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掙來的門當戶對

2019-03-11 13:22:52

我有一個習慣,喜歡上一個榜樣或者偶像的時候,我會一分為二看待這個人,我找尋他或她身上我可以學習的部分,至於不完美的部分我也從來不會在意,你不是指望他來拯救你的生活,你只是想在茫茫大海中找尋一盞燈而已。

後來自己慢慢成熟長大,然後開始喜新厭舊,這並不是意味著我會否定過去自己崇拜的那個人,而是我知道是我自己的心智在成長,我需要更強大更明亮的燈火來引導自己,我開始習慣這種節奏,這樣能夠保證我能吸取不同角度的價值觀,來完善我自己的思考。

但是有一個人,卻一直是我這十幾年來雷打不動的榜樣,這個人很普通,就是我的表姐,我媽的親姐姐的女兒。

之所以提到她,是因為我的留言裡看到了一個普通而又悲傷的故事。

一個女生,她自詡自己是大齡剩女,但是我不知道她究竟多少歲,因為剩女這個年齡界限已經越來越趨向年輕化了,我不敢輕易下結論。

我叫她安妮吧。

安妮說前陣子她歡歡喜喜的跟著男友回老家見父母,男友看到她當時的高興勁,一直不忍心告訴她真相,直到後來安妮覺得不對勁了,於是開始追問,男友才痛哭流涕的告訴她,他們全家人都反對安妮。

男友的父母和哥哥姐姐都嫌棄安妮年齡大、學歷低、工作不好,而可怕的是,男友家最最嫌棄的是安妮家沒那么有錢。

如果你以為是安妮配不上男友家的經濟條件那就錯了,事實上是安妮到了男友家的時候,才知道這是她長這么大第一次見到原來還有這么窮的地方,簡陋的平房,滿屋子到處都是蒼蠅。

然而就是這樣的條件,男友一家還是深深的唾棄安妮。

這個故事的結局是,男友回來後非常的痛苦,他知道家人不對,可得他認為得不到父母祝福的婚姻是不幸福的,所以最後選擇退出。

怎么會不傷心,好不容易找到彼此相愛?

安妮的字裡行間都是陣陣疼。

男友家的哥哥和姐姐都不算有出息,於是家人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了這個兒子身上,他們期待著能找個有錢的女孩家,而不單單只是安妮家這種普通的狀況,然後可以讓他們窮了一輩子的一整個家庭都拯救過來。

而安妮家呢?

安妮父母處於為自己女兒著想,一開始也不算接受這個男友,可是看在安妮喜歡的份上,他們也就同意了,安妮的父母甚至已經準備拿出他們的養老錢給他們在城市裡買房。

現在想想就像是做了一場夢。

安妮說,我不會怪男友沒有堅持到底,在這件事上除了我自己很傷心外,讓我父母難過才是我最傷心的,即使現在我非常的難受,可是我沒有時間任性了,我得打起精神努力賺錢,不氣餒,好好提升自己,嫁個門當戶對的人家。

嗯,這個故事的最後答案就是,安妮得到教訓了,也開始意識到要找門當戶對的人了。

微博上曾經有過一個熱門話題,就是那些曾經跟窮人家的男孩談戀愛了分手之後的女孩,在後來就再也不願意再找窮人談戀愛了,因為覺得太累太心寒了,難道這個社會真的就這么勢利嗎?

我看到的答案都是兩極化的角度,一方面是圍繞窮人在經濟、見識、格局甚至是情商上的差距,所以無法給比自己條件好一點的女孩匹配的生活,而且還需要女孩費心思維護他那脆弱的自尊,因此門當戶對很是重要。

另一方面則是一群玻璃心之人,痛罵這個社會的殘忍,以及對女孩所謂的拜金女、綠茶婊一類的評判,並且舉出一大堆勵志例子,諸如蔡少芬對自己的丈夫張晉各種扶持終有今天的論證,來說明是女孩不願意吃苦,也不是真心喜歡這個男孩。

其實要知道,我們最擅長的是用局外人的眼光有條有理的分析種種元素,可是當自己成為當局者的時候,那種糾結與痛苦也只有自己才能明白,每做出一個一個決定的承受壓力只有自己才知道箇中滋味。

其實如果放到自己身上,結束一份感情的原因或許不僅僅是因為窮,因為錢可以帶來很大一部分安全感,但絕對不是維繫一份感情的本質元素。

我不想評價這個話題,我開始說我表姐的故事。

我的表姐比我大十歲,我讀四年級那一年,她剛剛從師範學校畢業,分配到我所在的國小,成為我的班主任兼數學老師。

表姐家境不好,我的阿姨家有六個孩子,表姐是老大,她很小就學會了在家幹家務,下地種田,上山砍柴放牛,她算是窮人早當家裡的典範了。

也是因為這樣,她的讀書生涯是極其痛苦的,因為每一年到了開學了家裡還沒籌夠學費,她的老家那些親戚已經很害怕每年的八月份暑假她的父母去串門了,因為那就意味著很長一段時間內,他們需要有借無還的借錢給我表姐當學費。

鄉親們都知道,讀書方有出頭日,所以也會儘量幫忙,可是在大家都過得緊巴巴的農村,鄉親們後面也都無能為力了。

考上大學那一年,表姐家已經窮到揭不開鍋了,她自己在屋裡哭了很久,然後就跟家裡人說就不上學了,她收拾一下就南下到廣州打工。

這件事情的轉折點在於,當時我媽已經分配到了事業單位,她把攢了很多年的幾千塊錢,悄悄瞞著我爸拿給我表姐當學費,我表姐來不及哭,在最後一天趕到了市裡的大學,交了學費。

表姐在大學時談了一個男朋友,兩人都是彼此的初戀,這個人後來成了我的表姐夫。

表姐夫家裡也是農村的,而且比表姐家裡還窮,他們家三個兒子,表姐夫排老二,父母東扯西扯,把前面兩個兒子送上了大學,第三個兒子沒有那么有出息,一直以來都是吊兒郎當不學無術,乾脆家裡也就放棄了,畢竟覺得前面兩個哥哥會罩著這個弟弟,他這一生也不會太苦。

表姐夫家裡有多窮呢?我沒有去過,因為要走很久的路程,我表姐告訴我的是,我覺得我自己家已經窮成這樣了,可是去到他家裡的時候,我當時真的就是震驚了。

不過沒有關係,表姐畢業後分配到鎮上的國小成為了一名老師,表姐夫分配到鎮上的政府當一個小職員,他們兩人住在表姐夫單位分配的那個小小的房子裡。

按照我們如今父母的評判標準,這兩個人絕對是天作之合門當戶對了,可是現實就是現實,永遠都是不那么完美的。

按照表姐夫的成長狀態來說,他就是典型的鳳凰男,於是當他第一次把表姐帶回老家的時候,表姐夫媽媽第一個站出來反對。

我沒有辦法用很難聽的話語去表達這位母親用方言說出口的話,總之你能想像到的最骯髒不堪的惡語全都噴了出來,全部的意思就是,我表姐配不上她的兒子,她的兒子起碼得是大富大貴人家的女兒才配得上。

這種狗血的劇情我們在天涯或者八卦論壇上看的夠多了,所以其中的細節我不去贅述,也不去為表姐辯護,因為在老人家眼裡,她供讀書出來上大學的兒子,全世界的兒媳婦都瞧不上,這個評判標準在她,你不能用常人那一套準則跟她講道理。

表姐夫沒有頂撞他的母親,他也不為自己辯解什麼,他跟我表姐回到小鎮上的時候,兩人就去領了證。

表姐夫的母親知道之後,跑遍了他們所在的那個小鄉村,開始撒潑痛罵自己的這個兒子忘恩負義,大罵表姐是個不要臉的女人。

至於表姐家呢?我阿姨知道自己女兒要出嫁了,但是沒有錢準備嫁妝,於是我阿姨跟姨夫去山裡燒炭,一簍一簍的挑到小鎮上賣,行情好的時候賣到五十一簍,不好的時候只有三十塊。

那可是冬日裡寒風刺骨的季節啊!我爸媽兩個人每天凌晨三點到山裡砍柴,還挑那種很厚的木頭,然後拖到窯里熬炭,他們就在冰冷到鳥兒都不再出聲的樹林裡,每一天守出為數不多的黑炭來。

十四年過去了,每一次表姐跟我說起這一段的時候,她都是要哭出眼淚來的。

阿姨幫表姐購置了一些家電跟床上用品,去飾品店打了一條很細小的金項鍊,就當是給女兒的嫁妝了。

婚禮那天很熱鬧,我也很開心的去鬧洞房,可是我是事後才知道的,表姐夫母親把結婚酒宴收到的紅包一分不落全部收走了,至於辦酒席的花費,全部都壓在了他們夫妻二人身上。

有如此母親,也是令人心寒,可是我表姐夫終究沒有吱聲半句,只是跟同事借了錢,然後在後來的日子裡一點點還回去。

第二年表姐懷孕了,生了一個女兒。

女兒出生在上午,下午的時候,本來打算在這裡幫忙的表姐夫的母親立刻就收拾行李回老家了,嘴裡口口聲聲念著,生個女兒出來有什麼出息,這也配得上讓我服侍?

那個時候我讀五年級,跟我媽一起去看望表姐,表姐臉色蒼白,平均五分鐘哭一次,醫生叮囑不能太傷心,特別是這個時候的眼淚是很傷女人皮膚的,表姐每一次忍不住的時候,就往下低頭,拖著身子靠在床邊,然後讓眼淚一顆顆滴在地上。

這個場景,我永遠都忘不了。

雖然當時我還不知道這意味這什麼,只是一家人,當然全都是表姐家的親戚過來,安慰表姐說他(就是表姐夫)不敢跟你離婚的,否則我們所有人都不會放過他。

那個時候的情況是已經開始計畫生育了,夫妻兩人都是事業單位的只能生一個,這也就意味著表姐家只能有一個孩子了,而且還是個女孩,這在表姐夫他的母親眼裡,絕對是天理難容的事情。

那段時間我阿姨一直守著照顧表姐,表姐夫每天依舊上班忙碌著。

後來阿姨要回家乾農活了,表姐於是一個人上班帶孩子,她把孩子帶去學校,上課的時候就拜託其他老師照看,下課後她就趕回辦公室餵奶,夜裡回家表姐夫會幫忙做飯。

艱難的日子,就這么一天天的熬著。

幾年後,表姐家的姑娘開始上學了,表姐他們夫妻兩人商量著,為了孩子以後的規劃,他們要往縣城裡生活,於是他們自己攢錢加上借錢,在縣城裡花十萬塊錢買了一塊地皮,然後就開始掙錢還債。

後來的故事就這么平淡的過著,過年的時候表姐也會跟著表姐夫回老家,每次還沒有走到村口就能聽見表姐夫的母親開始開口大罵,年年如此,表姐夫一開始會跟他媽講講道理,可是每次都被她媽拿那一句“是誰把你養大的?是誰供你上大學的?你有今天難道是不我犧牲十幾年的原因嗎?”就給頂回去了。

有一年的年夜飯吃火鍋,表姐夫的母親依舊沒有停嘴罵人,他的父親已經忍受慣了也不出聲,表姐夫實在忍無可忍,然後拿起一個碗就打算封住他媽的嘴,就是那一瞬間表姐出手攔住了,只說了一句,她是你媽,她有多少不是,但是你不能動手。

後來,表姐一家也從一開始過年回去住一周變成了住一晚,就是吃完年夜晚第二天大年初二就離開,表姐說就當是每年一夜的考驗,離開那個村口就當什麼都好了。

表姐夫對我們一家人很好,因為當年我媽資助了表姐上學,所以表姐一直把我媽當成親生母親一樣感恩,愛屋及烏的表姐夫對我們家的大小事情也都非常關照。

表姐在學校評的教師職稱越來越高,表姐夫的事業更是順利,每隔一段時間他就升職,加上他是個聰明人,整合各種資源也開始做起了生意,於是生活開始慢慢好轉了起來。

前年的時候,表姐家在縣城裡的洋房終於建成,這一次我們依舊高高興興的去祝賀,這場宴席的上上下下也都是由表姐做主,表姐夫家的父母和親戚也都過來了,但是因為客人眾多,表姐夫的母親終究不敢太放肆。

送走客人之後,表姐夫的母親提出來想分一層樓給自己的第三個兒子住,說起表姐夫這個令人無語的弟弟,這些年下來一事無成,就連結婚生孩子都是母親掏的錢,所以至今只能跟父母住在那個遍地牛糞的村里。

表姐夫跟母親說,這件事情,你得去問你媳婦了。

母親問,為什麼啊?憑什麼啊?

表姐夫說,因為房子是她的。

原來,這棟房子的房產證上只寫了一個人的名字,就是表姐的。

這一棟房子的從無到有,用了十年。

表姐夫母親灰溜溜的走了。

表姐在屋裡收拾東西做家務,我看著這富麗堂皇的屋子,然後想起腳下這塊土地,感慨著他們居然十年前就有預見購買了下來。

我笑著問表姐,要是你當年多買幾塊地皮,那現在早就成富婆了啊!

表姐無奈搖頭,幾塊地皮?那個時候我們兩個人加起來的工資不到三千塊錢,我們要自己生活,要養孩子,還要負擔我們各自貧窮家人的生活,加上為了跟其他的同事保持好的關係,每個月固定用來社交的花費……你根本無法想像,為了這十萬塊錢,我們付出了多大的努力,以及承受了多大的風險跟心理壓力。

說起壓力,於是我開始追溯問表姐當年結婚的事情,我問她,你是怎么確定你要找的那個人就是這個表姐夫的呢?

表姐說,當年到了他老家被罵回來的第二天,我在屋裡哭了一晚上,然後你表姐夫安慰我說,是我對不起你,但是也希望你相信我,我不是我媽,我會盡全力為我們的小家過上好日子而努力。

結婚那個時候,表姐這邊的家人早就聽說了表姐夫母親的大名聲,加上表姐夫當時也是剛畢業,真是屌絲一個,所以表姐這邊的親戚也還是有些意見的,可是最後是表姐站出來解釋,說自己願意嫁給這個男人,她的幸福她自己負責。

於是沒有人吱聲了。

表姐說,鬧洞房那天,賓客都散去了,他們夫妻兩人開始收拾家裡,收拾收拾著,兩人就開始哭泣,然後是抱頭痛哭。

兩個人都在說自己的命太苦了,出身貧寒,為了最基本的讀書權利,看盡別人的臉色也要去借錢,然後就是表姐夫的母親嘴巴如此之毒,從來就沒有得到過認可和祝福,他們都不知道自己的將來能不能幸福,要是過得不好那就丟臉死了。

或許上天真是會選擇讓兩個頻率相同的人在一起,兩人哭歸哭,可是最後還是開始彼此安慰,表姐夫說,既然你們家的親戚說我沒有出息,那我就爭一口氣給他們看看,至於我媽那邊,你知道這是我無能為力的地方,那我們兩人就自食其力,不依靠家裡一分錢,然後過我們自己的日子。

兩人還定下了規矩,兩人都會每個月提供生活費給父母,因為這是基本的報答原則,彼此老家遇上大小事情也都會幫忙,表姐夫不要求表姐要費心費力孝順婆婆,但是只要答應過年回去老家一天,這樣他才不會被其他人家議論,這些就夠了。

表姐說,他當年跟我一樣是大學畢業,我們是同班同學,我又有什麼資格要求他那個時候就大富大貴呢?而且最打動我的是他告訴我,他家人的教養並不代表他,雖然出身不好,但是他也有建立自己價值觀的權利,以及改變自己命運的欲望,他需要的就是,我給他的信心和認可。

表姐說完這一番話的時候是語氣平靜的,絲毫沒有受了這么多年委屈,終於有點出人頭地的囂張成就感,這距離我在當年那個暗黑狹窄的小房間裡看她坐月子掉眼淚,但是卻不會說出半句安慰的話,已經過去整整十四年。

她最喜歡跟我嘮叨的一句話,就是別人不讓你過好日子,但是你自己要讓自己過好日子,自己的生活變好了,不管七大姑八大姨閉不閉嘴,我們已經從村里走到了鎮上,然後走到了縣城,我跟他們的階層已經不一樣了,他們離我越來越遠,哪怕他們討論的熱火朝天,我都看不見他們了不是么?

表姐的女兒今年上國中,在市裡的重點中學,他們夫妻現在開始規劃著名給自己的女兒開始準備一套在大城市的房子了,這些年表姐夫買了車,他們也開始慢慢放鬆下來,也學會自駕游出去旅行,漸漸過上其他同齡的幸運之人可能十年前就擁有的生活狀態了。

可是這一切對他們而言並不算太晚,他們經歷過苦難,他們知道如今的生活是一點一滴換來的。

他們夫妻兩人的相處模式很簡單,表姐口才很好是個大嗓門,家裡有不和諧的時候,表姐就會一個人邊做飯邊抱怨,這個時候表姐夫永遠都是在客廳里看電視不吭聲,然後吃飯的時候說一句,這頓飯做的也太好吃了吧!我是得多幸福才能有這個好命啊!

這一招對表姐絕對有用,她會立刻停止嘮叨,然後開始給表姐夫夾菜,還要叮囑他,你個傢伙,平時少喝點酒不行么?巴拉巴拉……

他們夫婦二人,是我身邊最靠近我的一對白手起家奮鬥出來的小康一代,我能預見到的是,延續著他們如今的節奏下去,他們會給自己的女兒一個很好的將來,即使在她後來談戀愛喜歡上窮小子的時候,他們作為父母也會讓自己的女兒在物質上配得上這份喜歡。

每次當我在外遊蕩迷茫的時候,我就會給表姐電話,或者假期去她家吃一頓飯,她從來不講道理,她永遠都是一步步的用自己的行動告訴我,她最近考了什麼資格證,她最近也在學車,她還購買了一些理財產品,她今年的旅行計畫打算去哪裡哪裡……

沒有人比她的氣場,更能夠征服我。

回到之前那個安妮姑娘的故事,我不去批判男生的沒骨氣,也不會維護他的無可奈何,任何一份感情走到最後都是雙方努力的結果,如果僅有一方的單純努力,那么這份感情也不會走得太長遠。

至於找人應該找門當戶對,這個理念我是一直同意的,至少在大數據面前我們必須承認,門當戶對的匹配所造就的婚姻幸福的機率是最大的,但是我們更要明白的是,有時候尊嚴這件事情,也是自己掙來的。

每個人的出身不一樣,如果每一個人都將自己的如今歸咎於父母當年不夠努力,那么我們就以此妥協下去,繼續著“老鼠的孩子會打洞”的價值觀,那么我們將來自己的孩子也一樣會責備自己不是么?

既然明白了這一點,我們只需要讓自己力所能及的過上比父輩更好的生活,這也是適應社會進步發展的趨勢,而且在這個網際網路時代,新事物的更新更是以立方的倍數進行疊代,這意味著我們的機會更多,選擇也更多。

一個人如果停滯不前,可是在相對而言的環境裡,這就是一種退步,沒有人逼著我們往前走,只是身後萬丈深淵,無路可退而已。

你可以信命,但是至少你要保證自己曾經全力以赴過。

●●●

她在江湖漂

微信號:tazaijianghupiao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