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屠刀腰斬土耳其 只有人民幣能救它

2019-03-09 16:50:52

相信大家一定還記得十幾年前胡搞兄拍的那個小視頻——《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火爆程度遠超倭國的小片。現在做小視頻的童鞋們,你們的機會又來了,請發揮你們的天才般的智慧和創作激情,與胡搞兄一爭高下,題目我都替你們想好了,《一個牧師引發的血案》,地中海的風光,熱氣球的浪漫,清蒸的味道,各種異國風情,拍好了,妥妥地又是一個現象級的小製作的爆款。

土耳其浪漫的熱氣球之旅,請保護你的小心肝

這兩天大家都在刷屏土耳其家的那點事兒,事兒都說得很清楚,但是就沒有幾個屁股坐得對,坐得穩的。其實這種金融戰、輿論戰加顏色革命的套路,這些年我們都見得太多了,早已不新鮮。但是既然大家都在說,我也就湊一下熱鬧,不然要被大家說我不入流了。

看過我前面文章的都知道,土耳其這個國家的前身就是奧斯曼土耳其,東羅馬帝國的毀滅者,西亞最後一個強大的帝國,在其最強大的時候,曾多次向我大明帝國進貢,接照100年前的中華朝貢體系來講,土耳其是我大明的潘屬國。當然,土耳其國與我中華天朝的淵源還不止於此,因為土耳其的主體民族是突厥人,這個民族其實跟匈奴一樣的,在唐宋的時候,跟我華族爭奪綿繡中華九萬里河山,失敗了,就跑到了西亞,沒成想居然稱霸西亞500年。

中國人果然都是龍的傳人,不管哪個少數民族,走出國門一遇風雲就化龍,前有匈奴人,打遍歐洲無敵手,滅了西羅馬帝國;後有突厥人打西亞南歐無敵人,滅了東羅馬帝國;中間還有蒙古人,更是橫掃了亞歐大陸,只不過,令人悲傷的是,連我綿繡中華九萬里河山也讓蒙古人占了,所以我們就不好意思嘲笑歐洲人和西亞人不經打了。

當然所有的繁華都有落幕的時候,“奧斯曼的巴掌”打得歐洲野蠻人四處逃竄的時代,在19世紀落下帷幕,隨著中華天朝的衰落,在鴉片戰爭以後,一東一西,反過來被西方野蠻人追著打了。西方野蠻人特別壞,給中國人取了個外號,叫做“東亞病夫”,給土耳其取了個外號叫做“西亞病夫”,有你這么乾的嗎?土耳其是中華的潘屬國好不好?你們這么叫不是亂倫非禮了嗎?

由於跟西方靠得比較近,挨打的次數比較多,土耳其向西方求真理的年代要比中國早。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後,奧斯曼土耳其被帝國主義列強瓜分為幾十個國家,結果是凱末爾領導了土耳其的現代化革命,斷臂求生,把曾經的領土都甩給了列強,就只保住了今天土耳其的那八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就這樣,凱末爾主義還得堅決地跟伊斯蘭傳統劃清界線,搞政教分離,搞世俗化,一切以西方為師。

但是土國即便如此,還是不受西方的待見。二戰後加入了北約,做了老二,但是這個只是名義上的老二,沒有決策權,只有出力權。當年韓戰一個土耳其旅,稀里糊塗就讓志願軍包了餃子了。然後,土耳其還一直心氣挺高的,一心想著加入歐盟,妄想成為帝國主義列強!可惜小姐的心氣丫鬟命,努力了五十年還沒加入進去!用某人話來說,你也配姓趙?

進不去就進不去,也沒有關係,有道是西方不亮東方亮。埃爾多安同志就是在這個背景下橫空出世的,成為土豬國歷史上繼凱末爾之後最傑出的政治家。只不過與凱末爾向西看不同,埃爾多安同志是往東看,眺望遙遠的故鄉,絲綢之路的發源地。

但是在土耳其,代表凱末爾主義的舊勢力是非常龐大的,整個土耳其的上層精英,主流都是凱末爾主義。想當年埃爾多安同志還是首都伊斯坦堡市市長的時候,就因為在一次公眾集會上演講引用了一首著名的古詩:“宣禮塔是我們的劍,穹頂是我們的頭盔,清真寺是我們的兵營,信徒們是我們的士兵!”就被撤職、查辦、下獄,所以土耳其的凱末爾主義者也跟中國的公知一樣,天天喊言論自由,民主自由,但是打擊起政敵來,就不管不顧了。

可惜的是,埃爾多安童鞋是個有大志向的人,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他敏銳地抓住了土耳其底層人民和鄉村民眾對於伊斯蘭教的虔誠信仰,跟普京一樣充分利用了民主制度的優勢,組建正義與發展黨,用選票打敗了所有政敵,成功地掌控了土耳其這么多年,其實他的政治奮鬥史,比普京童鞋還要勵志得多。

而且埃爾多安這個老狐狸搞經濟也比普京“靠譜”,土耳其雖然在中東,但是卻沒有石油。埃爾多安硬是靠著一身本事,把土耳其建設了成為了中東最發達的國家。當然羊兒養肥了,狼也就惦記上了。歐巴馬上台以後,首訪中東的第一站就是土耳其,跟埃爾多安那是勾肩搭背,要多親密有多親密。

但是歐巴馬的偽裝很快就被普京大帝給撕破了。2015年9月,俄羅斯被伊朗名將蘇萊曼尼拉下了水,介入了敘利亞內戰。這個時候對土美友誼深信不疑的埃爾多安,很快就給了普京一個下馬威,擊落了俄羅斯一架戰機。然而,半年以後,一場突如其來的政變差點讓埃爾多安死無葬身之地,他在外地視察所住的酒店被叛軍炮轟得粉碎。幸虧普京提前通風報信,偷偷逃了出來,然後坐飛機逃往歐洲,結果歐洲那些北約盟友,沒有一個接納他的,最後迫不得已,又飛回來,降落在伊朗。

然後,在俄羅斯和伊朗的支持下,埃爾多安迅速平息了美國及其代理人居倫策劃的軍事政變。要說埃爾多安也是個狠人,發動民眾,把叛軍整得那個一個慘啊。從軍隊到政府機關、司法機關、教育系統,凡是親西方的公職人員,都被埃爾多安徹底洗清了一遍。正是這次政變,讓大難不死的埃爾多安攀升到了政治家的高度,改變的土耳其的歷史,因為那些參與政變的多是凱末爾主義者,都被埃爾多安粉碎了。

告別凱末爾主義,跟西方鬧翻了的埃爾多安,也不再痴心妄想什麼加入歐盟了,在北約裡面也不聽話了。今年年初就因為庫爾德問題,直接跟老大美國開乾,還聲稱要給美帝一記“奧斯曼的巴掌”,拿下了阿芙琳,還逼美國軍隊交出了曼比季。還有特朗普政府決定將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往耶路撤冷的時候,也是埃爾多安跳得最高了,不但在聯合國聲討美國和以色列,還召開武林大會,號召伊斯蘭世界反對以色列和美國的倒行逆施。

相反,在嫌棄西方的同時,埃爾多安卻在加緊擁抱東方。土耳其與中國的關係這兩年急劇升溫,去年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論壇,埃爾多安與普京一道成為開幕式的主講嘉賓;前不久在南非舉辦的金磚國家領導人峰會,埃爾多安在金磚 國家領導人峰會上公開說,土耳其渴望加入金磚集團。當然,這個還需要中國等國批准了才行,估計中國和俄羅斯的底線應該是土耳其得先退出北約。

好了,言歸正傳,這一次的事情確實是有些意外,今年年初的時候,埃爾多安不顧美國的反對,強攻庫德人控制的阿芙琳地區的時候,美國都沒有對土耳其發動這么猛烈的金融攻擊。這一次居然因為一個美國牧師就對土耳其下了如此狠手,耐人尋味。這一場揮舞著美元屠刀的大屠殺,可以說真的是一個牧師引發的血案了。

2016年7月土耳其政變以後,埃爾多安不但清算了土耳其國內的帶路黨,還抓住了一位名叫布倫森的美國牧師。土耳其指控布倫森從事恐怖主義和反政府的間諜活動,參與2016年的軍事政變,其實說白了就是煽動軍事政變和顏色革命的聯絡人。然後,土美兩國多次交涉,美國方面要求土耳其放人,土耳其方面要求美國引渡顏色革命的幕後主使人、潛伏在美國的居倫,誰也不願意讓步,談了兩年沒結果。

今年8月1日,美國政府宣布制裁土耳其法務部長和內政部長,隨后土耳其對美國宣布了對等的制裁措施。然後呢,土耳其新任外交部副部長塞達特左本月7日率團訪問美國,與美國方面再次交涉布倫森案,以期緩和兩國關係。然後呢,這邊兩國代表還正在談著,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又出來搞事情了。

特朗普10號發推特說,鑒於土耳其貨幣里拉對美元匯率快速走低,他已下令將土耳其鋼鐵和鋁產品進口關稅提高一倍,即分別徵收50%和20%的關稅。他還直言,美國和土耳其當前關係“並不好”。歐美輿論普遍認為,美土雙方至今未就釋放被土方羈押的美籍牧師一事達成和解,是特朗普決定提高關稅的直接原因,美土關係或因此進一步惡化。

特朗普輕輕敲打一下鍵盤,發一條推特,一個牧師引發的血案發生了。受美土關係惡化的影響,土耳其里拉持續暴貶。在周四暴跌5% 之後,周五晚盤中最大暴跌幅度高達22.58%。如果我們從年初算起,土耳其里拉已經暴跌了60%,完全被美元屠刀腰斬了。這就意味著,假如里拉匯率保持不變的話,今年按美元計算的土耳其GDP要減少60%,埃爾多安奮鬥十幾年,一夜之間回到了解放前。

而且,由於土耳其欠了許多外債,總額高達4600多億美元,去年占到了GDP的50%,那么如果按目前的匯率來算,那就差不多是100%了。而如果里拉繼續像今年這樣暴跌,土耳其將永遠無法還清巨額的美元外債。所以,土耳其這回真的是被美元屠刀給腰斬了,沒人救它,就要死翹翹了。

從這裡我們也可以看出匯率在金融戰中的重要性。因為匯率的暴跌,土耳其的股市當天也同樣暴跌了8.8%。跟當年的希臘債務危機一樣,雖然土耳其並沒有加入歐盟,但是土耳其的許多外債都來自於歐盟國家。因此,土耳其匯市和股市的崩盤又引發歐洲金融的恐慌,歐洲各國的股市也是血流成河,普遍暴跌了一把。歐元對兌美元也暴跌了不少。所以,現在大家應該有點相信我兩年前的判斷了吧,美國各種搞事情,最終要屠殺的目標,可能還是歐盟,只有歐盟的龐大體量才能滿足美元資本的饕鬄胃口。

埃爾多安現在很著急,但是他並沒有投降,沒有釋放布倫森。所以,這個血案還是會持續下去的。埃爾多安已經發表了公開講話,要求土耳其國民將枕頭底下的美元都拿出來兌換給國家,估計再這樣下去,埃爾多安會再要求土耳其婦女將黃金首飾什麼的都捐獻給國家了,我們可以再觀察觀察。

寶刀屠龍,武林至尊,倚天不出,誰與爭鋒。土耳其現在要從根本上擺脫困境,只有一招,那就是去美元化,救助於中國,救助於人民幣。從土耳其統計局的數字來看,2017年中土貿易額為263.5億美元(一帶一路沿線的別國都是大漲,土國居然下降了5.1%,埃爾多安還是不夠實誠啊),其中,土耳其對中國出口29.4億美元,增長26.3%,占土耳其出口總額的1.9%,提高0.3個百分點;土耳其自中國進口234.1億美元,下降8.0%,占土耳其進口總額的10.0%,降低2.8個百分點。土耳其與中國的貿易逆差204.7億美元,下降11.4%。中國為土第十五大出口市場和第一大進口來源地。

我們看哈,土耳其從中國的進口高達234.1億美元,如果換成按人民幣計價、結算的話,就幫助土耳其節省了兩百多億美元外匯。而且還不止於此,因為土耳其從美國和歐盟進口的商品,大多數中國都能生產。土耳其可以加大從中國的進口,減少從歐美各國的進口,把從歐美採購的訂單都轉移到中國來,這樣一來一年還能節省幾百億美元的外匯。反正只要歐美能造的,基本上中國都能造。然後,在一帶一路和中東局勢上面多配合配合中國,求中國給點美元貸款,向中國賣一點優質資產,危機也就過去了。很簡單的事兒,就看中國樂意不樂意。

所以,土耳其出現今天這個局面還是因為抱錯了大腿,2015年的時候中國紅旗9飛彈中標了土耳其軍方34.4億美元,結果土耳其居然就爽約了。現在倒好,美國國會以布倫森案為由,拒絕向土耳其交付F35隱形戰機,錢花了,貨沒了。埃爾多安應該早下決心,要么西方,要么東方,要么北約,要么金磚,想腳踩兩隻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土耳其的危機就是中國的商機,中國的企業可以考慮去土耳其抄底優質資產了,匯率暴跌了,股市也暴跌了,等到泡沫擠盡,妥妥地都是乾貨。還有外貿企業,也可以趁機去土耳其拓展業務,把歐美企業的訂單給搶過來。每一個倒在美元屠刀下的國家,都是中國企業的巨大機會,世界很大,有實力跟美元資本搶肉吃的,也就只有中國了。不過,金融戰、經濟戰是一個系統工程,還是希望有關部門能夠出面組織、協調,運籌帷幄,才能決勝千里之外,大撈一把。

當然,我們最大的心愿還不是跟美元資本搶肉吃,那些短期的暴利還入不了天朝的法眼,我們最大的心愿,還是人民幣一統天下,成為全世界人民的貨幣。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