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談兵?趙括被黑兩千年! 慷慨赴死真英雄!

2019-03-11 17:45:12

長平之戰的趙括,被戴上“紙上談兵”的帽子,為後人恥笑兩千餘年。然而,歷史上真實的趙括,絕非那個只會泛泛而談的年輕後生,真實的趙括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

趙括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回答以下七個問題,就自然得到答案了。

一、長平之戰的前因?

二、趙括的特點是什麼?

三、趙孝成王是昏君嗎?

四、廉頗是戰無不勝的將軍嗎?

五、換將一定要換趙括嗎?

六、長平之戰的過程?

七、那些被白起秒殺的名將?

一、長平之戰的前因?

(一)長平之戰的前因

公元前260年代,秦國制定了一個“半韓”的戰略。

所謂“半韓”,就是占領韓國一半的領土。如何實現這一目標,而又自身損失最小呢?

秦昭襄王、相國范曄、武安君白起,這可都是當世豪傑,他們研究出來的戰略,不可謂不毒辣。

秦國“半韓”戰略為:猛攻韓國中部各處要塞,最後攻占中部的野王城,將韓國分割成都城新鄭附近區域和上黨郡(治今山西長治)兩塊土地,這樣一來上黨郡自然就成為韓國國都新鄭統治不到的一塊飛地,然後再迫使韓國將上黨郡這塊大蛋糕拱手送上,秦國就能占領一半韓國的領土。

公元前262年,白起攻占韓國本土和上黨郡最後一個通道,野王城。

這樣一來,上黨郡就徹底成為了一塊孤地。

至此,白起的工作已經完成,他回鹹陽療養,剩下的事情就交給那些靠嘴吃飯的使臣。

於是,秦國使臣接二連三到韓國,給韓王施壓,讓韓國割讓飛地上黨郡給秦國。

韓國國君無奈,上黨郡無論如何是保不住了,做個人情給秦國算了。於是韓王下令,讓韓國上黨的守將靳黈將上黨獻給秦國。

到這時候,“半韓”戰略執行才四年,眼看半個韓國就要歸秦國所有了。

事情在這個時候有了波折,韓國上黨的守將靳黈,是真正的忠貞之士。他拒絕投降,誓與上黨共存亡,堅決與秦軍抵抗到底。

在秦國的重壓之下,韓國國君沒辦法,派將軍馮亭去接管上黨郡,並把上黨郡獻給秦國。

沒想到韓國忠義之士曾出不窮,馮亭也堅決不投降秦國。但是馮亭比靳黈要聰明,他做出了一個萬全之策:把上黨郡獻給趙國。

馮亭此舉,是把秦國的戰火從韓國引向趙國。

趙國在長平之戰前,是史上最強的趙國,趙孝成王對這種飛來橫財當然是照單全收。

秦昭襄王很生氣,秦國忙活了四年,最後被趙國撿了便宜,秦昭襄王本機會先徹底打垮魏、韓兩國再與趙國大規模交鋒,但是趙國這橫插一槓,讓當時軍事實力最強勁的兩個國家提前決戰。

於是,長平大戰一觸即發。

圖-長平之戰前上黨形勢

(二)長平之戰前期的過程

公元前262年,秦軍派王齕進攻上黨郡,趙國派廉頗守上黨郡,長平之戰拉開帷幕。

王齕,在秦國的軍功爵位制當中,是個左庶長,雖然爵位已經很高了,但比胡陽的中更低三級。

不能說王齕一定不如胡陽,可是王齕最終的爵位是左更,也比胡陽低一級,因此王齕的實力,至少不會在胡陽之上。

這樣一個左庶長王齕,他與廉頗交戰會怎么樣呢?

廉頗將軍在上黨西部布置了一道空倉嶺防線,空倉嶺是一座南北走向的山嶺,山體石質,嶺高陡絕,嶺中央為一巨大陘口,廉頗就因地形而建造了高平關。

高平關的東面,廉頗構築了一座名為二鄣的城,與高平關形成犄角之勢,隨時可以支援高平關。

二鄣城的東面,有一座光狼城,廉頗將這裡作為軍糧補給基地。

這樣一來,從西往東,依次是高平關、二鄣城、光狼城,三位一體的防禦體系。

而廉頗令自己的裨將趙茄,鎮守這個防禦體系,這也是趙軍第一道防線。

趙茄所領的兵力,有數萬人,大致為趙軍總數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

或許,廉頗低估了秦昭襄王的怒火,也低估了秦軍的戰鬥力。

王齕引領的秦軍數量龐大,他們很快攻破了高平關,斬趙軍裨將趙茄。

接著,無險可守的二鄣城和光狼城也被攻破,趙軍損失六名都尉,廉頗構築的第一道防線全線崩塌。

不過,這一切尚在廉頗的掌控之中。

在第一道防線的東面,有一條南北走向的大河,丹河,廉頗就在丹河東岸建築營壘,構築第二道防線。

在這第二道防線上,有兩座特別高的山,大糧山和韓王山,這兩座山不但是丹河東岸最高的山,也比西岸所有山都高,因此,西岸秦軍的動向,通過這兩座山,看得清清楚楚。

這第二道防線,才是廉頗的重心所在,廉頗把趙軍主力放在這第二條防線上。

可以這樣說,第一道防線被突破,完全在廉頗的預料之中,只不過秦軍來的比預期更兇猛,第一道防線也丟失得過快了。

廉頗利用丹河天險,以及大糧山和韓王山的便利,將王齕的秦軍阻擋在丹河以西。

不過,誰也沒想到的是,這場以丹河為界的對抗,從公元前262年持續到公元前260年。趙、秦兩軍陳兵數十萬於韓國上黨郡(現屬趙國)近三年,這也創了戰國時代列國交兵的記錄。

如果秦、趙雙方以丹河為界劃分國界的話,秦國將占西面三分之二個上黨郡,趙國占據東面三分之一個上黨郡。

此時戰爭進行到雙方國君都不願意看到的持久戰。

持久戰有什麼危害呢?由於雙方各幾十萬大軍不能離開上黨郡,而這些大軍每日必須消耗大量軍糧和物資。這造成國內農業生產滯後,商業萎靡,百姓苦不堪言,每個家庭幾乎都有丈夫或者兒子在軍中,社會問題一大堆。

最讓趙孝成王不爽的是,趙國農業根基不如秦國,趙國北方雲中郡、雁門郡、代郡、中山郡四個地方面積占趙國一般,卻沒有農耕,不能提供糧食。平日這些地方還要從中原各地調糧,因此趙國不得不從他國高價購入糧食,趙國國庫空虛,趙孝成王苦不堪言。

如果秦趙兩軍再在丹河兩岸耗上三年,秦國會被耗窮,趙國會被耗垮。

後勤跟不上,秦昭襄王和趙孝成王同時決定,兩軍必須肉搏。

趙孝成王數次書信給廉頗,請其出戰,都被廉頗拒絕,導致了趙括替廉頗為將。

二、趙括的特點是什麼?

司馬遷在《史記》中談到趙括,讚譽之詞溢於言表:“趙括自少時學兵法,言兵事,以天下莫能當。”

意思是趙括從國小習兵法,談起用兵,天下無雙。

太史公在寫《史記》的時候,用詞是非常考究謹慎的,我們再看看司馬遷對其他名將的評價。

太史公評價白起:“善用兵”。就三個字,給改變戰國局勢的戰神,太史公好吝嗇。

太史公評價樂毅:“好兵”。就兩個字,惜墨如金。

太史公評價王翦:“少而好兵”。比樂毅多兩個字,意思差不多。

太史公評價廉頗:“趙之良將,以勇氣聞於諸侯”。在良將前面加上趙國這個定語,太史公似乎在暗示,廉頗在趙國獨一無二,放眼天下卻難與樂毅、白起、王翦並稱。同時再加一句“以勇氣聞於諸侯”,言外之意廉頗膽略過人,韜略似乎差了一些。

太史公評價李牧:“趙之北邊良將”。良將前加上趙國北方這個定語,太史公似乎不太喜歡李牧,評價比廉頗還要低。

現在我們清楚了,太史公對趙括的評價“言兵事,以天下莫能當”是非常高的,趙括自然不是泛泛之輩。

三、趙孝成王是昏君嗎?

不少人認為趙孝成王是昏君,原因之一就是他在長平之戰時用趙括換廉頗為將。

何為明君,何謂昏君?

在戰國戰亂之世道,慧眼識的良將並重用之,就是明君,體諒百姓疾苦,也是明君的表現。

趙孝成王時代,除了長平撤換過廉頗,其他時候對廉頗都是重用的,到後期甚至封廉頗為信平君。

另一員大將樂乘,也是在趙孝成王時期被封君的。在慧眼識將才方面,趙孝成王還是不錯的。

當馮亭派人來向趙國獻地之時,趙孝成王沒有作太多思想鬥爭就接受了。這不僅是接受韓國的土地,更重要的是接受了秦國的挑戰。趙孝成王不畏強秦,敢於向霸權挑戰,不愧是趙武靈王的孫子!

長平之戰還沒開始,上黨郡的百姓就向趙國逃難而來,如果趙孝成王是昏君,韓國百姓也不可能來投奔他。

長平之戰後,秦國乘勢而來,趙孝成王派趙郝去秦國,假裝割六城求和,讓趙國獲得了八個月的喘息之機。從這件事情看來,趙孝成王還頗有點臨危不亂的氣度。

當秦軍向邯鄲發起猛攻時,趙孝成王與全體邯鄲軍民一起,堅守邯鄲城。邯鄲被圍三年,從未有過遷都的傳言,這比起楚國那位還沒見到秦兵就遷都的楚王,不知道偉岸了多少!

當然,趙國的事情,不是趙孝成王一個人說了算,他的叔父平原君趙勝,是趙國的相國,在大事上趙孝成王非常信任平原君。

既然趙孝成王不是昏君,平原君又是庸臣嗎?

平原君是趙孝成王的叔父,趙惠文王的弟弟,他為趙國相國數十年,是戰國四公子之一。

平原君年輕的時候,田部吏趙奢殺了他九個家丁,理由是這些人拒絕為平原君家交田租。田部吏並不是軍中的職位,只是一個管田產稅收的官員,竟然斬了平原君九個家丁!年輕的平原君居然沒有報復,而是將秉公執法的趙奢引薦給了趙惠文王,成就了後來趙奢對秦國輝煌的戰績。

通過這件事情,可以看出平原君絕對是識大體的人,頭腦冷靜,公私分明。

後來的邯鄲之戰,平原君散盡家財,將家裡的女人編入行伍,將門客組織成軍隊,這都是他堪為能臣的表現。邯鄲之戰打到膠著的時候,平原君從魏國和楚國搬來救兵,一舉扭轉了戰爭的形勢,這是平原君入選戰國四公子的重要原因。

總之,趙孝成王和平原君,不是昏君和庸臣,他們有自己獨到的眼光,他們選擇趙括為將,也覺不是一時興起或被謠言感染。

四、廉頗是戰無不勝的將軍嗎?

長平之戰,趙孝成王將廉頗換下,為古往今來文人騷客所指,他們認為廉頗是戰神,是永遠不可替換的!

廉頗是戰無不勝的將軍嗎?

廉頗與齊國、燕國、魏國交鋒,確實戰無不勝!

廉頗一生,攻克齊國十座城,魏國四座城,迫使燕國割讓五座城,一共為趙國貢獻了十九座城池!廉頗活躍于軍中的四十年當中,在對付齊國、燕國、魏國方面,趙國沒有人能超過他。

廉頗最輝煌的一次戰績,發生在與燕國交戰之時。

公元前251年,長平之戰結束九年,邯鄲之戰結束六年後,燕國認為趙國長平之戰後元氣沒有恢復,孤兒們還沒長大,於是起兵六十萬攻趙。其中栗腹領兵四十萬攻鄗,卿秦領兵二十萬攻代。

趙國的確兵力不多,廉頗將僅有的十三萬趙軍分成兩路,自己領兵八萬去鄗地戰慄腹軍,令樂乘領五萬兵去代郡阻擊卿秦。

廉頗八萬戰慄腹四十萬!樂乘五萬戰卿秦二十萬!

趙軍兩路雙管齊下,大獲全勝,廉頗攻破栗腹軍,殺栗腹。樂乘攻破卿秦軍,俘虜卿秦。

隨後廉頗馬不停蹄殺入燕國,突入燕國五百里,圍困燕國下都武陽,不愧是“以勇氣聞於諸侯”的廉頗將軍!

最後,燕國割讓五座城池,偷雞不成反而蝕了把米,才讓威風八面的廉頗給退兵了。

廉頗對付齊國、燕國、魏國,有如秋風掃落葉般。可是面對秦軍,廉頗的戰績就相當寒酸了。

公元前269年,閼與之戰,廉頗獲得了第一次對陣秦軍的機會,但是廉頗認為閼與之戰不好打,放棄了。結果趙奢臨危受命,大敗秦軍,趙奢也因此而封君。

公元前269年,閼與之戰的同年,廉頗受命救援被秦軍圍困的魏國幾城。

這一次,廉頗挾趙奢閼與之戰的餘威,大敗秦軍。不過,廉頗戰勝了秦國哪位將軍,史書沒有記載,事後廉頗也沒有像趙奢一樣得到重賞,可見這並不是一次大的戰役。但是此戰,竟然成為了廉頗對秦軍的唯一勝績。

廉頗與秦軍的第二次交鋒,發生在公元前262年,即長平之戰開始之時,由於戰場並不在長平,我們可以稱之為上黨之戰。

上黨之戰,廉頗在短短几個月之內,丟失丹河以西所有上黨領土,折損一個裨將趙茄和六名都尉,陣亡將士超過三萬人。

廉頗與秦軍的第三次交鋒,就是長平之戰了。隨著上黨之戰的失利,廉頗重新在丹河東岸建造防線,抵禦秦軍的東進。這一次雙方在丹河對峙了三年,打了一個平局。

廉頗與秦軍三次交鋒,一次不足掛齒的小勝,一次中等規模的戰敗,一次數十萬大軍打持久戰的平局。

文人騷客們說,廉頗是以防守見長的,因此廉頗在長平有優勢,如果再給廉頗幾年時間,等待秦軍出亂子,再伺機進兵。

首先,廉頗以防守見長的,這句話誤導了很多人。雖然廉頗在長平採取了防守的策略,但是縱觀廉頗一生大小數十戰,也只有這一次採取了防守戰略。

對燕國,廉頗十三萬遭遇燕軍六十萬,廉頗沒有防守,而是主動出擊,最後還攻到對方的國都了,談何以防守見長!

廉頗在長平採取防守戰略,可以說因地制宜,因勢利導,也可以說是迫不得已,在上黨之戰吃了大虧,不得已而防守。

史載廉頗“以勇氣聞於諸侯”,一個以勇氣著稱的猛將,怎么會是一個防守型的將軍呢。

因此,廉頗應該是一個進攻型的將軍,只不過在長平迫於形勢採取了守勢而已。

其次,如果再給廉頗幾年時間,等待秦軍出亂子,再伺機進兵。

這句話也有很大的問題,因為趙國的農業生產和經濟基礎都不如秦國,如果再耗上幾年,恐怕率先出亂子的是趙國,而趙國東北的燕國,那六十萬大軍也很有可能隨時殺過來,到時候趙國不被東西夾擊而亡才怪,談什麼等秦軍出亂子。

既然趙國必須換將,廉頗對秦軍的戰績也比較寒酸,那么趙孝成王換下廉頗,就是理所當然了。

圖-長平之戰

五、換將一定要換趙括嗎?

趙孝成王即位只有五年,就碰到了更換幾十萬大軍的大將這種難事,而他所處的時代,與他父親趙惠文王時代已經不同了。

如果趙惠文王的愛將樂毅、趙奢還在,那也不存在換誰上的問題了,樂毅、趙奢隨便誰上,都夠秦軍好受的。

現在的情況是,樂毅、趙奢已經不在人世,軍中資歷最老的將軍,似乎就是廉頗了,不論換誰,其號召力總歸不如廉頗。

長平換將,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將能力強的去替換能力弱的,而是一項涉及多個層面重大問題的換人。

首先,換上去的人,必須是支持進攻的。

如果換上去的人還跟廉頗一樣,不願意出戰,那還不如不換。

這樣一來,絕大多數將領都被排除在外,這其中就包括後來長期作為廉頗副將的樂乘。

以作戰風格而言,廉頗與樂乘相當類似。當年趙惠文王想救援閼與的時候,廉頗和樂乘給出了同樣的答案:不能救。這說明他們的戰術思路相仿,不輕易冒險。幾年後對付六十萬燕軍,兩人的作戰思路也如出一轍,廉頗與樂乘在絕對劣勢的兵力下,都採取了速戰速決的方式,擊潰燕軍。

長平之戰後,廉頗沒有死,因為他被替換回邯鄲了。樂乘也沒有死,說明他可能是追隨廉頗回邯鄲了,要么就是一直沒有被重用而呆在邯鄲。

如此一來,可供趙孝成王選擇的餘地,就非常窄了。

其實趙國還有一位與廉頗差不多年歲的老將軍龐煖,可以委以重任。十多年後這位老將軍還率領過幾國聯軍,攻入到秦國都城鹹陽附近。

龐煖的能力,當不在廉頗之下。可惜的是,此時龐煖仍然賦閒在家,隱居不出,此後他之所以出山,是因為趙國長平之敗後國力不振,特別是廉頗樂乘同時離開後,趙國需要大將。

再說說李牧,如果他來了,縱然對手是白起,恐怕鹿死誰手,結局難以預料。

可惜的是,李牧這時候還是個小年輕,他還在北邊抵禦匈奴。李牧領兵抵抗秦國,是二十幾年後的事情了。

其他更多的將領,就都算不上一流了,不可能被趙孝成王啟用。

在這些非一流的將領當中,趙括就是佼佼者了。

六、長平之戰的過程

(一)趙括到了長平之後,更換了部分將領,也更改了約束。

趙括說到底,也只是一個人一個腦袋,他要指揮四十餘萬大軍,每個人都要如臂使指,就得依靠他帳下的這些將軍,這些都尉,這些百夫長。如果算到百夫長級別,四十幾萬大軍就有四千多個百夫長,要指揮這么多人,當然要換上與趙孝成王和自己一條心進攻的將領。那些還念念不忘廉頗,一心只想防守的將領,勢必在進攻中不得力,與其戰時拖後腿,還不如現在就換了他們。

至於更改約束,更加勢在必行,因為廉頗此前的約束,是以防禦為主的,要進攻了,指揮號令當然要改成進攻為主的。

趙括就像一個足球教練,要求他將一支義大利式防守型球隊,改造成一支西班牙式進攻型球隊,不更換隊員和改變戰術,肯定是不行的。

每個將軍,都有自己的一套風格,趙括初次指揮四十餘萬大軍,沒有發生什麼亂子,已經展現了其大將風範。

(二)在趙括到達長平之後,秦昭襄王隨即用白起替換wanghe為大將。

這次換人,表面上看像足球場上的對位換人,你換一個年輕前鋒,我換有經驗的老將對付。

但是這次換人,內藏玄機。秦昭襄王對秦軍內部將領下令,誰敢泄露武安君為將,立斬不赦。

秦昭襄王這樣做的目的,大概有兩層意思。

一是忌憚趙括,趙括用兵怎么樣,誰也不知道,恐怕武安君白起心裡也沒底,能否搞定這個馬服君的天才兒子。

二是擔心趙括知道後,龜縮不前。但是這個可能性似乎不高,因為趙括之所以來長平,就是來結束對峙的,趙國比秦國更耗不起,否則也不會把德高望重的老將軍廉頗給換下。

(三)穩定軍心後,趙括指揮趙軍渡過丹河進行了大反攻。

趙軍沉寂了三年,突然之間的反攻,爆發的威力還是可觀的。

雖然秦軍武安君白起有令,秦軍要佯裝敗退,但是真打起來,近身肉搏,秦軍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當然,秦軍也不可能在趙軍還沒到達,就立即丟盔棄甲而逃,那樣的詐敗,是三流小將的演出而已。秦軍要把戲演真,就一定要與趙軍短兵相接,力戰不退,最後不能守住營壘再順勢撤退。

當趙軍反擊至光狼城附近,遭遇到了秦軍依城修築的壁壘。

長平之戰秦軍損失慘重,在趙軍開始反攻到遭遇壁壘,這一階段已經讓秦軍付出慘痛代價。

(四)趙括指揮大軍攻打壁壘不利,於是撤兵。

打不贏就撤,這無可厚非,如果說在野戰中趙軍還占優的話,攻打堅固的壁壘,趙軍損失就大了。

在趙軍撤退的過程中,秦軍豈能讓趙軍安然撤退,於是對趙軍展開壓迫式的追擊,不讓趙軍返回丹河東岸。

趙括指揮的趙軍,在付出一定代價後,主力還是渡過丹河,又回來了。

在這一攻一撤的過程中,趙軍損失不小,至少有數萬人陣亡,秦軍損失則更大一些。

現在趙括的麻煩來了,就在趙軍這一攻一撤的過程中,白起令兩支秦軍渡過丹河,對趙軍大本營進行了一系列的大動作。

(五)就在趙軍這一攻一撤的過程中,白起令兩支秦軍渡過丹河。

第一路秦軍,兩萬五千人,從北面繞到趙軍百里石長城後面,切斷了長平趙軍與邯鄲的聯繫。

第二路秦軍,五千輕騎兵,切斷了長平趙軍與大糧山的聯繫,大糧山是趙軍屯糧所在,這下趙軍由缺糧變成徹底斷糧了。

隨著趙軍陸續渡河回到長平大營,白起也對這兩支秦軍不斷增兵,力圖困死趙軍。

秦軍守住了各個山口要道,修築壁壘,將三十餘萬趙軍困在長平。

雖然用兵如神,但是白起此時還未獲勝,從傷亡來說,秦軍還是遠大於趙軍的,只是秦軍開始掌握戰場的主動了。

(六)面對秦軍的包圍,趙括沒有選擇突圍。

趙括不突圍,看似是個錯誤,但站在趙括的角度來考慮,就不難理解了。

秦軍據險而守,突圍將付出慘重代價,而且三十餘萬人撤退,半途還要損失不少,突圍並不划算。

趙括派人向邯鄲求援,只要邯鄲方面派來一支軍隊,就能與長平軍一起反包圍秦軍!只要邯鄲運來糧食,長平軍根本不怵秦軍,而且此前秦軍比趙軍損失更大,秦軍的困難更大一些。

趙國國內,應該還是有一些軍隊的,生死存亡時刻,將代郡、雲中、雁門的守軍調來,也就是幾天的事情。

於是趙括修築和加固營壘,以防秦軍攻擊。既然不突圍,也不能讓秦軍給得逞。

不過趙國確實沒有糧食了,趙孝成王和平原君派人到魏國、齊國、楚國借糧,可是長平勝負未分,趙軍也還沒有處於劣勢,這幾個國家都不願意借糧給趙國。

於此同時,秦昭襄王卻搞出了驚天動地的大動靜。

(七)秦昭襄王將河內郡所有百姓賜爵一級,將十五以上的男丁全部徵發到前線。

河內郡,是秦國最靠近長平戰場的一個郡,秦昭襄王從這裡就地取材,也是時間所迫,這時候時間就是金錢。

這支秦軍數量足有十五萬至二十萬,但是沒有作戰經驗,秦昭襄王把它們安置在北路秦軍與邯鄲之間,對整個長平戰場再進行了一次外圍的包圍,目的是阻止邯鄲的援軍。

秦昭襄王盤算,如果趙國像他一樣征伐無作戰經驗的百姓來,那這支秦軍就不懼趙軍。如果趙國調北方得精兵來,數量又有限,秦軍新兵蛋子修築壘城守之,也無大礙。

戰爭打到這裡,趙括的軍隊就難受了,無糧也無援軍,但這並非是趙括的錯,趙孝成王比秦昭襄王,確實略遜兩籌。

在這種危難時刻,趙括並不是手足無措,而是進行了異常猛烈的突圍。

(八)趙括選取精兵,分成四隊,每隊輪番突圍。

如果趙括是個草包,他的突圍應該是選取精兵,一舉突圍。可是趙括沒有這樣無章法地突圍,他在如此困境中仍然能指揮得當,體現出他“天下莫能當”的兵法素養。

《史記》記載趙括突圍:“為四隊,四五復之。”意思是分為四隊輪番突圍,每隊突圍達四五次之多。

這是一個很有效的的突擊方法,四隊,各四五次突擊,共有十六到二十次衝鋒,一直保持強大的張力,確實是一個有效的打法。

不得不提的是,在如此困境之下,趙括還能用盡兵法,使出這種分成幾隊,輪番衝鋒的策略,他的兵法素養確實天下沒有第二人了。

不過,白起就是白起,縱然趙括使出這種罕見的突圍方式,仍然不能突圍。這不是趙括的錯,秦軍是據險而守,且指揮官是從未敗過的白起。

這個時候,趙括使用了最壯烈的方式突圍,他親自領軍突圍!

(九)趙括再次選取精銳將士,親自突圍。

與上一次不同,這一次趙括是明知必死,卻勇敢地選擇了這條悲壯的死路。

燕趙多慷慨悲歌之士,趙括將軍,就是其中一個。

在突圍過程中,趙括被秦軍亂箭射死,以身殉國。

為何趙括將軍要選擇一死呢?

主要原因是趙軍被困,趙括不死這場戰爭就不會結束,趙括不死秦軍如何能相信趙軍會投降呢。

趙括以自己的死,去換取二十餘萬大軍(四十五萬已經陣亡一半)的生命,其深明大義有幾人能理解!

如果戰爭就此結束,趙國並沒有輸。

雙方的傷亡而言,趙軍損失二十餘萬,秦軍損失三十餘萬,趙括完成了趙孝成給他的任務。

幾個月前趙括上任之際,趙孝成王給他的任務是:結束戰爭,哪怕是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的結果也是大功。據此來看,趙括算是超額完成了任務。

不過,趙括一直不知道一件事情,長平之戰秦軍的指揮官,已經換成了屠夫白起。

(十)趙括死,趙軍投降。

趙軍投降之後才知道,秦軍主帥是白起。可是這時候已經晚了,繳械的趙軍,只有挨宰的份。

武安君白起,有一個特點,從來不給對方留活口,不論是對方的軍士還是俘虜,統統殺光。伊闕之戰斬首二十四萬,鄢郢之戰斬首三十餘萬,華陽之戰斬首十五萬,長平之戰斬首四十五萬。

於是,趙軍剩餘的二十餘萬將士,全部被秦軍坑殺。

為了打擊趙國剩餘軍隊的士氣,白起放了二百四十個未成年的小軍士,讓他們回邯鄲去給趙孝成王報告這個僵耗。

如果趙括知道對方的主帥是白起,絕對不會無故犧牲,而是會選擇魚死網破,一直突圍,直到趙軍全部陣亡,那個時候秦軍估計也不剩幾個人了。

可惜趙括不知道白起來了,秦昭襄王秘密換上白起,起到了作用。

在看看此前秦軍的統帥王齕,其一生大小戰役打過不少,也是戰功赫赫,但他卻從沒有斬殺俘虜的記錄,趙括正是看到這一點,犧牲自己讓二十餘萬趙軍投降。

可惜啦,趙括將軍!

(十一)長平之戰,趙括的表現,堪稱是名將級別的!

先是渡過丹河給秦軍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打擊,秦軍的損失恐怕就連白起也未曾預料如此慘重;

然後遭遇秦軍壁壘並不強攻,而是立即回撤,減少無謂的犧牲;

被包圍後並不慌亂,而是修築壁壘防禦,等待國內求援;

救援無望時,還能有效組織突圍,消耗秦軍。

在實戰當中,年輕的趙括雖然不如身經百戰的戰神白起,但是在白起曾經的對手當中,趙括已經是表現最好的了。

圖-趙括突圍

七、那些被白起秒殺的名將?

兩千多年來,很多學者將趙括定義為只會“紙上談兵”的草包,事實上如果趙括是草包,那些被白起秒殺的各國名將豈不是比草包還不如?

白起一生最著名的戰役有四場,分別是伊闕之戰,鄢郢之戰,華陽之戰,長平之戰。我們逐個分析,這四大戰中白起的對手, 比趙括如何。

(一)伊闕之戰

公元前294年,白起統領秦軍攻克韓國的新城,此後,魏國應韓國之邀,派大將公孫喜領大軍支援韓國。

於是,魏國大將公孫喜、韓國大將暴鳶,就在新城附近的險要之地伊闕駐紮,抵禦白起的秦軍。

魏國大將公孫喜、韓國大將暴鳶,這兩人可不是無名之輩,他們當時的名聲,絕對不亞於秦國的白起。

公元前301年,七年前,齊、魏、韓三國聯軍進逼楚國,當時魏國和韓國的領兵將軍就是,公孫喜和暴鳶。那一戰,聯軍攻克楚國方城,大破楚軍於垂沙(即重丘,今河南唐河境),並殺楚將唐昧。

公孫喜和暴鳶因此名聲大噪,成為魏國和韓國首屈一指的大將軍。

此後,從公元前298-296年,齊、魏、韓三國聯軍陳兵秦國函谷關外,其中魏國和韓國領兵大將又是公孫喜和暴鳶這對搭檔。

這一次,聯軍整整封鎖秦國三年之久,三年來,東方各國與秦國沒有任何商業來往,秦國閉關鎖國三年,經濟大倒退,國力下降不少。

公元前296年,聯軍攻克了函谷關!

秦昭襄王被迫割地求和,此後秦國歸還了此前所攻取的魏的河外、封陵以及此前所攻取韓的河外、武遂(河外指封陵和武遂二地周圍沿黃河一帶)。

讓秦國割地求和,這樣的事情在戰國史上似乎很難見到,公孫喜和暴鳶這兩位將軍,南敗楚國,西掠秦國,如果秦國不是出了白起這樣的天才戰神,秦國恐怕還要被這兩員大將折磨許多年。

公元前296年,距離此時的公元前294年,也就是堪堪兩年的事情,魏韓兩年前還在公孫喜和暴鳶統領下迫使秦國割地求和,沒有任何跡象表明魏韓會輸掉這場戰爭。

公元前293年,當魏國韓國組成聯軍後第二年,白起發動了戰爭,這就是白起的第一場大戰,伊闕之戰。

伊闕之戰前,白起的爵位是左更,位列秦國軍功爵位制的第十二級,與老將軍司馬錯同一級別,他們都是秦軍作戰第一線的最高指揮官。

因此,伊闕之戰,雙方統兵的將領,都是雙方最為出色的戰將,這也注定了這是一場世紀大戰!

伊闕之戰,雙方兵力對比為,秦軍最多十餘萬,魏韓聯軍約為三十萬上下。

這個時候的秦國,是有苦衷的,導致白起的兵力嚴重不足。

首先,二十幾年前,秦國侵入巴國、蜀國,並且將巴國、蜀國據為己有。

但是讓秦人沒有料到的是,巴蜀人並不甘心被秦國所統治,巴國蜀國爆發了一次又一次的叛亂。

於是,當初攻下巴國蜀國的老將軍司馬錯,就不得不統領一支秦軍主力,常年駐紮在巴蜀進行平亂,這支軍隊數量有十幾萬,這也應該是秦國最大的一支軍事力量。公元前前280年(十幾年後),老將軍司馬錯率領他的十萬秦軍,從蜀地沿長江而下,攻取楚國黔中郡(今湖南西部及貴州東北部)

然後,秦國幾年前挾持了在秦楚邊境談判的楚懷王,後來楚懷王剋死秦國,秦、楚的矛盾激化,秦國與楚國至少是沒有和談的可能,秦國必須用重兵防守武關附近,以防禦隨時可能不請自來的楚軍。

因此,白起手中可用的兵力,捉襟見肘,充其量只有十餘萬。

當數量處於劣勢的秦軍與龐大的魏韓聯軍遭遇在伊闕,魏、韓聯軍似乎一夜之間便成了烏合之眾,名將公孫喜和暴鳶似乎也犯下低級錯誤。

魏韓兩軍誰都不願作先鋒,率先與秦軍交鋒,因此互相觀望。

這樣坐失戰機之舉,在幾國聯合出兵的時候時常會出現,但是公孫喜和暴鳶至少合作有八年了,按理說配合應該相當嫻熟,他們居然還像首次合作一樣生疏。

後來,白起就是抓住了魏韓聯軍這唯一的弱點,各個擊破,先擊敗魏軍的。

伊闕之戰的結果是,秦軍生擒魏軍主帥公孫喜,斬首聯軍達二十四萬,相當於每個秦軍要砍兩個對方的人頭,真不知道白起是怎么做到的!

伊闕之戰,白起的對手公孫喜和暴鳶都是各自國家首屈一指的名將,遇到了戰神白起,敗的何其慘!

反觀長平之戰的趙括,同樣是失敗,趙括的兵力為四十五萬,白起的兵力起碼有六十萬以上。最後趙軍能夠讓秦軍付出傷亡一半的慘重代價,趙括比起名將公孫喜和暴鳶,不知道強了多少!

(二)鄢郢之戰

公元前279年,伊闕之戰十四年後,鄢郢之戰打響,這次白起的對手是楚國。

此戰之前,白起的爵位已經是大良造,位列秦國軍功爵位制的第十六級,秦軍軍中已經無人比他爵位更高了。

鄢郢之戰,是白起連續攻克楚國鄢都、郢都的戰役。

鄢都,在漢水上游,是楚國北方重鎮,雄兵數十萬,有拱衛都城郢都之責。

秦國發動鄢郢之戰,最初的目的可能只是奪取楚國北方一些領土,形成對鄢都的一種壓迫和威懾。

而白起所統領的秦軍兵力,《史記》明確說明是“數萬人”,也就是說不足十萬。以這樣一個兵力,要去攻取楚國鄢都和郢都,太不切實際了。

鄢郢之戰打響後,白起迅速攻戰了鄢都的前哨鄧城及周邊地區。

正常情況下,鄢郢之戰應該就結束了,這場戰役只能稱為鄧之戰。

但是白起之所以是白起,他總是乾一些名將們做不到的事情,白起居然以不足十萬人的兵力繼續南下攻打鄢都。

楚國鄢都的守將是誰,史料沒有記載,但是根據鄢都的戰略地位和兵力,鎮守這裡的肯定是楚國數一數二的名將。

鑒於白起在伊闕之戰非人類的表現,鄢都的守將沒有貿然出擊,而是採取據堅城而守的策略,可以說相當明智。

鄢都楚軍和居民,加在一起有數十萬,在依託這樣一座高大堅固的城池,數萬秦軍,恐怕只能望城興嘆。這是楚國守將的想法,符合邏輯。

可是白起之所以成為了白起,就在於他經常乾出不符合邏輯的事情來。

白起很“頑固”,他滯留鄢都不走,在鄢都西北修築堤壩,再挖長渠,引水灌入鄢都城中。

白起用水攻的方式,造成鄢都數十萬楚國軍民陣亡,而秦軍則兵不血刃!

水攻,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尤其是面對一座大城的時候。歷史上用水攻的方式破城,並不多見,也應證了這一點。

白起用這種方式攻克鄢都,說明他不僅在野戰中戰無不勝,在攻城戰中也有超凡脫俗的能力。

應該說,沒有人預料到白起能攻克鄢都,更無人預料到楚軍全軍覆沒而秦軍無傷亡。

楚王恐慌了,為萬無一失,他向東遷都陳。

隨即,白起又攻克了楚國都城郢都。

如果說楚國在鄢都防禦戰時還有些輕敵的話,那么郢都就絕對應該重視了,雖然楚頃襄王已經遷都,但郢都畢竟是故都,楚王不可能不設防。

一座都城,如果能留下十萬兵力防守,白起還能攻克么?事實上,不論楚頃襄王留下了多少兵力,白起都以區區數萬人就攻破了郢都。

楚國如此不堪一擊?楚國沒有大將嗎?

其實並非楚國不堪一擊,而是白起實在非人類。楚國也不是沒有猛將,至少有兩位大將楚頃襄王可以依賴。

一個是春申君黃歇,雖然此時他還未封君,但已經是楚國朝廷重要的一員。

二十幾年後,春申君領兵救援趙國邯鄲,大破秦軍。後來春申君又領楚軍,把幾百年歷史的魯國給滅了。從春申君的領兵戰績來看,是塊料,就是不知此時他躲在哪裡。

另一個楚頃襄王可以倚仗的是將軍莊蹻。大約在白起興兵攻楚的同時,將軍莊蹻向西南一舉攻克夜郎國、滇國,並留在了滇國稱王。於是,白起與莊蹻就擦肩而過了。

鄢郢之戰,楚國陣亡幾十萬軍民不說,還被迫遷都,而對手只不過是幾萬秦軍而已。

再看長平之戰的趙軍,面對的可是超過六十萬的秦軍!如果趙括是草包,這楚國君臣,豈不是一群廢物都不如。

(三)華陽之戰

公元前273年,趙、魏為了懲罰與秦國結盟的韓國,聯兵進攻韓國的華陽(或稱華、華下,今河南新鄭北),魏國領兵將軍是芒卯,趙國領兵將軍是賈偃。

韓國自然不是趙、魏的對手,立即向秦國大哥求救。秦國本不想管三晉之間的內斗,但又經不住韓國使臣的哀求,最終還是出兵了。

秦國不動則以,一動兵秦昭襄王就派出了秦軍中爵位最高兩個大將,武安君白起和中更胡陽,前來解華陽之局。

武安君白起和中更胡陽,位列秦國軍功爵位制的第二十級(最高級)和十三級,在秦軍中再無大將的爵位超過他們。

從秦昭襄王的用人來看,秦國是嚴肅的、認真的,是來砍人頭的!

按理說,魏、趙兩國應該審時度勢,立即換上各自最牛的大將。魏國先不說,就趙國而言,樂毅如果還健在,他要是能與白起打一仗,鹿死誰手還真不好說。即便樂毅老了或者死了,趙國的趙奢、廉頗都是猛將,如果趙國能派這兩人中的一人來,這場戰爭就更有看頭了。

可惜的是,魏國和趙國都沒有換將,魏國領兵將軍還是芒卯,趙國領兵將軍依然是賈偃。

如果說魏國和趙國有什麼優勢的話,就是兵力數量。魏趙聯軍數量不下於二十萬,而秦軍不過十萬左右。

結果華陽一戰,魏、趙聯軍輸得一點脾氣都沒有,兩位將軍芒卯和賈偃帶著殘兵逃亡,他們身後留下了十三萬具兩國將士的屍體。

魏國將軍芒卯運氣比較好,他跑掉了,並且從此消失於歷史舞台。而趙國將軍賈偃就比較被運了,他領著兩萬人逃到黃河邊,被秦軍追上,結果賈偃在河邊陣亡,這兩萬趙軍或被殺或被溺死與河中。

華陽之戰,秦軍又是在劣勢兵力下,斬首對方數量超過自己的軍隊數量,白起再上演了一次奇蹟。戰國史上,擊敗對手並且斬首十五萬以上的戰役,除了白起就沒產生過。不過當奇蹟成為常規,天下人也就習以為常了。

華陽之戰,白起為何勝得如此輕鬆寫意,魏、趙這兩位將軍為何敗的如此狼狽,逃都逃不掉,難道是秦軍戰鬥力比魏、趙強?

或許,在秦國的軍功爵位制重賞之下,秦軍的士氣相對高一些,但是光靠士氣也絕對不可能打出這種戰績。

那么合理的解釋就只有一個:白起就是那個戰神,誰碰到他都是必死無疑。

(四)長平之戰

長平之戰,白起還是那個白起,與此前三大戰不同的是,白起此次遭受了非常巨大的重創,白起親口承認,秦軍傷亡過半,也就是超過三十萬人傷亡。一年後展開的邯鄲之戰,秦軍無法攻克空虛的邯鄲,也證明了了長平之戰秦軍損失巨大。

本文節選自《地圖裡的興亡》系列章節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