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為什麼焚書坑儒_歷史謎案_專題_文化頻道_中華網

2019-02-27 21:28:12

焚書坑儒發生在中國古代的秦朝。在秦始皇三十四年(公元前213年),博士齊人淳于越反對當時實行的“郡縣制”,要求根據古制,分封子弟。丞相李斯加以駁斥,並主張禁止百姓以古非今,以私學誹謗朝政。秦始皇採納李斯的建議,下令焚燒《秦記》以外的列國史記,對不屬於博士館的私藏《詩》、《書》等也限期交出燒毀;有敢談論《詩》、《書》的處死,以古非今的滅族;禁止私學,想學法令的人要以官吏為師。此即為“焚書”。第二年,兩個術士(修煉功法煉丹的人)侯生和盧生暗地裡誹謗秦始皇,並亡命而去。

秦始皇真的討厭儒家嗎?

秦始皇勤勞政事之餘,還富餘了一些體力,於是就去乾一些糊塗事:當他年逼五十,兩鬢生霜的時候,開始致力於登仙不死。大騙子徐福跟他要了一萬斤黃金(當時的錢分........[詳細]

重用人才卻也毀於人才

秦始皇之後,項羽起兵反秦,攻襄城久持不下,攻克後屠城坑卒。《史記.高祖本紀》說:“襄城無異類,皆坑之,諸所過無不殘滅。”為上將軍後,打敗了秦將章邯的隊伍,俘獲秦降卒二十萬。

為何獨有秦始皇“暴君”之稱?

坑儒遭質疑:

益發謫徙邊。始皇長子扶蘇諫曰:“天下初定,遠方黔首未集,諸生皆誦法孔子,今上皆重法繩之,臣恐天下不安,唯上察之。”始皇怒,使扶蘇北監蒙恬軍於上郡。

這段記事說,於是益發徵調罪人徙邊。始皇帝的長子扶蘇勸諫道:“如今天下剛剛安定,遠方的百姓尚未歸附,諸生都是誦讀和師法孔子的人,如今父皇以重法懲處他們,兒臣擔心天下不安,望父皇明察。”秦始皇怒氣上來,派遣扶蘇到上郡蒙恬軍中去作監軍。 非常明顯,這段記事是作為有關坑儒事件的一條重要補充而添加上去的。

按照常理講,坑儒事件起源於方士,扶蘇勸諫秦始皇,話當從方士求藥開始,奇怪的是他沒有提及這些,而是突如其來地扯到諸生,而且,他話里的諸生,意義變得非常明確了,就是誦讀和師法孔子的儒生。看得出來,扶蘇這句話,明顯的是一句掐頭去尾,有意圖地剪裁歷史的話。這句話,不像是為了勸諫秦始皇說的,倒像是為說明諸生就是儒生而說的。如果沒有這條添加的說明,秦始皇坑埋的是儒生這件事情就站不住腳。

【儒生們的二次八卦:焚書坑儒是半樁偽造的歷史】 千百年來,許多人圍繞著秦始皇編造了一個又一個故事,真假參半,添油加醋。他的家世,被塗抹得陰暗淫亂。說他的父親是呂不韋,一個出身於外國的大商人,說他的母親養面首生孩子,發動政變要奪秦王的權。他的為人,被渲染得暴虐恐怖,說他的聲音如同豺狗,內心如同虎狼,說他焚書坑儒,滅絕文化。 近年來,我為撰寫《秦帝國的崩潰》(中華書局,2007年4月)和《秦始皇的秘密》(中華書局,2009年7月)兩書,著手考察秦始皇的歷史,追究秦始皇的故事,清理有關秦始皇的傳聞和神話,隨著清查工作的進程,兩千年來燒得通紅的虛火漸漸熄滅,冷澈透明的真相一一浮現出來。呂不韋不是他的父親,她的母親也不曾想要奪他的權。 他有第一流的遺傳基因,相貌堂堂,行動敏捷。他聽信了亡國丞相李斯的壞主意,確是下了焚書令,但是,他不反儒,也未曾坑埋儒生。不但沒有坑埋儒生,說他坑埋了四百六十名方士的故事,也是編造的謊言。現在看來,有關秦始皇的一生,多半要推倒重來。 【焚書可信,坑儒可疑】 秦始皇三十四年,在鹹陽宮的酒席宴上,博士們之間發生了爭論,爭論的主要分歧,在於秦政府是否應當以歷史傳統為師,修正全面實行郡縣的政策。秦始皇將這個問題下到朝廷會議繼續討論。在廷議的討論中,一貫主張全面郡縣制的丞相李斯,大力強調薄古厚今,進而提出了焚書的建議。李斯的建議,被秦始皇採納,作為法令,頒布執行。 焚書這件事情,是秦帝國君臣間經過議論後,頒發並執行重大政令的政治事件。《史記》的記事中,?時間、地點、人物、事情都有明確的交代,焚書詔令的產生和下達符合秦代政令的程式,史料來源也清楚,文本的信用度相當高。這件事情,《史記》以前的文獻有記載,司馬遷自己也另有直接的證言。從而,焚書,作為歷史事實,可以說是鐵板釘釘,古今中外,沒有人去冒傻氣瞎質疑,浪費時間精力。完全可以斷言論定,《史記·秦始皇本紀》中關於焚書的記載,是可靠的信史。 【 焚書坑儒究竟想掩飾什麼?】 在結束了“兵革不休,士民疲敝”的戰亂局面下,秦始皇並沒有從一個創業者適時實現管理者的角色轉換。帝國的統一是依靠相對強盛的國力,採用武力統一的。其間有不少血腥戰鬥、陰謀詭計。在快速統一後就面臨著如何治理國家的現實。他那隨著戰勝攻取而膨脹起來的戰爭思維不但沒有及時冷卻和及時得到置換,反而在一片關於“成功盛德”的頌歌里飄然起來,明顯表現出面對治世的應對缺陷。 今天,缺乏遠景是很多企業短命的重要原因之一。在這方面,秦始皇並無過失。他在創立帝業之初,就已經有了明確的遠景設計,“朕為始皇帝。後世以計數,二世三世至於萬世,傳之無窮”。不過對於這一基業長青的美好願望,如何實現它,卻心中沒底。秦始皇付出極大的努力,卻只是建立起靠武力支撐、貌似強大的中央集權制的官僚結構系統。嬴政沉湎於帝王極 端權力的嗜欲之中,忙於皇帝至高權力威勢的刻意營造。“群臣上書奏事一律要採用‘臣冒昧死言’的格式”,可見一斑。這張輻射全國的中央集權制大網,正是其權力張揚的工具。權勢的過度膨脹實際在窒息著封建統治權力系統內部的自 ....... [詳文]【 秦始皇為什麼焚書坑儒 只因曾被算命先生忽悠 】 ?我請求陛下批准:不是秦國史官寫的史書全部銷毀。不是博士官職務的需要,各地藏匿的《詩》、《書》和諸子百家之書,全部交到郡守處集中銷毀。有膽敢再藏匿或聚眾談《詩》、《書》者一律處死,有膽敢以古非今者滅族。官員知情不報,同罪。令下三十天不銷毀者,受黥刑,罰作城旦(城旦是一種刑法,刑期四年,白日守城,夜晚築城)。醫藥、卜筮、農家之書不在禁毀之列。今後有人要學法令,就跟著官吏們學習(臣請史官非秦記皆燒之。非博士官所職,天下敢有藏《詩》、《書》百家語者,悉詣守、尉雜燒之。有敢偶語《詩》、《書》者棄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見知不舉者與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燒,黥為城旦。所不去者,醫藥、卜筮、種樹之書。若欲有學法令,以吏為師)。 秦始皇下達焚書令,導火索是博士們關於封建制和郡縣制孰優孰劣的爭議。一場政治制度的爭論會引發秦始皇下達如此政令。由此我們可以看出,秦始皇是想用暴力手段來控制輿論,進而 ....... [詳文] 歷史有此一說:焚書禁書行為並非始於秦始皇 有敢偶語詩書者棄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見知不舉者與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燒,黥為城旦。焚書還是不夠的,因此進行文化書籍之外的言論和輿論控制,嚴禁抨擊時政國政;而且對執行的官員也施加壓力,對於國家法令下達之後不予執行的官員和國民,都給與嚴厲的處罰; 所不去者,醫藥卜筮種樹之書。此時除了醫書,巫書和種樹之書,可見當時焚書範圍之廣。秦始皇的焚書是為了從統一帝國的安定大局著想,便於國家統一思想,執行法制。客觀上對中國的歷史文化造成了不可彌補的巨大損壞,特別是對民間思想文化和私學的影響甚巨;重新統一公學,讓人民以官吏為師,便於國家法律的執行和控制思想輿論; 但是諸子的學說並沒有完全焚燒,部分的保存在國家圖書館,即博士收藏,這也保留了部分的諸子學說,但是在秦末戰爭中西楚霸王項羽的一炬,也是造成中國文化史上的一大損壞,諸人在大罵秦始皇焚書坑儒時,我想也應該是.......[詳文]【 秦始皇竟為一女子焚書坑儒? 】 過去,每當嬴政不高興時,只要婉兒過來同他說一會兒話,心裡便好受多了。今天,婉兒無論怎么逗笑嬴政也高興不起來,他沖婉兒苦笑一下:“剛才聽下人說甘羅不幸暴亡。我失去了一位知心朋友,他還是我最親信的大臣,我能不傷心嗎?從此以後許多大事我還同誰商討?” 婉兒一聽嬴政為甘羅的死傷心,也不再開玩笑,認真地說:“甘羅的確是一位可以信賴的人,年齡雖小但機智過人,他能輔佐大王再好不過。只是人死不能復生,傷心又有什麼用呢,你再物色一位可以親信的大臣就是,朝中這么多大臣難道一個值得信賴的人也沒有嗎?丞相雖然霸道一些,但做事果斷,為人也不貪,對大王也沒有惡意 嬴政不容婉兒說下去,就十分反感地打斷她的話:“你說的這些話怎么和祖母還有娘說的話都一樣,你們看到的只是表面,有許多事你們是不會明白的。他偽裝得太高明了,公開場合一口一個大王,而私下裡總直呼我的乳名,擺出一副尊長的面孔,仿佛我就是他的兒子似的....... [詳文] 【 魏明倫質疑王立群:秦始皇不坑儒也是坑人 】 現行的歷史課本和影視作品在講到秦朝歷史時,都會將“焚書坑儒”作為秦始皇暴政的主要罪狀之一。王立群提出的不同觀點,主要聚焦於“儒”的定義上,他認為“坑儒”的說法不確切,應以“焚詩書坑術士”代之。他分析:“學術界只有少數研究者知道這個說法,據《史記》記載,秦始皇活埋的是術士而非儒生,坑儒之說是在歷史過程中不斷演變形成的。” 然而,對於王立群的觀點,魏明倫堅決反對。他首先就“儒”字的定義作出解釋:“儒生本就是術士的外延,至少從東漢以來,'儒'字泛指讀書人、文化人、知識分子。幾千年來,無數典籍證實,術士、方士都屬於儒生大範圍之內,這就像現在說作家、學者、評論家都是文化人一樣。術士不過是那個年代從事醫藥 、占卜、修仙等活動的讀書人,當初為秦始皇尋求仙藥不果引發坑儒事件的盧生、侯生便是這類知.......[詳文]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