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齋言:老薑再婚記

2019-03-22 19:09:46

玉清齋言:老薑再婚記(故事)

作者:yulian88 姜伯均今年52歲,生有一個兒子,家庭生活過得美滿幸福,可惜的是愛妻已經病逝五年了,他想到要再婚,可是沒找上可心的女人。近來他覺得在城裡開飯店的郝金玉不錯,蠻適合的,經過慢慢的接觸,了解,老薑很是稱心滿意,看得出,郝女也對老薑感覺不錯。一年後的今天,兩口子準備領證結婚了。
正當這個當口,老薑突然收到了一封信,打開一看,信上是這么寫的:“誰要想奪走我妻子,沒門!我定饒不了他!”老薑想:“郝金玉與前夫明明已經離婚三年了,一直沒往來的怎么會有此說法?再說,那個前夫不是蠻橫無理的亡命之徒,現在他一家好好的....”。老薑又看看信,發覺此信的筆跡是兒子姜秀明的,蹊蹺,我兒子怎么會這樣?阻擾我的婚事也用不著這么轉彎抹角呀?諸多的問號,老薑決定不管婚事成與不成,此事一定要弄清楚!說來真巧,他剛把信收藏好,郝女來了,老薑不露聲色,像平時一樣招呼她,然後問:“我兒子在你那幹得怎樣?”郝女說:“很好啊,又勤快又靈活,可是幫了我大忙的呀!我給了他特別優厚的待遇呢!”。老薑在心裡皺了皺眉想:“照她這么口無遮攔的口氣,不是編出來的,倒是說的真心話”。老薑不再多說什麼,只是和她閒聊了一會。
下午兒子回家休息,老薑問:“最近老闆娘得罪過你嗎?”兒子也很爽快說:“沒有呀!她挺好的,還給了我特殊待遇呢!”老薑又在心裡皺了皺眉:“看來這兩個人說的完全吻合,那....”。老薑突然一轉身問:“你想阻止我的婚事嗎?”兒子急忙說:“你的婚事我沒意見,可是有人....”。“是不是這封信?”老薑心平氣和的邊問邊把信遞給兒子。兒子低下頭說:“是的。”“那你為何不把原信給我?”老薑仍然和顏悅色的問。兒子說:“因為我還不知道他的目的所在”。老將地低頭說:“好了,我不怪你,你既然同意我和郝老闆的婚事,那就請你幫我。”“爸,我絕對沒意見,要我怎么做你說吧”
老薑說:“我的為人你清楚,假如其中確實有法律性糾葛的話,我寧願放棄這門婚事,但是確實有人另有目的的話,我那怕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所以要你幫我查清楚,郝老闆到底有沒有另有所愛,還有寫這封信的到底是何人,目的何在?”兒子說:“好,我一定幫你。寫這封信的人我知道,名叫李世亮25歲人。”
郝老闆的前夫姜秀明是認識的,因此小姜想:“也許他會知道些情況”。所以旁晚抽空前往他家。叫開門之後小姜說:“張老闆,我又來打擾你了”。張說:“是小姜呀,多時沒來了,快進屋吧”。閒聊了一會,小姜問:“張老闆,你想過要同郝老闆復婚嗎?”張說:“都怪我當時意氣用事,一氣之下就同這么好的女人分手了,所幸的是現在的妻子也很好,否則我會後悔死的。不過我現在仍然在深懷內疚地暗中維護著你的郝老闆的。”小姜問:“你還這么做,現在的太太回責問嗎?”張高興的笑了:“不不,她還誇獎我是個盡責的男人呢,所以十分喜歡她的。”小姜又問:“那你知道郝老闆除了你還有別的相好嗎?”
張說:“我可以負責的對你說:絕對沒有,只是最近同有個叫老薑頭的有所接近。”小姜微微一笑:“那老薑頭是我爸爸”。“喔——,那對不起,我失禮貌了”。小姜說:“沒關係!”張又說:“假如真有你父子照顧她,我倒可以一百個放心了”。小姜說:“很可能!”然後告辭了。他略一思索,準備明天去向尤三子打聽點情況。
小姜和李世亮、尤三子還是高三的同學,高三畢業後各自分開了,尤三子和李世亮的聯絡比較密切,而小姜同李世亮已經沒多大聯繫了,只是偶爾有之。他走到尤三子開的小超市,尤三子熱情的招呼著他。尤三子說:“今兒哥們來有什麼事,直說吧!”小姜說:“你最近同李世亮有聯繫么?”尤回:“有哇,三天前我還給他發給簡訊呢!”說著就把手機上發出的簡訊遞給小姜看,小姜接過一看,簡訊是:“有個老薑頭與郝金玉關係密切,有成婚的可能”。小姜暗暗高興,但不露聲色的問:“那你怎么不告訴他什麼時候結婚呢?”尤說:“我沒有確切的訊息怎敢亂髮呀!”小姜又問:“那李世亮與郝金玉又有什麼關係呢?”尤說:“哪有什麼關係呀,這個亡命之徒只是眼紅郝老闆的家產,以及郝老闆的美貌,看她離婚了,就心生歹念想搞到她,來個財色雙收。”小姜問:“那你看能成嗎?”尤說:“我看成的可能性不大,郝老闆的人品明擺著的,郝老闆50歲了,那小子25歲荒唐嗎?弄不好郝老闆要遭劫難倒是真的!”交談到這裡,小姜藉故走了。
第四天下午,老薑父子在家中見面了,小姜就把以上內容作了詳細匯報。老薑聽完微微一笑:“很好!兒子,你給李世亮回過信了嗎?如果還沒回信,你就立刻給他回信,主要目的是要激他火速趕回來,你得到了他到你們店裡的具體時日後馬上告訴我,另外此時不要讓郝老闆知道,因為女人膽小。”小姜說:“好的,爸,我一定完整地照辦”。
明天中午,小姜打電話給老薑說:“爸,姓李的在明天上午9:00到我們店裡....”。
這天,老薑8:45到郝記菜館,找個隱蔽處喝茶,9:05李世亮來了,大呼小叫:“郝金玉,你給我出來!”郝老闆出來了問:“什麼事呀?怪嚇人的”。李世亮氣勢洶洶地說:“你是我老婆,那個男人在勾引你,快告訴我!”郝老闆勃然大怒:“你這不要臉的畜生,我認都不認識你,怎么成了你妻子啦?”李世亮高喊著:“沒人告訴你?秀明——,姜秀明,快給我出來!”李世亮問:“你沒告訴她?”小姜從容不迫得回:“對,沒告訴她!怎么樣?”李世亮氣得渾身發抖:“好哇,你們都不怕死!”邊說邊揮動右拳要打姜秀明,說時遲那時快,老薑一躍而上,右手搭住李的右手腕,急速往順時針方向一挒,李世亮馬上痛得哇哇叫,說:“這老頭是誰呀?”小姜走上一步說:“他是我爸爸”。郝老闆說:“他是我丈夫!”老薑說:“你這畜生,你應該知道叫我什麼的!”李說:“姜伯伯,放了我,坐下說話好不好?”老薑一聲“行”!就放開了他,四個人坐下。李世亮長嘆一聲後說:“我的底細大家都知道,不說了,我在外面瞎混混總算懂得一個道理:‘任憑你天不怕地不怕,最終還得怕法律’”。老薑說:“那你剛才張牙舞爪幹啥?”李說:“在外欺負人慣了,所以就利令智昏了吧!”又問:“又為什麼很快平靜下來了呢?”李答:“在被你擒住的一瞬間,我又想到了法律。”他繼續說:“就憑我給秀明的那封信,就可以讓我進局了,今天你們沒報警,我已經感激不盡了,郝老闆,你們放心結婚吧,不會再有人干擾你們的了。老薑說:“好——,好極了,我老頭更加看得你了,我們大婚那天,請你來喝杯酒”。李世亮起身抱拳說:“多謝老伯美意,不是我不給面子,實在因為我沒空,今天我還得趕回去,現在我就得走了。說完就和大家道別,可是過了一個小時他拿著兩個紙包又來了,找到郝老闆後說:“實在不好意思,我買不起什麼,只能略表心意,這裡面是你們大婚用的喜貼,請笑納。”郝老闆收下後他說:“再見!我該上車了!”
作者:玉蓮88 2010-01-07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