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2018年逝世的十大人物:謝謝你們,如星如辰點亮世界

2019-02-15 20:10:03

有人說

2018年是失去的一年

崇拜的大俠仙去

熟悉的媒體人去世

改變世界的科學家離開

他們揮揮手

告別了人生這趟旅行

我們仿佛站在時間的另一端

唯有凝望

今天在2018的尾巴上

讓我們再走一次時光隧道

和那些曾點亮世界的人

說一聲再見

和2018說聲

再也不見

饒宗頤

/人間少了饒宗頤,天上多了文曲星/

2018年2月6日,農曆新年的前夕,國學大師饒宗頤在香港逝世,享年101歲。

饒宗頤這一生,潛心治學,領域甚廣,堪稱國學研究的“百科全書”,與錢鍾書、季羨林被並稱為“南饒北錢”、“南饒北季”。

他身上有很多個“第一”:第一位講述巴黎、日本所藏甲骨文的學者,第一位系統研究殷代貞卜人物的人,研究敦煌寫卷書法的第一人,編著詞學目錄、楚辭書錄等第一人,將印度河谷圖形文字介紹到中國的第一人,是撰寫宋、元琴史的第一位學者。

他出版著作六十餘部,著述3000萬言,“業精六學,才備九能,已臻化境”。他曾說過:“越是沒有人去過的地方,沒有人涉足的地方,我越是想探秘。”

霍金

/世間再無霍金,時間永留簡史/

2018年3月14日,現代最偉大的物理學家之一、20世紀的偉人霍金逝世,享年76歲。

這一天,是愛因斯坦的生日。而霍金的生日,是伽利略去世的紀念日。或許他真的是上帝派來的天才。

他寫的《時間簡史》,征服了無數普通人,也開始仰望星空。他提出的黑洞理論,讓我們遙望星空時,相信宇宙的神奇。他告訴我們有外星人,讓我們相信人類並不孤獨。

而他這一生,從21歲時被診斷患有肌肉萎縮性側索硬化症(ALS)開始,幾乎半生被禁錮於輪椅上。但即便如此,他看見的世界要比地球上任何一個人都更遠更深。也許人生給了霍金一個黑洞,但他用一生的探索為我們留下一片星空。

李敖

/樽前作劇莫相笑,我死諸君思我狂/

2018年3月18日,台灣學者、作家李敖逝世,享年83歲。

李敖人如其名,一生狂傲,樹敵無數,一張嘴說盡別人不敢說,懟天懟地,批評時政,又自戀到極致,自詡為“中國白話第一人”。

香港馬家輝是他的冬粉,曾於去年見過他。告別時,李敖便站在門口,舉手敬禮說:“永別了,小馬。”可謂看得通透。並且後來的日子裡,拒絕了許多人的探訪,安靜地辭世。

因他一生愛漂亮,只想給人們留下自己最好的一面、最狂的樣子。這亦是他的驕傲與體面。可嘆狂人李敖已逝,江湖少了快意恩仇。

劉以鬯

/世間再無劉以鬯,一代風流終散去/

2018年6月8日,作家劉以鬯(chàng)在香港逝世,享年99歲。

聽到他的名字,也許你會陌生。但他的作品,你總有所耳聞。王家衛導演的《花樣年華》、《2046》便是從劉以鬯的小說《對倒》、《酒徒》獲得的靈感。

他的《酒徒》被稱為“中國第一部意識流小說”,也許並不好讀,但開頭令人深刻:

“生鏽的感情又逢落雨天,思想在煙圈裡捉迷藏。推開窗,雨滴在窗外的樹枝上眨眼。雨,似舞蹈者的腳步,從葉瓣上滑落。扭開收音機,忽然傳來上帝的聲音。我知道我應該出去走走了。”

那么,劉老走好!

田家炳

/不帶走一朵雲彩,留下一片朗朗晴空/

2018年7月10日,香港慈善家,“中國百校之父”田家炳與世長辭,享年99歲。

有人評價他說,他不是全中國最有錢的人,也不是捐獻錢財最多的慈善家,卻是捐出財產比例最高的人。他把他這一生中80%的資產全都捐出去了,而且幾乎都投給教育事業。到2018年中,他已累計捐助 93所大學、166所中學、41所國小等等。

這是因為他年少時家境貧寒,讀到中學便輟學,不希望再有年輕人走他的老路,而且他認為經濟已開發國家,人的素質也很高,是因為教育發達。

他生活檢朴,出門都乘坐捷運,一雙鞋子穿了十年。1997年金融危機後,收入受到影響,為了實現捐款承諾,83歲高齡的他將自己住了三十多年的別墅賣出,將全款全捐給了幾十所學校。而自己和太太,住進了一幢小公寓。

有些人來到世上,點亮自己只為照亮別人。

單田芳

/醒木一拍笑歸去,書中說盡情與仇/

2018年9月11日,評書表演藝術家單田芳逝世,享年84歲。

“有井水處,聽單田芳。”對於很多人來說,守在收音機前、電視機前等聽單田芳的評書,是童年裡記憶里的一部分。

聽單田芳的評書,就像鄰居大爺在給你講故事。他嗓音沙啞,不尖不沉,辨識度極高,一張嘴便繪聲繪色,鏗鏘有力,引人入勝。曾有盲人觀眾前來感謝,說謝謝他讓自己“見到”一個精彩的世界。

高錕

/光纖傳信非笑言,港人驕傲永記君/

2018年9月23日,“光纖之父”、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高錕逝世,享年84歲。

1966年,高錕便提出光纖可用於傳送信息的理論。但在當時,被許多人認為是“痴人說夢”。直到1981年第一代光纖系統面世,他才因此獲得“光纖之父”的美譽。

直到四十多年後的2009年,高錕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但那時,他已經不記得自己的成就了,因為患了阿爾茨海默氏症(老年痴呆),他只記得一直陪伴在身邊的妻子。

李詠

/詠遠有李,永不失禮/

2018年10月25日,著名節目主持人李詠,因癌症在美國去世,年僅55歲。

那天,李詠的妻子哈文發了條微博,其中有四字:“永失我愛。”世人才知曉李詠的離世。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李詠保持了他的體面,沒有人知曉在美國治療的十七個月里他們經歷怎樣的心路歷程,也不知哈文在那些日子裡每天一句“早”蘊含的深意。

人們只記住了李詠主持節目時的飛揚神采,記住他閃閃發亮的衣服,記住他標記性的長髮,記住他的“非常6+1”手勢,記住他在《幸運52》甩答題牌的樣子,記住他帶給世界的快樂與歡笑。

金庸

/天地孤影任我行,世事蒼茫成雲煙/

2018年10月30日,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當代武俠大家金庸逝世,享年94歲。

金庸,對於每個華人來說,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即使你沒看過他的書,必然也看過由他的書改編的電影、電視劇。

因為有了金庸,我們對江湖有了想像。想到大俠時,會想起郭靖站在襄陽城上,說出的那句“俠之大者,為國為民。”想起兄弟情深時,會想起喬峰、段譽、虛竹三人。想起兒女情長時,會想起郭襄十六歲生日那年的煙火,明白何為“一見楊過誤終身”。

“在下胡斐;在下狄雲;在下喬峰;在下郭靖黃蓉;在下韋小寶;在下令狐沖;在下陳家洛;在下楊過;在下石破天;在下張無忌;在下袁承志。”“恭送先生千古。”

點擊文字閱讀相關文章:

《金庸逝世:他日江湖相逢,再當杯酒言歡。咱們就此別過。》

程開甲

/隱姓埋名數十載,於無聲處鑄驚雷/

2018年11月17日,“中國核司令”、“兩彈一星”功勳獎章獲得者、著名理論物理學家程開甲在北京病逝,享年101歲。

在青春正茂時,他不顧導師的挽留,執意回國。回國後,他帶領團隊深入羅布泊,20年裡深入研究核試驗,積累無數數據,為建立中國核試驗學技術體系做出了傑出貢獻。

他隱姓埋名,不求名利,曾說:“回國後,我一次又一次地改變我的工作,一再從零開始創業,但我一直很愉快,因為這是祖國的需要。”

相信在你的世界裡

也曾被某個人點亮過

也許知名,也許平凡

也許他們也一閃而逝

如路上的行人

但感謝曾經有這樣的人

讓我們仰慕、追尋

甚至試圖成為他們

因為在這翻山越嶺的旅程中

我們終將明白

我們無法成為他人

只能成為自己

而他們恰如天上的星星

如明燈一樣指引我們的心

永遠向著有光的地方前行

……

文字為物道原創,圖片來源於網路,圖片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