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以後,中國為什麼沒有貴族了?

2019-02-16 22:17:36

貴族,自古以來便是平民百姓仰望的對象,更是不少家族累世奮鬥的追求目標,但中國歷史到了唐代以後,中國的貴族卻突然轉弱,最終在歷史的長河中逐漸消失,這又是為什麼呢?

我們先來看一個小故事:

話說李世民自玄武門兵變奪位後勵精圖治,唐代社會日趨穩定,歷史上享譽的貞觀之治開始出現,有一天,李世民召集屬下重臣喝酒,席間李世民突然興起,指著一杯酒說,“除了我之外,你們誰自認是我們在座中最尊貴的人,我就把這杯酒賞給他喝!”

長孫無忌、杜如晦、房玄齡、魏徵等重臣面面相覷,誰都尊貴,但誰都不敢公開說自己是最尊貴的,這酒,實在不好喝。

突然,有個人站了起來,二話不說便過去把酒拿了起來,他說,陛下,我先把這酒喝了,然後再說理由。群臣面面相覷,但心裡也不得不服他。

這個人便是蕭瑀。

蕭瑀是誰?

按照他自己的話說,“我是梁朝皇帝的兒子,隋朝皇帝的國舅,當今天子的親家翁,以及當朝的宰相,當今天下屬我最貴。”

所以蕭瑀敢喝這杯酒。

圖:大貴族出身,被唐太宗列入凌煙閣二十四功臣的蕭瑀

蕭瑀的父親,是梁朝的皇帝、梁明帝蕭巋,所以自稱皇帝的兒子;他的姐姐,是嫁給隋煬帝楊廣的蕭皇后,當之無愧的國舅;而他的兒子,則是李世民的駙馬,確實是當朝天子的親家翁。

蕭瑀本人,則在李淵起兵後全力支持輔佐他建立唐朝,並且在玄武門之變中全力支持李世民奪位,曾出任唐朝宰相,死後子孫後代中又有八人相繼出任唐朝宰相。

無論是他的祖上,還是他本人,或是他的後代,都是顯赫無比,所以《新唐書·蕭瑀列傳》中說他的家族在唐代“凡八葉宰相,名德相望,與唐盛衰。世家之盛,古未有也。”

蕭瑀,他和他的家族,是中國貴族最後的輝煌寫照。

在蕭瑀以前,中國的貴族早已有之。

從夏商周,到春秋戰國時期晉國的六卿趙氏、中行氏等諸侯世臣家族,到魏晉南北朝時期的大家世族,例如著名的四大士族崔盧王謝:即清河崔氏、范陽盧氏、琅琊王氏、陳郡謝氏,都是中國歷史上赫赫有名的貴族和世族大家,而貴族到了唐代,更是發展到了鼎盛時期,唐太宗李世民本人,便是超級貴族出身。

圖:唐太宗李世民家世顯赫,出身自超級貴族

我們來看看李世民的顯赫家世:

李世民的曾祖父李虎:是西魏八位柱國大將軍之一,死後被追封為唐國公,這也是唐朝國號的由來。

李世民祖父李昺:隋朝柱國大將軍、安州總管,李昺的老婆,也就是李世民的奶奶,是中國歷史上最牛逼的超級岳父獨孤信的第四個女兒,獨孤信的大女兒嫁給了北周皇帝宇文毓,獨孤信的第七個女兒又嫁給了隋朝開國皇帝、隋文帝楊堅,李世民的祖父李昺是他們的連襟。

李世民的老爸、唐朝開國皇帝、唐高祖李淵:是隋煬帝楊廣的親表哥,7歲就襲爵封唐國公,曾在隋朝任衛尉少卿,也是隋代軍事重鎮太原的最高長官、太原留守。

而李世民本人,則是隋煬帝楊廣的表侄子。

可以說,唐朝,是一個由貴族出身的皇帝,和貴族臣子為主體組成的朝代。

台灣大學歷史學教授梁庚堯在《中國社會史》一書中就指出,從唐肅宗到唐朝滅亡的179位宰相中,出身於名族和公卿子弟的共有143人,占總人數的80%;而出身於中等家族的僅有22人,占比12%;而真正寒門出身的宰相只有12人,占比7%,其他1%未能確定。

圖:貴族出身的皇帝+貴族背景的臣子們=唐朝的根基

唐帝國,是一個典型的貴族社會。

但從隋代開始的科舉制,也讓許多普通家族的寒門子弟得以慢慢進入到權力中樞,在唐朝,當高官普遍要有貴族出身,寒門子弟要出頭仍然是非常不易的,但時代的趨勢慢慢在改變,這也讓許多依靠貴族出身做官的人心裡總歸覺得遺憾。

唐高宗晚年的宰相薛元超就曾經跟自己的親人說,“吾不才,富貴過分,然平生有三恨,始不以進士擢第,不娶五姓女,不得修國史”,意思就是說,我一生富貴有餘,但是有三件事最為遺憾,第一個可惜我不是進士出身,第二個可惜沒有娶到五大貴族(李、王、鄭、盧、崔)的女兒,第三個就是沒能參與編修國史(在唐代,編修國史是士人的至高榮耀,代表超級有文化)。

薛元超的一席話,道出了唐代社會的貴族構成,和科舉制對於整個唐代社會的衝擊。

早在魏晉南北朝時期,南方的貴族就已經有開始衰落的跡象。當時很多貴族子弟由於長期不學無術,南方的宋、齊、梁、陳等四個朝代的很多朝政實權,開始慢慢落入到了寒門士子手中,很多貴族子弟出門穿著高高的木屐,頭戴高高的帽子,臉上還塗著粉(注意,是男人),深居簡出,自詡是“神仙”,有的貴族子弟甚至看到馬高聲大叫受了驚嚇,連聲說,“這哪裡是馬,分明是老虎啊,嚇死我了,嚇死我了!”

貴族子弟衰弱不堪,沒落是遲早的趨勢,如果說科舉制是破壞貴族制度的熔化劑,那么唐朝末年的頻繁戰爭則成了插在中國貴族心臟上的一把尖刀,並極大加速了中國貴族的滅亡。

圖:到處屠戮的黃巢,血洗長安貴族

黃巢,是屠戮唐朝貴族的超級殺手。

公元880年,在歷史上以瘋狂屠殺聞名的黃巢農民軍攻破長安城,在長安開始了大規模的燒殺擄掠,大量的貴族和平民遭到瘋狂屠殺,史載黃巢“殺唐宗室在長安者無遺”,意思是黃巢將李唐王室貴族人在長安的,殺得一個不留;

公元881年,由於唐朝軍隊的反擊,黃巢撤出長安城,對於唐朝官軍的到來,老百姓無不鼓舞歡呼,但黃巢很快又殺回長安城,由於惱怒長安城的老百姓竟然歡迎官軍,黃巢指使軍隊對長安進行屠城:“巢怒民迎王師,縱擊殺八萬人,血流於路可涉也,謂之洗城。”

唐朝晚期的詩人韋應物,寫了一首唐詩描繪黃巢的屠戮對於晚唐社會和整個貴族階層的毀滅性破壞,這就是著名的唐詩《秦婦吟》,其中有詩句這樣寫道:“華軒繡縠皆銷散,甲第朱門無一半····· 內庫燒為錦繡灰,天街踏盡公卿骨。”意思就是說,大量貴族階層的豪宅被毀滅,長安城內到處是王公貴族們的累累白骨。

黃巢叛軍被平定後,中國歷史上最後的貴族們,又迎來了“白馬之禍”。

唐朝天佑二年(公元905年),六月,由於計畫篡奪帝位,朱溫指揮他的手下,將唐王朝最後的王公貴族們,在一夜之間幾乎斬殺殆盡,並將他們的屍體全部扔進了黃河,史稱“白馬之禍”,“士族清流為之一空”,中國的貴族們,走到了集體滅亡的邊緣。

兩年後的公元907年,朱溫逼迫唐哀帝李柷禪位,改國號梁,唐朝滅亡,而中國歷史上延續了兩千多年的貴族階層,至此也走入了滅亡的境地。

圖:唐詩《秦婦吟》中,記載了唐末戰爭對中國貴族階層的毀滅性打擊

進入五代十國後,武人政治橫行,類似開頭提到的蕭瑀家族,在時代的戰亂中不要說出人頭地,後代子孫連性命都堪憂,從此以後,中國的這些貴族階層,開始脫離了中國政治的核心,許多貴族子弟要么在戰爭之中遇害,要么遷徙到了南方,家世最終逐漸淪落,變得跟一般的家族一樣,無復當年的輝煌。

進入到宋代後,科舉昌盛,從宋太祖趙匡胤開始,為了矯正唐朝末年和五代十國武人政治的弊端,也非常鼓勵讀書,據說趙匡胤在祖廟中就立有石碑教育後人,其中三條訓令,第一條是不殺柴氏子孫(趙匡胤是通過陳橋兵變,奪取了他義哥柴家的江山);第二條是不殺讀書人和提意見的人;第三條是子孫有違此誓者,皇天不祐!

由此可見,宋朝的開國皇帝對於寒門士子和讀書人的超級重視,因為世間已無貴族,皇權必須更多地依靠寒門士子們來輔佐。

而根據台灣大學歷史學教授梁庚堯等人的統計,以《宋史》中列傳的北宋人物共1533人進行分析,發現他們其中共有845人,也就是占比高達55.12%的人物,完全是平民出身,祖上沒有任何人做過官,這也透露出,中國古代貴族,在唐朝時仍占朝政絕對多數,但到了宋代,朝堂上已經是平民出身的人占絕對多數了。

中國的貴族,在唐朝以後,不知不覺間逐漸消失了。

一個新的平民時代,開始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