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兒傻娘作者朱興澤

2019-02-11 08:19:47

沒想到,一世行醫的老公,與我卻生了一個傻兒子。他不是天生傻,是小時候一場高燒造成的。他不是特別傻,還能歪著嘴巴叫爸爸和媽媽。

更沒想到的是,後來兒子又得一場怪病,後來才知是小兒麻痹。我想我一定是上輩子造孽,這輩子要我還債。我天天背著兒子,抱著兒子,漸漸他長大了。

有一天坐在窗前說,媽,我想上學讀書。

啥?哪個老師要你啊。我不敢再多說一句話,看著兒子,一歪一歪的嘴,像要哭了。沒有想到,他拖著殘腿,一划一拐地走到我面前,不,準確地形容,是張張牙舞爪。因為他腿不直,彎著的,為了向前走,他得用手臂的力量產生慣性,才能“走路”。

我有時也心生厭惡,一種夾著煩惱的說不出的感覺。悲嘆我的命真苦。但此時,他卻是我帶他來到這個世界的,我不能不管他。我想,我一天一天老了,他要是能認字,就可以讀書多懂一些知識,這對他不是是壞事。

於是,我不顧老公的反對,他說他就治不好兒子,讀書更不會治不好兒子的病。我不信,我相信奇蹟。

我跑到湧泉村小說,給校長說了一天好話,又跟班主任講了許多情,才許兒子當個旁聽生。我把這個訊息告訴兒子時,他“嗷嗷“地歡叫著。

從此,我每天五點鐘起床,先教他穿衣,再教他慢慢上廁所,洗臉,刷牙。我對他說,你長得不好看,但要乾乾淨淨,這樣別人才不會更嫌棄你。他學得很認真,可有時還是做不好,好幾次,他拉了大便,因為胳膊老是抽瘋似的往外拐,他不能拿著紙準確地擦乾淨屁股。我對他說,上學時少喝水,少吃東西,回家了,就可以放開肚子吃喝了。兒子很聽話。他只想好好學習,爭取考出好成績,讓老師和同學們都喜歡他。

兒子的作業完成得很好,每天作業本上幾乎全是紅勾勾。我求老師,讓他參加期中和期末考試。

沒料到,兒子居然考了全年級第一名。只是因為他寫字不快,老師延長半個小時讓他考試。

這個訊息像長了翅膀一樣飛遍我們整個湧泉村。傻兒子不傻。可以讀書,讓我看到希望。所以,再累我也不覺得累了。每天送他上學,再接他回家。有時牽著他,有時背著他。他越來越沉,我總覺得我快背不動他了。

這天下大雨了,路不好走,我只能背著兒了,手腳並用,在路上爬。不知爬了多長時間,我倆渾身濕透回家時,我的手掌上起了幾個血泡,兒子看到我清洗傷口,終於哭了。他說,媽,我以後下雨天不上學了。天晴了,我才去學校。

我看到他要傻不傻地哭著,要是過去,我一定會跟著哭,現在我不哭了,我要兒子懂知識,要他獨立,我要做堅強的榜樣。我強忍住心中的酸楚,笑著說,兒子,天要下雨,我們凡人料不住,也管不著,但我們能管我們自己。不怕,有娘,你就能把書讀好。

從那以後,傻兒子更加用功了,他不再自卑,這才是我更驕傲的地方。他不再怕別人笑他,也不怕別人議論他,他在學校的操場上,課間十分鐘時,就自顧自地“張牙舞爪”著,雙手左右比劃,雙腳前後左右都在劃著名弧線。他的唯一目的,就是移動。能移動一步,就產生行走的路程。他回家給我說,媽,以後你不用送我上學和放學了,我可以獨自“行走”了。

第一次,我答應他獨自上學。等他走遠一節路,我在後面悄悄跟著。他真的就“走”到了教室門口。我的眼淚還是在眼眶裡轉了好幾圈。我兒子有用了。我在心中感謝上帝。

我身體越來不好,老覺得渾身沒力氣。轉眼我快四十五歲了。兒子讀完國小,上中學都是靠他自己了。他總是說,娘,我能行。我想,你不能行也沒辦法了,就讓你自己鍛鍊吧。我的身體好一陣子,壞一陣子,好在老公懂醫,知道給我調理。不是調理氣血,就是補鈣補鋅,桌上的藥盒和瓶子一大堆。以至,我不想聽到藥這個字。我感覺,我不是在靠吃飯活著,而是在靠吃藥活著。

兒子長大,高中畢業,沒想到他居然考上了廣州醫科大學。他說,娘,我感謝學校破格錄取我,我要學好醫,治病救人,不再有小孩像我一樣被高燒燒壞身體。我要治好娘的病。聽到他的話,我的內心翻江倒海。他說得沒有我寫出來這行字順溜。他說話時,被迫停頓,要連起來聽才能真正明白他說的啥。他儘量講慢一點,讓別人更好懂。我愧疚當年年輕無知,我不懂小孩高燒就會燒壞腦子。要是不得那病,我兒子應清華北大的苗子了。他真的聰明。儘管他看起來傻傻的樣子。

有一天,我頭暈,眼前一黑,就倒在屋中。不知何時,兒子回來看到了,真是上天安排的一樣,他說話說得不太清楚,可兒子會用手機,會發定點陣圖,會打120電話。會懂急救措施,他實施這一系列動作後,我到醫院得救了。可是醫生說我有輕微中風,我的左臉左邊身體有些不聽我使喚。我在醫院的洗手間,我看到牆上的鏡子,我一張嘴,就情不自禁地要歪向一邊。我成了名符其實的傻娘。

傻兒子說,娘,不怕,我會治好你的。我在醫院實習時,就用針灸,給一個病人實施過,他明顯有好轉。

哈哈哈,我看到兒講話的表情,我忍不住大笑,笑完後,眼淚也跟著流。傻兒和傻娘,天生一對了。幸好,我腦子不太傻,我能打電腦寫文字。我相信了宿命論。前世我和我兒子一定有扯不斷的債,這世我還他的情,還多了,他再還回來。

我兒子後來,成了那個醫院有名的醫生,許多約號幾天也要找他看病。

我的身體也基本上恢復了。我拿著兒子的資料和像片,和別的母親一樣,給兒子悄悄徵婚。沒想到,兒子的手機里發過一條微信,他說,他有女朋友了,還發了一張照片,長得挺周正和端莊的。

我終於可以軟弱地哭一場了。我在老公懷裡,把我幾十年的心酸都哭了個痛快。他也老了,也是白髮蒼蒼。他退休開了個藥店,只想老了也不要兒子負擔。我抬頭看他時,他眼睛紅紅的。他說,沒想到,我這輩子愛了兩個最好的傻子。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