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那些年走過的路,相遇過的人,領悟的人生奧義

2019-02-22 18:12:12

文/姜小喵

一個人的行走範圍,就是他的世界。 ​ —北島

圖片來源網路,著作權歸原創者,侵權必刪

01

沒有出發之前,覺得世界就是眼前;

一旦踏上旅途,世界就變成了遠方。

我選擇旅行,不是為了去填充假期,亦不是為了豐富談資;旅行,是一個沉澱然後煥新的過程。離開自己熟悉的生活環境,借用別人的視覺與互動,重新審視自我,定然會有一個重新出發的心態與新鮮感。

一程有意義的旅行會是一個自我發現的過程,讓我們看到自己在其中的位置,而這個世界又是如何回響了我們的出現。

一個人外出旅行,喜歡住青旅。

可以認識天南海北,五湖四海的人,聽大家交流,分享,碰撞,不僅僅限於風光地貌,風土人情,還包括不同的人生經歷,不同的思辨,不同的人生百味……

不知為何,這樣隨心而坦誠的交流,總是能讓我看深自己一重,再看深一重,像是蛻皮一般,最靠近本心的核心就這樣昭然若揭。這是我面對生活積極樂觀的底氣,這是我不甘心平常而突破的動力。

我一步一步丈量自己的世界,我一眼一眼地豐富自己的人生;不吝遠近,無問西東;當我想飛的時候,沒有什麼可以束縛我的翅膀;夢想再遠,展翅高飛也總有到得了的一天。

這些年攢下的八千里路雲和月,我不一定記得當地的名勝古蹟,旖旎風光,但我一定記得歷驗過的人情世故,特別是在旅行中相遇過的那些人。

我記得登黃山的時候,認識了有愛的一家三口。爸爸媽媽和4歲的小兒子。小傢伙一身裝備,兩天的爬行,不叫苦也不叫累;他爸爸說,可以走慢一點,但每一步都必須要自己走。媽媽背著一個籮筐,路上看到亂扔的垃圾,會撿起來。教育,言傳身教是核心。

我記得在日隆,躺在山坡上曬著日光,旁邊那個人說,就這樣一輩子也挺好。

心意相通,轉首,兩人相顧而笑。

歲月如風,早已吹散了那人的音容笑貌,但這句話像是被陽光碟機進了我的心底,總在每個幻滅的瞬間給我帶來點點暖意。

我記得在芽莊,因為三番五次光顧街頭的海鮮燒烤攤,攤主邀請我去家裡做客。那一天,我看到了不富有但快樂的一家人,那一天,我吃到了一頓地道的越南菜,那一天我們用情感突破了言語文化的障礙。

我記得在西安啃著肉夾饃,遇上了一位千里走單騎的小伙子。小伙子大四,即將與讀中文的女朋友分隔兩地。為表心跡,他從西安出發,沿著西寧-昆明-南寧-長沙-合肥-西安,用騎行軌跡畫個了心形;那一刻,在黑陳的皮膚映襯下,比他牙齒更白的是可昭日月的一顆真心——“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我還記得在鳳凰古城裡碰上的人生閱歷豐富的導遊,絮叨但也暖心;逢人就看手相,看的時候一本正經,看完後也總來一句:不可全信,純粹娛樂,博君一笑。

我還記得在洱海邊上遇到了給我包車打折環島游的滴滴車司機;路經過市區,帶我一同去探望了因為救人受傷的輔警小夥伴,順帶請我吃了一頓午餐。

我同樣記得在梅里,遇上了老鄉攝影師。他全球各處跑,點開他的微信相冊,那是一整個七色的世界。他的人生,沒有房子與車子,全是詩歌與遠方。

​圖片來源網路,著作權歸原創者,侵權必刪

一個人外出,也常常會被告誡要小心壞人。

世界那么大,肯定有不少藏污納垢的地方,但是不妨礙我們去觸碰美好,去享受正大光明的溫暖,心存善念的人,我想,福報自然會多一些吧。

02

2015年我去九寨黃龍,參加的是50人的旅行團。團友天南地北,老老少少,緣淺的相視而笑,側身而過;合緣的就著滿眼的秋色跟我講上溫情綿長,醇香回甘的小故事。

​【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

寧波的一對夫婦。

50歲出頭。波叔和他媳婦。

乍一看很普通的一對中年夫婦。

後面幾天,他們總是能引起我額外的注意。因為只要同框,總是手牽手,自然又溫暖。

波叔背地裡抽菸時被我碰見過幾次。

他訕然一笑,別告訴我媳婦,她不喜歡我抽菸。

波叔有個女兒,已經上大學了。跟太太是初戀,此次出遊是為了慶祝銀婚。

我們這個團有好幾個個購物點。媳婦負責貌美如花地大肆採購,波叔負責大包小包地呵呵付錢。

當時我們上黃龍,同團有幾個年齡偏大的老先生老太太走得慢。我拿著相機奔上奔下來來回回,總能看到波叔和太太就在他們附近,不遠不近地陪著。

心裡有愛的人,連氣質都是圓潤溫暖的。

這些人臉上一定帶著真誠的微笑,這些微笑就像個小火種,能夠照亮身邊的人,同樣也能點燃另一隻火把。

愛能傳播,溫暖能傳遞。

【 以愛之名 】

一群來自內蒙古的退休阿姨們,5人。

每個人都畫著素雅的妝容,穿著新潮得體的服飾,自信,活躍。走到哪裡都是人群裡面的一道光。

我跟梁姨同住一個房間。

梁姨跟我講得最多的是她的兒子。給我看了許多他的相片。

兒子是爸媽的驕傲。

長得高大帥氣,在浙江大學念的醫學博士,在杭州一家三甲醫院實習。

那晚阿姨的兒子打電話給她,說已經看好了房子,準備這周內交定金、首付。

兒子的女朋友是同學,杭州本地人。計畫一年內結婚,結婚就要在杭州買房子。但是杭州的房價很貴,比內蒙古貴得多。

阿姨退休之前在公交系統工作,她先生是公安系統的一名普通的民警。

梁阿姨的退休金和她先生的工資加起來每月還不到一萬,他們存了一輩子的錢,抵不上一套房子的首付。

兒子讓梁阿姨不用著急,他再想想辦法,實在湊不齊,那就先租房結婚。

但是梁阿姨不願意兒子委屈,不願意兒子被女方家看低第一眼。

那個晚上阿姨哭了許久。連我不輕易借出去的肩膀都濕透了好幾回。

我的安慰不知應該從何下手,因為有些苦非切身不能體會。

每個人的生活方式與節奏都不一樣,有人房子車子孩子地按部就班,有人灑脫地無物一身輕去築夢……

但無論何情何境,父母對子女的心意都是一樣的。

誰的生活都不容易。

表面看起來的輕鬆自如,是多少個晚上咬碎牙的堅持。

這種堅持通常都有一個共同的因由——全為了愛。

第二天,我打了電話回家,告訴爸媽我一切安好!

【 先給與才後有所得 】

泉哥來自河北,一行共7人。

團餐一桌10人,通常是哪桌滿員先開飯,所以我經常厚顏無恥地過去湊人數。一來二往,我跟他們熟絡了。

泉哥表面看起來五大三粗,但實際上心細如髮,沒有架子,為人很親切。行走九寨溝的時候,身上總是掛著這個包,那個包,同伴走累了,都拿他當免費挑夫。上黃龍之前,泉哥還偷偷買了幾瓶氧氣。以備團友的不時之需。

其實泉哥是一位老闆。

泉哥經營著一家專售土特產的電商公司。同行的是他的下屬。一位財務經理,兩位銷售人員,一位售後,一位設計,一位技術。

此次旅行屬於團隊獎勵。

泉哥的電話很少。我問他,出來幾天,不擔心公司嗎。

我放心得很。泉哥笑嘻嘻地說。

同行的財務經理李大姐說,泉哥是個操慣的心人。

別的老闆操心業績,利潤,但泉哥不,他只操心員工的大小事。

員工的結婚、員工小孩的滿月、員工父母的健康,等等。

公司每年都會將盈利的5%拿出來作為員工關懷基金。

這個基金用來解決員工的住房問題,生病問題,小孩上學問題,員工的教育培訓問題等等與員工切身相關的事項。

把員工大小事放心上的老闆,我相信每位員工都會將公司的大小事放心上。

把錢用在員工身上,員工才能創造更大的利潤。

泉哥這個放手,放的很成功。
​​

圖片來源網路,著作權歸原創者,侵權必刪

03

一路上,我們相遇過許多人。

有些人被漠視了,有些人駐足了,有些人圍爐而談……

聽別人的故事,體味別人的心情,人生的悲歡離合,酸甜苦辣,都是一場修煉。

正向的人,像一個發光體,能聚集希望信心與愛,擺渡自己也成就別人。

生活是最好的老師,做個用心的好學生,好好過屬於我們不一樣的人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