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院情節

2019-02-22 01:06:31

文/邯鄲陳勇

二月將盡,在這個季節里,雖然花還未開、柳尚未綠,但已感覺到春潮來襲,空氣中雖然還有些許絲絲的冷意,但在明媚的春陽普照下,溫度逐漸高升。漫步在青石鋪就的小鎮街道中,觀賞著古色古香的街景,沿街一些青苔暗布的古老院牆斑駁出一塊塊滄桑的印痕。街道兩旁高大的合歡樹,依然沉睡在冬夢中不肯醒來,而馬路牙子的深處,池中的青竹,卻隨著南風婆娑起舞,沙沙的響聲和墨綠的葉子,讓人憑空增添了一份對春天的思戀和遐想。

春風步履輕盈地走來,輕寒已悄悄地溜走,而積雪在人們不知不覺間,化為溪流,匯入小河潺潺東去。早春;略帶寒氣的風,刮過冷清的大街小巷,這些情景悄悄地告訴我,這個季節,大多數年輕體壯的街坊鄰居,都外出打工去了,留下的幾乎是老人、兒童、還有為數不多的年青婦女。回到故鄉的小鎮,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悅,也許是流浪在外太久,對於根的思念,又或是外面再好也沒有家的感覺,自從踏上故鄉的這片熱土,那熟悉的味道,便使我感覺渾身地輕鬆。

來到家的門口仰望,兩株高大的合歡樹,一些樹幹伸出了牆外,乾瘦的枝梢,雖然沒有了葉子的裝飾,但卻另有一番別致的情調。開鎖推門,走進這陪伴我長大的庭院,心裡說不出的淒涼,曾經熱鬧的小院,如今冷冷清清,歡迎我的,唯有北樓窗下的池竹,隨風沙沙起舞。推開屋門,沖門擺放著鏤花八仙桌,兩邊各有一把太師椅,八仙桌上方,供奉著爸爸媽媽的遺像,嫁到本村的姐姐經常過來打掃,房間保持得窗明几淨。坐到太師椅上,這裡充滿了熟悉的味道,也許是爸爸媽媽生前經常坐在這裡的緣故吧,又或是太過思念爸爸媽媽的原因,對於爸爸媽媽使用過的物件充滿了情感和美好回憶。

爸爸媽媽在世時,房間裡到處有爸爸媽媽忙碌的身影,那些現在才明白充滿母愛的嘮叨聲,言猶在耳,撫摸著眼前的桌桌椅椅,忍不住的淚花,順著酸楚的鼻翼滴下。起身上二樓,進入我的房間,推開軒窗,春風悠悠地從我的耳鬢掠過,呼吸挾帶著幾縷淡淡竹香的空氣,感到一身的疲憊離我而去,雖然那種冷清讓我倍感孤寂,但那熟悉的味道,帶給我在城市中從未有過的舒爽感。站在窗前,看著窗外的合歡樹,和身邊幽靜的環境,遠離了城市的喧囂,感覺冷清也不失為一個讓人獨自靜靜遐思的好地方。

小時候,在這個不大的庭院裡,留下了爸爸媽媽和我們兄妹童年時的歡顏笑語,一幕幕猶在眼前,現如今,爸爸媽媽離我而去,兄妹也為了自己的生活,各奔東西,這套老宅歸在我的名下。它是一套磚木結構的二層小樓,青磚黛瓦,古色古香,也是我們鎮最先蓋起的二層小樓,庭院裡,爸爸植下的合歡樹,如今已有近一抱粗細,這個季節雖然沒有葉子,但仍可想像出夏日裡那茂盛的樹冠,年少時的 我,也不知在這兩棵樹上折取過多少枝條,而現在面對這兩棵大樹,更多的是懷念和思憶。

蝸居在喧囂的城市裡,眼眸開合間,都是冷冰凍的人生百態,思維也大多禁固在鋼筋水泥叢林裡,每天做著重複的工作,很少有時間去享受閒靜時光,在這個美麗春日裡,偶爾回到故居看一下,感受一下小院的親溫,是那么的舒暢。春陽從天空上斜照著小院,那金色的光暈透過合歡樹的枝條,照進我的軒窗,暖洋洋的。春天的鄉下,給人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尤其是故鄉那種大自然的氣息,給小院增添了無窮的魅力。小院的春天很美,它的美是高雅的古典,它的美是自然真實,它的美是厚重得容不得一絲一毫的虛假,也許是對於故鄉的眷戀,也許是根情難割捨,心裡總是覺得,沒有任何地方能讓我這樣的放鬆,這樣的平靜。

這幾年,雖然在外面也有了豐衣足食的生活,但總是覺得是寄宿生存,沒有那種踏實的感覺,更感不到家的那種真實,在外面的生活,猶如浮雲飄飄,有隨時被風吹走的感覺。回到故居,哪怕是粗茶淡飯、布衣小帽,吃出來的卻是香甜、穿出來地是舒服,不像在城裡那般,錦衣美食下的暗淡冰冷,也不像城裡那般、節奏快得讓人透不過氣來。回到故居,我的身心仿佛回歸了自然,那種舒心是用文字描述不出來的,

我與小院的情節,猶如眼前這二月的初春,勾勒出了如詩如畫的光景,雖然沒有綠綠蔥蔥,但靈魂宛若被一片光暈所包裹,那跳動的脈搏,彈奏著喜悅的音符,讓軀體沐浴在金色的陽光下,在和諧的春風裡跳出美妙的舞步,讓靈魂在小院中得到平靜的休整,讓疲憊在小院中脫離身軀,在小院的安靜中暢享美好……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