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牧師毀掉了土耳其,中國代購成了最大贏家

2019-03-15 21:08:06

華哥說

弱國無外交,更無自主的經濟發展權。這句話用在當下的土耳其身上,真是再合適不過了。

作者:冰山

中國代購,在全世界範圍內都是出了名的。

有很多國家,為了我們代購方便,專門設定中文說明,比如紐約、洛杉磯、拉斯維加斯和舊金山這四座最受中國遊客歡迎的美國城市,都在全球最大的大眾點評網站Yelp上接入了支付寶……

還有一些國家甚至將經濟成長的宏圖霸業,寄托在了中國人的入境消費上。

比如泰國,旅遊業中中國遊客占據四分之一,2017年,泰國GDP中旅遊業收入占據10.6%,中國遊客就為泰國的GDP貢獻了3%。

可以說,中國的代購團,走到哪兒都會颳起一陣強勁的消費鏇風。這幾天,他們又將目光一致投向了土耳其。

土耳其匯率大跌

引大批中國代購團前往

那么,為什麼不是高大上的歐洲,也不是精緻考究的日本,而是不太起眼的土耳其呢?

這就得聊一聊土耳其國內最近出現的一場變故了。

8月11日,土耳其通用貨幣里拉匯率暴跌,一下子就貶值了17%左右,接著8月13日又跌了近10%。

也就是說,如此大幅度的貶值,讓這裡的奢侈品降到了目前全球最便宜的價格!

比如,知名的奢侈品牌GUCCI,它的一款Sylvie系列小號肩背包,在我們國內的官網價格是20,200元人民幣,但是在土耳其,這款只要13,520元人民幣,便宜了33%。

如此利好的訊息,簡直就是代購家們的福音!

於是,中國的代購團立即行動,開始大搶購,規模不亞於當年搶鹽的風波,一時間,土耳其各大奢侈品門店排滿了人。

從上周五開始商場裡就開始排長隊了,有不少人排兩三個小時隊來買奢侈品。有很多中國旅遊團放棄了原定行程來土耳其購物。”一位在土耳其從事代購行業的張小姐告訴網易財經記者。

“真的是‘白菜價’!”“國內的人(遊客)很興奮,直接買到店裡打烊,三更半夜都停不下來。”“排隊3小時,進去3分鐘。”在土耳其工作的P女士說。

如此好的福利,讓代購直言“論筐賣”,那種買買買的爽勁兒,就像是“買10萬賺10萬”!

面對這樣大的搶購潮,土耳其的奢侈品店趕緊調高價格,開啟限購模式。

土美兩國對峙,

竟因一名牧師?

那么,土耳其的匯率怎么會出現如此大的動盪,而且是有史以來最大的暴跌?

這就要說到一位在土耳其生活25年的美國牧師,安德魯·布倫森(AndrewB)。

安德魯·布倫森

2016年,土耳其認定這位牧師涉嫌參與未遂軍事政變,對其判定2年的監禁。然而,刑期將滿之時,土耳其方面拒絕釋放安德魯·布倫森,認為其涉及從事極端主義和從事間諜活動。

這個轉變令安德魯措手不及,畢竟,如果此項罪名成立,他將會面臨35年的監禁。

此訊息一出,美國方面就炸了。

4月18日,特朗普發言力挺這位牧師,他說安德魯·布倫森是位優秀的牧師、基督教的領袖,在土耳其遭受的都是平白無故的陷害,還說“他們說布倫森是間諜,但我比他更像間諜!”,並要求釋放安德魯,讓他儘快返回美國。

美國副總統彭斯警告說:“立刻釋放安德魯·布倫森牧師,否則準備好面對後果。”

迫於壓力,7月25日,安德魯·布倫森從監獄中釋放,轉為居家軟禁,並且10月份會有一輪庭審,而在這段時間,他不被允許離開土耳其境內。

對此,美國副總統彭斯稱:“這是很好的一步,但是還不夠,布倫森應該得到自由”。並表示如果土耳其不立即釋放安德魯,讓他回到美國,美國將會對土耳其進行制裁。

彭斯副總統的意思簡單明了,土耳其你個小兔崽子,差不多就行了,趕緊把人給放了,給你一個台階下就接著,不然就別怪我們以大欺小。

不過,這種事特朗普這暴脾氣可忍不了,立馬決定給土耳其一點顏色看看。

“由於土耳其對安德魯·布倫森牧師的長期關押,美國將會對土耳其施加重大制裁。安德魯·布倫森牧師是一位了不起的基督徒,一位顧家的男人,他是一個了不起的人。他已經受了很多苦。這名無辜的信教者應當立刻獲釋!”

土耳其倒也有骨氣,7月27日其外交部做出回應,“沒有誰能管土耳其該做什麼。我們絕不會容忍來自任何人的威脅。所有人都要遵守法治,絕無例外。

7月29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回應“我們不會在面臨制裁時往後退一步。”

於是,緊接著,美國的制裁措施就下來了——鋼鋁關稅加倍。

面對美國的制裁,土耳其表現得可謂是相當硬氣了,一步都沒退讓,結果,土耳其的貨幣里拉大幅貶值,引發全球市場的動盪。

土耳其總統表示:將抵制美國的產品,並尋找新的盟友。

那么,為什麼美國提高鋼鋁關稅,對土耳其影響如此之大呢?

因為,土耳其一直靠借債“生活”。

過去10年間,土耳其貿易進口大於貿易出口,長期的貿易赤字使得土耳其嚴重依賴外債活躍經濟。現在土耳其的外債規模已經達到了其國民生產總值(GDP)的53.31%,而這也導致了土耳其貨幣里拉跟美元的匯率從1.25跌到了7.10,貶值高達500%。

土耳其本來可供出口的商品就不多,拿得出手的是鋼鐵,也是全球第八大鋼鐵生產國,美國是他最重要的出口國,此番美國提高關稅,就像是掐住了土耳其的命門。

一個借債大國,匯率的暴跌,意味著要換1美元,需要花更多的里拉,錢的價值無端蒸發了,從而會引發更嚴重的通貨膨脹。

參與策劃土耳其政變,

終鋃鐺入獄

眾所周知,土耳其一直是美國的小跟班,這位牧師到底做了什麼,竟讓曾經友好的兩國爭鋒相對?

事情還要從2016年說起,那一年7月15日發生了一起軍事政變,這場未成功的軍事政變造成251人死亡,近2200人受傷。

2016年7月20日起,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在這期間,有8萬人被拘留。

這場政變的策劃者是位於美國的土耳其宗教人士——居倫,這場運動也被稱為“居倫運動”。

居倫

而牧師安德魯·布倫森就是居倫的左膀右臂,因為幫助居倫建立神秘組織,而且還試圖策反土耳其國內部分官員,發動政變,甚至還在土耳其境內密謀過多次極端襲擊事件,而最終被土耳其政府逮捕關押。

由於主謀居倫潛伏美國後,土耳其方面一直引渡未果,此次扣留安德魯,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要把多年的政敵居倫引渡到國內制裁。

然而,美方的不聽,不理,讓土耳其極為憤怒,只得強硬對抗。

只是這個小小的牧師,真的值得如此大的干戈嗎?

美國制裁土耳其訊息發出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紐約時報》給特朗普寫了一封信,信的標題為“土耳其怎樣看待和美國的這場危機”

信中如此寫道:

“多年來,土耳其在美國任何重要時刻都伸出了援助之手。我們的軍人在朝鮮戰場一起流血。1962年,甘迺迪政府通過從義大利和土耳其撤除朱庇特飛彈,迫使蘇聯從古巴撤除飛彈。“9·11”恐怖攻擊之後,當華盛頓指望她的朋友和盟友反擊邪惡的時候,我們派軍隊去阿富汗幫助完成北約在那裡的任務……”

如此為美國肝腦塗地,那么美國又是如何回應土耳其的呢?

信中羅列了以下幾點:

1.2016年7月未遂的軍事政變,土耳其遭受大難,埃爾多安差一點就被推翻。土耳其就只想要引渡政變的主謀、在美國流亡的居倫,但是卻被美國毫不留情的拒絕了。

2.美國曾在敘利亞扶持庫德人,觸犯了土耳其的國家利益,作為多年的盟友,土耳其提了一句抗議,卻是落地無聲,被美國完全忽視。

3.遭遇了重要的政變,逮捕了危害土耳其安全的美國牧師布倫森,卻立馬收到美國的制裁。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還表示,這是美國史上第一次對北約的盟國進行經濟制裁。

“我要再次跟美國說,丟臉,太丟臉了,竟然為了一個牧師,和你們在北約的戰略夥伴鬧翻。”

信的最後,埃爾多安逐漸強勢:“如果美國拒絕傾聽,我們將會處理好自己的事務……在為時已晚前,華盛頓必須放棄被誤導的觀念,也就是我們的關係是不對稱的,並接受土耳其有其他選擇的事實。如果不能扭轉單邊主義和不尊重的趨勢,我們就必須開始尋找新的朋友和盟友。”

就好像小孩子找朋友一樣,你不跟我玩,我找別人去。

事實也的確如此,這封信發表後,土耳其興沖沖地跑去找俄羅斯了。

看起來像是一場無厘頭的鬧劇,但是大國之間從來都是利益相關,美國此番行動,這位牧師安德魯·布倫森只是一個導火線,真正的原因是土耳其已經不再親美了,儘管致命傷是在16年的政變,但是美國可不管這些,習慣當大哥的滋味,自然不能被挑釁,這次他要殺雞儆猴。

土耳其因為地理位置,加上總統埃爾多安這15年的治理,伊斯蘭教和民主已經完美融合,對於美國而言,已成了中東局勢的一個要塞。

然而,土耳其在美國制裁伊朗之後,還執意要向伊朗的盟友俄羅斯採購S-400防空飛彈,這無疑是背叛美國老大哥的行為。

果然,對於土耳其的舉動,美國參議院6月18日通過的《2019年國防預算案》中規定,如果土耳其執意如此,如果土耳其購買俄羅斯S-400防空飛彈系統,將對土耳其實施制裁。

兩年前的政變,土耳其已經留下心病,只是過早的公開反抗,卻讓自己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而美國藉由布倫森案,順理成章打擊土耳其。

只感慨,受苦受累的終究是土耳其的民眾,畢竟,通貨膨脹是一個相當可怕的概念。

通貨膨脹下的民眾該如何生存?

看看委內瑞拉,截止2018年初,委內瑞拉的通貨膨脹率已經高達1000000%,在委內瑞拉國內,每一個百姓都是百萬富翁,然而又有什麼用呢?

錢的貶值,勢必會導致物資短缺,超市的一個雞蛋都會有千萬人來搶;交通系統癱瘓,因為一輛公車坐滿30個人,就要裝10億元!!!1948年的國民黨統治區,4億多金圓券才夠買一石大米,發的工資都得用麻袋來裝。

重創的經濟給各個行業帶來重創,因為生活成本不斷上漲,一個教授一個月有百萬的收入,卻連10袋麵粉都買不到,這還是公職的,這要是普通老百姓,怕是只能天天喝水。

通貨膨脹,不是簡簡單單的錢變多了,而是經濟不再有活力,無人再去生產了。

有人說,那就自己種自己吃,但是不是所有的地方都能種出糧食,加之人口多,還有醫療教育等等問題,稍微不慎,一個國家就會發生動亂,甚至被別人取締。

在埃爾多安15年的治理下,依附美國的土耳其,瘋狂地借債,土耳其的外債,土耳其人的收入翻了三番達到了10000美元,然而終究只是虛幻的泡沫,不是自身真正的強大,不到一年時間,人均收入就跌了一半。

弱國無外交,更無自主的經濟。希望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儘早結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