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學校和教師靠什麼來吸引學生?

2019-02-17 15:50:39

現在的學校和教師靠什麼來吸引學生?

既然現在大家都承認學生厭學已經成了一個問題,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勢,那么提出學校吸引力的問題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厭學在相當程度上是個情感問題,而情感問題只能用情感手段解決。對學生說:“你憑什麼厭學?現在多么好的學習條件?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命令你,必須熱愛學習,否則我就批你,罰你,整你,看你還敢不愛學習!”這樣能解決問題嗎?充其量只能使學生不得不做出學習的姿態,而心裡對學習的反感卻只能與日俱增。

命令學生愛學習和命令一個人愛另一個人同樣地不智慧。愛是不能強迫的,無論愛什麼。

要想讓學生學習,用強迫的手段能有短期效果;要想讓學生愛學習,只有提高學校的吸引力,提高學習本身的吸引力,提高內驅力,否則別無他途。

然而,現在要使學校對孩子具有吸引力,越來越難了。

在高玉寶的童年,上學這樣事本身就有吸引力,因為那時大多數孩子上不起學。物以稀為貴,上學令人羨慕,所以他高呼:“我要上學!”如今是義務教育,義務教育就是強制教育,不上學不行,不上學犯法。對現在的孩子們來說,“我要上學”的生活情境已經不存在(貧困山區例外),他們面臨的情境是“要我上學”。上學的權利已經成了不需要爭取的東西,不需要爭取的東西吸引力當然要降低的。你再給孩子們講高玉寶的故事,很難引起共鳴了,這不是孩子覺悟低,而是情隨事遷,是很自然的。

上世紀六十年代的時候,孩子是很愛到學校來的。為什麼?因為上學比在家舒服。如果不上學,農村的孩子要去找雞食、打豬草,城裡的孩子也要幹家務、搞副業、哄弟弟妹妹,都沒有上學輕鬆。現在這問題已經不存在了,孩子在家,冰櫃里有許多好吃的,電視裡有許多好節目,還可以玩遊戲機,坐有沙發,躺有軟床,不上學顯然比上學要舒服。所以,現在的孩子要愛上學,得比六十年代的孩子覺悟高出一大塊才行。

改革開放前學生比較愛上學還有一個原因,他們在學校能聽到許多新鮮事,滿足好奇心。那時大眾傳播媒介很不發達,電視是少數人的奢侈品,電影也不容易看到,錄音機、錄像機、VCD更甭提,於是老師講的課就成了他們重要的信息來源。可以說,那時的老師不需要太大的本事就可以引來孩子們專注的目光。我還記得蘇聯電影《鄉村女教師》中有這樣的鏡頭,那是十月革命前,女教師瓦爾瓦拉只對孩子們說:“我要告訴你們風是從哪兒來的,為什麼會下雨……”就著實把一群小傢伙吸引住了。現在國小老師說這些行嗎?幼稚園的孩子都比你明白。如今信息爆炸,媒體發達,孩子們知道得太多了,許多老師常常被學生問住,有的人只好不許學生提問,以維持自己表面的知識優勢,這更造成了孩子對學校的厭倦。

現在有無數強有力的對手鋪天蓋地而來,在和教師爭奪孩子的注意力,教師處於明顯的劣勢。你講課再生動,生動不過說評書,生動不過卡通片,生動不過電視連續劇,生動不過那些歌星舞星,生動不過足球賽,生動不過遊戲機里的打鬥攻防,生動不過廣告裡的拚命煽情。你再有本事,也沒有辦法把所有的科學知識都轉化成遊戲和故事。相比之下,越發顯出了教師獻給學生的禮物的枯燥乏味。孩子們在傳媒的不斷進攻中,對強刺激都越來越麻木了,何況老師喋喋不休的弱刺激?

如此說來,教師的處境豈不是太慘了嗎?

倘若教師不提高自身素質,不發揮學校教育的真正優勢,還照老辦法念經,確實會越來越被動,前途真的不光明。許多老師覺得學生一屆比一屆難對付,越教越不會教,越活越累,就是不祥之兆。社會變了,對教師的要求極大地提高了,老皇曆看不得了。

學校的真正優勢在哪裡?可開發的吸引學生的資源在哪裡?教師手裡還有主牌嗎?

有,但不是手中的權力,權力是把傳家寶刀,最好不要拔刀出鞘。許多教師也明白現在學生越來越不喜歡學習,他們想不出讓學生喜歡學習的辦法,於是越來越借重於高壓政策,用權力管學生,用分數壓學生,請家長幫助加壓。這些都會適得其反。

其實教師還有絕對的優勢,是任何傳媒都無法抗衡的,那就是:教師的人格魅力,良好的人際關係和創造性的學習。

你別看傳媒來勢洶洶,它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只有單向的傳播,沒有雙向的交流;再糊塗的孩子也知道,那是畫中人。老師對學生卻不是畫中人,他是觸手可及的活生生的人。如果老師很有人格魅力,熱愛生活,充滿激情,品德良好,做事公正,業務能力強,善於體察孩子的心,能真正做孩子的朋友,那么任何明星都無法和他競爭。對明星的崇拜是單向的:我愛他,他卻不知我,熾熱的感情里總有幾分無奈。如果學生愛老師,老師也愛學生,就形成了真正的感情交流,它給學生的印象才是終生難忘的。我自己上國中時,也崇拜過幾個電影明星,不久就淡忘了,而我崇拜的幾位老師卻始終音容宛在。真正有吸引力的,是和你有過心靈溝通的人。教師如果有這樣的魅力,何愁學生不愛學校?什麼傳媒都不是對手!

同樣道理,學校還有一個更吸引學生之處,這裡有同齡人,有夥伴。人本來就是社會動物,交往的需要是每個人都有的,孩子更是強烈,而這種人與人的面對面的交往,共同活動中的情感交流,是傳媒絕對無法提供的。你會發現有的孩子在家裡不好好吃飯,到同學家卻吃得很香,他在同學家吃的不是飯,吃的是人際交往。我發現許多學習成績很差的孩子,在學校受盡了貶斥,卻仍然愛上學,只因為那裡有夥伴,有下課十分鐘。交往的吸引力常常超過傳媒,這是學校可以開發的重要資源。可惜現在許多教師還沒有充分重視這一點。如果我們在學校搞許多符合青少年兒童心理特點的、寬鬆的、自願的活動,肯定可以把孩子的注意力從電視機螢幕拉過來。

有人可能會說:“你這樣當然會使學校更有吸引力,但這豈不成幼稚園了?學校是學習知識的地方呀!”

把學校看成單純學習知識的地方,正是許多教育者的一個認識誤區。學校首先是一個準社會,孩子們在這裡要學的不光是知識,他們要在這裡學會生存,學會交往,學會做人,要德智體全面發展。把學校看成單純傳授知識的地方,勢必把孩子看成裝知識的容器,造成目中無人,這是學生厭學的重要原因。學校首先應該成為孩子的樂園,成為孩子喜歡的地方。在學習中,情感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您能想像孩子在一個他不喜歡的地方真正熱愛學習,把學習搞好嗎?

但是,智育畢竟是學校教育的主要內容,學生到學校,是上學來了,不是玩來了,否則學校就可以取消了。所以光讓學生喜歡老師、喜歡同學是完全不夠的,還有更重要的一條,得讓學生喜歡學習本身。這是最困難的一件事,但是你躲不開。

於是有人搞起了快樂教學,這很有意義。但是快樂有深淺兩個層次,許多老師的快樂教學恐怕還是在淺層次的快樂上做文章,把學習遊戲化,儘量利用直觀形象教學等等。這些都是有必要的,但是它是初步的。必須想辦法讓孩子體驗學習中深層次的、真正的快樂。學習中深層次的、真正的快樂是什麼呢?思維的樂趣,創造的樂趣,自我實現的樂趣。

老師講數學課,我聽明白了,作業順利,是一種快樂;老師沒講的東西,我自己琢磨出來了,是更大的快樂;我自己發現生活中的一個數學問題,自己建立了一個數學模型,把它解決了,是最大的快樂。老師講一篇文章的妙處,使我大受啟發,是一種快樂;老師沒講過的文章,我自己悟出了其中妙處,是更大的快樂;我動筆寫了一篇文章,把自己的喜怒哀樂表達出來,而且引起了同學的共鳴,是最大的快樂。哪位老師不停留在“我講你會”的教學水平上,引導學生獨立思考,有所創造,他才是真正帶孩子走進了高層次的學習樂趣中。這有點像科學家、發明家的精神狀態。陳景潤研究“哥德巴赫猜想”的時候,是絕沒有“厭學”之可能的。創造性的學習是厭學的最佳解毒劑。當然,學生的創造不同科學家的創造,但只要對他自己來說是創造,其心靈的震撼和科學發明時差不多:這是一種自我實現。自我實現帶來的快樂是最高的快樂,它是建設性的快樂,它會使一切享受型的快樂(例如看電視)黯然失色。學生能體驗到這樣的快樂,學校才會真正具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