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寫實油畫:[東方古典之神韻]--謝立儉作品

2019-04-22 19:25:59

中國寫實油畫:[東方古典之神韻]--謝立儉作品

2012-01-10 07:56:51|分類: 油畫大全 |字號訂閱

本文引用自石墨閣畫廊《中國寫實油畫:[東方古典之神韻]--謝立儉作品》

謝立劍作品以具有東方民族特徵的女性特別是我國少數民族女性為對象,通過刻畫賢淑、文靜、質樸的人物形象,展現東方女性的精神品質和性格內涵;通過獨特個性的描繪,力求表達中國婦女特別是少數民族婦女“美”的類型和民族傳統特有的美德。

中國寫實油畫:[東方古典之神韻]--謝立儉作品 編輯/雨濃

謝立劍作品, 夢 130cm×195cm 2009-2010年

謝立劍作品, 小雪 100cm×80cm 2009年

再現東方古典之神韻 ——與油畫家謝立儉對話談東方女性的審美情懷

自上世紀80年代後期,以傳統的東方女性形象作為表達對象的作品形成了一種潮流。謝立儉從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就已經確立了這一藝術的創作方向並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就此而言,謝立儉也是這一特定藝術創作領域的先行者之一。近日,記者以“論東方女性的審美情懷”為題與謝立儉對話,探討了東方女性油畫肖像藝術發展的諸多話題——《中國藝術家》聽說您為了表現東方女性賢淑、典雅的氣質,不僅在人物肖像上作了很多探索,為了畫好清末民國初年的服裝甚至請研究民族服飾的教授、設計師設計製作了幾十套古典服飾。

謝立儉:中國古代的服飾文化是與歷史緊密相連的,每一個時期都有其內在的審美需求。我選擇清末與明國初年的服飾,也就是旗袍,它在我國服飾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旗袍的風韻就在內斂含蓄中展現。處處彰顯了東方女性的溫婉、賢淑、端莊、典雅、或清麗或華貴的氣質,要想表現出極賦東方韻味的肖像畫,對於服飾的研究必不可少。中國古代服飾藝術本身就是一部宏大的文化史。

《中國藝術家》:誠然,從許多歷史文獻和考古留存中,證實了中國服飾文化的藝術審美價值都是遠遠超出現在人們的想像的,但東方女性審美的樣式並沒有象西方那樣用油畫很寫實的記錄下來,那么是否意味著東方女性審美的標準需要優秀的畫家用筆來串聯歷史和現代。

謝立儉:在藝術的發展史上,在機械成像技術出現以前,西方的油畫藝術更傾向於寫實,中國則從唐宋以後出現了更為寫意的文人畫風。和西方哲學的體系傳承一樣,西方油畫的風格也是具有很完整的構成體系的。就拿西方女性油畫肖像畫來說,每一個歷史時期都可以從女性油畫肖像畫中窺視到西方女性審美標準的演進。從卡拉瓦喬到魯本斯再到安格爾,他們對於各自時代的女性都進行了完美和寫實的描繪,對當時的社會都造成了一定的影響。在現代藝術史的近200年裡,西方女性美的審美標準在世界範圍內形成了一種強勢,現在的年輕人染髮也都喜好西方人的金髮和栗色。但並不是說東方女性就要放棄自己對美的追求。1991年,我考上中央美院油畫研修班。那時恰巧參加朋友婚禮,新娘的出現讓現場所有人的眼睛都為之一亮:白裡透紅的臉龐、細眉微彎、高鼻樑、小嘴唇、略帶羞澀的神情透著幾分矜持,閃動著的珍珠串耳環忽明忽暗,平添了一絲神秘。令人叫絕的是那一襲金色緞面繡花旗袍將其修長丰韻的身材裹得更加婀娜多姿.愈顯高貴典雅氣質,活脫一東方古典美人。是新娘貌美的神韻打動了我.還是那東方情調濃郁的金色旗袍吸引了我?我說不清楚。一月後,我動手以新娘為模特開始了《古都女子》的肖像畫創作歷程。此畫當年參加了“92‘中國油畫藝術展”,得到了人們的讚許。這說明美的事物是人類共同的財富,無須畫家來串聯傳說中的審美和未來的審美,美是永遠存在生活之中的。就象我現在創作的東方女性肖像畫一樣,人們讚賞她是基於自己的審美,也是符合時代需要的。

《中國藝術家》:在浮躁、急功近利的風潮下,許多藝術家開始轉向搞現代藝術了。你對這種現象有什麼感想?

謝立儉:有朋友語重心長地勸我放棄傳統服飾女性肖像畫這類題材,並指出這類創作艱辛又“危險”,其一當今全球化語境下,寫實繪畫已不是主流,肖像畫在技術日新月異的2l世紀難有出頭之日;其二,這類題材容易陷入脂粉、媚俗泥沼的危險。它一方面有迎合市場之嫌,另外先有陳逸飛等人在市場上成功作品給人的視覺驚艷在先,後又有此類“跟風”題材繪畫作品在市場上的泛濫,造成人們視覺上的審美疲勞。這是真心朋友才會說的窩子的話——中肯而一針見血。這也是我須認真研究題。我衷心感謝這些關心我的朋友。但我對此有自己思索和看法。我推崇“真、善、美”的審美理想,欣賞美中華女性傳統的美德,以精湛的油畫寫實技法,創作出溫婉、賢淑、端莊、秀美、高貴、典雅並臻於完美的中華女性和極富東方韻味的肖像畫是我學油畫伊始的夙願,也是我畢生的探索和追求。一個人的能力和精力都是有限的,若此生能實現此夙願,我心足矣!

《中國藝術家》:在您的作品中,把肖像寫實和文化的象徵進行了很好的結合,這也是您賦予這些藝術作品的特殊意義嗎?

謝立儉:我並沒有刻意要在作品中表達什麼主張或是賦予這些作品什麼特殊意義。但是在創作的過程中,模特鮮活的形與色同我的審美理想倒是有機地結合著。我畫的雖然是肖像,但是並不是為某一特定的人,她們是我理想中的東方女性。以傳統的油畫技法細緻地刻畫不同質地的服飾,表現冷暖變化微妙而細膩的女性肌膚等,總之,不同質感畫到位。特別是注重人物神情的表現。這樣,傳統的服飾和生動的人物形象自然能傳遞出那感人的東方女性獨特的韻味和魅力。她們能留住欣賞者的目光和腳步就足夠了。

《中國藝術家》:願謝立儉先生在廣闊的生活空間裡抓住描繪人世間美好的事物,創作出更好的優秀作品,再現東方古典之神韻。

謝立劍作品, 妝 100cm×80cm 2010年

謝立儉,1948年生於四川瀘州,先後畢業於湖北美術學院師範系油畫專業和中央美術院油畫系第六屆研修班。現為中南民族大學教授、女書文化研究中心成員、文學院副院長、美術系主任,湖北省美術教學指導委員會常務委員。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