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洲成家暴出軌:比渣男更可怕的,是你愚蠢的原諒

2019-02-26 05:05:20

by

BY 陳予燈

結婚之前,我從沒過多的關注過家暴這個話題。或許因為是周圍的婚姻都看似幸福美滿。

直到去年年假,我接到堂姐的電話。

她帶著哭腔跟我說,她這次肯定是要離婚了。

怎么回事?

因為晚上她老公在外面應酬很久,她打電話催了一聲。

結果就是老公回家後劈面的一個耳光:

“讓你害我在外面丟臉!”

當你想刻意傷害一個人的時候,雞毛蒜皮都會成為天大的理由。

堂姐弱弱地跟我說:是不是我真的做的不對?

他,才是導致家暴的主要的原因。

一個男人,有多無能,以致區區一個電話就會影響他的面子;

有多無知,才會認為旁人會在意他的顏面;

有多無德,才會傷害為他生兒育女的髮妻。

劉洲成毆打懷孕3月的妻子,致其流產,後又在其二次懷孕時再次實施家暴,總計6次。訊息傳出,輿論譁然。

這個社會從來不缺渣滓,只不過渣滓悄悄披上了羊皮。

還有,不能忽視那些幫助他披上羊皮的人。

“瘋狂英語”創始人李陽在2011年被當時的妻子爆料實施嚴重的家庭暴力,這是國內首次曝光的公眾人物家暴事件。

在李金打算報警時,曾有有人勸告她:

“你知道,這不是美國。”

“但中國法律肯定不允許男人打女人啊!‘’

“男人不可以打女人,但老公可以打老婆。”

2009年,年僅26歲的董珊珊由於多次被丈夫王光宇家暴,致重傷經搶救無效後死亡。

董珊珊及家人曾多次報警,而警察給的回覆卻是:

“在沒有解除婚約的情況下,我們也愛莫能助。”

於是,婚姻成了一座高壓電網,把兩個人與外界徹底隔離,高牆內只有一個肆無忌憚的施暴者,和一個無處躲藏的受虐者。

事後,王光宇僅僅被判處了6年6個月的有期徒刑。

除卻男人的暴力傾向,社會倫理道德也給家庭暴力提供了一張縱容繁殖的溫床。

它看不見,摸不著,卻無時無刻不左右著每個人的抉擇。

所謂“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導致中國人在遇到家暴求助時,常本著不便插手家務事的態度敷衍了事。

而施暴者的囂張氣焰,則因外界模稜兩可的曖昧態度而助長,使其更加肆無忌憚。

若是法律都管不著,還有什麼可顧及的呢?

於是,他們毫無顧忌;

於是,他們大搖大擺;

於是他們變本加厲。

當社會法制道德對家暴約束不力的時候,受虐者便毫無退路了嗎?

還有自己。

可往往真到了離婚關頭,受虐者卻偏偏放棄了脫離苦海的機會:

他說過他會改的,他平時很愛我;

孩子還太小,我怕傷害他們;

如果離婚我父母肯定會傷心。

當斷不斷,將本該逃離苦海的機會白白浪費。他會感動於此並珍惜你給的機會嗎?

不會,他會把你當做一扇“破窗”,既然已經裂了一條縫,有何必在意它會不會繼續破下去呢?

在他眼中,好心原諒的妻子只會越來越沒地位。

受虐者的搖擺態度,這又是家暴層出不窮的原因之一。

家暴不是單純的家務事,它解決與否,關乎家庭成員的心理健康乃至生命安全。

柴靜在《沉默在尖叫》中說:罪惡是吃著恐懼長大的。

對待消極的事物越是逃避,越會增長它的囂張氣焰。

今天給你的可能是一個巴掌,明天或許就是一個拳頭,後天會換成一腳踹,大後天呢?

溫水煮青蛙。

家暴後滿足於施暴者的花言巧語和口頭承諾,繼續沉迷於婚姻這張看似溫柔的大網。

殊不知它在漸漸蠶食你的自我判斷力,等到溫水變燙,下場便沒有那么輕鬆。

但天下的男人那么多,如何知道自己所託是否良人呢?

時間是最好的證明。

若是渣滓想要隱藏他的屬性,無論如何你是看不出來的。疑神疑鬼,只會徒增煩惱。

而我們需要做的,就是一但發現所託非人,立刻回頭,絕不拖泥帶水。

這是最基本的自我保護。

割捨掉投入心血的感情,放棄曾經的諾言,離開一份熟悉的關係,的確太難了。

縱然解脫了身體,但折磨了心靈。

最難以接受的是,那個答應一輩子呵護你、照顧你的人突然變臉成對你破口大罵、拳拳相對的魔鬼。

即便這樣,也要忍耐嗎?

為什麼被凌辱的弱者,即便鼻青臉腫也要捂著傷疤,佯裝太平盛世,而施暴的人渣卻在一再忍讓下繼續胡作非為、招搖過市?

別做那個對不起自己的人。

即便逃離苦海之後不是一望無際的平川,但至少明天的太陽會照常升起。

勇敢的迎接陽光,才能張開懷抱迎接下一站的幸福。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