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母親之《母親的貼心話》

2019-02-12 14:33:12
謹以此文獻給我敬愛的母親,願在另一個世界的母親健康幸福安寧,能夠感知到兒子的心聲,保佑她傾盡一生摯愛的大家庭的各位親人。

《母親的貼心話》

時間有時過得很慢,有時又過得很快,儘管這是一種心理感覺,但又是那么的感覺真實。就在這時慢時快的感覺中,距離2009年已是九個年頭了,公元紀年到了2018年,按照慣例,是給母親上十年墳的時候了。仍然是感覺,2018年的冬天與2009年的冬天一樣的寒冷刺骨,在12月5日(戊戌十月廿八)星期三下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雨夾雪,第二日氣溫驟降,嚴冬真正地來臨了,一如2009年12月時的天氣場景,似乎是同一天,我在晚上從蘭陵鎮趕到臨沂城,二姐夫(我習慣上都喊二哥)晚上開車帶著我往老家趕,那雪下得可真大呀,車窗外冷風嗖嗖得刮,地上已然有了厚厚的積雪,風了裹挾著雪花打在車窗玻璃上噼里啪啦的響,我在想:住在七漏風八漏氣棚戶里的母親,還有一直陪伴在她身邊的父親該是多么的寒冷。

母親本來是在村里2008年開始還建後幾經更換租住地點,最後由大姐在鄉鎮住所附近租了個二層樓房間暫住的,雖然不像在自己的家那樣舒服,但總比之前租住的陰暗潮濕的小屋裡好,母親之前是為了省錢才勉強租住的,殊不知,住在那間陰暗潮濕的小屋裡,卻給她帶來了不治之症,儘管有人會說:人的命天注定。但我寧肯相信環境養人這句話。在大姐、二姐、妹妹實在看不下去母親住的地方時,她們就商議在大姐家西邊的一幢樓租住下二層樓給母親和父親居住,樓租下後,她們姐妹三人就立馬找了一輛車,把母親父親接到新租住的樓房裡。母親雖然不是很願意,但還是接受了女兒們的心意。在新地住下後,母親又在樓下把多年保留下來的“小拐磨”安好,幾乎每天都會磨上一大鍋的豆汁,讓兒女孫兒孫女外甥外甥女們品嘗勞動成果,那時的時光是美好的,母親的心情還是愉快的,知道房子後頭的那顆石榴樹在一天早晨突然倒下後,母親的心情驟然沉重下來,似乎有一些不好的預感。其實在搬到樓房住之前,母親就被醫院診斷患上了不治之症,而具體病因卻搞不清楚,在醫院住了一個星期左右,醫院裡的主治醫生建議回家,說在醫院裡繼續住也沒有什麼實際意義了,那時,母親還是希望在醫院裡多住些日子的,冬天醫院病房裡有暖氣,比租住房裡暖和多了。我在醫院陪護母親時,晚上母親不讓我坐在床邊瞌睡,讓我到床上擠一擠,說在床上睡覺舒服,當我到床上躺下後,母親的臉上有了燦爛的笑容,輕聲得說:“又能看著我的小二睡覺了。”(因為是母親的二兒子,母親就直接喊我小二)。畢竟年齡大了,初時躺在母親身邊覺得不大適應,但慢慢地就會感覺到一種神聖的光輝籠罩,覺得心裡特別安慰,一會了就沉靜入睡,第二天早晨醒來後,母親看著我說:“這些天你就昨天晚上睡得最香最踏實。”我的心在母親慈愛的眼神中沉醉。

母親養育了五個子女,是怎么把五個兒女拉扯長大的,在我參加工作後,與母親聊起往事時,我注意到母親的眼光是深沉的,沉默了一會才說:“那些年也不知道是怎么過來的,不知道天明天黑,累了就躺一會,起來後就接著幹活。那時候年輕,也不覺著累。究竟幹了多少活,誰也算不清。”聽得出來,母親在拉扯子女長大的過程中,其中所遭受的困難艱辛不是普通的三言兩語可以完全表述出來的。回想起自己在上國小、中學時學校放寒暑假期間,凌晨三點左右從被窩裡被叫醒,起來推磨烙煎餅的情景,真真為母親的話語深深感動,這只是有親身經歷印象的事情,與母親所承受的勞動相比,連九牛一毛也達不到。

看到子女長大成人,母親是欣慰的,儘管子女沒有達到母親期望的水準,但母親有時會感慨地說:“人家的孩子再好,也是人家的孩子,看來看去,還是自己家的孩子最好。”逢年過節一家人團聚在一起話家常時,父親總是滿懷深情地讚揚母親:“這個家你的功勞最大,沒有你就沒有我們這個家!”。這時的母親是最為喜悅高興的。

可憐天下父母心,父母含辛茹苦把子女養育成人,那么當子女的應該用孝敬來回報父母,這是天經地義的道理,任誰都不能違背,“孝者天下先”,然五指有短長,隨著兒女年齡的長大,有時會冒出一句“父母不怎么疼他”的話語,這時母親的心情是非常傷心的,母親在知道這樣的話時,低頭不語,過了一會才抬起頭,有些傷感地說:“那時候想疼拿什麼疼啊,連飯都吃不上,如果不是到鄰居家借來一瓢面,說不定我們家就得餓死人。”她說的是在幾個兒女都很小的時候,家裡揭不開鍋,沒有米沒有面的異常艱苦時刻。

母親是非常支持孩子上學的,她不止一次對我們說:“好好上學,不要管家裡條件怎么樣,即使砸鍋賣鐵,只要想上學,就支持上。”母親這樣說也是這樣做得,起早貪黑,下地幹活勞動,編席、養豬、做豆腐走街串巷叫賣,平時不捨得為自己買新衣服,卻努力把兒女打扮得好一些。

當改革開放的春風吹到農村,家裡分到了幾畝地,終於憑藉自己的勞動擺脫了吃不飽穿不暖的日子時,母親總是會深有感慨的說:“我們家活就活在共產黨的身上,沒有黨的好政策,就沒有我們家的今天。我們不能忘了共產黨的大恩大德。”母親是深明大義的,我為能有這樣的母親感到自豪驕傲!也正是母親的話語,讓我萌芽了成為一名共產黨員的志願。

世事難如任意,人間良莠不齊。母親傾注全部的心血在這個家上,艱難的生活、艱苦的環境鑄就了勤奮、勇敢、堅強的品格,人的劣根性在那時的農村村民身上表現的尤其強烈,有的人家仗著生的兒子多,在村里胡作非為,狂言亂語,見不得人家能吃上飯、炒上菜,聽見人家動鍋碗瓢盆就冷言冷語、潑口大罵。常言說:遠親不如近鄰,近鄰不如對門。我們家卻沒有享受到這份尊榮,刻骨銘心的感受是有一天晚上母親被兇惡的鄰居夫妻倆用撓鉤、䦆頭逼著往糞汪里出溜,那悽慘的場景、一眾莊鄰戳在那裡看“而行”,母親的不甘、絕望的神情,那家四惡少得意洋洋、不屑一顧的臭臉,深深深深銘刻進腦海,永遠刻在家族的恥辱柱上,雖然說“冤冤相報何時了”,但有仇不報非君子。雖然說“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但任誰也·不願遭受欺凌、侮辱,身心所承受的痛苦,又豈是語言可以盡述。母親忍了,把痛苦深深地埋在心底,多年後,當那家當年作惡的夫妻反覆托人想和母親和好時,母親終究是沒答應。旁觀者云:你們當年欺負人時,就沒想到自己也有今天,所謂種善因得善果,種惡因得惡果。還托人來求情,顯然是沒有誠意,如果真想與人家和好,為什麼不親自登門道歉懺悔,當年欺負人的勁頭跑哪裡去了,甚至看到人家的女兒好,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我呸,臭不要臉的。

母親嫉惡如仇的剛烈性格,在遭受欺辱時的眼光長遠,終能讓我們家得以存續發展,那時的母親,異常地沉靜安穩,更加一心一意地幹活持家,很少說話,對子女更加的愛護呵護,多年後,母親說:“我那時想過輕生,但看到你們一個個都那么小,就放不下心,所以就盼著你們能快快長大,有出息,為這個家爭一口氣。”然現實總與人的想法有差距,子女們的成長總是令人汗顏,母親期望的標準也是與時俱進的,當看到別人家有人開車進村時,母親會說:“大路上那么多的車,就沒有一輛是我們家的。”母親的心思、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即使到了現在,哪家的父母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只是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命運,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路,世間的兒女又有幾個能完全符合父母的願望,只要平安、幸福,知道回報孝敬父母,就已經不錯了。

母親曾說:“十四歲嫁到這個家裡來,那時什麼都不會,什麼都得學,冬天要下河洗衣服,夏天要下地去勞動,沒有人能體諒自己的苦楚,受盡了人間的罪。”儘管如此,母親是非常孝順的,孝敬父母公婆,親生父母當年逃荒在東北黑龍江,母親數次坐兩天兩夜的火車去看望父母,苦於路途遙遠、生活艱苦、兩地分隔照顧不便,在改革開放後,讓父親請求上級領導,批准讓親生父母一家從東北遷移回山東老家。母親勤加侍奉,操持衣食住行,盡力讓老人們過得溫暖快樂一些。母親說:”上牙齒還有碰下牙齒的時候,世界上的事哪有那么正好,父母說兩句,聽著就行了,反過頭,你還得規規矩矩地去孝敬他(她),這才是好孩子,好兒女,天下的爹娘都疼好孩子,好孩子也值得爹娘去疼。”母親用自己的實際行動樹立了一座孝敬父母的豐碑!

操勞一個家庭,儘管事情繁多,但很多的時候,還是倍感孤獨的,尤其是在兒女長大但未成家立業前,母親的心情是非常複雜沉重的。我在二十二是二三歲的時候,工作的地點離家有30餘里,單位有給提供的住宿地點,初始還能堅持每天下午下班後騎車回家,第二天一早騎車趕去單位,母親都會早早起來給做好早餐。隨著時間和工作內容範圍的變化,心理和思想也發生了變化,漸漸地感覺每天下午回家早晨趕路上班的模式有些不妥當了,於是回家的次數日漸減少,甚至兩三個星期才回一次家。母親經常一個人守在家裡,思量家中的事情。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是母親最為操心的事情。到了二十四五歲的時候,多種原因導致仍然單身,看著我經常一個人回家,有一個人離開家出去工作,母親是很憂慮的。有時母親會問我:你現在一個人在外邊上班,覺著“得勁”嗎,不想找一個人一塊嗎?我回答說再等等。某天上午,我吃過飯後,對母親說要去上班了。看到母親的臉色一下子變了,非常憂傷。略微遲疑了一下,又對母親說過幾天再回來。母親說路上慢點,看著點車。我答應著出門,忽然感覺到這一次母親的心情與往常大不一樣,似乎有一些我那時不能理解的事情。於是,在離開家走了大約100米後,我轉身又走回到家門,見到母親仍然向我剛才離開家時一樣,坐在布沙發上的位置都沒動,坐在那裡低著頭,頭抵在了膝蓋上,我見此心中一酸,急忙上前喊了一聲媽媽,母親抬頭看見是我,一下子放聲大哭,說你怎么又回來了。我流著淚回答:我想回來再看看。母親止住悲聲,對我說:你放心地去上班,我沒事。在這樣難捨難離的情感氛圍里,我知道前路漫漫自己必須要走下去,所以就毅然離開家去到異地工作上班了。

母親所說的貼心話,還有很多很多,句句在理,字字千金,讓我在生活、工作中受益良多。母親說:“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她用一生的經歷遭遇詮釋了這個道理。蓋棺論定,鄉親們在母親去世後有中肯的評論:“好人呀,一位好人為什麼這么早就走了!”

母親大人,相信您的嘉言善德早已感動西方極樂佛,您早已榮登佛菩薩的寶座,願您在那個世界裡時時佛光普照,享有永遠的自由順意!

公元2018年12月14日成稿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