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靜生智,心動生愚!

2019-03-13 23:11:14

平靜的日子對我們最殘酷的懲罰,莫過於讓我們曾經衝動、曾經顫慄、曾經充滿種種青春幻想的內心,曾經幸福的相互依偎,曾經純真將全身心交付於你,時間印證了我們之間的現實,在阻礙中一點一點地失去光澤與信念,一點一點地暗淡下來,浪濤在現實的環境裡掙扎,我不曾相信會愛上你。相識後的一年,我對你曾是不屑。上天賜予了我這段悲情的緣,相識一年後,幾經輾轉彷徨你又走進了我的視線,至此駐足占據我的心,最後任你無奈捨棄為愛守候的我,沉默難言的別離,工作未能穩固,公考未入編制,因為這個理由,你全家總動員在我割捨彼此結晶後,狠心又違心的斷絕你我的聯絡,月半時間你理所當然的立即接受其她女子,我把失戀的痛苦深深埋在心底,心在抗議,傷楚的淚水奪眶而出任由孤身奮戰。如果雨之後還是雨,如果憂傷之後還是憂傷,請讓我從容面對這別離之後的孤寂,思念有愛的日子讓我心得以一絲慰藉,微笑地繼續去尋找逝去的那段回憶。而你在物質結構里選擇冷漠的消失,沒有任何一絲安慰我的訊息。在平靜的日子裡我們感受人生的迷茫,被塵世的火燭灼傷,為什麼要裝糊塗,如果清醒是一種痛苦,難道糊塗就會是一種快樂?我不能接受你的逃避,不願你消極避世殘酷冷漠對待心中所愛。當我們漸漸遠離了身影,陌生的面對面時,曾經有過的那些心動,浪漫情愫,親密彼此,被迷惘的落魄甚至無措。你只保留我曾是你生命里的一位過客?深深沉醉絢麗的往昔,蘊含著多少難以訴說的風花雪月,又蘊含著多少滄桑世事的悲歡離合,感傷如今的蒼涼,時間長河可將物是人非沖刷得煙消雲散,但心底的那份情永恆定格。

男女之間一時迷戀的情況常常發生,有時連迷戀都不是,只因內心空虛,耐不住寂寞,渴望有人陪伴,可我不是,內心深處埋藏的是一種感覺、一種體悟、一種身心超越現實的純潔之心,初次靈肉結合的認定,呵護彼此結晶的終生相守,彼此心靈親吻,靈魂對靈魂的愛撫,真情對真情的呼喚。這種感覺無私傾心,敏銳,牽動著整個心靈和悲喜情緒,而且力量巨大,大到往往不是理智可以控制,或根本就無理由可講。愛交織純真的夢幻,曾溢滿過整個心靈,溢滿過整個記憶,一切空洞的語言都是自欺欺人,惟有心與心的交融刻骨銘心。也許旁邊者認為我愛的不該是你,那個L倒是更適合我,甚至連我自己都這么想,我何必苦苦地戀著你呢?這份感情帶來多少痛苦;L對我亦有情,我該將你的愛轉移到L的身上,我強迫自己忘記你,以酒麻醉痛苦不堪的往事,停止不再想你,每天都精神壓抑,想你許多懦弱,不敢擔當,不值得我如此用情,折騰許久,一顆飽受折磨的心還是在你的身上,這時我才清楚地看出,對我而言,你是絕對的,唯一的。天地雖廣,紅男綠女雖多,竟沒有一個人可以代替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回到房間總能感覺你曾留下的氣息,你無處不在,那顆懷念你的的心感到些許無以名之的憂傷,刺痛。這種憂傷並非膚淺的無病呻吟,乃是對你無比想念。我渴望包容,渴望理解,渴望有你傾聽我經歷那痛苦的宣洩,對我來說只有愛戀能鼓勵和安慰,夜裡我流著淚,擦著淚,萬縷的思緒枕著有你臂膀的夢境睡著,你的愛能治療我心中的痛,相愛是一副良藥,能擺脫煩惱和憂愁,衝破艱難險阻,創造生命奇蹟。

沒有人能讓我心痴痴等候這么久,沒有人能讓我人佇立在街頭痛哭,沒有人能讓我身孤獨在忍受折磨;沒有人能讓我痛的淚水心裡流——只有你。你真的愛過嗎?如果你真的愛過,或許你可以理解我,不是所有的愛都能在一起,為心中的愛活著,或許有一天,我會喚醒一個沉睡在世俗的愛,你會點燃一個熾熱的真情——那便是我。為了愛,我懷抱一顆寬容的心,接納現實給的每一種折磨,只願你還真愛我。在你獨立承受家庭阻力,構想過千萬次我們共擔待,即使我的力量有限,也不會退縮躲避或袖手旁觀,我看到了你的苦衷,思量許久毅然載著善意問候你父母,得到必須斬斷情絲的結果。不明白,這是為什麼!這是個怯懦的世界,身心悲痛威脅我的生命,身體受病痛脅迫的緊急關口你父母的舉動,對我人情冷漠的方式將我殘酷打入地獄牢籠,致命血淋淋刺傷我心,我絕望的無話可說,絕望的精神崩潰,向你訴說,你突然冰冷的不信任我,畏懼狼狽受傷的一位熟悉過客。我已忘記我說過的話了,因為根本不存心想要傷害你和家人,逢生的我語無倫次的說出內心的絕望,為了你我甘願承受一切苦痛,措手不及的你放心上了,我還能說什麼呢?為你付出那么多而你不懂我,事實讓我們不該繼續了,你狠心的違背心中的愛,捨棄單純的我。叩問蒼天我為愛犯了多大的錯,犯了多大的罪孽,堅守一份情被活生生的掏空單純之心,終日乏力不振,驀然回首,卻找不到歸路,命運點燃了心中期盼已久的愛火,又被情感迷惑,被帶著面紗的那層霧阻隔,看不清遠山,看不清遠山之巔的另一個我,迷失自我,我真的愛錯了?似乎我懂的太多太多,又懂得太少太少,生命深處,我依憑著心靈的本能活著,求著真,求著善。放我的真心在你手中,你遵從母親的俗套勢力徹底的拋棄;放我的真情在你懷中,疼痛的身心一次次堅守;而你銷聲匿跡。飽受身心打擊的我,靈魂傷的千瘡百孔。在愛與痛的邊緣徘徊,總算活著敲打著鍵盤。我依然期待某年某月某日的重生相逢,我仍然堅守真愛,在山重水複里尋覓著,或許我終生都不能擁有,或許我終生都將尋覓,我就這樣固執任性,這樣的義無反顧。曾幾何時,我不再要求回報,只有一種****,試圖對這個時代和自己做一番理想的總結,揭示一些實質性的東西,但我發現,這很難,就像小貓打著轉不停地追逐自己的尾巴一樣無法把握。

任金錢權勢貫穿於每一個真實蒼白的日子,我的靈魂杵其中無處安放,一種來自心靈深處的吶喊讓我無法接受施捨的物資,生存的意義、青春、理想、愛情、信念等人生命題不甘眼前的虛擬勢力。凝神守望一份情,不以任何形式手段沾染純淨的心,以真心製造未來的藍圖。至於道德在這個時代塌方了,愛情已淪為一個戲劇化的風塵,我們信念中的道德感已在人海中去向不明,多少誓言承諾,結束語便是好聚好散!誠摯的愛情已遺落在發黃的古書里,螢屏的電影裡,嘆!人生一張床一碗飯,若是在無情的歲月虛度今生神馬皆是浮雲,遵從內心所向,至少不頹廢此生平淡。人心各異:有的弱,有的強;有的坦誠,有的神秘;有的純潔,有的卑鄙;有的熱,有的冷;有的怯懦,有的勇敢;有的爭取,有的妥協,我不言敗心中所愛。
我悲愴的看到,近60餘歲的一位母親下跪我跟前,我的皮囊酥軟蹲下語未出;淚已流,那刻震撼我心,為了維護孩子,為了傳統的條件穩固觀念,不要求有尊嚴,我疼痛的自責所為愛情的執著,我是妖魔還是禍害要受如此的跪拜,我心剎那瓦解所以的痛,受不起!受不起

我何嘗不是為愛甘願犧牲女子所擁有的珍貴,狠心割捨掉愛的結晶。從一而終的守護愛與被愛,有誰能體恤我,不敢面對當晚那位為人母的舉措,再大的打擊傷疤我應獨自背負,在世俗里問不清道不明,解不開我心結,悲憐我的真情任他人勢力目光踐踏,解脫不了內心的疙瘩,只敢折磨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折磨身體、精神。若初見時,你們如此在意外在的世俗條件,我亦不會痛徹心扉的承受變臉後的殘忍,不懂為何,善良的心地總會被自私的人踐踏。往事如夢,記憶如煙,一切都淡了,淡淡的就象燭焰的紅暈圈,燭淚如血,滴在心上,心也流淚了,人生的路還很長一個人默默地去走,去承受。總以為會有屬於我們的日子,一起開心的廝守,不知道一個不小心的話語,會給我一個封殺遺憾,愧疚難擋,你認為我已神志不清,萎縮的不敢見面,明白沒有永恆的愛情,年輕的愛無意間從指縫流走,那是我最愛的,最刻骨銘心的,是最不願失去的。一個巴掌拍不響,結果卻由一個巴掌承受所有的愛恨情仇,軀殼煎熬在冷冷的絕情中,舊夢總在午夜縈繞。沒有任何想法了,借文字撫慰被塵世拋棄的痴情傻女子。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