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話填詞三:常見詞牌的特點介紹,分別歸類

2019-02-16 22:21:44

常見詞牌的特點介紹,分別歸類

下面,在對詞的特點加以說明的同時,也會引用一些詞牌格式作為例子,並進行扼要的分析。

(A)詞有以下幾方面特點:

一、節奏重於用韻

詞之所以是長短句,是由當初曲子的跌宕起伏、徐急快慢所決定的,因此它主要不是靠韻來表現節奏,而是靠句子的字數多寡和句子的平仄,來完成對節奏的控制,韻只是起到協調或調整的作用。尤其觀察長調,這一特點最是明顯。如《沁園春》:

《沁園春》,長調,雙調,一百一十四字,上下闋各四平韻,一韻到底。除去上下闋開頭一韻外,其它各句字數、平仄基本相同,又多用對仗以增加節奏感,但皆用韻較疏。詞牌格式為: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韻)

仄平平仄仄(上一下四),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韻)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上一下四),仄仄平平。(韻)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韻)

仄平平仄仄(上一下四),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韻)

平平仄(或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上一下四),仄仄平平。(韻)

舉兩詞為例:

①宋劉克莊《沁園春,夢方孚苕》:

何處相逢?登寶釵樓,訪銅雀台。

喚廚人斵就,東溟鯨膾;圉人呈罷,西極龍媒。

天下英雄,使君與操,餘子誰堪共酒杯?

車千乘,載燕南代北,劍客奇材。

飲酣鼻息如雷。誰信被晨雞催喚回?

嘆年光過盡,功名未立;書生老去,機會方來。

使李將軍,遇高皇帝,萬戶侯何足道哉?

披衣起,但淒涼回顧,慷慨生哀!

②毛澤東《沁園春,雪》: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

望長城內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

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

須晴日,看紅裝素裹,分外妖嬈。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說到這裡,便要提到原曲對於演唱者氣息的要求。演唱時大凡急迫處,詞是不可加韻的,加韻反倒傷害流暢。反之,唱腔舒緩處,用韻則有利於氣息的沉降和收放。這也是詞“節奏重於用韻”的一個重要原因,並可以從上面兩首詞得到證明。

二、對仗較寬鬆

詞的對仗有的有要求,有的沒有要求,依據詞牌來定。對仗的嚴格程度也要看詞牌的格式怎樣。大體上是,詞的對仗與詩不同,一是不一定要平仄相對,二是字的相對也不嚴格。實際上,詞的這種對仗不如說是“對稱”,即只對節奏和字數、併兼顧詞義相對而已。如《漁家傲》:

《漁家傲》,又名《吳門柳》、《荊溪詠》、《遊仙詠》、《忍辱仙人》,中調,雙調,六十二字,上下闋各五仄韻,句句用韻,一韻到底。上闋通常以對仗開始。

(仄)仄(平)平平仄仄(韻),

(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仄)仄(平)平平仄仄(韻)。

平(仄)仄(韻),(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仄)仄(平)平平仄仄(韻),

(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仄)仄(平)平平仄仄(韻)。

平(仄)仄(韻),(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試舉兩例:

①宋范仲淹,《漁家傲,秋常》:

塞下秋來風景異,

衡陽雁去無留意。

四面邊聲連角起。

千嶂里,長煙落日孤城閉。

濁酒一杯家萬里,

燕然未勒歸無計。

羌管悠悠霜滿地。

人不寐,將軍白髮征夫淚.

②宋李清照《漁家傲,記夢》:

天接雲濤連曉霧,

星河欲轉千帆舞。

仿佛夢魂歸帝所。

聞天語,殷勤問我歸何處。

我報路長嗟日暮,

學詩謾有驚人句。

九萬里風鵬正舉。

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這兩首詞,如果各自去掉上下闋第四句,很像四首不粘的七絕。儘管七絕可以不用在詞義上對仗,但平仄對仗是必須的。然而這兩首詞,單從仄聲韻互押這一點看,就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對仗。不如把相對的兩個句子,看成是對稱句。再如《浣溪沙》:

《浣溪沙》,沙可作紗,一名《浣紗溪》,小令,雙調,四十二字,上闋三平韻,下闋兩平韻,一韻到底。下闋開頭兩句一般要求對仗。

(仄)仄平平仄仄平(韻),

(平)平(仄)仄仄平平(韻)。

(平)平(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平仄仄,

(平)平(仄)仄仄平平(韻)。

(平)平(仄)仄仄平平(韻)。

試舉宋晏殊《浣溪沙》:

一曲新詞酒一杯,

去年天氣舊亭台。

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識燕歸來。

小園香徑獨徘徊。

這首詞雖然在平仄和粘對規則上,運用都很嚴謹,如果給上下闋各補上第四句,就是一首七律詩了,但從“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這句對仗偶句看,“無可奈何”與“似曾相識”,又只能勉強算是寬對了。

此外,再如前面宋劉克莊《沁園春,夢方孚苕》“廚人斵就,東溟鯨膾;圉人呈罷,西極龍媒”、“年光過盡,功名未立;書生老去,機會方來”和毛澤東《沁園春,雪》“長城內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

這四對偶句分別是以“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對“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不像律詩那樣以平仄相反來對,顯示了詞的對仗較寬鬆的特點。同時,以“廚人”對“圉人”、“年光”對“書生”和以“略輸”對“稍遜”、“文采”對“風騷”,這種以近義詞相對或不同類的詞相對的現象,也是詩律里不曾有的,然而卻是詞律里特許的。

三、可用虛字

詩要求言簡意賅、言省義廣,不允許出現加湊字數現象。而詞,則可以根據音律、節奏的需要,或者根據詞牌字數的約定,以虛字填充不足的音節,從而使詞句變得和諧。如《浪淘沙》:

《浪淘沙》,也稱《浪淘沙令》、《賣花聲》、《過龍門》,小令,雙調,五十四字,上下闋各四平韻,一韻到底。

(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韻)。

(平)平(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韻)。

(平)平(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韻)。

試舉詞例:南唐李煜所作《浪淘沙》:

簾外雨潺潺,

春意闌珊。

羅衾不耐五更寒。

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

無限江山。

別時容易見時難。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再如,唐劉禹錫《憶江南》:

春去也,多謝洛城人。

弱柳從風疑舉袂,叢蘭浥露似沾巾。

獨坐亦含嚬。

還有,像毛澤東,《沁園春,雪》中“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都是使用虛字的典型範例。

四、可用疊字、疊句

“疊”是重複的意思。字的重複,詩句里也有,如“人人”、“年年”、“春春”,但都不是對意思的重複,而是增加了新義。相反,如果不能增加新義,在詩句里是不能重複的。詩句里更沒有疊句。但詞則不一樣,甚至有的詞牌本身就有格式重複的要求,也不需要添加新義。這樣一來,疊字、疊句現象也就不是一般現象了,而成了詞的一大特點。

如前面李清照《如夢令》“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便是詞中疊句的經典之作。再如《憶秦娥》:

《憶秦娥》,亦稱《秦樓月》、《碧雲深》、《雙荷葉》,小令,雙調,四十六字,上下闋各三仄韻,一疊韻,均押入聲韻,一韻到底。上下闋除第一句,其它各句字數、平仄相同。

平(平)仄(韻),

(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平平仄(疊三字),(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平)平(仄)(疊三字),(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詞例:唐李白《憶秦娥》:

簫聲咽,

秦娥夢斷秦樓月。

秦樓月,年年柳色,灞陵傷別。

樂遊原上清秋節,

鹹陽古道音塵絕。

音塵絕,西風殘照,漢家陵闕.

再如《採桑子》:

《採桑子》,亦稱《醜奴兒》、《羅敷媚》,小令,雙調,四十四字,上下闋各兩平韻,一韻到底。上下闋第三句也常用疊韻。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可疊四字),(仄)仄平平(仄)仄平(韻)。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可疊四字),(仄)仄平平(仄)仄平(韻)。

詞例:①宋辛棄疾《採桑子,醜奴兒》: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

愛上層樓,為賦新詩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

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②毛澤東《採桑子,重陽》:

人生易老天難老,歲歲重陽。

今又重陽,戰地黃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風勁,不似春光。

勝似春光,寥廓江天萬里霜。

五、常用領字

“領字”就是“起引領、提攜作用的字”的意思。用領字是中、長調詞的一個顯著特點。

領字可以用來提攜幾個字,也可以用來提攜一大片字,在詞中有插入敘述、引起注意的功效,也有承上啟下、轉折和概括的作用。如前面宋劉克莊《沁園春,夢方孚苕》“喚廚人斵就,東溟鯨膾;圉人呈罷,西極龍媒”和“嘆年光過盡,功名未立;書生老去,機會方來”、“載燕南代北,劍客奇材”的“喚”、“嘆”、“載”字,毛澤東《沁園春,雪》“望長城內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看紅裝素裹,分外妖嬈”、“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的“望”、“看”、“惜”字。再如《滿江紅》:

《滿江紅》,長調,雙調,九十三字,上下闋各押四仄韻,通常押入聲韻,一韻到底。上下闋第三韻句往往用對仗。

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韻)。

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韻)

仄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韻)。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韻)。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韻)。

詞例:①宋岳飛: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②元薩都剌:

六代豪華,春去也、更無訊息。

空悵望、山川形勢,已非疇昔。

王謝堂前雙燕子,烏衣巷口曾相識。

聽夜深寂寞打孤城,春潮急。

思往事,愁如織;懷故國,空陳跡。

但荒煙衰草,亂鴉斜日。

玉樹歌殘秋露冷,胭脂井壞寒螿泣。

到如今、只有蔣山青,秦淮碧。

又如:《賀新郎》:

《賀新郎》,又名《金縷曲》、《乳燕飛》、《貂裘換酒》,長調,雙調,一百十六字,上下闋各六仄韻。

(仄)仄平平仄(韻)。

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韻)。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韻)。

(仄)仄仄,平平(平)仄(韻)。

(仄)仄(平)平平(仄)仄,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平)仄仄,仄平仄(韻)。

(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韻)。

(仄)仄(平)平平(仄)仄,

(仄)仄平平(仄)仄(韻)。

(仄)仄仄,平平(仄)仄(韻)。

(仄)仄(平)平平(仄)仄,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仄)仄仄,仄平仄(韻)。

詞例:宋張元乾:

夢繞神州路。

悵秋風連營畫角,故宮離黍。

底事崑崙傾砥柱,九地黃流亂注。

聚萬落千村狐兔。

天意從來高難問,

況人情易老悲難訴。

更南浦,送君去。

涼生岸柳催殘暑。

耿斜河疏星淡月,斷雲微度。

萬里江山知何處,

回首對床夜語。

雁不到,書成誰與?

目盡青天懷今古,

肯兒曹恩怨相爾汝。

舉大白,聽金縷。

領字,又稱“一字豆”,這一字豆往往是拆分詞句的平仄關係和理解詞句意思的關鍵,所以不可忽視。

(B)常見詞牌曲調簡單介紹,分別歸類:

一、壓抑淒涼類:

《河傅》悲切。
《金人捧露盤》蒼涼楚。
《釵鳳》聲淒緊。
《祝英台近》宛轉淒抑。
《劍器近》低徊掩抑。
《西吳曲》蒼涼楚。
《雨霖鈴》纏綿哀怨。
《摸魚兒》蒼涼鬱勃。
《普薩蠻》緊促轉低沉。
《天仙子》傷傷別,急調苦。
《曲玉管》抒寫羈旅中的懷舊傷離緒。
《蝶戀花》、《青玉案》是達幽咽調,描寫感。
《卜運算元》婉曲哀怨而略帶幾分切。
《南鄉子》適宜抒寫纏綿低抑調。
《阮郎歸》急悽苦,淒婉絕。
《生查子》比較諧婉、怨抑。
《鶯啼序》淒涼悲蒼,宜寫傷傷別之。
《一斛珠》婉轉淒抑,不宜表達壯烈豪邁之志。
《風入松》輕柔婉轉、掩抑低徊,適宜表達和婉調。
《憶舊遊》、《揚州慢》、《高台》音調纏綿,憂婉淒抑,適宜表達淒抑調。
《何滿子》哀歌憤懣,悲涼悽怨的哀曲,“一聲何滿子雙淚落君前”。
《壽樓》淒音哀樂,抑鬱悲哀,原是悼亡之作,宜寄託哀思。不可顧名思義用來祝壽。
《千秋歲》淒涼幽怨、聲幽咽,宜表達悲傷感抑之,絕不能祝壽喜慶。
《淒涼犯》、《惜分飛》不宜用於祝賀之詞。這種詞牌與內容相符合的只是少數。

二、纏綿婉轉類:

《仙歌》音節舒徐。
《調笑令》多演唱故事。
《最高樓》輕鬆流美。
《鵲橋仙》、《點絳唇》多用於女相會,描寫感。
《一剪梅》等細膩輕楊的詞調。
《浣溪沙》半闋急,下半闋緩和。
《鷓鴣天》宜哀怨思慕、柔婉風麗之。
《暗香》、《疏影》音節和婉,古人多以詠梅。
《木蘭花慢》和諧婉轉,宜於寫纏綿悱惻之。
《桃園憶故人》一般抒發感,表現友。
《踏莎行》描寫雅。
《長相思》多懷舊,寫女,以聲助得其雙美。
《滿庭芳》、《鳳凰台憶吹簫》和諧婉約,輕柔婉轉,宜表達纏綿緒。
《小重山》、《定風》、《臨江仙》感細膩,宜表現細膩婉約之調。
《憶江南》、《浣溪沙》、《淘沙》、《少年游》音節流麗諧婉,用來表達不同的思想感。

三、豪放壯類:

《永遇樂》感越。
《好事近》表達越不平的調。
《蘭陵王》表達拗怒越聲,為軍旅曲,後越調。
《龍》越,表達淒壯鬱勃感。
《清平樂》,片感拗怒,下片轉為和婉。
《南浦》高昂歡樂,不宜表達淒涼悲傷送別之。
《破陣子》為軍樂,適合抒發昂雄壯緒。
《漁家傲》拗怒,表達兀傲淒壯、爽朗襟懷的調。
《沁園》、《風流子》壯闊豪邁,顯示寬宏器宇和雍容度。
《念奴嬌》多表達雄壯豪邁感,不宜形容女嬌弱婉曲心態。
《六州歌》音調蒼涼悲壯,適於表達慷慨悲壯的聲,多言古興亡之事。
《賀新郎》調高昂,宜表達慷慨昂、豪邁雄壯的英雄感。不宜作催妝喜慶的祝賀曲詞。
《釵鳳》、《更漏子》、《調笑令》、《憾庭秋》、《鹽角兒》適宜表達昂慷慨壯烈感。
《調歌》、《滿江紅》,調子較高,感烈,聲俱壯,適宜於表達慷慨悲壯、豪放雄渾的詞。一般不宜寫委婉柔的思想感。
四、其他:

《六么》歡快爽利。
《憶餘杭》因描寫杭州而來,描寫風景最宜。
《八聲甘州》搖筋轉骨,剛柔相濟,最使人迴腸。
《霓裳中序第一》音節閒雅。
《江神子》為祀神之樂,宜於莊嚴。

一般短篇宜抒,長篇宜舖敘。
一般下句平仄相對的較和婉,如秦觀《八六子》“月一簾幽夢,風十里柔”。下句平仄凌犯著多拗怒,如岳飛《滿江紅》“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以近體五、七言為主的詞牌大多適於舒緩雍容的感,如《浣溪沙》、《採桑子》、《蝶戀花》。
凡多轉韻之調皆屬於一種拗怒,如《減字木蘭花》、《虞美人》。
句法長短參差的詞牌宜於拗怒悲咽的感。如《蘭陵王》、《六醜》、《淘沙慢》。
學者宜用書寫精壯質樸之的《八聲甘州》;從容和婉柔的《滿庭芳》;以及《驀山溪》、《減字木蘭花》、《臨江仙》、《蝶戀花》、《菩薩蠻》,比較好掌握。
參考書籍:龍榆生《詞學十講》、《唐宋詩詞格律》,王力《詩詞格律》,李新魁《實用詩詞曲格律詞典》,朱承平《詩詞格律教程》,徐晉如《大學詩詞寫作教程》,啟功《詩文聲律論稿》等。以諸人詞調說多取材《碧漫志》,如有條件可以通讀原文,另附《詞調輯草》以供參考。

《詞調輯草》不屬於《碧漫志》。
【沁園】又名《壽星明》。格局開張,宜抒壯闊豪邁之。蘇辛一派最喜用之。(參觀『高揚爽朗』部【沁園】條)
【破陣子】一名《十子》。唐教坊曲。陳暘《樂書》:“唐《破陣樂》屬龜茲部,秦王(李世民)所制,舞用二千人,皆畫衣甲,執旗旆。外藩鎮衣犒軍設樂,亦舞此曲,兼馬軍引入場,尤壯觀也。”
【滿江紅】《樂章集》、《清真集》入“仙呂調”。宋以來作者多以柳永詞為準。九十三字,前片四仄韻,後片五仄韻,一般例用入聲韻。聲越,宜抒豪壯感和恢張襟抱。亦可酌增襯字。姜夔改作平韻,則調俱變。
【念奴嬌】又名《百字令》、《酹江月》、《大江東去》、《壺中天》、《湘月》。元稹《連昌宮詞》自註:“念奴,天寶中名倡,善歌。每歲樓下酺宴,累之後,萬眾喧隘,嚴安之、韋黃裳輩辟易不能,眾樂為之罷奏。玄宗遣高力士大呼於樓曰:'遣念奴唱歌,邠二十五郎吹小管逐,看人能聽否?’未嘗不悄然奉詔。”(見《元氏長慶集》卷二十四)王灼《碧漫志》卷五又引《開元天寶遺事》:“念奴每執板當席,聲出朝霞之。”曲名本此。宋曲入“大石調”,復轉入“道調宮”,又轉入“高宮大石調”。此調音節高抗,英雄豪傑之士多喜用之。俞文豹《吹劍錄》稱:“???士(蘇軾)詞,須關西大漢,銅琵琶,鐵綽板,唱《大江東去》。”亦其音節有然也。茲以
《東坡樂府》為準,“憑高遠眺”一闋為定格,“大江東去”為變格。一百字,前後片各四仄韻。其用以抒寫豪壯感者,宜用入聲韻部。
【蘭陵王】《碧漫志》卷四引《北齊史》及《隋唐嘉話》稱:“齊文襄之子長恭,封蘭陵王。與周師戰,嘗著假面對敵,擊周師金墉城下,勇冠三軍。武士共歌謠之,曰《蘭陵王入陣曲》。今《越調?蘭陵王》,凡三段,二十四,或曰遺聲也。此曲聲犯正宮,管用大凡字、大一字、勾字,亦名'大犯’。”《清真集》正入“越調”。毛幵《樵隱筆錄》:“紹興,都下盛行周清真詠柳《蘭陵王慢》,西樓南瓦皆歌之,謂之《渭城三疊》。以周詞凡三換,至末段,聲尤越,惟教坊老笛師能倚之以節歌者。”此曲音節,猶可於周詞復詠得之。一百三十字,分三段。第一段七仄韻,第二段五仄韻,第三段六仄韻,宜用入聲部韻。
【蘭陵王慢】宋毛開《樵隱筆錄》:“紹興,都下盛行周清真詠柳《蘭陵王慢》,西樓南瓦皆歌之,謂之渭城三疊。以周詞凡三換,至末段,聲尤越,惟教坊老笛師能倚之以節歌者。”
【舞馬詞】《唐書?樂志》:明皇嘗命教舞馬四百蹄,各為左右分部目,衣以文繡,絡以金珠,每千秋節舞於勤政樓下。賜宴設酺,其曲數十疊,馬聞聲奮首鼓尾,縱橫應節。又施三層板,乘馬而,抃轉如飛。或命壯士舉榻,馬舞其,歲以為常。
【喜遷鶯】宋王明清《揮麈余錄》卷一,記嘉祐間蔡挺知慶州、渭州,賦《喜遷鶯》長調:“汗馬嘶風,邊鴻翻月”,“劍歌騎曲悲壯”。
【賀新郎】音韻洪暢,歌時浩唱。楊冠卿《賀新郎》詞序:“秋乘風過垂虹時,與一羽士俱,因泛言弱、蓬萊之勝。旁有溪童,具能歌張仲宗'目斷青天’等句,音韻洪暢,聽之慨然。”張仲宗即張元乾。“目斷青天”,是其《賀新郎》“送邦衡(銓)待制赴新州”一詞中語。又馮取洽《賀新郎》(次韻江定軒詠菊):“浩唱雲箋《金縷調》,興發小槽珠酒。”《金縷調》乃《賀新郎》別名。葉夢得《賀新郎》:“誰為我,唱《金縷》。”張元乾《賀新郎》:“舉大白,聽《金縷》。”都是指所賦本調,歌時皆須“浩唱”。(參觀『蒼涼悲壯』部【賀新郎】條)
蒼涼悲壯

【揚州慢】此姜夔自度曲,入“中呂宮”。其序云:“淳熙丙申至,予過維揚。雪霽,薺麥彌望。入其城,則四顧蕭條,寒自碧,暮漸起,戍角悲。予懷愴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為有《黍離》之悲也。”
【八聲甘州】 簡稱《甘州》。唐邊塞曲。
【甘州遍】 出於大曲《甘州》,高調。毛文錫《甘州遍》:“美人唱,揭調是《甘州》。”揭調即高調之謂也。
【金人捧露盤】又名《銅人捧露盤引》、《西平》、《西平曲》。唐李賀有《金銅仙人辭漢歌》,並序云:“魏明帝青龍元年八月,詔宮官牽車西取漢孝武捧露盤仙人,立置前殿,宮官既拆盤,仙人臨載,乃潸然淚下”。樂家取以制曲,故多蒼涼楚之音。
【六州歌】程大昌《演繁露》:“《六州歌》,本鼓吹曲也。近世好事者倚其聲為弔古詞,音調悲壯,又以古興亡事實文之。聞其歌,使人慷慨,良不與艷詞同科,誠可喜也。”一百四十三字,前後片各八平韻。又有於平韻外兼葉仄韻者,或同部平仄互葉,或平韻同部、仄韻隨時變換,並能增強壯聲,有繁弦急管、五音繁會之妙。要以平韻為主,仄韻為副,務使“玄黃律呂,各適物宜”耳。
【淘沙】唐教坊曲。劉禹錫、白居易並作七言絕句體。五代時起始流行長短句雙調小令,又名《賣花聲》。五十四字,前後片各四平韻,多作越淒壯之音。《樂章集》名《淘沙令》,入“歇指調”。前後片首句各少一字。復就本宮調演為長調慢曲。)。《清真集》入“商調”,韻位轉密,句豆亦與《樂章集》多有不同。
【西吳曲】《詞譜》云:“調見《龍洲集》。”今所傳《龍洲詞》無之。可能為劉過自度,音節極蒼涼楚,一百五字,前片五仄韻,後片四仄韻。
【賀新郎】又名《金縷曲》、《燕飛》、《貂裘換酒》。傳作以《東坡樂府》所收為最早,惟句豆平仄,與諸家頗多不合。因以《稼軒長短句》為準。一百十六字,前後片各六仄韻。大抵用入聲部韻者較壯,用、去聲部韻者較淒郁,貴能各適物宜耳。
【調歌】源於隋煬帝所制《調》,其聲韻甚悲切。此調是截取大曲《調》的首章另倚新聲而,今存最早作品是北宋前期蘇舜欽詞。唐人《調》曲淒涼怨慕,聲韻悲切。宋人《調歌》則調昂揚酣暢,韻味豪放瀟灑,適於表現豪放之,故豪放詞人多用此調。此調所詠有懷古、登覽、贈別、慶賀、感時傷世等。張孝祥《調歌》自注“凱歌劉恭父。”張鎡《調歌》自註:“項平甫大卿索賦武昌凱歌。”
【雨中花】高調。歌聲悲壯烈。蘇泂《雨中花》詞序:“數前,忽聞改之(劉過)去世,悵惆殆不勝言。因憶改之每聚首,歌《雨中花》,悲壯烈,令人歌舞。”金蔡松年《龍》:“別夢江漲雪,記《雨(中)花》,一聲雲杪。”。
高揚爽朗

【漁家傲】高調。晏殊《漁家傲》:“齊揭調,神仙一曲《漁家傲》。”王之道《漁家傲》:“絕唱新歌仍敏妙,聲窈窕,行雲遏《漁家傲》。”元許楨《漁家傲》:“從此圭塘時檢校,停短棹,柳高唱《漁家傲》。”歐修用《漁家傲》調作鼓子詞十二篇,歌唱時用小鼓伴奏。
【龍】清澈嘹亮的笛曲。《文選》卷一八漢馬融《長笛賦}:“近世羌笛從羌起,羌人伐竹未及已。龍鳴中不見己,截竹吹之聲相似。”後來遂以“龍”比喻笛聲。李白《宮中行樂詞》;“笛奏龍,簫鳴鳳下空。”杜甫《劉九法曹鄭瑕丘石門宴集》詩:“晚采橫笛好,泓下亦龍。”蘇軾有一首《龍》(楚山修竹如雲),就是專門詠笛的。蘇軾《菩薩蠻》:“越調變新聲,《龍》澈骨清。”則詠《龍》的調聲。《龍》為越調,見《片玉集》卷七注。吳文英《龍》自註:“無射商。”其俗名即越調。周邦彥《月下笛》詞,亦專門詠笛,結句曰:“黯凝魂,但覺龍萬壑,天籟息。”笛曲一般曲調亢爽響亮,與琵琶曲、琴曲、簫曲有所不同。曹冠《漢
宮》:“江城寒管,任龍吹徹何妨。”劉過《臨江仙》:“琵琶金鳳語,長笛龍。”亦可藉以窺其聲。
【沁園】仁宗時的都下新聲,聲甚清美。劉斧《青瑣高議》前集卷八《續記》條:“聞前客肆中唱曲子《沁園》。肆內有補鞋人傾聽甚久,顧(崔)中曰:'此何曲也?其聲甚清美。’'乃都下新聲也。’”
抑鬱淒婉

【壽樓】始見於史達祖《梅溪詞》,題為“尋服感念”,殆是悼亡之作。一百一字,前後片各六平韻。中多拗句,尤多連用平聲之句,聲低抑,全作淒音。有用以填壽詞者,大誤。
【一剪梅】 雙調小令,六十字,下片各三平韻。每句並用平收,聲低抑。亦有句句叶韻者。
【小重山】 又名《小重山令》。《金奩集》入“雙調”。唐人例用以寫“宮怨”,故其調悲。五十八字,前後片各四平韻。
【阮郎歸】又名《醉桃源》、《碧桃》。《神仙記》載劉晨、阮肇入天台山采,遇二仙女,留住半年,思鄉甚苦。既歸,則鄉邑零落,經已十世。曲名本此,故作淒音。四十七字,前後片各四平韻。
【生查子】唐教坊曲。《詞譜》引《尊前集》入“雙調”。四十字,下片各兩仄韻。各家平仄頗有出入,與作仄韻五言絕句詩相仿。多抒怨抑之。
【釵鳳】 又名《折紅英》。六十字,下片各七仄韻,兩疊韻,兩部換葉替。聲淒緊。
【祝英台近】又名《祝英台令》、《月底修簫譜》。元高栻詞入“越調”,殆是唐宋以來民間流傳歌曲。詠晉之梁祝事。宛轉淒抑。忌用入聲部韻。
【雨霖鈴】唐教坊曲。《樂章集》入“雙調”。《樂府雜錄》:“《雨霖鈴》,明皇自西蜀返,樂人張狐所制。”《碧漫志》卷五引《明皇雜錄》及《楊妃外傳》云:“帝幸蜀,入斜谷,霖雨彌旬,棧道中聞鈴聲。帝方悼念貴妃,采其聲為《雨霖鈴曲》以寄恨。時梨園弟子惟張狐一人,善篳篥,因吹之,遂傳於世。”《漫志》又稱:“今雙調《雨淋鈴慢》,頗極哀怨,真本曲遺聲。”一百三字,前後片各五仄韻,例用入聲部韻。
【河 傳】《碧漫志》卷四引《脞說》云:“《調河傳》,煬帝將幸江都時所制,聲韻悲切。”《漫志》又稱:“《河傳》唐詞,存者二。其一屬'南呂宮’,凡前段平韻,後仄韻。其一乃今《怨王孫》曲,屬'無射宮’,以此知煬帝所制《河傳》,不傳已久。然歐永叔修所集詞內,河傳附'越調’。亦《怨王孫》曲。今世《河傳》乃'仙呂調’,皆令也。”《金奩集》所收令詞併入“南呂宮”,《樂章集》入“仙呂調”。唐宋人所作令詞,句豆韻腳,極不一致。
【竹枝】唐教坊曲名。其聲怨咽。元郭茂倩《樂府詩集》云:竹枝本出於巴渝,唐貞元中,劉禹錫在沅、湘,以里歌鄙陋,乃依*人九哥,作竹枝新調九章,教里中兒歌之。由是盛於貞元元和之間。按《劉禹錫集》,與白居易唱和竹枝甚多,其自敘云:竹枝,巴歈也。巴兒聯歌,吹短笛擊鼓以赴節,歌者揚袂睢舞。其音協黃鐘羽,但劉白詞俱無和聲,今以皇甫松、孫光憲詞作譜,以有和聲也。蘇軾《竹枝歌引》:“《竹枝歌》本楚聲,幽怨側怛,若有所深悲者。”晁補之《神引》:“怪《竹枝歌》,聲聲怨,為誰苦。”又《龍》:“《竹枝》苦怨,琵琶多淚,新年鬢換。”元張翥《南鄉子》詞:“唱自淒涼,一曲《孤鴻》顧斷腸。恰似《竹枝》哀怨,瀟湘,月冷雲昏覓斷行。”
【飲馬歌】《飲馬歌》乃女真金之曲,傳至南方,用作詞調。曹勛《松隱樂府》卷三有《飲馬歌》,自註:“此腔自虜中傳至邊,飲牛馬即橫笛吹之,不鼓不,聲甚淒斷。聞兀朮每遇對陣之際吹此,則鏖戰無還期也。”
【霜天曉角】聲調淒婉。韓元吉《霜天曉角》詞序:“飲武將家,有歌《霜天曉角》者,聲調淒婉。”按《霜天曉角》也當是笛曲。蘇軾《龍》“楚山修竹如雲”一詞詠笛,其末句:“為使君洗盡,蠻風瘴雨,作《霜天曉》。”
【蘇武令】 聲韻淒楚。趙彥衛《雲麓漫鈔》卷十四:“紹興,都下盛傳《蘇武令》一詞,聲韻淒楚,言是李綱作。”
【何滿子】淒哀憤懣。《碧漫志》卷四:何滿子,白樂天詩云:“世傳滿子是人名。臨就刑時曲始。一曲四詞歌八疊,從便是斷腸聲。”自注云:“開元中,滄州歌者姓名,臨刑進此曲,以贖死,竟不免。”元微之何滿子歌云:“何滿能歌聲宛轉。天寶年中世稱罕。嬰刑系在囹圄間,下調哀音歌憤懣。梨園弟子奏元宗,一唱承恩羈網緩。便將何滿為曲名,御府親題樂府纂。”張祜作孟才人嘆云:“偶因歌態詠嬌。傳唱宮中十二。卻為一聲何滿子,下泉須吊孟才人。”其序稱:“武宗疾篤,孟才人以歌笙獲寵者,密侍左右。目之曰:'吾當不諱,爾何為哉。’指笙囊泣曰:'請以此就縊。’憫然。復曰:'妾嘗藝歌,願對歌一曲,以泄憤。’許之,乃歌一聲何滿
子,亟,立殞。令醫候之,曰:'脈尚而腸已絕。’[一雲肌尚而腸已斷。]崩,將徙柩,舉之愈重。議者曰:'非俟才人乎。’命其櫬至,乃舉。”
流麗舒美

【行香子】 雙調小令,六十六字,片五平韻,下片四平韻。音節流美,亦可略加襯字。
【採桑子】又名《醜奴兒令》、《羅敷艷歌》、《羅敷媚》。唐教坊大曲有《楊下採桑》,南卓《羯鼓錄》作《涼下採桑》,屬“太簇角”。此雙調小令,殆就大曲中截取一遍為之。《尊前集》注“羽調”。《張子詞》入“雙調”。
【搗練子】 又名《深院月》。例作征懷念征人之詞。《太和正音譜》入“雙調”。
【漁歌子】 又名《漁夫》。唐教坊曲,入“黃鐘宮”。廿七字,四平韻。中間三言兩句,例用對偶。
【醉翁操】琴曲,屬“正宮”。沈遵創作,蘇軾始創為填詞。其序云:“琅琊幽谷,山川奇麗,泉鳴空澗,若中音會。醉翁喜之,把酒臨聽,輒欣然忘歸。既去十餘年,而好奇之士沈遵聞之往游,以琴寫其聲,曰《醉翁操》,節奏疏宕,而音指華暢,知琴者以為絕倫。然其有聲而無其辭,翁雖為作歌,而與琴聲不合。又依《楚辭》作《醉翁引》,好事者亦倚其辭以制曲。雖粗合韻度,而琴聲為詞所繩約,非天也。後三十餘年,翁既捐館舍,遵亦沒久矣。有廬山玉澗道人崔閒,特妙於琴。恨此曲之無詞,乃譜其聲。而請東坡居士以補之雲。”
【最高樓】南宋後作者較多,茲以《稼軒長短句》為準。八十一字,前片四平韻,後片三平韻,過片錯葉二仄韻,體勢輕鬆流美,漸開元人散曲先河。
【醉妝詞】唐孫光憲《北夢瑣言》,蜀王衍嘗裹小巾,其尖如錐。宮人皆衣道服,簪蓮花冠,施胭脂夾臉,號醉妝,因作《醉妝詞》。
【柘枝引】唐教坊曲名。《樂府雜錄》:健舞曲。《樂苑》:羽調曲。按,此舞因曲為名,用二女童,帽施金鈴,抃轉有聲。其來也,二蓮花中,花坼而後見,對舞相占,實舞中雅妙者也。
【醉語花】周密填《醉語花》序云:羽調《醉語花》,音韻婉麗,有譜而無辭。連晴,???景韶媚,芳思撩人,醉捻花枝,倚聲句。
【采綠】周密《采綠》詞序:“甲子夏,霞翁(楊纘)會社諸友,逃暑於西湖之環碧,琴尊筆研,短葛練巾,放舟於荷深柳密間。舞影歌塵,遠謝耳目。酒酣,採蓮葉,探題賦詞。余得《塞垣》,翁為翻譜數字,短簫按之,音極諧婉,因易今名雲。”《采綠》本《塞垣》調,楊纘為改譜數字,以詠荷葉,遂易名《采綠》。
【剔銀燈】晏幾道《鷓鴣天》:“小令尊前見玉簫,《銀燈》一曲太嬈。”毛滂《剔銀燈》自註:“侑歌者以七急、七拜勸酒。”侑歌勸酒即此調功用。宋詞中最早作《剔銀燈》調的,沈邈有《剔銀燈》二首,為“途次南京憶營張卿”而作。柳永《剔銀燈》,亦寫邀尋歡。
【撲蝴蝶】 腔調婉美。《苕溪漁隱叢話後集》卷三九:“如《撲蝴蝶》一詞,不知誰作。非惟藻麗可喜,其腔調亦自婉美。”
【解語花】音韻婉麗。周密《解語花》詞:“羽調《解語花》,音韻婉麗,有譜而亡其辭。連晴,風景韶媚,芳思撩人,醉捻花枝,倚聲句。”
【夢行雲】曲節抑揚可喜。《碧漫志》卷三:“歐永叔云:'貪看《六么花十八》。’此曲內一疊名《花十八》,前後十八,又四花,共二十二。樂家者流所謂花,蓋非其正也。曲節抑揚可喜。”《六么花十八》本舞曲,吳文英度為詞調,名《夢行雲》。其《夢行雲》自註:“即《六么花十八》。”
【楊柳枝】白居易《楊柳枝》:“《六么》、《調》家家唱,《白雪》、《梅花》吹。古歌舊曲君休聽,聽取新翻《楊柳枝》。”劉禹錫《楊柳枝詞九首》(其一):“塞北梅花羌笛吹,淮南桂樹小山詞。請君莫奏前朝曲,聽唱新翻《楊柳枝》。”據白居易《楊柳枝二十韻》自註:“《楊柳枝》,洛下新聲也。洛之小有善歌之者,詞章音韻,聽可動人。”《鑑戒錄》云:“柳枝歌,亡隋之曲也。”蓋以其艷麗。
【六 么】 一名綠腰,一名樂世,一名錄要。參觀【夢行雲】、【楊柳枝】條。
【光好】《碧漫志》載:光好,羯鼓錄云:“明皇尤羯鼓玉笛,雲八音之領袖。時雨始晴,景明麗,帝曰:'對此豈可不與他判斷。’命取羯鼓,臨軒縱擊,曲名光好。近世或易名愁倚闌。
【後庭花】後庭花,南史云:“陳後主每引賓客,對張貴妃等游宴,使諸貴人及女學士與狎客共賦新詩相贈答。采其尤麗者[一雲,采其尤艷麗者。]為曲調,其曲有玉樹後庭花。”通典云:“玉樹後庭花,堂堂黃鸝留、金釵兩臂垂,並陳後主造,恆與宮女學士及朝臣相唱和為詩。太樂令何胥,[一本太樂令有時字。]采其尤輕艷者為此曲。”後世多以此歌后主事,遂漸多幽嘆之聲。
婉轉諧雅

【小重山】宛轉繹,其聲有琴中韻。李之儀《跋小重山詞》:“是譜不傳久矣。張先子,始從梨園樂工花新度之,然卒無其詞。異時秦觀少游,謂其聲有琴中韻,將為予寫其言者,竟亦不逮。崇寧四年冬,予遇故人賀鑄方回,遂傳兩闋,宛轉繹,能到人所不到。從而和者,凡五六篇。”
舒緩沉

【訴衷】 唐教坊曲。唐庭筠取《離*》“眾不可戶說兮,孰雲察余之中”之意,創製此調。雙調四十四字,下片各三平韻。
【燭影搖紅】《能改齋漫錄》卷十六:“王都尉(詵)有憶故人詞,徽宗喜其詞意,猶以不丰容宛轉為恨,遂令大晟(徽宗所置音樂研究創作機關)別撰腔,周美(邦彥)增損其詞,而以首句為名,謂之《燭影搖紅》雲。”王詞原為小令,或名《憶故人》。五十字,前片二仄韻,後片三仄韻。周作演為慢曲,《夢窗詞集》入“大石調”。九十六字,前後片各五仄韻。
【青玉案】 漢張衡《四愁詩》:“美人贈我錦繡段,何以報之青玉案”。因取以為調名。
【暗香、紅】姜夔自度“仙呂宮”曲。其小序云:“辛亥之冬,予載雪詣石湖,止既月,授簡索句,且征新聲,作此兩曲。石湖把玩不已,使工隸習之,音節諧婉,乃名之曰《暗香》、《疏影》。”後張炎用以詠荷花荷葉,更名《紅》、《綠意》。
【長亭怨慢】姜夔自度“中呂宮”曲。其小序云:“予頗喜自製曲,率意為長短句,然後協以律,故前後闋多不同。桓大司馬(桓)雲'昔年種柳,依依漢南。今看搖落,悽愴江潭。樹猶如此,人何以堪!’此語予深之。”
【翠樓】姜夔自度“雙調”曲。其小序云:“淳熙丙午冬,武昌安遠樓,與劉去非諸友落之,度曲見志。予去武昌十年,故人有泊舟鸚鵡洲者,聞小姬歌此詞,問之,頗能道其事;還吳,為予言之。興懷昔游,且傷今之離索也。”
【花 犯】 低聲唱。劉辰翁《疏影》:“香篝素被,聽《花犯》低低,瑤花開未。”
低回沉抑

【劍器近】《劍器》,唐舞曲。杜甫有《觀公孫大娘舞劍器行》。“近”為宋教坊曲體之一種,如《祝英台近》之類皆是。《宋史?樂志》:“教坊奏《劍器曲》,一屬'中呂宮’,一屬'黃鐘宮’。”此當是截取《劍器曲》中之一段為之。九十六字,前片八仄韻,後片七仄韻。音節極低回掩抑。
【菩薩蠻】又名《子歌》、《重疊金》。唐教坊曲。《宋史?樂志》、《尊前集》、《金奩集》併入“中呂宮”,《張子詞》作“中呂調”。唐蘇鶚《杜雜編》:“大中,女蠻入貢,危髻金冠,瓔珞被體,號'菩薩蠻隊’。當時倡優遂制《菩薩蠻曲》,文士亦往往聲其詞。”(見《詞譜》卷五引)據此,知其調原出外來舞曲,輸入在公元八四七年以後。前後片各兩仄韻,兩平韻,平仄遞轉,調由緊促轉低沉。
【蝶戀花】原名《鵲踏枝》,為唐代教坊曲,興起於盛唐時期,屬於新的燕樂曲。五代南唐詞人馮延巳用此調創作十餘首詞,為此調的典範,其詞意與聲極吻合。此調偶有作者用入聲韻或平仄協韻者,但仍以仄聲韻為恰當。下闋共十句,其中八句皆用韻,是韻很密的詞調。句式以七言為主,共六句,另有四言與五言各兩句。這樣形流暢而又柔婉,越而又低回的聲。詞中表現惜悲秋、離別緒者多悽愴怨慕;表現艷相思者多旖旎嫵媚,詠物述志者多健捷裊。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