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遠嫁父親跳樓:期待你遠走高飛,又盼你留在身邊

2019-03-01 19:36:03

女兒遠嫁父親跳樓

期待你遠走高飛,又盼你留在身邊

文 | 霧滿攔江

(01)

9月8日,鄭州一個小區。

突然響起一聲嘶喊,就見許多鍋碗瓢盆,從七樓的窗戶里飛出來。

然後是一個六旬年紀的男子,滿臉是淚,唏噓不清,騎坐在七樓窗台上。

哎呀……有人要跳樓。

保全巡防、街坊鄰居,紛紛趕來相勸。

就聽男子斷斷續續,淚飛如雨,述說他的悲慘遭遇:

女兒大了,談了個外地的男朋友。

那么以後,女兒就不會留在自己身邊了。

所以……

在男子哭訴時,民警和消防一直想辦法營救。可男子將房門緊鎖,大家無門可入。

40分鐘後,男子從7樓一躍而下。

醫務人員,無力回天。

(02)

期待你遠走高飛,又盼你留在身邊。

當孩子一點點長大,父母之心,一者喜,一者憂。

喜,是看著一個柔嫩的小生命,終成可造之材,前途無盡光明。

憂,當孩子展翅高飛,飆遠無際,父母的心裡,留下一個巨大的空洞,無以填補。

(03)

心理學家丹·艾倫德在《親密同盟》一書中說:從忠於父母向忠於配偶轉變的失敗,幾乎是所有婚姻衝突的核心問題。

身邊有許多相似的事件。上個月,就在對面的小區,一個年輕的女人淚流滿面,對她丈夫大聲嘶喊:你到底是娶的我,還是你媽?

原來是一對年輕夫婦,自打成婚以後,婆婆就登堂入室,占據了家中女主人的位置。她給兒子做飯,替兒子穿衣,放熱水讓兒子洗澡,上下班接送。逢休息天,婆婆和兒子親密的挽著手,逛公園逛商場。在自己家裡,兒媳婦反倒成了外人,什麼事都插不上手。

成年的孩子,如果在感情上無法斷奶,繼續依靠父母,就會淪為媽寶男,阻礙婚姻關係的建立。

雖子女長大,卻仍不肯放手的父母,如一枚堅硬的楔子,牢牢嵌在兒女的婚姻中,會讓小家庭的夫妻關係疏遠,和美的生活,也會支離破碎。

(04)

把孩子撫養長大,只是基本職責。

做父母的最高境界,是放手。

是給孩子一片飛翔的天空。

這道理都知道。

——可鄭州那位六旬父親,還是跳了樓。

(05)

課堂上,老師問一個孩子:你今年多大?

孩子:12歲。

老師:那你爸爸多大年齡?

孩子:也是12歲。

老師:……這怎么可能?

孩子:這當然有可能。有了我,他才成為父親。而在此之前,他只不過是個男人。

——這個小故事,隱藏著父母共同成長的秘密,隱藏著父母之所以成為父母、孩子之所以成為孩子的秘密。

——也隱藏著,讓父母學會放手,讓孩子更加強大的秘密。

(06)

父親母親,開始時並不是父親母親,也只不過是熊孩子,熊丫頭。

但當他們結成一個家庭,有了自己的寶寶之後,會經歷三次成長,最終成為好父母。

第一階段:生理依存。

孩子與父母,是零距離接觸。再要面子的孩子,也不是穿著條褲衩出生。都是袒裎的、自然的出現在父母面前。

此後父母不停的擁抱孩子,餵奶,微笑,講故事,手牽手走路。在這漫長的過程中,形成絕對信任的生態依存。

哪怕只是一秒鐘沒看到孩子,父母都會心慌。

哪怕只是一秒鐘沒看到父母,孩子都會恐懼。

第二階段:社會依存。

孩子的玩具、圖書、穿的衣,吃的飯,都是來自於父母。

父母在烈日之下,狗一樣的奔波勞累。被人羞辱,遭人蔑視,卻皮糙肉厚,始終不改一張厚顏嘻笑的臉。

不是爹媽不要臉。

而是孩子的歡笑,才是父母的一切。

都說江山易改,秉性難移。

但柔弱的孩子,卻能讓執拗的父母服軟,讓勇敢的父親認慫,讓柔弱的母親變得剛強。

第三階段:心理依存。

孩子是父母的一切。

是父母的未來、希望與寄託。

美劇中,主人公縱有天大的本事,最終也要回歸家庭。要像狗一樣的趴在地上,馱著孩子滿地亂竄。

魯迅先生說: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

說的是,從三個階段走過來父母,才稱得上父母。

(07)

走過人生三階段,成為合格的父母。

父母之心,無比欣慰。

但當他們回顧自己的心,會發現一件巨驚恐的事兒:

——他們的心裡,只有孩子。

——自我沒有了。

(08)

鄭州六旬父親,為什麼不聽眾人勸解,義無反顧的跳了樓?

因為你說的道理,他都懂。

——他是個六旬的男人了!

60年風風雨雨,他什麼沒經歷過?什麼沒見到過?

你還在地上爬行吃屎,他已經扛起生活的重擔。見過日出,走過月落,深夜裡聽過烏啼滿天,黎明時看過滿江漁火。為了孩子,走過漫長的人生路。他的足跡,連起來可以繞行地球幾圈。

你跟他說要放手,孩子的幸福這才是父母的追求,這不是屁話嗎?類似的話,他此前說過何啻千萬遍?

但再多的廢話,也填補不了他內心的空洞。

心空了,生命就失去了陽光,失去了意義。

生之何益?

跳了吧。

(09)

所有的愛,都是為了團聚。

唯有父母之愛,指向別離。

團聚之愛,是每天要增加,增加生理接觸,增加經濟依賴,增加心理信任。

別離之愛,如一株樹,看著果實落地,再開天地。而大樹更加偉岸,富足。

——因為樹的營養,只是供應自己。自然界從沒有小樹大果!

——順其自然。

第一步:重建生理依存。

孩子小時,父母長時間的撫慰孩子,擁抱孩子。

但孩子每長大一點,孩子就會脫離父母一點,漸成一個獨立的生命體。

而父母,則要慢慢回歸自己,回到夫妻感情,或是其它。

如果父母不切斷與孩子的生理連線,孩子就會成為媽寶男,或媽寶女。外形牛高馬大,實則標準巨嬰。

第二步:重建社會依存。

這個階段,是孩子10歲左右。孩子開始有自尊意識,懂得保護自己的隱私。

而父母,則從一切為了孩子,轉向為了自己。

此前蠅營狗苟,都是迫不得已。

不喜歡的工作,硬著頭皮去乾。討厭的人,忍著屈辱服從。筆直的腰,不得不彎下。委屈求全,全無自己。因為孩子是父母的短處,只能忍辱偷生。

但現在,你終於可以揚眉吐氣,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做真心喜歡的事情了。

第三步,找回自我的心靈寄託,回到精神世界。

當孩子遠赴他鄉求學,父母終於可以騰出手,打滾撒歡了。

此後的生活,慢慢以自己為中心,重拾少年時代的夢想——這些夢想,曾經因為孩子,而不得不放棄——重拾夢想,再次出發。去讀你曾經喜歡的書,觀賞你渴慕的風景。去看望你愛過的人,去品味你喜歡的菜。就這樣一點點的,填補孩子漸行疏離,所留下的空洞。

如此三步,第一步是生活習慣的改變。第二步是人生目標的改變。第三步,是生活方式的徹底改變。

當你填滿了內心的空洞,孩子縱在天邊,也始終在心裡。

若不然,哪怕是強留孩子在身邊,你也知道孩子的心,依然在遠方的冷風裡翱翔。

(10)

從遠行開始,孩子只余背影,故鄉只有冬夏。

如離弦之箭,孩子從此是遠方。

溫室花木,經不起風霜雪雨。

唯有放手,才會賦予孩子遼遠的天空。

孩子終將踏上回歸的路,用遠方的傳說,慢慢向父母靠近。

有人說,父母特別的狠心,才是對孩子真正的愛。這裡說的狠心,無非不過是父母回到自己,建設自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我們來到這個世界,初始茫然,不所所衷,因此以孩子為人生目標。但孩子終是個獨立的人,有幸伴隨孩子成長,那是上天的眷顧,但絕不是人生的全部。

父母也有父母的天空,父母也有自己的遠方。

酸甜苦辣皆是福,每個人都要自己品嘗。不要替孩子過他的人生,而荒廢了自我生命。

對孩子真正的愛,是父母的強大與睿智。如一座山,挺立在地平線盡頭,靜默無語。如一株樹,聳立於荒野天際,獨對風雨。如一盞燈,照耀於漆黑的夜,光明溫暖。仿佛永遠分離,卻又終身相依,這才是真正的父母之愛。愛,不僅是父母偉岸的身軀,也是你堅守的位置,足下的土地,豐足的人生,永不迷失的自己。

霧 曰

當一個人長大,就面臨著安身立命的人生課題。

要有一技之長,要有立身之本。

——還要懂得什麼叫愛,才能找到人生路上,與你死生與共的伴侶。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