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300萬人過早死亡是真的嗎

2019-03-11 12:35:00

日前,世界衛生組織一份最新報告指出,超過300萬中國人在70歲之前死於心臟病、肺病、癌症和糖尿病等非傳染性疾病。這些人被世衛定義為“過早死亡”。這個龐大的數字是真的嗎? …[詳細]

“每年300萬中國人過早死亡”並非虛言

“每年300萬中國人過早死亡”是怎么算出來的

世衛這份最新報告的名稱是《2014年全球非傳染性疾病現狀報告》。所謂非傳染性疾病,指的是心血管疾病、癌症、慢性呼吸道疾病和糖尿病等非傳染的慢性疾病。在世衛的分類中,死亡原因被分為三大類:一類是傳染病、妊娠和分娩疾患以及營養不良所導致的死亡,這類死亡對於當事人來說較難避免;一類是交通事故等造成的受傷引發的死亡,這對於當事人來說有很多偶發因素;另一類就是非傳染性疾病導致的死亡,一般自然死亡都屬於這種,但何時得病、程度如何與當事人關係密切。

目前,非傳染性疾病引發的死亡已經占據了人類死亡原因的絕大部分。在中國,由於傳染病和營養不良基本得到控制,非傳染性疾病引發的死亡已經在死亡總數中占近9成——世衛給出的數據是,2012年中國約有858萬人死於非傳染性疾病,而國家統計局給出的當年全國死亡總人數為966萬。

這858萬人,按世衛的標準又分為兩類:70歲以上的,被認為是正常死亡,可以理解為“壽終正寢”;70歲以下的,就被認為是“過早死亡”,因為這很大程度上是不注重健康造成的,本來可以避免。其中,男性被認為是“過早死亡”的,占男性非傳染性疾病死亡總數的39.7%,女性的這一比例為31.9%。被認為是“過早死亡”的總人數,約有309萬人。這就是“每年300萬中國人過早死亡”說法的由來。…[詳細]

“過早死亡”的中國人比例,與世界平均水平相當,比高收入國家偏大

那么,這個“每年300萬人過早死亡”,在國際上大概是什麼水平呢?按世衛報告,全球每年“過早死亡”的人數為1600萬人。309萬人在1600萬人中占的比例,與2012年底中國總人口13.5億在世界70億人口中占的比例幾乎完全一樣。而如果只看“過早死亡”在非傳染性疾病中引發死亡的比例,世界平均水平為42%,中國的比例則約為36%,情況要稍微好一些。

但比起高收入國家28%的平均水平來說,中國人“過早死亡”的比例仍然偏大,世界最長壽國家、同處東亞的鄰邦日本,70歲以下“過早”死亡的比例大概只有21%左右。

“過早死亡”的主要原因:不健康的生活

世界衛生組織這份報告,目的就在於敦促各國採取更多行動處理這1600萬人過早死亡問題。實際上,方案已經有了,因為“過早死亡”的原因相當明確:抽菸、喝酒、不健康飲食、缺乏運動——這些日常生活中的人們的常見現象,就是導致人們“過早死亡”的關鍵因素。這些現象讓人們更易患上心血管疾病、癌症、慢性呼吸道疾病和糖尿病等等。當然,環境污染的影響也存在,但更重要的原因還是不健康的生活習慣。美國醫療水平與日本相當,環境也都很好,但由於整體生活習慣不那么健康,“過早死亡”的比例也達到了31%。

所以,千萬不要以為中國的人均壽命期望現在已經達到了70多歲,就認為自己能夠輕易活到七、八十歲以上。從上面的數據來看,在70歲不到的時候就“英年早逝”的情況,多達36%。換言之,實際上那些擁有好的生活習慣的人們,拉高了國人的平均壽命。而如果一個人抽菸、酗酒、吃高鹽高糖食物又缺乏鍛鍊,那就很可能進入“過早死亡”的預備行列。…[詳細]

大多數人得的疾病就是非傳染疾病,如果因病早於70歲去世,那么就會被定義為“過早死亡”

在控制“過早死亡”的行動方面,中國需要加把勁

控制“過早死亡”不是沒有辦法,就看能不能執行

各種非傳染性疾病日益成為人類健康的頭號殺手,多年前人們就已經認識到了。抽菸、酗酒和肥胖對健康的致命威脅,也已經有無數科學家和醫生指了出來。世衛之所以把這些不同的疾病歸納起來,是希望用一個整體的框架去解決問題,這是一個可取的思路,因為很多問題都是不健康生活習慣共同造成的。世衛組織希望,爭取到2025年將非傳染性疾病過早死亡人數減少25%。為此世衛組織還列了9項自願性全球目標給各國參考,諸如“讓15歲以上人群目前菸草使用流行率相對減少30%”、“有害使用酒精現象相對減少至少10%”、“人群平均食鹽攝入量/鈉攝入量相對減少30%”等等。

由於沒有辦法強制執行,聯合國和世衛組織只能對各國進行督促。2011年聯合國大會通過了一項高級別的政治宣言,2014年的第二次高級別會議各國則承諾於2015年制定本國非傳染性疾病目標,並計畫於2018年舉行第三次高級別會議審查各國取得的進展。世衛組織本次發布的報告,如前所述,目的也是為了敦促各國採取行動。…[詳細]

全球行動展開以來,中國的分項指標大多不甚理想

然而,從報告的結論來看,進展不算理想。“一些國家在實現全球非傳染性疾病目標方面取得了進展,但大多數國家看來無法到2025年實現既定目標。”

從數據上看,中國正是屬於“大多數國家”,而且可能還是做得尤其不好的國家——

在酒精使用上面,按報告裡的數據,2010年中國15歲以上人口粗估人均消費酒精6.7公升,2012年這一數字漲到了8.8公升。

在菸草使用方面,15歲以上吸菸人口比例從2010年粗估的25.9%,上升到2012年的26.8%,男性吸菸率高達50%,位居世界前列。

在肥胖病症方面,2010年18歲以上中國人的平均BMI指數(衡量肥胖程度的權威指數)為23.4,2014年上升到了23.9。BMI超過30的人群比例,2012年還只有5.4%,2014年上升到7.3%

在高血糖方面,2010年18歲以上人群中高血糖比例為8.1%,2014年上升到10.1%。

唯一比較好看的就只有高血壓方面的數字,2010年18歲以上人群中高血壓比例為20.2%,2014年下降到18.18%。

這大概就是為什麼世衛組織駐中國代表施賀德博士認為“這份報告如當頭棒喝。我們必須馬上採取有力行動。”

事實上,與“過早死亡”有關的健康風險指數,中國近年一直在上升

與健康有關的公共政策,政府和民眾都需要認真對待

從個人角度來講,如果真的感受到這種“當頭棒喝”,要採取行動其實並不困難,如施賀德博士所說,“要預防這些疾病,只需要改變一些常見的不良生活習慣:吸菸、酗酒、不健康飲食、身體活動不夠等。”

但人都是有惰性的,戒菸戒酒自不必說,“足夠的鍛鍊”按世衛的標準只需要每周150分鐘,又有多少人能靠自律就能做到?

所以,在防止“過早死亡”這方面,仍然要依賴公共政策。人們往往擔心,公共政策需要很大的投入,其效果也值得懷疑。不過,這次世衛的報告列舉了一些“最划算”且又有效的做法給各國進行了參考:

“土耳其率先實施了各項 ‘最划算的’減少菸草措施。2012年,該國健康警示標識占每個菸草製品包裝總面積的65%。現行菸草稅占總零售價的80%。另外,該國現已在全國範圍內全面禁止菸草廣告、促銷和贊助。結果,2008年至2012年期間該國吸菸率下降了13.4%。”

“匈牙利通過了一項針對糖、鹽和咖啡因等對健康構成高風險的食品和飲料成分徵稅的法律。一年後,40%的生產商為降低應稅成分而調整了產品配方,結果銷售額下降了27%,產品消費量減少了25%至35%。”

“阿根廷、巴西、智利、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國提倡降低在包裝食品和麵包中的含鹽量。阿根廷面包含鹽量減少了25%。”…[詳細]

在世衛組織看來,在香菸包裝上展示大幅健康警示是控煙的好辦法

中國能採取類似的公共政策嗎?在控煙方面,最近有一些很不錯的苗頭,比如廣告法二審草案規定菸草廣告全面退出大眾媒體,有些激進的做法比如“影視劇禁菸一刀切”甚至還惹來了爭議。但也有很多人看出,有關部門的決心仍然不是那么堅定,比如廣告法仍將允許全國超過540餘萬的菸草專賣點張貼、陳列菸草廣告。而對於世衛建議的“健康警示標識占每個菸草製品包裝總面積的65%”,中國的香菸包裝始終都在排斥。從這點來看,只能說“利益博弈”仍然還有很多,民眾健康還沒到高於一切的地步。

然而,“過早死亡”如果不能得到有效治理,國家長遠利益更沒辦法得到保障。按世衛總幹事陳馮富珍的說法,“像中國這樣冉冉上升的經濟體,面臨著一種現實存在的風險:如果不馬上採取行動來減少非傳染性疾病負擔,那么,疾病導致的過早死亡、生產力低下和勞動力不足,將會抵消經濟發展和高速增長帶來的經濟利好。”

該怎樣取捨,道理應該是很明白的。…[詳細]

結語

中國人聽說過的關於健康風險的描述已經有很多,但多數人往往無動於衷。這一次,“過早死亡”似乎是個新鮮詞,能否真的來個“當頭棒喝”?難道中國人真是個不怕死的民族?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