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地圖控| 地圖也撞臉

2019-02-14 18:35:59

江湖遠人按:看地圖是一種樂趣。只要你看得夠專注,或者視角夠特別,你總能發現自己不知道的東西。

今天這篇文章出自弗蘭克·雅各布斯(Frank Jacobs)的專欄《奇異地圖》(Strange Maps)。此君是出了名的地圖狂,按照他的說法,地圖像是“想像力的旅行指南(travel guides for the imagination)”而地圖癖則是“一種孤獨的怪病”(mapophilia was a lonely affliction)。現在,地圖狂弗蘭克已經不再感到孤獨了,因為他發現自己並不是“唯一對地圖著迷的人”。

誰說不是呢?

文章原名為Countries that Look Like Other Countries,譯文略有刪節。翻譯:江湖遠人.本文獲江湖遠人授權發布.

政區邊界的生成往往是歷史因素和地理因素隨意作用的結果。國際邊界的產生究竟是取決於特定的時間地點,還是與這些因素並無關聯?其實邊界本身就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

而當我們走出歷史變遷的紛亂,來到現實之中時,我們會發現,這個世界上並沒有米老鼠形狀的國家,因為可供選擇的形狀其實是有限的。事實上,全世界所有國家的形狀都可以被歸入到不同的形態學範疇之中,而形態類型的數量不會超過六個。

這就意味著政區的形狀會出現趨同現象,使得有些政區在外形上如同另一個政區的雙胞胎兄弟,這種情況是真是存在的,比如比利時和它的一個省——列日:

(比利時和列日省)

下文所列舉的實例,都來自熱心讀者的投稿。

讀者J Banana指出,愛爾蘭莫納亨郡(County Monaghan)的外形和伊拉克非常相似。

(左邊是田園牧歌的莫納亨,右邊是戰火連天的伊拉克)

讀者Jorge建議:去看看葡萄牙最南端的省份阿爾加維(Algarve)的地圖,然後再和葡萄牙全國地圖比較一下。這位讀者說“他們真的很像,只不過阿爾加維是躺著的”。

(葡萄牙和翻轉的阿爾加維)

讀者Eric Smit舉出了一個奇特的案例:印度尼西亞群島中有兩個十分相似島嶼。

(蘇拉威西島和哈馬黑拉島位置示意圖)

他是這樣說的:“太詭異了,蘇拉威西島(Sulawesi)怎么那么像它東邊的哈馬黑拉島(Halmahera),後者簡直就是一個前者的迷你版。蘇拉威西島長著四隻觸手的樣子真是與眾不同,而哈馬黑拉島看上去就是一個沒長開的蘇拉威西。順便說一句,一個島能長成這樣應該存在著地理上的原因,但是一下蹦出來兩個外形這么搞笑還長得這么像的島,真是挺不可思議的。”

(蘇拉威西島和哈馬黑拉島)

讀者Harry Hook不僅給我們舉了好幾個例子,甚至還製作了疊化的地圖來證明他的觀點。

(Harry Hook的疊化地圖)

他指出:黑山和科索沃都是前南斯拉夫的一部分而且領土接壤,但除此之外,這兩個國的外形也十分相似,都是傾斜的、邊緣粗糙的四邊形,下端凸起的部分如同一隻小腳,幫助四方形的身體保持了微妙的平衡,感覺像是在跳弗拉門戈舞。

Hook先生甚至發現了一組一出生便失散了的地理三胞胎:盧森堡、列支敦斯登和巴貝多。這三個國家的形狀都近似於三角形,南部寬闊如基座,越往北越尖,最後在頂端形成一個尖角。

但真正讓人震驚的——開個玩笑——是懷俄明州和科羅拉多州的外形,如果製圖學上真的存在一對唯一且完全一樣的雙胞胎的話,那一定這兩位。Hook先生在他的圖上畫了好幾個WOW,我想他可能參考了那個更為著名但同樣無關緊要的“發現”。(譯者註:指“Wow!訊號”——Wow!訊號是Jerry R. Ehman在1977年8月16日檢測到的一個明顯的窄頻無線電訊號,當時他使用的是搜尋地外文明計畫在俄亥俄州立大學的巨耳無線電望遠鏡,這個信號的特徵顯示並非是來自類地行星和太陽系內的信號,並且大耳朵完整且持續觀測了72秒鐘,但是之後再也沒有收到這種訊號。驚訝於這個訊號與星際訊號天線選單中使用的是如此吻合,Ehman在電腦印表機的報表上圈出了這個訊號,並在旁邊寫上了“Wow!”,而這個註記就成為這個訊號的名稱。via wikipedia)

(Wow!訊號)

“就在剛才,我轉動我的地球儀,又發現另外兩個相似的國家:馬里和尼日”,Hook先生補充道,“也許你還會發現,其實尚比亞也是這種類型的……”

(馬里和尼日)

女士們先生們,翻開你們的地圖冊吧!

評論選譯

Pierre Lapalu :巴西南部的巴拉那州(Paraná State)和羅馬尼亞十分相像。

(巴拉那州和羅馬尼亞)

Andrew :大不列顛島和中國的陝西省。

(陝西和大不列顛)

Daniel Breda:巴西的巴伊亞州(Bahia),它的形狀就像是迷你版的巴西,二者都近似於三角形,北部寬南部窄。於是我們可以發現一個奇特的現象:巴伊亞州是微縮版的巴西,而巴西又是微縮版的南美洲。

(巴西里的巴伊亞州)

(南美洲里的巴西)

james:英國的斯塔福德郡(Staffordshire)看上去有點像泰國。(譯者:我覺得還是戈巴契夫腦袋上的胎記更像泰國)

(斯塔福德郡與泰國)

daz_voz:國家級的沒想出來,不過俄羅斯的克拉斯諾亞爾斯克邊疆區(Krasnoyarsk Krai)酷似格陵蘭。

(克拉斯諾亞爾斯克邊疆區與格陵蘭)

Andrew E. Mathis:說道黑山和科索沃,難道我是唯一一個看出伊朗和前南斯拉夫很像的人嗎?

(伊朗和前南斯拉夫)

Talbert: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就覺得澳大利亞很像非洲,當你向左微微偏頭,以四十五角仰望地圖,昆士蘭州的尖角就像是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更了不得的是,兩座大陸的旁邊都漂著一座“馬達加斯加”。

(傾斜的澳大利亞與非洲)

譯者舉例

我最後再提兩個。

一個是非洲的喀麥隆和美國的愛達荷州,兩者幾乎互為鏡像;

(喀麥隆與愛達荷)

另一個是我的家鄉北京市豐臺區與遠在西亞的土耳其,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就覺得他們很像。

(豐臺區與土耳其)

同學們,多翻你們的地圖冊吧!

免責聲明:(部分圖文源於網路,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