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些人明明看起來友善 卻總是獨來獨往?

2019-05-04 06:15:56

因為有些人已經成熟到明白:

我們沒有必要和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人成為朋友,沒有必要讓所有人都喜歡自己,將自己的時間和精力平均分配給每一位朋友沒有意義,做的事情沒有必要滿足所有人的期許。

他們明白鄧巴數字,了解心理距離同心圓,懂得對身邊的人好,有三五至交好友,有自己的興趣愛好,懂得說不,並且非常明白如何不給別人、更重要的是給自己添麻煩。

所以他的友善,只是一種修養,並不意味著承認你在他心中的地位。他的獨來獨往,僅僅是與你的圈子沒有交集而已,並不意味著他沒有自己的圈子。

從大環境來講,這是從熟人社會往陌生人社會轉變後非常正常的社交適應行為。收穫幸福的目的不變,環境變了,當然我們實現的方式會進行調整,很自然。

我上司(應該是前上司了)學佛,沒事捧本佛經念。

有次我向他請教四相(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問題,支支吾吾半天沒說出來所以然。

末了對我說,其實我看你也算修得小成,不算大成,轉而開始討論如何改進我工作上的問題。

成不成的我不知道,自己才疏學淺,只算對宗教的東西好奇,會去看,會去讀,會去想,並不執迷偏信。我會看佛教典籍,但也讀聖經。

後來一次偶然聽到他同他幾個老友談佛學,恍然大悟,他口中的佛學和我腦海中的佛學不是一種東西嘛,他的佛學是為了成就生意的便利工具,而我在了解的佛學是我不知道的、我所畏懼的知識。

於是我再沒找他談過佛學的東西。除了工作上的事,再無其他主動找他交流的東西,道不同不相為謀不是嗎。

我有個情商不怎么高的朋友,年少多金,女友換的極頻,自詡情場高手,極受女孩子歡迎。嘴巴毒,春風得意時會對他人的情感世界品頭論足,包括對我的情感,我的婚姻。春風不得意的時候會跑來和我探討他和女孩子們的感情,受不得批評,我說你這么對待感情不行,批評了幾次,他掛不住臉,大吵了幾架,最後爆發時同我在某機場大打出手。

朋友能玩到大打出手也是真朋友了,以我的德行,根本懶得對任何人的情感主動提出任何建議,也不會給自己添這種無端之亂,還真就是因為太關心朋友身份的他,才說了幾次實話。

後來和解,條約是彼此不再干涉對方的情感生活,哪怕是朋友之間,任何交流也要有個度。

我有個同事,每周會去買彩票,非常熱衷彩票事業,反而不怎么關心自己技藝的提高,有幾次我想對他說不要把人生希望寄托在這種事上啊,想想算了,切忌交淺言深。

公司聚餐,有幾個同事會直接用調羹撈湯,不是撈到碗裡,是直接放到嘴裡。別人撈過的湯我從不喝,於是我成了一個“從不喝湯的人”,但我不會解釋,如果解釋了,我就從一個不喝湯的人變成了一個他人口中的矯情貨,完全可以預料到,相比之下還是不喝湯的人好聽點,窮則獨善其身。

我通過某個主攻國內市場的社交APP認識了一位加拿大當漢語老師的朋友,她對APP上的每個人都極其友善,發表的每個言論都充滿善意。來過中國幾次,但從未發表過對大陸的負面看法。聰明如她,甚至會在國慶日發張天安門廣場照問候大陸的朋友們國慶快樂。

直到前些日子她同我私下交流了對東西方宗教的看法,她認為中國人的宗教是勢利的,中國人去拜佛燒香、敬獻不過是對神的行賄,通過這種行賄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中國的神不關心百姓的苦難,他們都滿肚肥腸笑眯眯的坐在那裡,甚至他們要住在深山老林里,讓信徒去“看望”;而基督教是親民的,教堂在城市中央,基督教中的神代人受苦。

我花了不少時間對她解釋,佛教是怎樣的一個宗教,佛祖也會捨身餵虎,以身燃燈等等。

我明白她的這些誤解來自於她的片面觀察,因為她沒有深入了解佛教,更因為目前的大陸就是展現了這么一種狀態————暴戾、功利。

我和她認識了有一年多,否則她根本不會願意對大陸人發表自己對東西方宗教的真實看法————哪怕是片面的看法。

更多的,因為她清楚私下裡對我發表觀點不會受到暴戾的回擊,兩個人可以心平氣和的拋卻自己的身份、國籍、自我的主觀想法作純討論。如果是公開發表看法,結果可能就不一樣了。

大多數時候我都儘量保持友善的狀態,對每個人,不是因為我真的友善,只是因為:

不想給自己添麻煩。

我不能保證自己的每個觀點都是對的,但我清楚自己的很多觀點在公開場合發表無疑是給自己找麻煩,不如換個私人場契約三五好友交流。

我清楚他人的暴戾之氣,一言不合既上升到人身攻擊,一言不合已不再探討問題的本質而是轉到細枝末節追究、賭氣奪勝負。把自己放到這么一種交流環境無非是種浪費時間的行為,可閉嘴之後,在他人看來既是獨來獨往。

交流並無勝負可言,任何意識、文化交流帶上了功利性就已經失去了交流的目的。不如敬而遠之。

快放過那些獨來獨往的人吧,他們既尊重你,也尊重自己。他們更可能只是懶得浪費時間,不想給自己添麻煩而已。

有人說“有思想的人,到哪兒都不合群”。

我也希望自己是因為太有思想而不合群,但其實我不是。我不是想裝逼,也不是覺得自己比他們高明所以不想同流合污,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跟大家打成一片。因為嘴笨,很難通過交談展示自己,所以在需要你一言我一語了解對方的場合,我往往顯得很無趣。所以那樣的場合沒人喜歡我,去了也會覺得無趣,慢慢的也就不參與了。

而且,唱歌、籃球、吉他,這些帶有表演性的技能我都不會,我所喜歡的,比如長跑、游泳、爬山、閱讀,都是相對自給自足的愛好,往往只需要一個志同道合的好伴就可以去做了,人多了反而成為負累,於是只好獨來獨往,這是另外一個讓我看起來不合群的原因。

在我擅長的領域,我可以給你滔滔不絕地講一整天,但離開那些領域,我就成了離開水的魚,不知道手該往哪裡放,呼吸都覺得困難,更別說侃侃而談了。

說個故事。我們都認識一個叫小明的朋友,小明就是如題描述類型的人。

儘管小明看起來友善,生活中也很友善,但這只能說明小明是一個好人,具有與人正常溝通交往相處的能力,大家也會欣賞有點能力的小明;但這不影響小明平時選擇獨來獨往的生活方式。雖然小明會經常孤獨寂寞,可是小明作為一個智商超過120的男青年,希望有良師益友,不想要那種“一起消磨時間的朋友”。

究竟小明有怎樣的成長軌跡,才會形成今天的性格?

在小明的青春期里,由於小明聰明,上學早,也就意味著發育比同學晚,體能比同學差,成熟程度上也不如其他同學;唯一的優勢就是智力,但是智力在初高中時期並不是可炫耀的成就。小明沒有辦法跟同齡人一起踢球,一起游泳,一起體驗少年維特之煩惱(在別人學會自慰時,小明還沒遺精),所以小明與同齡人間缺少共同的愛好和話題,沒有深交的基矗

小明想融入群體,只有兩條路:一是找到新的愛好,能夠跟大家交流(於是找到了SC和CS);一是放低身價融入群體(討好和賣萌)。

小明選擇了第一條路。然後小明發現跟新朋友們的溝通也僅限於打遊戲、包夜、討論遊戲;在足球場或者籃球場或者戀愛場上,小明還是一個人。

小明慢慢發現閱讀和遊戲是最好的朋友。小明曾經為了重裝機兵中紅狼的死而低落,也曾為了同級生中舞島可憐的經歷而心生同情,也曾為了體會戀愛的感覺去接觸到了藤崎詩織;小明在作文中引用老子、莊子、列子中的章節,小明通過玩SLG遊戲和查資料得到了歷史、地理方面的啟蒙。

小明是個很友善的人,一是小明天生與人為善,二是由於小明在青春期成長的時候,沒有太多朋友,所以小明非常重視友情,願意為了朋友付出時間和精力。

在小明的大學生活中,結交的所有朋友,都是依託共事或愛好而認識的;這樣的朋友,在相處時是有事可做的,不管是一起討論準備比賽還是籌備晚會,還是一起運動健身打遊戲泡妞,在大家相處的時間裡,是有明確的TOPIC的(可以部分理解為主題)。

有的小明畢業後選擇銷售,開始為了事業打拚。社交更多變成了工作的需要,就是通過社交在陌生人中建立信任感找到共同點,最終找到合作機會。小明的生活中有很多目的性很強的社交(目的性很強的社交也是必要的,因為甲方需要有機會去考察潛在的乙方),疲憊不堪。小明在休息的時候,就更希望獨處,給自己一點個人空間,給自己休息的時間。

有的小明畢業後選擇技術,工作的時間被電腦、文獻、實驗、數據填滿,疲憊的一天結束後,他回到家裡倒頭大睡。小明有時候參加聚會,卻發現大家對他的工作和成果不感興趣,小明覺得不好玩,還不如自己接著做實驗有意思。

小明結婚後,還需要把一部分時間放在家庭上,放在陪伴愛人身上。屬於他自己的時間就更少,他那時無比珍惜獨來獨往不被打擾的時光。

小明後來慢慢變成了基層領導,但是工作上應酬仍然很多,儘管小明在酒局上口吐蓮花妙語連珠話題不斷,但是等到小明周末時,就不想還是吃飯聚會,小明希望跟有趣的人一起參加有趣的活動,才最開心。

那么問題來了:上哪裡找到有趣的人在什麼時候一起做有趣的事?

對小明來說,有趣的人至少需要有相似的教育背景,不衝突的三觀,相似的收入和消費水平,有互相欣賞的優點,這些人雖然很難找,但是還能遇到;

那么問題又來了, 跟這些有趣的人能一起做哪些有趣的事?

對小明來說,逛博物館、古建築、老胡同是特別有趣的事,如果有個朋友能一起回顧這個地方的歷史、人物、軼事、典故,互通有無,那是最好;但是找不到。

對小明來說,玩戶外,玩滑雪,玩騎行,玩跑步都挺有趣的,如果有不斤斤計較,見多識廣,言之有物的玩伴一起,那才可稱為“玩”,但是小明雖然認識的玩伴不少,年齡行業性格愛好都不一致,他沒有信心帶著一幫互不相識有個性的人成功的玩好一次戶外。小明多次組局失敗。

對小明來說,周末去趟圖書館看書,或者一起上一門有趣的MOOC課程或者講座挺帶感的,但是別人不感興趣。

對小明來說,不斷接觸一點新事物是特別帶感的事,但是既然是新事物,小明很難拉到熟人一起玩。

那么問題又來了,什麼時候才能跟有趣的人一起做有趣的事?

小明周六加班,李雷周日回家看生病的母親,韓梅梅這周要帶小孩去上輔導班,Lily和Lucy跟男朋友出國去玩,小強這周在準備考試認證,小王承銷的證券要準備路演,儘管大家早就約好每月第四周周末聚會,但是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

慢慢的,小明雖然一個人孤獨寂寞,但是也習慣了獨來獨往。當小明深夜獨處,寂寞寥落之感來襲時,他會跑到三里屯二樓的星巴克看著人來人往,也就消弭了孤獨。

小明不喜歡被別人勉強,所以也從來不勉強別人。

小明雖然在不斷的認識相互欣賞的新朋友,但總是缺乏進一步熟悉的契機,相交不深。

小明不喜歡那種毫無意義的閒聊,但是珍惜每個愉快充實主題明確的聚會機會。

總之,這就是小明,一個獨一無二的小明,一個友善的,經常獨來獨往的小明。如果有人願意同他一起探索更大的世界,那么獨來獨往的小明就會變身成熱情仗義的小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