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西湖公園和菊花,原來藏著這么深的關係!

2019-02-22 12:39:03

這幾天

大家是不是被西湖菊展刷屏了呀?

西湖賞菊,

已經成為福州人

每年秋季的例行出遊節目啦!

福州西湖菊展今年已是第五十一屆了。51年熱鬧不改,從中也可以窺測到福州人的愛菊之情。

福州的菊花文化表現在哪裡?

福州跟菊花有多少歷史關聯?

西湖與菊花的情緣如何?

一起來看看吧~

古老菊種豐富

清代最多

菊花在中國有三千多年的栽培歷史。福州有文字記載菊花,也有1100多年歷史。

鼓嶺旅遊度假區管委會總工林誠介紹,晚唐詩人杜荀鶴(846-904年)的《閩中秋思》描寫了閩中一帶秋景中的菊花:“雨勻紫菊叢叢色,風弄紅蕉葉葉聲,北畔是山南畔海,只堪圖畫不堪行。

林誠說,福州有多樣的古老菊花品種,南宋時期已經很豐富了。

淳熙九年(1182年)梁克家撰成的《三山志》載:“菊紫莖而香,葉厚嫩。可食者,花微小,味甘,為真菊。又或莖青、根細、花白、蕊黃,其葉似同蒿,花蕊並黃者,俗傳為廣菊。狀似嬰兒者,俗呼為孩兒菊。惟一種深黃色,名滴滴金,六月開。”發展到明代萬曆年間,福州“菊品色不一。六月間又有番菊”(《福州府志》)。到了清代,以閩中“菊品最多”(《閩縣鄉土志》)。

西湖管理處園容科科長翁珠華說,菊花酒在閩越王時期就有了。

根據《三山志》記載,漢初閩越王無諸重陽登高于山,山頂上有一個大石酒樽,君臣分享菊花酒。前些年,于山景區還仿製了一個大石樽放在鰲峰頂上。

金秋到西湖賞菊

已成老福州的情結

民國初年,福州四大園林之一的“半野軒”每至秋天必大開其門迎客賞菊,一時種菊與賞菊的風氣擴散。

翁珠華說,“半野軒”位於北大路。其名字的由來可以追溯到在福州的雁門薩氏。據考證,清初,薩氏入閩第九世祖薩容做官後,帶著一家老小,搬到這裡,稱“半野軒”。幾百年來,雖然“半野軒”幾易其主,但是每一位主人都保留“半野軒”的齋名。

清乾隆年間,半野軒歸“棋聖”吳清源的家族吳氏所有,因此也被稱為“吳園”。吳清源的祖父吳維貞(1831-1903年)喜歡養菊,不僅自得其樂地養花和賞花,甚至還從日本引進珍稀菊苗,在自己家裡培育。每當菊花盛開的日子,則開門請鄉民入園參觀,因半野軒毗鄰西湖,這或許可以稱得上“西湖菊展”的前身。到光緒年間,其四子吳繼籛(1874-1954年)接手家業,在園中廣植佳種花木,建“菊圃”,並自署“菊叟”“菊禪”。“半野軒”菊花栽培達到鼎盛,同時也帶動了福州民間的菊花栽培。

西湖公園2015年也仿照這些元素特點,在園內打造了“半野軒”,以提醒遊客西湖菊展與半野軒花事的關聯。

△菊展資料圖

福州西湖公園菊展,作為官方舉辦,從1958年開始,至1965年文革期間中斷,1975年恢復,至今已舉辦了五十一屆。

林誠說,金秋到西湖賞菊,可以說已成為老福州的情結,也成為園林人堅持每年辦菊展的不竭動力,更是對千百年來閩都賞菊文化的傳承與活態保護。

據悉,福州西湖公園目前已有35個原生培育特色菊花品種,收入到權威刊物《中國菊花》(1992年出版)中。

文人雅士詠菊

青睞西湖

菊花的大量栽培,為福州的文人雅士賞菊詠菊提供了條件,雅韻詩詞和逸事頗多。

福州民俗專家鄭子端找出了幾本書:張子仲的《河西精舍詩存》,以及鄭拔駕所編、1935年出版的《福州旅行指南》

張子仲(1897-1972年)的故居在河西路(今五一北路),自號河西居士,師從何振岱先生。在《河西精舍詩存》中,有兩首詩與西湖菊花相關。

在《小西湖觀菊花》中,詩人從福州西湖賞菊後,“歸來猶戀銅瓶影,粉片銀絲淡欲無。稟氣惟黃正色花,秋光絕好日處斜。微吟長醉東籬下,亮節無慚處士家。瘦極西風一夜霜,層英瑩淨自孤芳。

《八月廿日雨中同抑秀過小西湖》,是寫中秋過後,與朋友來到闊別一年的福州西湖,“乍喜西湖入眼新,紫薇涼廳坐閒身”“記取蟹肥黃菊美,莫辭沽酒再盤桓”。

鄭子端解釋,張子仲詩中提到蟹肥、黃菊、沽酒,是因為在西湖,賞菊吃蟹喝酒,是一種意趣。西湖除了菊美,螃蟹也是特產,都是秋季的應季之物。

1935年出版的《福州旅行指南》記載,“西湖公園,湖產螃蟹,肥美可口,為西湖名產,每斤在四百文以上,菜館茶室均有出售,並代烹調。園以菊勝,菊瘦蟹肥,可稱雙絕。”

鄭子端說,福州文人雅士詠菊的詩文絕不僅僅只是上述這些,窺一斑而知全豹,通過它們,可以大致領略過去福州賞菊之況,以及福州文人們的心理感受。

來源:福州晚報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