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七歲時就已名揚天下,卻任性到底,活成不一樣的煙火

2019-03-10 01:01:25

《詠鵝》

鵝,鵝,鵝,

曲項向天歌。

白毛浮綠水,

紅掌撥清波。

多么耳熟能詳的一首詩,仿佛一下子勾起了我們的童年回憶。

這首詩的誕生地點,就是今天浙江義烏縣城北的一個小村子,村外有一口駱家池塘,那裡就是詩人駱賓王兒時的家鄉。

駱賓王,640~684年後(又一說約619~687),唐代詩人,字觀光,唐朝婺州義烏(今浙江義烏)人。幼年資質穎悟,聰慧過人。

駱賓王與王勃、楊炯、盧照鄰合稱初唐四傑,在四傑中他的詩作最多,才華橫溢,對蕩滌六朝文學頹波,革新初唐浮靡詩風,開闢唐代文學的繁榮局面作出了傑出的貢獻,因而成為中國文學史上有影響的人物,長期以來一直受到人們的讚譽。

望族之後

公元640年,烏傷城北駱家塘村,村外有一口池塘,每到春天,塘邊柳絲飄拂,池水清澈見底,水上鵝兒成群,景色格外迷人。

因此起名叫駱家塘。

駱家塘村,一個叫駱履元的窮人家庭里一位嬰孩呱呱落地。他就是我們的耿直boy駱賓王。

駱姓是古烏傷望族,早在東漢末年和三國時期,就出過駱俊、駱統等著名人物。

在隋煬帝時朝廷非常腐敗,各地掌握軍權的將領紛紛稱帝起義,駱賓王的父親隋右軍長史駱衛淇因對朝廷失望至極,遂棄官逃到了東山,過起了隱居的日子。

大家知道,隱居也得需要錢財來生活。駱家這樣“坐吃山空”幾年,家世也就漸漸敗落了。

可駱家的人都是飽學之士,都望子成龍,所以根據《周易·觀·六四》:“觀國之光,利用賓於王”的意思,給小兒取名賓王,字觀光。這樣看來,駱家人是把一大部分希望都寄托在了這個小兒子上了。

起這個名字的用意就是期望小賓王長大後,能有大出息,能體察民情,輔佐君王,光宗耀祖。

不久駱履元上京謀仕,把教育撫養兒子的重任,留給自己的父親和年輕的妻子。

少年天才

有一天駱家來了一位客人,客人見駱賓王面容清秀,聰明伶俐,存心考他,沒想到小小的駱賓王毫無懼色,一一對答如流,令客人非常驚訝。

隨後,當駱賓王跟著客人走到駱家池塘時,見一群白鵝正在池塘里浮游,客人有意試試駱賓王,便指著池塘里的白鵝要他作詩,駱賓王略略思索,便作出了那首膾炙人口的詩《詠鵝》。

那年他七歲。單憑這首趣味盎然的小詩,駱賓王在神童榜上要遠比王勃、楊炯更深入人心。

恥於自薦

可能因為家道中落,加以父輩以身作則嚴格的教育方式,成年之後的駱賓王沒有王勃與楊炯那般不知天高地厚的狂態。

他雖然天生聰穎,但幸運之神卻很少光顧他,參加科舉考試,結果卻是名落孫山,直到有一天遇到了道王李元慶的賞識,才算擺脫了困境。

道王李元慶是唐太宗李世民的異母弟弟,一生顯貴,最大的愛好就是收藏。

道王的收藏愛好可不比常人,他愛好收藏人才,惜才、愛才,便是道王的特性。僅這一點,道王稱得上是一個有品味具慧眼的好領導,人才如果能在這樣的領導手下工作,想必也是心情愉悅,心悅誠服的。

李元慶對賓王的學識十分讚賞, 663年,便想對他委以重用,但破格提拔不合乎規矩,於是道王特地下了一道手諭,要賓王“自敘所能”。

本意是希望賓王自陳器識才情,給他隨便選擇一個適合發揮自己才幹位置的權利。面對這個天上掉下的餡餅,一心追求功名的駱賓王,卻偏偏要在這個決定自己命運的關鍵時刻顯示自己的“耿直”。

他恥於自炫,在《自敘狀》中寫道:“若乃脂韋其跡,乾沒其心;說己之長,言身之善;靦容冒進,貪祿要君;上以紊國家之大猷,下以瀆狷介之高節;此凶人以為恥,況吉士之為榮乎?”

文章最後,駱賓王又寫道:“所以令炫其能,斯不奉命。謹狀。”他一本正經毫不留情地予以回絕,駱賓王這樣做,固然表現了他剛直的性格,但也違背了李元慶的初衷。

好在李元慶畢竟是皇親國戚,不跟駱賓王一般見識,自我嘲弄番後,就不再說起提拔駱賓王一事。664年李元慶去世,於是,駱賓王不得不離開道王府,回山東兗州過起了隱居生活。

從他在道王府任職的時,留給別人的印象足可證明,他是一位敦厚的謙謙君子,但是有點太耿直!

閒居兗州

在官場混跡,目睹宦海中的濁浪污水後,駱賓王對繼續謀仕不再感興趣。於是返回第二故鄉兗州,兗州有他情感上的依託和慰藉,是他身心受傷後的療傷和痊癒之地,決定過耕讀自娛的隱居生活。

他經常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悠遊山水,飲酒賦詩,開頭一陣,生活過得很舒坦,也創作了大量反映山水情趣的隱逸詩。

目睹美景時吟:“繞鎮仙衣動,飄蓬羽蓋分。錦色連花靜,苔光帶葉熏”;天下雪時吟:“含輝明素篆,隱跡表祥輪。幽蘭不可儷,徒自繞陽春”;就連看到一粒塵埃也可詩興大發,吟出:“光飄神女襪,影落羽人衣。願言心未翳,終冀效輕微”的感慨…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經濟越來越拮据,最後到了“糟糠不贍,簞笥無資”的地步。一批要好的朋友,有的出外謀仕,有的改任他鄉,使他的心境也一天比一天落寞起來。

駱賓王閒居兗州,這是他一生中第一個創作高峰,為列名“四傑”奠定了基礎。由於生活艱難,這種病困窮愁,反映在詩文中,顯得意蘊深厚,感情真切,具有極大的藝術感染力,博得時人的交口稱讚。

面對現實生活的壓力,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通過在兗州的隱居生活,駱賓王開始反思自己的個性行為和性格作風,深為此前自己的所作所為而懊悔。

於是改變初衷,重謀出仕,不得不彎腰低頭,開始四處活動,向巡察各地的廉察使,吏部的尚書、侍郎,地方的州刺史等一批朝廷大員上書自薦,求對方擔當伯樂,引薦自己。

命途多舛

或許是時來運轉,或許是憑著“初唐四傑”之一的名頭,機會終於給正在焦急彷徨中的駱賓王露出來一縷曙光。不久被舉薦入朝對策,重上長安,開始了又一輪多災多難的仕途生涯。

664年冬天,唐高宗李治到泰山封禪,齊州各界推舉駱賓王寫一篇歌頌皇帝功業的文章,駱賓王一揮而就《為齊州父老請陪封禪表》。唐高宗一看,龍顏大悅。

封駱賓王為奉禮郎,品秩為從九品上,任務是朝廷舉行朝會、祭祀典禮時負責君臣位置的安排和各種祭器的擺設,以及儀式開始時做贊導和主持鼓吹。

但江山易改,秉性難移。駱賓王耿介剛直、嫉惡如仇的豪邁性格難免得罪權貴,自上任後,他聽不得一些看不慣的人和事,不計後果地予以抨擊,於是遭群小的嫉恨。

670年,又遭人排擠,被罷了官職。仕途坎坷,荊棘叢生,政治上屢受挫折。

獲罪入獄

縱觀駱賓王的仕途經歷,他的不順遂主要還是因他性格的原因所致。慣守清流門風,過於耿直,喜歡諷諫時事,在官場中不知變通。

如此個性,不僅受人排擠,不被上司待見,也給自己的仕途帶來一路的不順。做芝麻綠豆大的小官,被免官。棄筆從戎,輾轉北地南疆,打熬十餘年,也不過是功過相抵。

後調任長安主簿,好不容易由長安主簿入朝為侍御史,卻又因多次上疏諷諫,對朝廷、對官吏提出批評,言語不慎觸忤武后,被同僚彈劾誣陷他任長安主簿時貪贓,罷官長安,以貪贓罪獲罪下獄。

就在此次獄中,駱賓王用他耿直的心情寫下了這首千古名篇《獄中詠蟬》:

西陸蟬聲唱,南冠客思深。
不堪玄鬢影,來對白頭吟。
露重飛難進,風多響易沉。
無人信高潔,誰為表予心?

身陷牢獄的駱賓王,聽到秋蟬淒切的鳴叫,觸發了滿腹的憂思。

當時駱賓王還不到四十歲,聯想仕途坎坷,屢遭困境,如今又陷冤獄,未老先衰,怎么禁得住這寒蟬的哀鳴。

“露重飛難進,風多響易沉”,既是詩人不幸遭遇的寫照,也概括了古往今來一切懷才不遇、蒙冤不白的知識分子的共同命運。“無人信高潔,誰為表予心”,這裡飽含了駱賓王心底幾多無奈的吶喊。

好在次年,駱賓王遇上大赦,終於得以釋放,隨後貶至浙江臨海縣做副縣長。

回想一路走來,滿腔抱負,一懷高潔,換得總是屢次蒙冤、受貶,駱賓王終因鬱郁而不得志,從此棄官出遊。

檄文傳天下

就在駱賓王棄官的這段期間裡,大唐的權力中心一直在悄悄的改變格局,對於李氏的江山武則天漸漸由代管變成了代替。

這樣的局面,是李唐皇族和忠於李唐皇族的功臣世家所不能容忍的。於是,徐敬業,開國元勛李勣(原名徐世勣,賜姓李)之後,集結了一些仁人志士與野心家,在揚州發動兵變,打出了討伐武朝、恢復李唐舊業的旗號。

其實牢獄之災後,駱賓王心中就種下了仇恨武則天的種子。當時武則天已經有取唐自代的端倪,駱賓王作詩明志:“寶劍思存楚,金椎許報韓。”借項羽反秦恢復楚國和張良刺殺秦始皇為韓王報仇的典故,表達了自己忠於唐室的決心。

此外,他在《於易水送人》一詩中,還悲憤地寫到:“此地別燕丹,壯士發衝冠。昔時人已沒,今日水猶寒。”

於是,在憤怒情緒的指引下,駱賓王果不其然出現在了揚州兵變的隊伍中。

我們無法證明駱賓王是怎么加入徐敬業的隊伍的,但不管怎么樣,駱賓王的出場果然不負眾望,以一篇《代徐敬業傳檄天下文》而轟動大江南北。

而且就連武則天本人對這篇檄文也是讚不絕口的。

她曾經在朝堂上披覽全文,看到“蛾眉不肯讓人,狐媚偏能惑主”的句子時,還只是微笑不語,等到看到“一抔之土未乾,六尺之孤何托”時,矍然為之動容,問:“誰為之?”或以賓王對。後曰:“宰相安得失此人!”

武則天讀完之後,又說:“駱賓王的文章固然了不起,但徐敬業的武功卻未必匹配得上。”武則天對於徐敬業的起兵很是不以為然的,小泥鰍能在大海里揚波嗎?

果不出武則天所料,徐敬業搭建起來的這個看似不錯的草台班子,起兵剛兩月,也取得了幾場階段性的勝利,但當受到親王李孝毅及軍師魏元忠率領的30萬朝廷軍隊的圍剿時,尤其在揚州城下阿溪決戰,革命軍瞬息間土崩瓦解。

當晚,徐敬業與部下準備連夜奔赴潤州,逃往高麗。沒曾想到,部下王那相反叛,將徐敬業等二十五人殺死,頭顱獻給朝廷,駱賓王下落不明。

生死成迷

關於駱賓王的死,歷史上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資治通鑑》說駱賓王與徐敬業同時被殺,《朝野僉載》說他是投江而死,《新唐書》則說他“亡命不知所之”。

《本事詩》更是有鼻子有眼地說:革命軍失敗,徐敬業和駱賓王逃亡。官軍主帥害怕失去匪首不好向朝廷交代,於是抓了兩個長相和他們相似的人殺了,把首級獻給了朝廷。

更多的民間傳說是,徐敬業在衡山出家,九十多歲才去世。駱賓王也出家,遍游名山,後來去了靈隱寺。

但無論如何,從此終究再也沒有確切的駱賓王蹤跡出沒。如果他確實活著,那也只是大時代混亂中的一個小意外而已。

可嘆!一代名士,在公元684年那個漆黑的夜晚之後,就永遠隱匿在江湖的風浪之中,也為後人留下了一個千古謎團。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