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多少用錢買出來的最xx城市?

2018-08-09 20:12:52

近年來我國城市輿情研究發展迅猛,各種城市排行榜、城市發展報告可謂俯拾皆是。

這些看似“高冷”的研究成果,也隨著發達的傳媒,走進“尋常百姓家”。

然而,這些引人注目的排行榜、發展指數,真的可靠嗎?

當前,我國城市輿情研究存在著令人不安的現狀:研究動機不純、指數設計“媒介化”、研究方法不嚴謹、研究團隊良莠不齊和成果發布過於隨意化......

這些因素,不僅直接敗壞了輿情研究的科學和客觀性,也導致了權力尋租、學術腐敗等問題和亂象。

如何引領城市輿情研究領域健康持續發展?庫叔今天來講一講。

文 |上海交通大學城市科學研究院

編輯 |黃俊峰瞭望智庫

本文為瞭望智庫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在文前註明來源瞭望智庫(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則將嚴格追究法律責任。

近年來,我國快速的城市化進程帶動了以城市排行榜、城市發展報告為代表的城市輿情研究迅速升溫。

由於缺乏科學的理論指導、紮實的實際調研、全面的數據採集和深入的分析研究,這些研究中存在著不少以偏概全、不嚴謹、甚至是有意炒作的問題,不僅不能反映中國城市的真實存在狀況與社會發展需要,還對城市管理、決策及都市日常生活產生了不良影響。

當下,清理、反思和規範城市輿情的研究與發布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1

最“吸睛”的往往是陷阱

中國的城市化發展之迅猛有目共睹。

2010年,聯合國的一份報告表明,中國已是世界上城市化速度最快的國家。

目前,全球50萬以上人口的城市共有961個,中國占到了236個。

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最新數據,截至2011年末,我國的城鎮人口達到了69079萬人,占全國總人口的51.27%,城市人口首次超過農業人口。

在城市化快速發展的過程中,城市成為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心臟和引擎,同時,各種問題日益凸顯——蟻族、蝸居、城鄉差距與貧富差距加大、城市生活成本上漲等問題與矛盾,成為不容迴避的議題。

在這種背景下,“城市輿情研究”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社會各界都希望通過這樣的研究了解城市真實的發展狀況、存在的問題和解決之道。

當下的城市輿情研究主要可分為三類:

一是全局性的,如《中國城市XX報告》、《中國中小城市XX報告》等;

二是區域性的,如《某省城市發展報告》等;

三是專題性的,如宜居城市、休閒城市、可持續發展城市、創新城市等。

除了文字描述、數字統計、現狀分析和建言建議之外,這些研究報告一般還發布各類指數或排行榜。

這些指數和排行榜,往往是最“吸睛”的,通過媒體發布後,會產生巨大的“轟動效應”,成為人們認識、評判城市發展的主要依據和參照。

然而,問題也隨之而來。

很多指數和排行榜的“出爐”,缺乏科學嚴肅的態度:不僅在指標設定上過於簡單和主觀武斷,在數據採集和調研時也常常是隨意發放數量有限的問卷,然後,根據這些不充分的調研匆忙得出各種結論與判斷。

試問,這種粗製濫造和不負責任的態度所產生的報告,能得出科學的結論嗎?

這樣的“研究成果”,不僅不具有輔助決策、社會評價、輿論引導的功能,反而混淆視聽、害人不淺,傳播越廣泛,危害越嚴重。

特別是在“眼球經濟”的誘導下,一些城市為了吸引更多的“眼球”,不惜花費重金購買排名或僱傭團隊炮製排名,以便躋身諸如十大最休閒城市排名、十大最具魅力城市排名、十大最佳旅遊目的地等行列中,提升自己的“身價”。

同時,一些研究團隊,則唯資金馬首是瞻,根據投資方的授意或需要設定指數系統,甚至是按照贊助多少來排名,以致於當下經常出現這樣的怪象:由某個城市出資資助的排行,結果一般都是這個城市拔得頭籌。

2

城市輿情研究為何粗製濫造?

當前城市輿情研究的粗製濫造問題之所以出現,原因是多方面的:

第一,研究動機不純,把嚴肅的城市發展問題扭曲為概念與數字遊戲。

城市發展相關指數與排行榜的研製與發布,本應基於對中國城市的長期跟蹤調查與踏實負責的科學研究。但當前的很多“研究”,僅僅是出於曲意迎合長官意志或商業行銷的需要。

最典型的一個表現是生搬硬套,什麼概念熱就炒什麼。

如近年來,低碳社會、生態文明、金融中心成為衡量城市發展的關鍵字,於是乎城市綠色發展報告、城市金融發展報告、低碳經濟發展報告等紛紛出爐。

低碳社會、生態文明、金融中心這些概念本身沒有問題,關鍵在於研究團隊拋棄了科學立場與客觀原則,根據政績需要或商業需要去設計指標與權重,淪為相關利益方的工具。

由此拋向社會的各種指數排名,本質上只是一種概念與數字遊戲,根本不能反映城市的實際情況和城市之間的差異。這樣的指數與排名,不僅掩蓋了城市真正存在的問題與發展需要,還嚴重影響了城市管理者的理性判斷,使之難以做出適合相應城市的科學決策。

近來,內地有30多個城市提出建金融中心,有200多個城市提出建低碳城市,這種盲目的跟風與不切實際的追逐,與相關指數排名有直接關係。

第二,指數設計博眼球、圖省事,掩蓋了城市管理中的真正矛盾與問題。

城市輿情研究的意義,本應是針對城市中的關鍵問題和主要矛盾,為城市管理和決策提供可靠的數據和可行的建議。

但是,在主題選擇上,一些研究往往迴避現實問題與矛盾,甚至搞出很多令人啼笑皆非的研究主題,像性感城市、美女城市、魅力城市、女性化城市等“八卦指數”橫行於世。

在具體的指標設計上,則避重就輕、舍難求易。以城市居民幸福感的調查為例,設定的指標往往都是指向經濟收入等外在因素,很少涉及城市居民的精神和心理感受——後者在測量上比前者要困難得多。

另外,很多研究在設定相關指標和進行測量時帶有嚴重的傾向性,可謂“報喜不報憂”。它們一般指向正面的、積極的因素,當遇到房價居高不下、交通擁堵、物價上漲、社會治安等難題就退避三舍,掩蓋了城市民生中的真正問題。

第三,調研方法生搬硬套,無法客觀反映中國城市的真實狀況與需要。

輿情研究起源於西方,國內研究者往往直接沿襲西方的調研方法與分析模型,忽視了中西在人口數量、社會形態、文化價值等方面的巨大差異。

特別是在抽樣調查中選取樣本時,不考慮實際情況,對北京、上海、廣州等人口2000萬級別的大都市,往往只做簡單的幾百份問卷。這樣簡陋的調研無異於盲人摸象,根本不可能反映大城市的真實狀況。

更麻煩的是,很多調查往往流於形式。

城市研究對問卷的設計、樣本的選擇等有嚴格要求,在街頭隨機發放還是有針對性的發放,事先都會詳細考察。

目前,國內的研究在樣本選擇上往往較為隨心所欲,有些還喜歡簡單地採用網路調查,根本不考慮中國上網群體具有年輕化、高學歷化和城市化等特性,並不符合樣本選取的多樣性和廣泛性要求,由此獲得的數據及建立在其上的分析很難稱得上客觀與公正。

第四,研究團隊良莠不齊,功利主義狀況嚴重。

影響我國城市輿情研究質量的因素中,方法和原則固然重要,但研究者的素質可能更為根本。

當前,研究團隊魚目混珠的狀況比較嚴重,缺乏先進理論知識、專業技術訓練、良好職業道德和敬業精神。

除了唯資金馬首是瞻、在研究中避實就虛之外,研究者觀念的落後也制約著研究成果的質量。

以國內某摩天大樓報告為例,報告中對中國城市的排序,以城市擁有的摩天大樓的數量為標準。換言之,摩天大樓數量越多,城市綜合實力就越強。

實際上,這個標準與當今世界城市發展的普遍規律、與大趨勢不符。

當下,中國很多城市仍然十分流行“摩天大樓競賽”,與這種城市發展觀念與輿情導向密切相關。

此外,由於“重爭取項目、輕學術研究”的學風,很多研究的指數排名淪為“圈錢”的手段,研究者的精力主要用於拉關係、拿項目,很少放在科學研究和戰略設計上。

更嚴重的是,在個別城市輿情研究中,還存在著偽造數據等現象。

第五,指數發布渠道隨意,暴露出制度監管和追究機制的缺席。

目前,在城市輿情研究與信息發布方面,我國尚無制度化的監管舉措。任何組織、企業和研究者都可隨意發布。同時,對於錯誤信息及其導致的嚴重後果也缺乏糾正和追究機制。

這是當下城市輿情研究領域混亂、無序的主要病根。

監管的缺乏輕則導致不實指數和排行混淆視聽,使各級政府和廣大民眾難以掌握真實信息,重則為不法分子騙取錢財打開了方便之門。

2011年8月,《人民日報》曾發表題為《名目千奇百怪,騙子屢屢得手——評選詐欺嚴重戕害社會信任》的報導,講到幾個人打著“中國社會調查所”的旗號,捏造各種名目,在各地騙取錢財高達百萬之巨。

3

如何讓研究走上正軌?

研究成果的粗製濫造,使得城市輿情研究不僅沒能給城市發展提供正向主力,反而成為“折騰城市”的新遊戲。

作為與城市化快速發展進程相適應的產物,城市輿情研究目前仍然是“新生事物”,屬於城市管理、文化管理和媒介管理領域的新課題,相關制度設計正在形成階段——究竟應由誰來制定規則、實施管理和追究等方面還需進一步研究和明確,結束該領域的放任自流狀況,已迫在眉睫。

對此,特提出以下幾方面的建議與對策:

首先,建立管理機構,制定規則,加強監管。

管理機構的明確,應放在首要的位置。建議由相關部門牽頭聯手建立城市輿情管理委員會和專家委員會,根據我國城市輿情研究與發布的規律和特點,制定相關的規章制度和管理辦法,使城市輿情研究有法可依,建構健康有序的遊戲規則。

其次,建立準入機制,頒布指南,加強引導。

針對研究者參差不齊的現狀,應設定城市輿情研究的準入門檻,從源頭上控制與提升研究團隊的素質與水平。對已有城市輿情研究進行摸底和梳理,引導研究方向,培育主流話語,杜絕和減少隨意和不負責任的行為。

第三,成立行業協會,促進交流發展,加強預警研究。

建立城市輿情研究檔案和名錄,重點是建立不良紀錄和黑名單,強化行業自律,引領行業健康持續發展。強化預警和對策性的儲備研究,根據城市輿情的規律和特點探索科學的服務和管理模式,有助於走出“先污染,後治理”的老路子。

總監製:吳亮

監製:夏宇

責編:戴麗麗 李逸博

編務:謝芳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