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桌見人品:這樣吃飯的人,不值得深交

2019-02-08 17:33:13

前幾天看到前同事發了條朋友圈,抱怨自己在飯局中丟了工作。新入職一周,部門主管請新人吃飯,觥籌交錯間,他不經意和同事聊起了公司八卦,話語雖細,還是被主管聽到了。

大致內容是:“新門店據說市領導來的那天,特意買了花籃布置,平時要是也這么用心,銷售額肯定不會這么差”。隔天,他就領到了“失業通知書”。

一個人有怎樣的性格,往往在飯桌上顯而易見。

李嘉誠曾喜歡從選座位識人。公司聚餐時,喜歡坐在領導身邊的人,過於積極,多半喜歡阿諛奉承。而選擇離領導位置最遠的人,通常膽小怯懦,他也不看好。

人際的往來,關係的親疏,性格的好壞,往往透露於飯桌上的小小舉動。你在飯桌上看別人,別人在飯桌上看你。中式飯局的關係迷離,幾頓飯的功夫,便能看出一個人是否值得重用和深交。

1

飯桌見人品,遠離利益式的飯局

前一年因為工作的關係認識了老劉,三十而立,老劉已經是旅行社的頭牌導遊。幾次交往下來,覺得老劉甚是不錯,我們開始走得較近,每逢周末,老劉都會客氣的約我吃飯。

我們常去的是一家剛開業不久的椰子雞火鍋店,味道一般,但老劉偏愛,原以為是老劉口味清淡,便沒多想,每當我提議換一家的時候,最後都能被老劉說服,一個多月下來,這家椰子雞我們每周都來捧場。

一次偶然巧合,有位共同朋友打趣的和我說到:“和老劉吃飯很爽吧,和他吃椰子雞可以免費喔”,我這納悶時,他告訴我原來椰子雞店和老劉是合作關係,他吃飯不花錢還拿回扣,平日也常帶遊客過來,幾次飯局的結尾,我掏錢買單的次數反而占多……

飯錢雖不多,但當我得知每一次真誠的飯局背後,其實只是利用,心頭泛起心酸,我開始回想起一些和老劉在飯桌上的一些細節:

1. 約我吃飯時,他不止一次叮囑我帶上家裡的好酒,自己卻兩手空空2. 吃飯席間,他很喜歡探聽我的家境,和我身邊的朋友3. 除了椰子雞火鍋店,偶爾去過幾家酒吧,總是我買單,因為老劉幾杯就倒

當吃飯這件療愈的事變成利益式的社交,我與老劉的關係如同一葉扁舟撞上山崖,驟然崩裂。

朋友對你真誠與否,通常在飯局上就能表露,你以為吃飯會讓你們的感情一次次遞進,結果,你是簡單的吃飯,別人卻另有目的。吃飯很重要,但和誰吃更重要。

只有雙方坦誠,“飯”才能越吃越貼心。而把吃飯當成是利益式社交的人,往往不值得深交。

2

懂你的喜好忌口,這樣的人往往值得深交

關係好的人,不是在飯局中“獲得”什麼,而是雙方都在飯桌上吃好喝好。陳曉卿說:“最好吃的是人”,讓一頓飯升溫的永遠是一起吃飯的人。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口味,能吃到一塊兒的人不一定是口味相同,但至少,你喜歡水煮牛肉,也能縱容我點番茄魚柳,相互尊重才能吃得歡喜。

前兩天讀者小晨和我分享了她和大學同學劉娜的故事。

小晨和劉娜熟絡起來是在王菲的演唱會,她倆從見面勉強笑笑到同進同出的好友,只花了三個月。“和她吃了幾次飯,我就把她列上了我的好友清單”小晨和我說到。

劉娜是武漢人,小晨是廣州人,本來口味不對的兩個人,竟然神乎其神的成為了好友,學校後門是她倆的吃飯根據地。

那時,小晨時常去吃的是一家阿婆燉湯,味道家常,劉娜是嗜重口的武漢人,自然吃不慣,但好在,阿婆家有幾道辣菜做得不錯。小晨想喝湯時就會試著和劉娜“談條件”,:“我喝湯,到時你可以點泡椒雞雜哈”。

小晨性格稀里馬虎,吃飯時,劉娜會實現備好紙巾。劉娜經濟拮据時,小晨會事先買好單,為了不讓劉娜難堪,她會拜託劉娜下次回家時給她帶特產。兩人之間有一種莫名的默契,始於飯間,卻穿透於生活中。

後來劉娜結婚,小晨赴約去了武漢,婚禮隔天晚上,劉娜才閒下來約了小晨到了萬松園的一家大排檔。點菜時劉娜特別囑咐:“老闆,蟹腳面微辣,不加蔥和香菜哈”。

一頓飯讓兩人又回到了當初,那一句不加蔥和香菜讓小晨瞬間涌淚,真正的好關係,是即使不在身邊,也記得你的喜好。

兩個人一起吃飯,即使口味一樣,喜歡的做法也會不一樣,能吃到交心的人,不是愛著同一份沸騰魚的兩人,是彼此之間,都有取捨,是你的喜好和忌口,我都放在心上。

3

真正舒服的關係,是喝想喝的酒

朋友聚會,生意往來,飯桌上沒有酒,總覺得少了點氣氛。

喝酒的方式有很多種:和領導應酬時喝得酒是皮笑肉不笑,即使身體已經撐不住,依舊強忍著灌醉自己;曹操劉備青梅煮酒,看似浪漫的小酌,卻喝得是心驚膽戰;吃飯再喝點小酒,原本是一件愜意的事,漸漸被扭曲成成年人眼裡“甜蜜”的負擔。

曾在知乎上看到一個故事:

畢業後小七考上了某國企單位,朝九晚五的工作看似輕鬆,但有一點小七很是頭疼。局裡的師傅隔三差五就會拉著小七一起應酬,小七深知,想要晉升就不能得罪局裡的長輩。

於是在很多個月下花好的夜晚,原本躺在臥室床頭的小七,出現在了酒店的包間裡。

有人敬酒不能擋,師傅喝不下的他也要幫著喝,一場飯局下來,菜沒吃上幾口,整個人瀰漫著酒腥味。

小七酒量夠好,飯局過後,他通常先把師傅送回家,再一個人騎著腳踏車到發小的家樓下。夜裡的風把他吹得清醒,一個電話,發小穿著夾腳拖就下了樓。

燒烤的煙燻得他睜不開眼睛,幾碟滷味,一些小串,簡短的飯局吃得舒心自在,沒人再強迫他喝酒,此時的小酌話心事,酒是助興,不是催吐劑。而能讓你在飯桌上卸下包袱,做自己的人,往往值得深交。

要說一場飯局最美好的狀態,大概就是太守歐陽修在《醉翁亭記》所描寫的畫面:

“山餚野蔌,雜然而前陳者,太守宴也。宴酣之樂,非絲非竹,射者中,弈者勝,觥籌交錯,起坐而喧譁者,眾賓歡也。蒼顏白髮,頹然乎其間者,太守醉也。”

他在山間擺宴席,而喝酒的樂趣,早就不在於音樂;投射的中了,下棋的贏了,賓客之間酒杯和酒籌互動錯雜;時起時坐大聲喧鬧,各自之間,笑聲一片。

凡世間的我們,沒有如電影般的恩怨曲折,經歷最多的不過是尋常生活里一頓頓飯,能一起吃飯的人很多,但能吃到一起的人卻最難得。

梁實秋在《今生只活得深情二字》中,描述了自己和妻子程季淑近五十年相守的點滴,關於夫妻二人的一日三餐,老先生是這樣描述的:

“十二時午飯,六時晚飯,準時用餐,往往是分秒不爽,多少年來總是如此。”

對彼此的祝願是“我不要你風生虎嘯,我願你老來無事飽加餐”。無論是山珍海味還是粗茶淡飯,過程雖簡單,但一定要和喜歡的人享用。

都說飯局裡最容易看人,舉手投足間都暴露了你的優劣之處,秦桑覺得,正是如此,真正好的飯局關係,更是不需要掩藏的,你不需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彼此之間坦誠相待,能吃到一塊兒的朋友,自然是認可你的。飯局既可以看透一個人,也可以收穫一個真心摯友。

秦桑有話說:

秦桑一直不喜歡有太多陌生人的飯局,正是因為飯局可以展露一個人的品行,性格,刻意隱藏會讓一頓飯變得乏然無味。真正好的朋友,必然是一起吃過無數頓飯的人。我們在飯局中社交,聊天,放鬆,敷衍,有時候是煎熬,有時候卻是沉澱於心,每次回想起都尚有溫存的回憶。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