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的那些門道,看看《紅樓夢》里的賈府就知道了

2019-03-01 06:38:07

節日因為有了儀式而顯得莊重、神秘、與眾不同,作為最重要的節日——春節,各種儀式、講究也是最多的,節日氣氛也是最濃厚、最熱烈的,這在《紅樓夢》中有很好的體現。

除夕的祭祖是賈府最重要的活動,程式繁瑣,循規蹈矩,莊重肅穆。現代人所謂的儀式感,在這個活動中一一體現。

下面咱們就仔細瞧瞧清朝的富貴閒人們是怎樣過年的。

除夕一大早起床的第一件事是按品大妝,入宮朝賀。

皇上賜宴,眾人領宴,一整套流程感受完皇恩浩蕩後,打道回府。

賈母並沒有回到榮國府,而是去了寧國府旁邊的宗祠,開始辦第二件事——祭祖。

賈府的宗祠富麗堂皇,里外一新,彰顯出公侯之家的豪氣。

寧榮二府在家的人全部出動,這件大事,人人都得到場。

這個時候,能看出來長幼有序,男女有別,嫡庶有分,規矩絲毫不亂,體現出嚴格的等級制度。

第一部分,由男丁完成,獻爵奠酒

主祭人是賈敬。寧榮二府寧為長房,賈敬是長房活著的輩分最大年歲最長的。平時在城外修仙問道,諸事一概不問,只過年祭祖才回家。

賈敬

陪祭是賈赦,榮國府老大,賈母的大兒子。這時,得寵的賈政也得靠邊。

賈赦

其他子孫各司其職,有條不紊。

獻爵的是賈珍,賈府現任族長,賈敬的獨子,賈惜春的親哥哥。

賈珍

獻帛的是賈璉、賈琮,賈赦的兩個兒子。

賈璉

捧香的賈寶玉,主角的家族地位在這裡體現出來了,儘管很受寵,但排名並不靠前。

賈寶玉

展拜墊、守焚池的是賈菖、賈菱,賈府草字輩的遠房子孫。

賈菖、賈菱

青衣樂奏,三獻爵,拜興畢,焚帛奠酒,禮畢,樂止,退出。

第二部分,女人上供菜

這回領頭的是賈母,她是老太太,寧榮二府中輩分最高的老祖宗。

上菜也是有講究的,不是隨便一個人擺上就得,而是按身份、地位、男女而排成的一條長龍。

眾人跟隨賈母到正堂上,檻內(屋裡)女眷,檻外(屋外)男子。

輩分年紀越小站得越遠,越大站得越近。賈敬、賈赦挨檻站,檻內只一個男子,長房長孫賈蓉,挨檻站著。

女眷從檻到供桌也按輩分由小到大站定,每一道菜到,從最小的男丁傳起,按次傳到賈黃敬手裡,賈蓉接過來,傳給妻子——鳳姐——尤氏——王夫人——賈母,賈母和邢夫人一起捧放在桌上。

賈蓉續弦

獻完了貢,賈敬領著全家人再次跪拜,到此,祭祖方才結束。

拜完了仙逝的祖宗還要拜長輩。

小輩拜長拜,僕婢拜主子。這一圈圈地拜下來雖然費時費力,不過卻是小輩們最喜歡的,因為有壓歲錢!

尤氏讓人定製的金錁子、銀錁子,此時就派上了用場。

一個小金錁子,夠劉姥姥家這樣的莊戶人家過半年的。

賈寶玉給家裡各位長輩磕一圈頭,荷包里大概就能裝上二三十個金錁子……

辛苦了一整天,最開心的,把過年的喜慶氣氛推向高潮的就是吃年夜飯,放爆竹了!

開家宴,一道道菜流水一樣地擺上來。賈府平常的一道茄子都要十幾隻雞來做,可想而知,家宴是如何的精美,真可謂饕餮盛宴。這要是發個朋友圈,絕對豪到沒朋友。

家宴上,一定要喝屠蘇酒。

相傳屠蘇酒是華佗的方子,孫思邈給傳下來的,傳說喝了可以驅邪避穢,不得百病。

喝了屠蘇酒,飲了合歡湯,獻了吉祥果,又有如意糕。吃吃喝喝玩玩樂樂,好不熱鬧。

古時候,元宵節是個重要的節日,人們通常會出門賞燈,香菱就是五歲時在元宵節上街看燈被人拐走的。

吃元宵、猜燈謎是元宵節的保留節目。

《紅樓夢》中元宵節這一段十分好看。榮國府賈母的屋裡,金碧輝煌,珠圍翠繞。

一屋子的女眷花團錦簇,燕語鶯聲,只寶玉一個男兒。眾人吃吃喝喝、玩玩鬧鬧,好不歡樂。

賈母讓寶玉給眾人斟酒,眾人都喝了,獨黛玉不喝。

拿起杯來,放在寶玉唇邊,寶玉一氣飲乾。

黛玉笑說:“多謝。”

鳳姐兒便笑道:“寶玉,別喝冷酒,仔細手顫,明兒寫不得字,拉不得弓。”

寶玉忙道:“我沒有吃冷酒。”

鳳姐兒笑道:“我知道沒有,不過白囑咐你。”

這一段寶黛二人秀恩愛,同一個杯子飲酒,我不想喝,便叫你替我喝,真真的是好恩愛,好恩愛。

這種熱鬧的節日,雖然沒有電視,但也要搞點娛樂活動。

賈府里請了女仙兒來說書湊趣,想講一段《鳳求鸞》,賈母藉機教導女孩兒們要潔身自愛。

叫了一班小戲兒來唱曲,光聽還不夠,眾人還要親自參與,鳳姐提議擊鼓傳花,傳到誰誰就講個笑話。

一會兒,元宵獻上來了,大家便吃元宵。

從老到小,每個人都要吃幾個,團團圓圓,和和美美。

嘴急的湘雲燙了舌頭,黛玉倩笑,寶釵斯文。

宮裡的元妃娘娘回不了家,卻也來湊個趣。她出了個燈謎讓大家猜。

雖說她不許大家說出來,要封了謎底送進宮裡。可眾人都猜出了謎底——爆竹。

賈母心裡甚是不喜,大喜的日子偏出這樣的謎。

最後的壓軸節目就是放爆竹。

賈蓉帶著小廝們在院內安下屏架,將煙火設吊齊備。一色一色地放了又放,又有許多的滿天星、九龍入雲、一聲雷、飛天十響之類的零碎小爆竹。

賈母領著眾女眷一起出來看放爆竹、放煙花,這個年在絢爛的煙火中過去了。

一直到正月十七,賈府宗祠的大門才關上,供奉的祖宗影像也收了起來。

但實際上,元宵節後賈府的年還在繼續,十七日當天薛姨媽就來請賈母吃年酒,十八日是賴大家,十九日是賴升家,二十日是林之孝家,二十一日單大良家,二十二日吳新登家,另還有王子騰家來請等等。

一來二去,直到二月二,賈家的年才算是過完了,前後算下來,將近兩個月。

賈府歷來奢靡,過年尤甚。賈府後來的沒落,由此可見一斑。

咱們老百姓沒有這樣紙醉金迷的新年,只要能擁有細水長流的日子,一家人平安喜樂,就足矣了。

.End.

喜歡的朋友一定要點 好看 喔!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