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富哲理的“說文解字”

2019-03-17 21:23:14

途:給別人留有“余”地,自己才有路“走”。

吻:請“勿”只用“口”,還要用心。

伴:意味著,他“人”是你的另一“半”。

令:“今”天努力一“點”,明天才有可能指揮別人。

夸:最終要吃“大”“虧”。

位:“人”只有自己“立“起來,才能在別人的心目中占有一席之地。

吃:“口”無節制,必然“乞”討。

乞:“氣”,少爭了“一”口。

們:每一個“人”,都可能是你的成功之“門”。

惕:一顆“心”,越容“易”得到,越值得提防。

趣:人生在奔“走”追求中獲“取”快樂。

距:人的“巨”大差別,來自“足”下。

仿:“方”正的“人”,才值得我們學習效法。

劣:平時“少”出“力”,到頭來必然差人一等。

情:什麼都可以老去,惟有相愛的“心”,永遠長“青”。

送:“走”“關”系的一種手段。

偏:把“人”看“扁”,是你沒有正眼看人。

使:“人”一旦做了“吏”,就愛支喚別人。

廉:想“廣”而“兼”得,到頭來必然得之甚少。

眾:“人”一多起來,就分上下幾等了。

貶:與缺“乏”錢這種寶“貝”不無關係。

海:容得下“每”一滴“水”。

偽:做假,不都是“人”之所“為”嗎?

價:“人”一旦“介”入,什麼東西都金錢化了。

貪:“今”天得到的寶“貝”再多,明天也會失去。

但:對“人”來說,命運的轉折,也許就在“旦”夕之間。

路:就在“各”人的“足”下。

過:有時,僅僅“走”出一“寸”,就越格了。

欲:當心,離險“谷”就“欠”一步。

選:誰“先”“跑”腿,就優先選拔誰。

辦:想做成事,光用“力”不行,還得左右都有“點”表示。

爬:用“爪”子“巴”結別人,升得再高,也是動物行為。

體:健康的身子,才是“人”生的根“本”。

敵:用“舌”頭和“文”筆攻擊你,是你最惡毒的對頭。

功:成功,全在你用“力”“工”作。

夠:有時,“多”講一“句”,就囉嗦了。

天:對“人”有兩條標準,對上“一”套,對下“一”套。

萬:千變萬化,詭計多端,就是因為少了那“點”“方”正的品行。

朋:誰對誰都是“月”亮,借別人的光芒照亮自己。

趾:“足”,到此為“止”。

侶:兩“口”子之“人”,誰也離不開誰。

狼:對別人再“狠”一“點”,是你的生存哲學。

唬:張“口”說老“虎”來了,你怕不怕?

僧:“曾”經也是有七情六慾的“人”。

群:有人當面稱你“君”,背後卻把你當成“羊”。

說:一“言”既出,就要“兌”現。

叛:“半”途,“反”戈一擊。

夯:要打牢基礎,就得下“大”“力”氣。

失:原是“夫”想多得一“點”。

供:向上敬奉,早已成了“人”的“共”性。

吹:“少(欠)”說一“口”,否則,就會被別人看成說大話。

婦:扳倒“山”一樣的男人,往往是柔情的“女”子。

起:人生的每一次提升,都是自“己”“走”出來的。

心:裝這么多“點”子,怪不得世上就你難測。

他:別人“也”是“人”,不可隨意作踐。

教:傳授“孝”道美德,傳授“文”化知識,是你的雙重責任。

蝦:誰也爭不過,就成了“下”等的“蟲”。

保:動物們解釋說:“人”“呆”立不動,就是我們最大的安全。

夭:“天”下,斷送於上樑不正。

戀:“心”中裝滿的,“亦”是另一顆心。

滯:拖泥“帶”“水”,能快得起來嗎?

債:欠了別人的,就要償還,這是做“人”的“責”任。

夫:凡間俗子,也能把“天”捅“破”。

拿:取別人的,恨不得有更多的“手”“合”起來。

炒:從另一方面提醒你,千萬別過“火”,否則,適得其反。

扶:永遠堅信,向你伸“手”拉一把的,就是人群中那千千萬萬的匹“夫”。

指:人一旦“手”持“旨”諭,就變得指手劃腳了。

刃:把你從“刀”中分離出來,多得就是那“點”銳利。

邊:要到達頂端,就是下苦“力”“走”。

真:其立足“點”,是“直”。

講:當心,甜“言”蜜語的背後,是深深的陷“井”。

時:日“光”,要以“寸”計算,不然怎么說一寸光陰一寸金呢?

道:腳下要有路,“首”要的,是邁開步子去“走”。

進:陷“井”,常常設定在你向前行“走”的路上

值:站得“直”,“人”的價值才高。

拓:用“手”推開前面的攔路“石”。

嚇:靠“口”來威脅別人,永遠是“下”策。

還:遊子回到家裡,就“不”想再“走”了。

另:用“口”說和用“力”,永遠不是同一回事。

助:幫別人,不但要心到,而“且”還要“力”到。

召:要人回響你,要么用“口”鼓動,要么用“刀”威脅。

全:“人”要做了“王”,就什麼都有了。

環:“不”當“王”,別人也能圍著你轉,這才是真本事。

隱:你的“耳”朵越“急”於打探什麼,別人越是藏著不說。

邊:用“力”“走”,總有一天會接近目標的盡頭。

謗:壞話,專用來“旁”“言”他人的。

羽:練“習”,再練“習”,才能飛起來。

忌:“心”中,除了自“己”,誰也容不下。

隊:一談到別人的隱私,“人”的“耳”朵就成群地聚在一起聽。

省:“少”用“目”,多用心審視自己,才能真正達到反思的效果。

自:在心“目”中,那個想的多一“點”的人。

撈:僅是舉“手”之“勞”就能得到,怪不得許多人熱衷於此。

慎:對人付出“真”“心”,一定得三思而後行。

達:“大”踏步地朝著目標“走”,就一定能實現心中的理想。

奪:比賽中,相差一“寸”,結果往往相差很“大”。

挫:有“手”,而不自食其力,卻一心想著“坐”享其成,必定事事不順。

溢:向領導匯報,“水”分越多,得“益”也越多。

夭:“天”不平,必失天下。

悅:“心”願,得到了“兌”現的一種滿足和快樂。

患:即一連“串”的“心”。意味著,心多不是好事。

悟:自省“吾”“心”。

超:“召”示你,趕過別人,唯一的辦法就是不停地向前“走”。

忠:始終把別人放在“心”的正“中”。

討:出“言”有分“寸”,才不失尊嚴。

喟:如今有的人的“胃”“口”,大得讓人唏噓不已。

把:“巴”吉他人的一“手”。

吹:“口”說大話,最終會清算你的“欠”債。

垮:脫離現實的“土”壤而浮“夸”,導致最終的失敗。

仿:表面“方”正的“人”,千萬當心他們的偽裝。

從:“人”與“人”之間,本該彼此相隨,而不該彼此背離。

章:“立”身一站,什麼事都能“早”辦。

回:嘗到甜頭後,胃“口”一次比一次大。

征:“人”與“人”之間,只有彼此公“正”,才能彼此誠服。

道:走什麼樣的路,這是“人”生最“首”要的選擇。

舒:“舍”得給“予”他人,自己獲得的是快樂。

加:做任何事,不能光用“口”講,還要致“力”於行動。

治:對上,匯報大摻“水”分;對下,“台”上盡講大話。

悶:當“心”把一切關在“門”外時,關住的只是孤獨的自己。

跡:生命的足印,“亦”是“走”出來的。

諾:“言”語倘“若”說出去了,就要兌現。

悔:深藏於“每”個人的“心”中。

拙:只要“出”“手”幹活,免不了他人說笨。

鞭:人抽打牛,往往用的便是牛身上的皮“革”。

仕:誰說“人”不能從一個普通的“士”兵成為元帥呢?

誓:如今出此“言”的人,其可信度要大打“折”扣。

慎:只有“真”“心”,才不會隨便付出。

怕:即內“心”一片空“白”。所以,無知是最大的恐懼。

企:“人”的欲望,不可無限膨脹,而要適可而“止”。

儼:一些“人”在台上做報告,一臉“嚴”肅,原是一副假象。

隘:“耳”朵只聽得進對自己有“益”的好話,其心必然狹窄。

姿:外貌,哪怕是對“女”人,也是“次”要的。

距:人的“巨”大差別,來自“足”下。

惜:“昔”日的東西,過去後,我們才懂得“心”存感恩。

拉:一個人“立”起來,離不開他人之“手”的幫扶。

偎:依附誰,“人”就越“畏”懼誰。

徒:兩“人”一起“走”,因彼此猜忌、彼此阻攔而白費功夫。

懦:“心”理“需”要太多,往往是軟弱的表現。

評:談論別人,出“言”一定要公“平”。

味:“未”到“口”的東西,更誘人胃口。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