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想做個女人,不行啊?

2019-03-07 00:31:46

我國中的時候,剛有點早戀的苗條,就被老師要求我媽來校面談。

我媽問我,老師為什麼召她面談?我趕快信誓旦旦地說:“我不知道”。

我媽去了學校,回來面若冰霜,一臉黑線地說:“你過來,我跟你談談。”

我提心弔膽湊到跟前,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我媽利用各種方式,通過辯證思維的模式,給我掰開揉碎解釋,早戀到底有多么可怕,尤其對一個女孩子來說。

從墮胎的危害,講到未婚先孕,再講到因為我未婚先孕,會給我那個“未婚先孕”出來的孩子帶來的惡劣影響……

然後我媽又繼續從另一個維度上教育我,早戀會影響學習。說著說著,她突然說了一句:

“你是一個女孩子,考不上大學,可以嫁人,不用擔心。人家是個男孩子,考不上大學,你讓人家怎么辦?人家要養老婆,養孩子,你這不是耽誤人家嗎?”

我媽說了那么多,我唯一記住,就是這句話。在那之前,我一直以為,我考不上大學,就要去操場上搬磚。

我有點茅塞頓開的想,對啊,如果我考不上大學,我去嫁給一個考上大學,不就完了嗎?頓時覺得,渾身都輕鬆。

原來面對人生,女孩子和男孩子,面臨著不一樣的責任。

據說,我小時候是個人見人愛的孩子。不過那都是,我已經記不得了的事情了。我能記住的部分是,從我進了國小,我總是那個問題兒童。其實我也沒有多壞,我只是不夠好。

我的成績在中等和中下等之間晃動。讓老師們無法忍受的是,我是個大腦空洞,指揮不動的學生,整天活在自己的泡泡里,不知道神遊去了哪裡?

90年代初,社會上很流行對口包分配的學校。學得好就去中專,學不好就去技校,反正畢業保證有工作。

當年很多女生,比我學得好,有天份,更靈巧,都被父母選擇了上中專,技校,護校,職高……畢了業,就可以賺錢,然後想辦法幫她嫁個好人,這也就是父母的責任。

我曾經有一個同學,他們是龍鳳胎。早生出來十分鐘的姐姐,成績和弟弟相當,但是國中畢業,去上了一個星級酒店定點培養的服務技校,弟弟上了高中,準備繼續深造。

他們媽媽說:“女孩子上什麼高中啊,有個工作就行了。你看我兒子,到底要有多聰明?將來是個幹大事的人!”

更可怕的是,這些姑姑阿姨,大嬸大媽們根本都不會估計旁邊站著個小女生。不知道多少次,我聽到有人給我媽說:“你看你家盧璐那個狀態,讓她上高中,耽誤時間又賠錢,上個職高算了,她根本就沒有一個學習的腦袋。”

感謝我的父母,雖然當初,他們完全不相信我能考上大學,他們還是選擇尊重我的選擇。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女人是工業革命的得益者。

因為工業革命,把工作和體力脫離開,創造出了很多女人可以勝任的工作位置。讓女人可以走出家庭,獨立工作,不再需要依附丈夫或者父兄,可以獨立生活。

可是工業革命到現在也不過兩三百年,比起三千的父系社會,只不過是一點點時間。雖然女性運動從法國出發,在美國發展,普及到全世界,然而現在的社會中,對於女性各種正向,反向歧視,還是在每一個細節裡面,隨處可見。

今天的社會中,比起那些直接的,毫不掩飾的,赤裸裸的對於女人的歧視,是反向的,隱晦的,卻更加傷人的是另一種歧視,是來自於女人本身,不可一世,盲目自大的標榜,就是女人女王論。

我是女王,貌美如花,時尚奢華,職場精英。

我是女王,氣場強大,主宰眾生。對男人,我有揮之即來,招之即去的資本!

女王們穿著巴寶莉的風衣,塗著TF的口紅,朱唇輕吐,開起來真得暴漲女人的志氣,毀男人的底氣,事實上,女王都是屬虎的,紙糊的,外強中乾,一吹就倒。

因為女王論的骨子芯里的意思是,天下的男人分成,渣男,媽寶男,喪偶男,出軌男,出櫃男,軟飯男……,男人都沒有責任,沒有愛情,不可信任,不可相處的怪物。

所以,女人別做夢了,這個世界上,沒有哪個男人能給你希望的幸福婚姻!把自己活得漂亮點吧,因為男人是指望不上的,只能指望自己!

在女王的世界裡,男人不值得被尊重,因為他們是靠不住的春豬!女人也不值得被尊重,因為她們是抹殺自己的女僕!

女王的世界裡,沒有尊重,只有臣服。

有天我在等人下午茶。旁邊是三個女生,漂亮時尚,大長腿,艷色口紅,在評論者咖啡廳裡面的帥領班,有點神似彭于晏。

小鮮肉太棒了,我好想去摸;要不要去約?;肉那么嫩,活兒會不會好?;活兒不好,我來教,人太醜,就沒有救了……

也許這是年輕人的聊天方式,我是落伍了。可是拋開她們談論的主題,僅僅是說有意把自己捧為強勢的態度,又是想在標榜什麼呢?

要知道,這是一個功利的時代,有實力的人一般都不太開口,因為不需要。那些高聲大叫著自己厲害的人,往往都不怎么厲害。

我不是一個女僕,我不需要服侍伺候某個人;但是我也不是一個女王,我不需要管理凌駕於某個人。

女人和男人,只不過是老天爺正常演變的兩個品種,繁衍下來,是為了取長補短,各有用途。

我們不是要天敵,不是對手,沒有競爭關係,相反我們唇亡齒寒,息息相關。

我們不需要做激進的女權先鋒,我們也不需要做卑微的男權侍從。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比誰更優秀,沒有誰比誰更卑微。沒有必要把男人假象成一個本質惡劣的怪物,也不必要把女人默認成軟弱脆弱的塵埃。

我們必須有彼此真的理解和體諒,才有可能,相依相偎,感到幸福。

我真心覺得,這個世界上,最早,最棒的女權主義者,就是我們發明了陰陽魚的老祖宗伏羲,陰魚陽魚,女人男人,一半一半,相互追逐,生生世世。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