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進的文明,就該考慮未來

2019-02-17 17:31:46

今年比較熱的“天宮二號”和“長征五號”發射成功,伴隨這歷史性事件的除了歡呼,還有一些論調反問“為什麼我們連溫飽都沒解決,卻要將經費花在研究航天事業上?”

提出這問題的人一定沒看過2014年紅極一時的電影《星際穿越》。劇中男主女兒的老師也提出了類似問題

造成那些想法的核心,是他們覺得航天事業根本就是扯蛋(nonsense)

男主反駁說:就是這種扯蛋計畫中發明的MRI(核磁共振儀),可以救我妻子的命。

劇中的NASA只能偷偷摸摸地進行探索計畫。因為很多人接受不了人都要餓死了還發射火箭。但事實上,就是這個秘密的探索計畫拯救了人類。

最後真正打動男主出征太空的,是因為孩子

有人說電影不夠真實,而事實是,歷史上也不乏相同的案例。

400年前,德國有位伯爵將自己收入的一大部分捐給鎮子上的窮人。一天,他碰到一個奇怪的人,怪人每天晚上專心研究,把小玻璃片研磨成鏡片,然後把研磨好的鏡片裝到鏡筒里,用此來觀察細小的物件。

伯爵被這個可以把東西放大觀察的小發明迷住了。邀請怪人住到他的城堡,專心研究光學器件。

然而鎮上的人很生氣“我們還在受瘟疫的苦,而你卻為那個閒人和沒用的愛好亂花錢!”

最終,怪人的工作贏來豐厚的回報,這就是顯微鏡的誕生。

伯爵因顯微鏡的發明大大減輕人類所遭受的苦難,這回報遠遠超過單純將這些錢去救濟遭受瘟疫的人們。

1970年,尚比亞修女瑪麗·尤肯達(Mary Jucunda)給恩斯特·施圖林格(Ernst Stuhlinger)博士寫了一封信。信中問道:目前地球上還有這么多小孩吃不上飯,怎么能捨得為遠在火星的項目花費數十億美元?

施圖林格很快給了回信,同時還附帶一張題為“升起的地球”照片,這張標誌性的照片是太空人威廉·安德斯於1968年在月球軌道上拍攝的。這封真摯的回信隨後由NASA以《為什麼要探索宇宙》為標題發表。

這也是目前為止,對類似質疑最著名最令人信服的回應。

以下為信件節選:

……從長遠來看,相對那些要么只有年復一年的辯論和爭吵,要么連妥協之後也遲遲無法落實的各種援助計畫來說。我甚至覺得探索太空的工程,更有助於解決人類目前所面臨的種種危機……

……太空探索不僅僅給人類提供一面審視自己的鏡子,還能給我們帶來全新的技術。人類從宇宙中學到的,充分印證了阿爾貝特·施韋澤那句名言:“我憂心忡忡地看待未來,但仍滿懷美好的希望。”

在中國,網民在質疑航天的必要性時,還發出許多偽造的照片

圖述:航天發射基地,附近就是溫飽都成問題的孩童。國家對這視而不見、不管不顧。

與前面的照片一樣,都在質問:為何不直接將經費撥給貧困地區?

這裡我們不談論基礎科學研究的經費,可不可能用到扶貧上。先指出一處錯誤:照片中的發射基地是西昌,雖然西昌的確屬於郊區,但柏油路、手機信號、家用車都已齊全,絕沒到“沒電沒衣服”的境地。

有網友說原圖不是西昌,是在酒泉

再看看下圖

航天城選址因技術和軍事機密原因,都會選邊遠地區。刻意將這拿出來說事,沒邏輯也沒有常理。而對於封閉山區,恰恰是公路、旅遊和投資才能致富。航天城建設也算基礎建設投入的一種。但我們卻能從照片的意圖中,聞到“山區不要搞基建”的味道,這就很令人驚訝了。

那些因貧窮問題把發展科技當靶子的人,或許他們正使用著手機GPS,國際光纜,超遠距離通信,4G技術等由大量基礎設施堆砌出來的科技。卻滿口“我們應該停滯發展。”

他們不知道,如果將全世界扶貧,需要耗費多少資源

著名科幻小說《三體》作者劉慈欣

“用科幻的眼睛看現實”香港書展2011講座語錄

反觀我國發射基地,比起美國NASA,已經建設的足夠簡樸。

西昌航天基地,后羿前只擺放著4個簡單的ET雕塑

西昌發射基地一景,樸素得令人咋舌

哲學家馬克思韋伯說“人類是懸掛在自己編織的意義之網上的動物”

我們不乏看到許多“公司、金錢、國家均不是實質,而是人類的想像共同體”之類的言論。

沒有想像、希望、憧憬,人類絕不會發展到今時今日。

我們在現狀的雜亂紛呈中,也該抬頭望向天空,去考慮未來。

時至今日,當有人問“為什麼要健身”,我們會詫異,為了自己身體健康與強壯,難道也需遭到質疑?

我們為未來的自己健康,付出毅力與堅持不需要理由。我們為未來的自己財富自由,付出汗水與努力也同樣不需要理由。

生活需要現實,但也必須考慮長遠的未來。

西昌發射台,昭示希望與未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