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們老後,我們還能陪他們多少天

2019-02-18 01:02:27

別人都叫他老鄭,是一個老實巴交的人。他年輕的時候就有一副熱心腸,卻又總是被人“算計”。

他是發電廠的職工,人生大半輩子的時間都奉獻給了電力事業。他沒怎么說過他的曾經,我和他也只是在這光陰的中途認識。關於他的二三事,我是從我姑父那兒知道的,因為姑父與他同是發電廠職工。

姑父說老鄭在發電廠上班期間遵守各項紀律,周末不忙時叫他翹班也不敢,時間久了,廠里的職工便開始打起老鄭的主意。別人有事麻煩他時,會一個勁兒地叫他老鄭哥哥,或者鄭哥哥,然後說:“你幫我一個忙唄,我家裡有事需要請一天假,你能不能幫我代班?”他聽別人這么說,總會義不容辭地說:“沒事,你安心回家,我幫你代班沒啥問題。”於是,原本該別人值班都變成了他值班。他知道別人葫蘆里賣的什麼藥,無非是想耍滑頭玩一天,但他還是答應幫別人代班,甚至逢年過節也不例外。

後來,伴隨著春夏秋冬歲月交替,老鄭雖然過了風華正茂的年紀,但依然不改他的熱心腸。這時,廠里有一個女職工看不慣了,有一回趁他值班時就去找他,問他:“怎么無論大事小事都幫別人,自己老吃虧,這怎么行呢?”他仍舊抽著煙笑眯眯地說:“沒事沒事,我又還沒結婚成家,同事之間幫幫忙沒多大事,況且吃虧是福。”但他不知道,從那時起,那個女職工有事沒事就會去找他聊天。明眼的同事都看得出來,他倆肯定會擦出火花。果不其然,老鄭的結髮妻子便是那個不嫌棄他窮,願意陪他同甘共苦的女職工。

兩人結婚後沒有很快要孩子,這時,不管是發電廠的同事,還是親戚朋友總會七嘴八舌議論紛紛,這讓兩口子感到很無奈。老伴老伴,本該是老來執手相伴。只因歲月無情,帶走了他的妻子,留他一人支撐著家庭。後來,老鄭以前單位的同事給他介紹了一個女人,那女人是在她兒子十歲時沒了丈夫的。而此時,那女人的兒子已讀高二,他們母子倆剛剛逃離一個有家室的壞男人近十年糾纏的夢魘。

男孩第一次看見老鄭的時候,是在男孩家裡。當時,男孩的母親特意把家裡收拾乾淨,還找了一件自己捨不得穿的衣服穿在身上,問男孩好不好看,要不要化妝。男孩笑著說:“媽媽太可愛了,又不是初戀,只是見別人介紹的對象而已,不必緊張。”

老鄭來了後,男孩和他母親好好地招待了他。老鄭很樸素,一眼看去就給人一種老實的感覺。男孩覺得,眼前的老鄭很親切、溫暖。那天以後,老鄭就經常去男孩家,久而久之,便住在了他們家,周末時才回他自己家裡看看。

老鄭從進入他們的家庭到現在已有六年了。這六年期間,他極力承擔一個父親應該盡的責任,而男孩和他母親也都很喜歡他。

男孩大學畢業後,老鄭仍舊會像以前那樣,每周給他兩百塊零用錢,讓男孩多買些吃的,別餓著。老鄭自己患有糖尿病,身體不好,所以很少給自己買吃的,省出來的錢都拿給自己的兒女和男孩用。

男孩家貧,還欠有債務,而老鄭都一一幫男孩家還清。男孩很感激他,很想喊他一聲爸爸,以報答他的恩情。可是“爸爸”這兩個字對男孩來說極為彆扭,因為男孩十歲時便沒了父親,童年生活不愉快,遭逢了太多辛酸悲苦,尤其是一個有家室的惡霸男人,在男孩十歲時闖入他們的家庭生活,這在男孩心中留下了極深的陰影,所以“爸爸”二字於男孩而言,在他十歲時就已經從他人生字典里抹掉了。

如今想要把“爸爸”二字喊出口,太難了!

2014年除夕前,老鄭在家突發疾病,幸虧他兒子發現及時,趕緊送到了醫院。男孩的母親得知後,立馬趕去醫院。男孩當時上班,工作忙,便在第二天才去看望老鄭。去醫院的路上,寒風凜冽,男孩望著走在前面的瘦小的母親,心酸不已。男孩突然覺得自己欠下母親太多恩情。男孩小的時候不懂事,因為鄰居的讒言,他罵過母親,甚至揚言要與其斷絕母子關係。男孩不知道,他當時這句話對母親來說打擊有多大。男孩的母親要養家,還要撫養男孩長大,然而男孩在少不更事的年紀說出那樣的話,現在想起來十分後悔。

那天,男孩與母親到了醫院後,在醫院電梯裡,男孩的母親說:“等會兒見著鄭叔叔,你能不能開口喊他一句爸爸?他對我說過,他很想聽你開口叫他一句爸爸,他怕以後沒有機會聽了。”說到這裡,男孩的母親哽咽了,用手擦了擦眼睛。男孩沉默著,沒有說話。

男孩和母親走進醫院病房時,就老鄭一個人。老鄭說他知道他們母子倆要來,便叫自己的兒女先走了。男孩看見老鄭後,詢問了他的病情,讓他好好休息,一定會好起來,手術會成功的。

這時,男孩的母親給老鄭削了一小塊蘋果餵他吃,老鄭用瘦弱蒼白的手抓著男孩的母親的手說:“萬一手術出意外怕對不住你們了。你本來就命苦,我真的擔心沒時間照顧你們,讓你們又過苦日子。”男孩聽到老鄭的這些話,以上廁所為由,走了出去。其實,男孩只是害怕聽見他們的對話,男孩害怕自己會忍不住哭泣。手術後,經過一個月的住院治療,老鄭脫離了生命危險。醫生說:“目前沒有危險,但不保證幾年後有沒有危險。”經過這一次的波折,男孩更加清楚地知道了一點:親情等不起!

我們總說等自己有錢了讓自己的父母如何如何,其實細細想想,父母要求的並不多,他們要的也許就是常回家看看,或者多陪伴他們聊聊家常。

現在,男孩懂事了,他努力掙錢,因為他說過要帶自己的母親與老鄭一起出去旅遊,他們仨拍很多照片,然後男孩還要把照片發在朋友圈,讓自己的朋友知道,他有一個全世界最好的爸爸。

那個正在努力的男孩叫沈善書,那個老鄭是我的繼父。不過,我所虧欠最多的,依然是我的母親。不知道我現在才懂得這些晚不晚,但我一直都以努力的姿態前進,要讓母親與鄭叔叔一起快樂地享受晚年生活。

只要我不被現實打垮,就一定會繼續努力綻放自己的光芒。曾經千萬次搖擺的經歷,是現在青春無悔的憑證。希望你趁現在一切都還來得及,對父母說一句“我愛你”,哪怕只是樸素的一聲“爸媽,你們辛苦了”。你要知道,他們不像你,在時光面前還有青春可以拿來揮霍。

在時光面前,父母是最沒有資本、最等不起的人。

作者:沈善書,90後新銳作者,新書《我不要在庸碌中老去》即將上市。新浪微博:沈善書。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