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統風聲緊,台軍怎么打算?

2018-10-09 08:41:24

文 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席亞洲

本周,筆者一位朋友通過渠道和幾位台軍退役和現役基層和中層軍官聊了聊,有些事情,可以說是非常出人意料了。正好本周的世界主要軍事媒體似乎也和我們一起在放假,除了諸如“美國下個月要搞大軍演”,以及中美艦艇在南海的接近外就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而這兩件事,相關評論其實近年來類似的事件中我們也都點評過不少。所以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本期軍評我們就聊聊:在如今的台海局勢之下,“國軍”到底是打算怎么應對台海之戰的呢?

70年了,“國軍”有些事兒是不會變的

近年來,美、台非常奇怪的將一個學歷”野雞”(主要是在台灣上的學),張嘴就“中共秘密檔案”的人物奉為座上賓,當然就是前幾天還在說,要讓台灣拉起250萬壯丁,靠自身力量抵抗大陸武統的易思安了。說起來之前還有人在筆者的微信公號里留言說,“易思安能看到中共的秘密材料,你能嗎?”……

說實話我建議各位翻牆去看看易思安的講話,看過以後你會驚訝,這樣一個胡言亂語的人,居然也能在美國和台灣混得有頭有臉,看來美國的“中國通”真的是出現了人才斷檔,正是因為像這樣的人得到重用,美國在中國問題上的無知是令人驚訝的

我就想說他一個美國留學生,還輕鬆就能看到我國的秘密檔案,真厲害啊,CIA、FBI都歇了算了。今年早些時候,中央電視台曝光過,某外逃富豪,僱傭國內不法分子,偽造“中央秘密檔案”,然後提供給美國媒體的案件。

這種把戲能夠得逞,還不是因為如今這年代,美國的學界充斥了易思安這種連常識都沒有的“磚家”嗎?——說白了這種人啊,就跟在中國混飯吃的很多洋教師一樣,他們在中國吃得開是因為他們有一張外國臉,會講外國話……而在美國吃得開,是因為他們會講中國話,同時又有一張外國臉罷了。

當然,對於台軍來說,易思安那套關於”共軍氣墊船突入淡水河口”的玩意兒,可能他們自己也並不是特別相信——只是因為媒體天天在傳,為了照顧“民間情緒”,就要在演習當中裝腔作勢的“應對”一下咯。

其實“淡水河突入作戰”從來都是在胡扯八道,誰腦子被污塞住了才會去這么乾——當然了,大陸某媒體很熱衷於此道,甚至還PS過圖,連台灣媒體都把他們笑話了一番……當然後來“國軍”還是認真演練了一把“淡水河口反突擊”……

從台軍北部地區部署的情況來看,他們的防禦構想基本就這樣……頗有舊日本海軍想像的對美國“九段漸減作戰”的味道……

但從我們目前了解到的台軍陸軍部隊部署姿態和戰備狀況,其對大陸“突然襲擊台北”的想定基本概念是,解放軍會傻乎乎的從桃園附近登入,然後從東向西,向台北發動進攻。而其應對之策,則是將整個北部地區作戰兵力,沿著“共軍”進攻路線,一字長蛇陣排開,做逐次抵抗,儘可能拖延時間,這就是所謂“固安計畫”了。

從作戰方式上來看,比較出人意料的是,“國軍”中層軍官表示,台軍“打擊旅”部隊就沒練過城區巷戰,其演練都是著眼於進行野戰。同時出人意料的是,他表示目前台軍“聯兵旅”的反裝甲兵器,主要其實就是CM-11、CM-12“勇虎”、M60A3“巴頓”、M41D等坦克的主炮。

“國軍”的“打擊旅”的訓練水平現在也就那么回事

至於在部分媒體口中“天下無敵”的“拖式飛彈”(陶式反坦克飛彈),實際上由於當初採購的時候購買的發射器數量就非常少,實際上,7個“打擊旅”,平均一個旅只有9具發射器。具體到北台灣地區,總共3個打擊旅,27個發射器,加上“關渡指揮部”的9具,加在一起只有36具發射器。儘管擁有2000發左右的飛彈備彈,但是這點發射器,根本就不夠形成足夠的火力密度,簡直是被當做“戰略武器”了。至於“標槍”,總共200多發的東西,見都沒見過。

“國軍”雖然經常進行這種腦殘表演,但實際上他們也沒那么腦殘,“打擊旅”是不會上灘頭的,攤頭上的都是“教召役役男”

據透露,目前教召役訓練組織也是越來越差,很多時候連槍都不打了,就拆裝一下步槍而已

而從台軍近年來進行“漢光演習”的部署來看,由於解放軍近年來的海上支援火力日益強大,台軍其實已經放棄固守灘頭的想法,在岸防部隊撤編後,原本遍布海邊的岸防工事都已被荒廢,15年來沒有進行過修繕。這些工事有的被居民拆除,有的被挪作他用——例如海濱浴場的公共廁所。

15年前台灣取消了岸防部隊,從此第一線頂槍子的役男就連個起安慰作用的碉堡都沒得用了——鑰匙丟了……

還有一個搞笑的情況,部分工事是帶鎖的,鑰匙理論上已經交給了“國軍”陸軍部隊,但是……現在這些鑰匙已經找不到了……國軍在丟鑰匙這件事兒上好像還真是傳承有序啊……

當然,隨著解放軍大量裝備攻堅彈藥,還有強大的精確打擊能力,這些工事本來也是猶如墳墓。

所以“國軍”目前的計畫,是在戰時利用大量臨時徵召的“役男”拼湊的部隊,作為“人肉沙包”投入第一線,在靠近海岸的地帶組織防守,來抵擋解放軍的攻勢——不用想的,這些“役男”的任務,就是為了台獨“速速去死”、“含笑犧牲”,他們將使用老舊的輕武器,諸如T65\T57這類的步槍,配上66式火箭筒(美制LAW),去拖延解放軍兩棲裝甲旅的滾滾履帶。

而國軍的“打擊旅”,將在解放軍在與他們的“人肉沙包”拼上一輪,鋒銳少挫(如果真能實現的話,畢竟這個“遊戲”里部隊士氣即使降低到0也不會自行就地潰散……)的時機,一舉全部投入戰場,以數百輛M60A3、“勇虎”戰車的“鋼鐵之牆”,橫掃沿岸內陸地區(給解放軍坦克部隊送肉)。

“國軍”的M60A3戰車在空襲、火箭炮打擊下僥倖生存下來後,終於發起了反擊……

解放軍72集團軍某裝甲旅(曾兩次參加“坦克兩項”競賽)的96A坦克車組……“來呀,快活呀”……

類似的方案,筆者詢問了大陸這邊操作和台軍“漢光演習”使用同一種美國戰役推演軟體(當然版本號可能不太一樣)的某些單位,他們表示嗤之以鼻——首先,就算是玩兵棋,也不會有人傻乎乎的去直著撞“一字長蛇陣”,除非“遊戲規則”規定。其次,就算是真的要求只能這樣正面強攻,這樣的作戰也只能起到一定的阻滯效果,很難說會給我軍造成重大的損失,只是因為“國軍”擺出一字長蛇陣讓你一個一個突破,覺得比較討厭而已。

這句話,是邱清泉評論劉峙“豬的優越”論的,現在也可以送給“固安計畫”……

這……就讓我想起電影《大決戰》中劉伯承元帥的台詞:

“蔣介石把他在中原的兵力部署稱之為常山之蛇。我們在徐州以東,圍殲黃伯韜兵團,則夾住了蛇頭。牽制從華中來援的黃維兵團,是揪住了蛇尾。現在要攔腰一刀攻取宿縣,卡住這個南北要衝之地,就完全孤立了徐州的劉峙集團。這就叫做夾其頭、揪其尾、截其腰,置之死地而後快啊!”

當然,在現代條件下渡海登入作戰,如何實施“夾其頭、揪其尾、截其腰”,除了傳統的部隊機動穿插,還可以有很多辦法,不管是空降、機降突擊;空中火力打擊;跨海峽間接火力打擊,都可以讓台軍的王牌“打擊旅”在投入作戰前就遭到難以承受的損失,從而使其反擊喪失鋒芒。

更何況,解放軍從來都講究避其鋒芒,靈活穿插,2016年“漢光軍演”中,台軍就想起了解放軍從台北東側實施登入的可能性,並且組織了”雪隧阻絕作戰”演習,但這種穿插——恐怕也只是最簡單,可能性和威脅性都不大的一種而已。

台軍也搞過“雪山隧道阻絕作戰”,表明他們也多少認識到現代戰爭中登入一方有著隨意選擇登入點的優勢,被動防禦的一方是非常麻煩的

實際上由於登入一方可以任意選擇登入場(現代條件下,所謂台灣全島只有極少數海灘適合登入的說法根本是胡扯)的優勢,台軍的這種沿著沿海淺近縱深(現代條件下,距離海岸線只有幾十公里的地區當然是淺近縱深)展開的“一字長蛇陣”到底有何作用,台軍自己恐怕心裡也有數。

“演習截止線”

事實上,近幾年的“漢光演習”,推演都設定了“演習截止線”——馬英九時期台軍透露的漢光軍演抵抗5天啊,幾天啊,基本上都是以模擬的“解放軍”攻擊兵力抵達這條線為止。至於如果在實戰中,解放軍過了這條線,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難不成是觸發隱藏劇情:“美國爸爸之怒”,瞬間轉移十萬美軍到台北?

解放軍越過這條可以作為臨時機場跑道的公路後,台陸軍會怎么樣呢?“漢光演習”中表示,這就是演習結束的時候了——嗯……我想我GET 到你的點了……

呵呵,當然不是,我想各位對於解放戰爭的歷史有了解的讀者都會明白國軍這條“截止線”的潛台詞究竟是什麼。

而這條“演習截止線”,或者說台軍抵抗解放軍登入作戰的“心理防線”的位置在哪兒呢?是台灣北部地區的一條重要公路,這裡被認為是安全的後方地區,如果解放軍突破了這條公路,而未遭受嚴重損失,那么接下來的台北防禦戰也就可以不用打了——至少這就大概沒他們啥事兒了。

那么誰會是解放軍突破“演習截止線”之後還繼續抵抗的呢?

據多位台陸軍中高層軍官的表示,目前台軍中,部署在台北海軍陸戰隊66旅作為蔡的“御林軍”是在台灣北部部署部隊中,唯一進行了城市巷戰訓練的主力野戰單位。該部隊目前的訓練內容,按照他們的說法,那就是“化林口為格羅茲尼”。

總共只有200多發的“標槍”飛彈,也主要配給了66旅,畢竟這是要化林口為格羅茲尼的部隊……

“國軍”喜歡借用外國名字給自己壯膽的毛病還是沒改(圖為遼瀋戰役中,“國軍”配水池陣地刷上了“第二凡爾登”的中二標語)

雖然我們在新聞里經常看到他們裝備的AAV7這類的車輛,但實際上該部裝備有M60A3坦克和M109自行榴彈炮,是具有一定數量重武器的作戰單位。而且與台灣陸軍對於台灣“中科院”自製的反坦克武器“紅隼”嗤之以鼻的態度截然相反,對於準備進行巷戰絞肉的該部而言,這玩意雖然鶸,但好歹也比老掉牙的66式強得多了不是嗎?所以台灣海軍陸戰隊也是唯一裝備了“紅隼”火箭筒的台軍作戰部隊。

台陸戰66旅折騰了好幾個”女飛彈射手”的宣傳,不知道戰時是不是真的打算讓她們也扛起”紅隼“爬到距離坦克50米去發射?

不過也有一些八卦,與陸戰隊同守台北的台軍憲兵部隊,和他們勢同水火……不過這也是“國軍”在大陸時期就有的“傳承”了,並不稀奇。

總之憲兵和陸戰隊到底誰會在解放軍到達“演習截止線”之後,繼續抵抗(當然,這時也可能66旅已經被殲滅了),那還不大好說。但真正的問題是,這兩隻部隊加一起,對於防守偌大一個台北市,那是絕對不夠的。僅有一個陸戰66旅打巷戰,就算渾身是鐵,能捻幾顆釘?

其實,格羅茲尼之後,指望通過巷戰來擊敗優勢對手的戰例,幾乎沒有一個成功……即使是當年的格羅茲尼匪幫,也在俄軍的第二次車臣戰爭後被剿了……

林口街景

格羅茲尼街景……台獨分子說白了就是希望台灣變成這個樣子,來實現他們的企圖——台灣民眾應該想清楚,就支持他們這么幹下去嗎?

對於台獨分子來說完美的計畫,就是250萬台灣年輕人為他們當擋箭牌

縱觀“固安計畫”,可以發現,台軍的防禦態勢——和當年解放戰爭的“國軍”如出一轍,是一個完美的計畫——當然,這種“完美”也只是“國軍”概念中的而已。怎么叫完美呢?就是所有人前面都有擋箭牌,憲兵指望著陸戰隊給他們擋子彈,陸戰隊指望著陸軍,陸軍各個旅之間互相指望,然後又一起指望著“教召役”去擋第一槍……頗有點當年國軍“寶塔戰術‘的意思。至於開戰時被頂在沿岸地帶光禿禿的空地上(身後的有利地形已經被陸軍大爺們占領了)挖戰壕的“教召兵”……誰給他們擋子彈呢?……

我能想到的建議恐怕就只有:逃啊,如果被抓壯丁,那就找一切機會逃跑了咯。

當然,對於那些自詡”天然獨“,並且已經有了”覺悟“要為“台獨”“獻身”的人嘛——那我倒是希望你們踴躍相應教召,到灘頭後方幾百米到數千米的“待機地區”,等著享受頂級震撼視聽效果吧,記得要“含笑犧牲”喔。

一頂越戰時代的M1鋼盔,一把年紀比你大的T65步槍,一件同樣年齡比你大的軍服——OK你們可以上戰場了……這就是“教召兵”和“役男”面臨的狀況

你的長官告訴你,不要怕,對面的解放軍登入是這樣……

等你上了前線才發現,是這樣……

在目前兩岸緊張局勢之下,“國軍”的 基層官兵們,對於一旦開戰的前景,基本也是普遍不看好的。從目前我所了解的一些信息,這仗是打成1991年海灣戰爭,還是2004年的伊拉克戰爭……呵呵,不太好說。

但可以肯定的說,兩岸的軍力差距,已經不是美國提供一些軍火,乃至可能戰時“租借”給台灣戰鬥機(2004年俄羅斯也曾和大陸達成過一旦需要,可以出售其大量現役蘇-27、蘇-25等飛機給大陸的某種形式協定,畢竟當時解放軍的實力和十多年後的今天相比,還不是一回事),所能夠彌補的。現在台獨勢力當然可以蒙住眼睛,不看現實中台軍荒謬的作戰計畫和部署,只管一味挑釁大陸,無非是他們覺得美國在背後還能“挺”他們。

但問題是,他們養一百個易思安這種“貴腦有恙”的反共學者,也改變不了台軍目前事實上的狀態,美國就算要支持你們,你也得支持到美國人來不是?

“國軍”今天還能這樣抓“役男”嘛?(圖為抗戰期間國民黨政府在四川用鎖鏈捆綁被抓的“壯丁”)

學好這個技能不知道有沒有用呢?

當然,我毫不懷疑台獨分子足夠歹毒,有決心要抓250萬壯丁為他們卑鄙的目的送死,來爭取這個“美國來援的時間”——只是,這句話要還給他們:就是給你250萬頭豬,你24小時也抓不完啊。當然,易思安這樣的在台灣政治大學學習過的“學者”,會告訴你,台灣年輕人會排著隊自己走上屠宰場……呵呵,用一向以來,台灣網民罵這人的話來說,真是“別人家的孩子死不完”啊。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