家和詩人。由於他自己博覽群書,又求才若渴,對科舉考試中出現的有文才的書生,格外賞識和薦拔。蒲松齡參加道試時,施潤章出的試題是“蚤起”、“—勺之多”,均帶有文學性。
蒲松齡的考卷答得文筆生動,語含譏刺,與八股文所要求的機械死板的文風大異其趣。施潤章以文學家的眼光,誇獎他的文章寫得好,“如空中聞香,百年如有神”,“觀書如月,運筆如風”。施潤章的稱讚,使蒲松齡一時名聲大震,“文名籍籍諸生間”。對這種知遇之恩,蒲松齡終生感念。後來他還寫了一篇《胭脂》,表彰施潤章平反冤獄的政績,篇末讚揚說:“愚山先生,吾師也。方見知時,余猶童子,竊見其獎進士子,拳拳如恐不盡,小有冤抑,必委曲呵護之……而愛才如命,尤非後世學使虛應故事者所及。”初試得中,使蒲松齡躊躇滿志,滿以為青雲有路,取青紫如拾草芥。第二年,他和好友李堯臣、張篤慶等共結郢中詩社,在研討舉業之餘,寄興唱和,希望由此學問相長,躁志潛消,文業得補。然而他卻萬萬沒有想到,擺在他面前的竟是一條布滿荊棘的科舉之路。繼考中秀才初露鋒芒之後,“三年復三年”的鄉試,竟成了他終身難渡的險關。在順治十七年(1660年)和康熙二年(1663 年)的鄉試中,蒲松齡兩次敗北。
就在康熙二年,朝廷下令改革考試制度,廢除八股文,改三場考試為兩場,讀書人馬上隨風轉舵。康熙三年,蒲松齡應邀來到李堯臣家讀書,他們“日分明窗,夜分燈火”,發奮苦讀,“相期與以相成”。不料,康熙四年又恢復了原來的考試辦法,朝廷下令復行八股文、經書、策論三場舊制。蒲松齡不得不和其他讀書人一樣,又重操舊業,勤奮習作八股文。然而,在康熙五年的鄉試中,蒲松齡又一次名落孫山。
在康熙十一年的鄉試中,江蘇寶應縣知縣孫蕙為他寫了一封有力的推薦信,希望山東的官員注意擢拔這位才華出眾的蒲秀才。但這封推薦信和蒲松齡的才華都同樣沒起作用,他又一次品嘗了失敗的苦果。打擊接踵而至。在康熙十七年的鄉試中,蒲松齡的熱望又一次成為泡影。
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48歲的蒲松齡再次走入考場。這一次,他感覺良好,文思泉湧。不料到收筆時才發現,試卷超過了規定的字數,因越幅而被黜。懊惱、羞愧之情,在他寫的《大聖樂》一詞中表現得淋漓盡致:“得意疾書,回頭大錯,此況何如!覺千瓢冷水沾衣,一縷魂飛出舍,痛癢全無……嗒然垂首歸去,何以見江東父老?……”蒲松齡被鄉試折磨得如痴如狂,然而他仍寤寐以求。康熙二十九年的鄉試,他考得特別順利,考官準備取他為解元。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場考試時,他卻因病未能考完,眼看到手的功名又一次離他而去。他傷心已極,“呻吟直到天明”。雖然他深諳道理,然而功名利祿的吸引,使他仍不肯罷手。雖屢屢敗北,猶不忘進取。為了激勵自己發憤學習,搏取功名,悲憤落魄之中不忘努力進取,他在鎮紙用的銅條上鐫刻了這樣一副對聯自勵: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關終屬楚;
苦心人,天不負,臥薪嘗膽,三千越甲可吞吳。

運用楚霸王項羽破釜沉舟,大破秦兵,奪得秦地和越王勾踐臥薪嘗膽,滅吳雪恥這兩個歷史故事,來表達自己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決心。
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63歲的蒲松齡又進行了最後一次科舉拼搏,但仍舊是榜上無名。他從19 歲開始走上科舉之路,到63歲,其間共歷44年之久!儘管他心血費盡,精力熬盡,但功名卻一直與他無緣。
這並不是蒲松齡沒有才華,也不是他沒有盡心盡力。他的才華在考秀才時已初見端倪;後來在做幕賓與塾師期間,他的文才深為眾多官紳、學士所稱道。他的才華還表現在他眾多的作品之中。之所以屢試不第,實在是科舉制度埋沒人才。八股文包括破題、承題、起講、入手、起股、中股、束股8 部分,且有一定字數限制。呆板教條,使人不能淋漓盡致地表達思想。蒲松齡詩、詞、文俱佳,但寫這種受拘束的八股文卻力不從心。再加上考官昏庸,賄賂公行,做弊屢見不鮮,金錢比才能更起作用。正如他康熙三十九年所寫《與韓刺史樾依書》中直斥仕途之黑暗時所言:“仕途黑暗,公道不彰,非袖金輸璧,不能自達於聖明,真令人憤氣填胸,欲望望然哭向南山而去!”所以蒲松齡雖孜孜以求,但他的科舉夢卻始終難圓。直到他71歲時,才援例成為貢生。這對於年已71 歲的蒲松齡來說,雖帶來一點小小的欣慰和實際的利益,但已不具備由此走入仕途的價值。他只能將自己未競的夙願寄託於兒孫身上。
蒲松齡的才華,除著述外,都獻給了幕主和館東們。有一天,侍郎畢士安宴請一個姓王的尚書,邀請蒲松齡作陪。席間,3 人飲酒屬對,議定3字同頭,3 字同旁,組串成聯句。組串不出者,罰酒一杯。畢士安先吟:
三字同頭左右友,三字同旁沽清酒,今日幸逢左右友,聊表寸心沽清酒。
王尚書略一思忖,接口對道:
三字同頭官宦家,三字同旁綢緞紗,若非當朝官宦家,誰人配穿綢緞紗?
蒲松齡見這位王尚書如此傲慢,趾高氣揚,禁不住怒氣頓生,憤然吟對道:
三字同頭哭罵咒,三字同旁狼狐狗,山野聲聲哭罵咒,只因道多狼狐狗!②
②嚴格說來,這種對句上下聯同位重複字不能算作對聯。但因他們事先已有明定,用文字的形式不好表達,所以姑且稱之。
語含譏諷,入骨三分,直對得王尚書說不出話來。
蒲松齡為了收集民間傳說故事,“喜人談鬼”,“雅愛搜神”,後來乾脆把寫鬼狐故事作為自己畢生的事業。隨著科舉考試的屢次失意和對生活艱辛體驗的加深,蒲松齡蒐集、撰寫《聊齋志異》就不僅僅是出於愛好,而是有所寄託了。在南來北往的路上,他一邊趕路,一邊蒐集素材;在當幕賓和館師期間,他總是一邊應酬公務,一邊加緊寫作。有時為了收集故事素材,他還專設一個茶攤,供過往路人飲用。通過與過往行人閒聊,得到了許多創作材料,並於當天及夜間埋頭紙堆之中,一一記錄下來,然後再銳意求新,著成妙文。如此長期積累,他終於創作出《聊齋志異》一書,為我國古典文學豎起了一塊豐碑。
據說有一天早晨,蒲松齡正要挑擔去擺茶攤,碰上了當時的大名士王漁洋。王漁洋久聞蒲松齡大名,但不知真假,便口占半聯試其才。這半聯是:
芙蓉花開,紅粉佳人爭望月。
才思敏捷的蒲松齡苦笑數聲,拱手對道:
梧桐葉落,青皮光棍打秋風。 王漁洋聞聽,撫掌稱妙,便延請蒲松齡到他家中設館教書。
在蒲松齡的《聊齋志異》這部揭露和批判封建社會黑暗的社會現實、內容豐富、幾乎囊括了社會生活各個方面的文學傑作中,有不少佳聯巧對,構思奇特,耐人尋味。例如《狐聯》一文,說狐仙化作二美女,嘲弄焦生假道學醜態。出句曰:
戊戌同體,腹中只欠一點。
焦生凝思良久,不能就。狐仙曰:“名士固如此乎?我代對之可矣!”遂對道:
己巳連蹤,足下何不雙挑? 在《細柳》這則故事中,他寫這位細柳娘晨興夜寐,經紀彌勤,甚是賢惠。其夫高生大喜,嘗戲之曰:
細柳何細哉:眉細、腰細、凌波細,且喜心思更細。 細柳娘聰穎敏慧,喜讀詩書,頗有文才,聽後她稍加思索,即笑對道:
高郎誠高矣!品高、志高、文字高,但願壽數尤高! 聯中嵌入兩個人名,與夫妻各自的品貌緊密相關,十分吻合,既通暢自然又妙趣橫生。
《仙人島》篇則說書生王黽齋墜水漂至仙人島,被人救起,主人桓翁以長女芳雲許之。席間王黽齋顧盼自雄,賣弄文墨,誦其得意之作中的一聯:
一身只剩鬚眉在;小飲能令塊磊消。
芳雲對王生的目中無人極為反感和厭惡,幽默詼諧地指出他故弄玄虛,嘲笑他說:上句是:孫行者出火雲洞;下句是:豬八戒過子母河。 後來桓翁又出半聯云:
王子身邊,無有一點不似玉。 王黽齋此時神情沮喪,苦思冥想,搜尋枯腸也對不出下句。芳雲之妹綠雲對道:
黽翁頭上,再著半夕即成龜。
此聯用“王”與“玉”、“黽”與“龜”兩對近形字構成巧聯,諷刺、嘲弄王黽齋俗不可耐。眾人聽後,無不稱妙。
《聊齋志異》卷九《陵縣狐》載:某人獨自住在陵署,一天晚上,突然有一美貌女子,從窗戶入室,含笑而坐。某人知道她是狐狸精所變,恐其作祟,不為之動。後來,他聞到一股香味,不禁控制不住,於是欠身偷看女子,發現她確實生得美麗。這時,只聽那女子說:“我眉毛、眼睛的位置和別人並沒有差異,你為什麼要盯著我看?”並按住他的鼻樑說:“你動心了,不怕我作祟嗎?我有半聯,你若是對得上,我就與你為伴。”女子遂吟出上聯:
破故紙窗欞有隙。
某人立即對出下聯:
鏇復花背面多情。
從字面來看,上聯說的是某人所住的房子的窗子有縫隙。然而實際上是那女子借物而發,以此暗示某人意識上、心靈上的縫隙、空隙。聯語以此暗彼,語帶雙關,十分巧妙。
某人應對的下聯,則以花為題,由花而發,看似寫花,實則寫人,以花喻人,暗指女子對自己“有情”。聯語諧音雙關,雖然含而不露,卻可讓人意會,對得巧妙。上下聯均智慧而巧妙地抓住對方特點,準確地選用了與對方相似的事物來喻示,從而很好地表現了對方的思想感情和心理狀況。聯句雖然含蓄,卻又不難理解,恰到好處地發揮了雙關語的作用。由此可知,蒲松齡的對聯功夫,實在是高人一籌的。在懷才不遇的逆境中,蒲松齡在世俗的非議與譏笑中堅持寫完了《聊齋志異》。這位一生潦倒、鬱郁不得志的窮秀才,怎么也不會想到他的作品會在這個世界上如此盛傳不衰。《聊齋志異》不僅是我國文學史上最偉大的作品之一,而且也是世界藝術寶庫中一顆光彩奪目的明珠。蒲松齡的名字和他的《聊齋志異》還走出中國,遠播海外,贏得了世界讀者。
康熙五十四年(1715 年),蒲松齡這位鬱郁不得志的老秀才,依窗危坐而逝。他留給人們的,除《聊齋志異》外,還有雜著數種,戲3 出,通俗俚曲14 種,現存文400 余篇,詩1000 余首,詞100餘首。也許是由於蒲松齡與對聯有不解之緣吧,死後,人們也喜歡運用對聯的形式來紀念他。老舍先生所題一聯云:
鬼狐有性格;笑罵成文章。
郭沫若所題一聯是:
寫鬼寫妖,高人一等;刺貪刺虐,入骨三分。
畫家吳作人題書的一聯是:
豈有真鬼狐,前賢形此箴世;安得裝妖冶,後代剝它畫皮。
著名相聲表演大師侯寶林所題一聯道:
先輩著書談口技;後人研究乃相聲。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